「我不!我就要得到一個解釋跟道歉!」小歐堅定自己的立場。

這個時候在現場圍觀的三個人終於不再是純吃瓜了。

「這怎麼還吵起來了?」Amanda有些擔憂。 強寵:冷帝33日索情 「要不實在不行的話,就讓小歐先回去?我覺得她現在的狀態不是很好,可能她真的是被嚇到了。」

「那就跟指揮說說吧。」浩哥道。

但等場外三人組剛想走進小歐幫小歐調停她跟指揮的矛盾后,指揮開口了,道:「對不起,是我的錯。」

「所以,回到之前的那個話題上,你答不答應我來這裡當一次npc?你有沒有見我剛才抱著我同事哭的慘樣?」

「看到了看到了,監控里都看到了。」

小歐:「那你答應不答應?」

指揮忙道:「答應答應答應!」

「好!我不想再跟你說話了,你有什麼事情給他們說吧!等我出去了我再好好跟你算帳。」

指揮:「好好好……」

林雪初:「?」

浩哥:「?」

Amanda:「?」

「所以,小姑奶奶,問題解決了?」浩哥走到小歐身邊問道。

小歐開口:「剛才是我太害怕了,讓你們擔心了。不過我現在已經緩過來啦!」

「你沒事就好。」阿慶開口。

「我能有什麼事啊。」小歐拍了一下阿慶的背,接著道:「就是我剛剛一來的時候,當時我真的是一步也不敢動啊!超級心酸的!尤其是我坐在那個滑梯上喊你們每一個人的名字的時

候,都沒有人回復我時候的那個心情!我……」

林雪初道:「你剛才都發生什麼了?」

接著小歐就把自己的經歷說給場上眾人聽。

「……所以那個時候我想的是你們應該已經開始研究什麼信息了,所以就沒有回復我的大喊大叫,不過後面你們知道嗎,我雖然成功的從那個滑倒上滑了下去但是,我是被嚇后沒控制住滑下去的。雪初姐我問你,在下去那個滑道的時候,你為什麼要叫出聲?」

聽到小歐這麼問,林雪初想了想自己剛才的經歷,其實她尖叫單純就是因為那個滑道太陡了,一下沒反應過來,心在瞬間提了上來的感覺。

「因為滑道的慣性。」林雪初道。

小歐笑了笑:「因為慣性?哈哈我就不一樣了。因為突然出現在我右邊的鬼。」

「你是說滑道右邊的那個漆黑的空間里是真的有npc的存在的!?」Amanda驚呼。

小歐道:「對啊,不過,看你們的反應,應該都不知道那裡面是真的有鬼的存在的吧。」

細思極恐,細思極恐。

林雪初覺得自己後背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在自己做任務的時候,就旁邊的黑暗裡,有個人一直在盯著你。……林雪初不敢再想下去了,這種感覺太驚悚了。

而此時的小歐,完全是一副被挫折跟各種辛酸打不倒的樣子了,小歐現在的想法就是,反正她現在已經經歷了這麼多,包括在滑道上坐著的時候被黑暗裡突然出現的一隻鬼推了一把,以及,在被跟隊友隔離,到了另外一個空間,獨自被指揮「指揮」著去找線索,然後在跟黑暗裡的npc近距離接觸,被他們的頭髮「臨幸」。

小歐想著自己剛來這個空間后一動也不敢動的場景,那個時候指揮道:「現在請你去這個空間裡面搜索有用的線索。」

小歐道:「我要等著我的隊友們過來。」

「那我把你叫到這個地方幹什麼?」

「必須要我找嗎?我等他們一起過來找……」

指揮:「這只是你的單線任務,請你遵從規則。否則我不會放他們過來的。」

小歐哭了。

「恭喜你們解鎖了新的密室。」指揮言語中帶著笑。

小歐道:「你應該恭喜的是我跟我的隊友終於會合了。」

指揮:「恭喜恭喜。」

浩哥道:「接下來我們應該做什麼?」

「拿著張旭陽手中的姓名牌,回到教室。」指揮道。

小歐道:「那你怎麼不讓我直接回去?還讓我的隊友們過來一趟?這不是存心折磨人嗎?」

指揮沒有回復小歐的話,確切的說,指揮的聲音直接消失,對講機上的微弱光源也消失了。

「按照指揮說的來。」Amanda

道。說完,她直接把廁所的門給打開了。

其實在場的人剛才也沒有好好看看廁所的整體,不過這個空間比別的空間都要涼。

小歐道:「剛才指揮讓我直接去廁所的坑裡找線索,然後我一個一個挨個把廁所的坑給摸了一遍。」

我真的只想種田 「你摸坑的時候是不是坑裡有人在摸你?」阿慶問道。

「天吶,你怎麼知道!就是這樣啊!所以我就說指揮不靠譜,他就是想好好嚇我!他說通訊接觸不良,那怎麼發布任務的時候就良了?」 那個惡毒女配今天又做好事啦 小歐吐槽道。

