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走不走,再不走把我逼急了,愛走就得變成挨揍。」

「說出來我是誰,我就走!」蘇墨雪站在床邊,又提高了些聲音。

「趕緊給我滾蛋,要不然明天就讓蕭霆開除你!」

蘇墨雪猛聽到這兒,才恍然長哦的聲,好像明白了怎麼一回事。

蕭霆,是分公司的總經理。

陳浩剛才說,自己再不走開,就讓蕭霆開除自己,很顯然老公把自己當成了別的女人。

而這個女人,屋裡的香水味,還有在床上絲襪的主動,應該就是分公司的某個女藝人。

蘇墨雪很清楚,女藝人想要給老闆潛規則,以此上位的人太多了,幸好自己老公沒有答應。

要不然,陳浩也不會讓自己滾,還狠狠的踢自己那一腳了。

「嗯? 我被黑成了大明星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給這笨蛋踢了一腳,好像還跟高興的樣子。」

「不行,陳浩你給我起來,快告訴我這女人是誰!」

蘇墨雪抬起腿,兩膝跪在床上,就拿手掰陳浩的眼睛。

陳浩頭暈的要命,突然給她這掰眼睛,頓時就氣呼呼的用力睜開眼睛,突然看見這張熟悉的面孔……

「小雪?你,怎麼是你啊!」陳浩折身坐起來,吃驚的拿眼睛看蘇墨雪。 「是的,就是我,沒想到還能有人記得我」趙信微微一笑,看來自己的費力拿來的恭善牌沒有用了,早知道能刷臉的話,自己就不用準備那麼多了。

「無言是誰?」除了那兩個認識的,剩下的人對無言這個人完全是不熟,不過立刻就有人去跟不了解的人去介紹了。

「哇,沒想到你現在這麼厲害啊?到哪裡都有人認識,不過你的眼睛是怎麼回事啊?」健碩男子複雜的看著趙信。

「一點小傷,不礙事,對了天天和魔扎呢?怎麼沒和你在一起啊」趙信向後看了看,並沒有發現天天和魔扎,含糊的饒過了話題。而此健碩男子正是趙信的好友也是小弟花一步。

花一步聽到趙信的話后,神色落寞的回道:「別提了,一言難盡,大哥你怎麼在這裡了?我這半年多一直都在找你,可每次去你們班發現你都不在,有幾次碰到了你你還裝作不認識我,還以為你不想認我們了呢」。

「你碰到過我?」趙信微皺眉頭,很快就想到了他肯定是在說銀靈子,因為自己被囚禁的這段時間銀靈子一直都在冒名頂替自己,她自然不認得花一步了。

「這個事一會兒再說,我先進城,你把你的聯繫地址給我,我一會兒去找你」趙信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結太久,拍了拍花一步的肩膀。

「現在你還不能進去」就在趙信認為事情已經板上釘釘的時候,身體卻被對方攔了下來,而攔住自己的居然就是之前認出自己的那個人。

「什麼意思?」趙信聲音低沉,對方都認出了自己還不讓自己進入,明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像是在為難自己。

對方可能也想到了趙信的心情,略作尷尬的說道:「還請你不要誤會,現在畢竟是戰時,雖然我們聽過你的名號,但是也不能因為一句話就放你過去是不是,現在冒名頂替的人可多著呢」。

對方這話一出,花一步就不高興了,加上這幾天也受了不少的氣,而現在有了趙信這樣的靠山在,也難免有了些脾氣「你們什麼意思?難道你非要我大哥打你們一頓,你們才能相信嗎?」。

眼看著對方隱忍著要發作,趙信拉過花一步上前笑道:「小兄弟不懂事,話深話淺了你們別在意,對於你們的想法我也能了解」。說完,趙信不再壓制境界,花甲幼學境界全開,氣勢恢弘,加上趙信刻意的用精氣為自己造勢,面對這群人無異於如洪荒猛獸,瞬間守著城門的十餘人全都擠在了一起,膽顫的看著趙信,生怕他會動手。

趙信淡然一笑,自己現在的精血密度較之上一境界已經翻了一倍,也就是說雖然血脈根源中的精血總量沒有變,但是密度已經翻了一番,精血密度會隨著境界的提升而提升。也就是現在趙信的精血密度相當於花甲襁褓境界時的五倍,這也是花甲境界提升小境界后最直觀的感受,這一點趙信還是有了鳳凰神魂后,才感知得到的。如果真的是到了花甲境界臨界點的話,那就是十二倍,那