「組織已經記住了你的英勇。」浩哥道。「所以接下來的路就由勇士帶著我們走了。」

小歐:「不,浩哥,我依舊是那個需要人保護的我,不然,信不信我哭給你看啊?」

(本章完) 「不過也是,你現在有阿慶的保護……」浩哥思索了一下。

「浩哥,你別亂說啊!」阿慶急了。

Amanda提醒:「剛才是誰第一個挺身而出的?看見小歐一個人蹲在那裡,心生憐惜……」

阿慶急忙否定三連:「我沒有!我不是!跟我沒有關係!我就是單純看小歐在那裡孤、孤苦無依的。」

「哦?那之前我一個人在黑暗裡幫npc找手的時候也挺孤苦伶仃的……」浩哥傷感道。

阿慶大叫了一聲,走在了隊伍的前面:「我不說了!我帶路!」

浩哥:「不要這麼暴躁嘛,年輕人。」

「浩哥,你這麼說,就像你現在七老八十一樣,你不是只比我大兩歲嗎?」Amanda把林雪初的手握住,看著浩哥道。

「那你喜歡比你大的還是比你小的?」浩哥不錯過任何了解Amanda的機會。

您的好友林雪初已下線,

「我就是隨著感覺走的,車到山前必有路,感情的事情,急不來的。」

阿慶沖在最前面,帶領大家往教室的方向走,但是當經過一個拐角的時候,阿慶停了下來。

「怎麼停了?」林雪初走著走著撞到了突然站立的阿慶背上,揉了揉鼻尖。

「這是我們之前走過的那條路嗎?」阿慶呆了。

其他人聽見阿慶的話之後,都圍了過來。

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條很長的走廊,在經過這條走廊的時候一切還是正常的,但是現在面前的走廊的格局整個都變了。

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機關。

頂燈幽幽的照著機關。

「這我們該怎麼過去?」Amanda問道。

小歐擔憂的往後面看了一眼,道:「我不知道啊,剛剛那個跟在我們後面一直甩著鏈條的』鬼』沒有更上來吧?」

「門已經鎖住了,他過不來了。」阿慶道。

小歐鬆了一口氣。

「把光給我。」浩哥道。【*#愛奇文學&@最快更新】

拿到光源后,浩哥在兩邊的牆上看了看。

左邊的牆上貼著告示:友情提示:一次需同時過去兩個人。

「就是喜歡這種純團隊合作的機關!」阿慶道。

「那我們趕緊按照規則過去吧!」

現在擺在眾人面前被改過的走廊,只有一個纜車,纜車的下面是全黑。

「媽呀,我剛剛看了一眼,這底下就跟無底洞一樣!」小歐道弱弱的後退了幾步。

「事不宜遲,誰先過去?」浩哥把纜車的門給打開。

不過等打開纜車的門后才發現,纜車車廂底部本來應該是站人的位置只在正中間有一條木板,而且由於纜車的空間小,一次只能過去一個人。

「那一個一個來吧。」浩哥道。

在浩哥的安排下

,阿慶先進去了。

「我過去給你們開路。」

浩哥點點頭,按了一下牆上的啟動按鈕。道:「祝好運。」

絕世盛寵,黑帝的呆萌妻 「我在那邊等著你們過來。」阿慶道。

不過,等了幾秒后,纜車紋絲不動。

眾人疑惑,後面林雪初突然想到,告示上的注意事項,是要求兩個人一起過去的,林雪初仔細看了看告示,發現在最下面還有一句小字:兩人體重加起來必須滿220斤。

那不就是現場一男一女的體重了嗎!

果然,好的愛情出現后,遊戲設定都會幫你……

而且,既然纜車的空間是如此之小,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了——男生背著女生過去,而且這個纜車必須在這邊留一個人。

……

「沒關係,待會過來一個人就行了。」在阿慶把小歐背到背上后,林雪初道,但是林雪初知道,一個人是過不來的,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扣住一個人,然後進行單線任務。

所以剛才趁著大家都在想辦法的時候,林雪初直接把浩哥跟阿曼達推到了纜車上,又趕緊把阿慶跟小歐先送上來纜車。

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應該就已經在做別的什麼任務了。

現在的自己真的是退出「四人愛情群聊」了。

林雪初嘆了口氣,她覺得自己的安排很合理,但說真的,看著剛才還在一起的隊友們一個個的遠離自己,然後現場的機關在隊友們過去之後,恢復了原來走廊的樣子。

林雪初現在一沒對講機,二沒有指揮,三沒有隊友……所以,林雪初覺得此情此景只能用一句話形容: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林雪初順著牆壁慢慢蹲在了地上,她有些理解小歐了,害怕的時候是得要有個支點的。

擺在林雪初眼前的,是茫茫的黑暗,只有手裡的等能給她一點點溫暖。

後面林雪初借著光源慢慢的站了起來,決定朝前走,既然他們是坐著纜車走的,那麼恢復的這條路其實是可以通往教室的,那麼剛才指揮的意思其實就是只讓一個人再次回到教室?

林雪初緊緊的貼著牆壁往前走著,從這裡出發到達教室的路其實不是很長,但林雪初覺得她自己彷彿走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等終於回到教室之後,林雪初趕緊坐在了自己之前的位置上。面對眼前空曠的教室,林雪初真的是分外的想念跟自己一起走了這麼久的隊友們……

教室還在處於停電的狀態,林雪初把手伸進了自己所在位置的桌斗里,摸到了裡面的東西,拿出來一看,林雪初發現,是兩根蠟燭。

季玉澤飛快的走在前面,陸晚晚直接被季玉澤拋在了身後。

「季總,您稍微走慢點,周圍太黑了,你小心撞了。」陸晚晚雖然不想

走的這麼快,但是也因為季玉澤腳底生風,所以她自己也不得不跟在季玉澤的後面小跑著。

不過,想起剛才在那個辦公室里,在電腦上看見的,陸晚晚又可以充分理解季玉澤為什麼會走的這麼快了。

陸晚晚不得不感嘆,原來這就是走劇情的本子,原來劇情可以這麼的高能?

剛剛打開了辦公室的門后,擺在季玉澤跟陸晚晚面前的還是一條走廊,一條跟以往一樣黑的走廊。

不過這次,在走廊的上面有了燈光,雖然很昏暗,但是起碼可以看見路。

在季玉澤走到一個樓梯口的時候,發現了樓梯邊寫著「三樓」的標識,樓門口是鎖住的。

(本章完) 季玉澤終於想起自己的身邊少了個人。

等陸晚晚到了以後,季玉澤剛剛確定了鎖著樓門口的鎖是一個密碼鎖。

「現在我們去哪裡找密碼呢……」陸晚晚也看到了那個鎖,於是皺緊了眉頭。接著道:「下去的話應該就是教室了,因為這裡沒有再上去的路了,我們上一次的場景就是在一個教室里。」

季玉澤在想應該怎麼打開這個密碼鎖,由於現在季玉澤的內心很亂,一是因為自己被困在這個地方,感覺他已經很久都沒有見過那個女人了。

二是因為季玉澤在剛才看過電腦上的東西之後,受到了強烈的衝擊,他可以理解遊戲的逼真程度,但是沒想到竟然會逼真到這個地步,現在他自己有種很強烈的代入感,覺得自己就是這個世界里的人物。

所以,讓季總有這種感受的遊戲可以說其本質是很硬核了。

不知道那個女人那邊怎麼樣了,季玉澤覺得林雪初應該也會遇見一些什麼事情,他覺得自己一刻也等不下去了,所以就趕緊在現場把線索找了。

按照陸晚晚說的,如果說下面的空間就是教室的話,那麼很有可能那個女人現在就在下面。

所以,季玉澤看了看眼前的門,他現在跟林雪初其實就是只有一道門之隔了。

季玉澤突然覺得自己有點緊張,如果待會見到了那個女人的話,他應該說什麼?如果那個女人其實根本就覺得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該怎麼辦。

Views:
6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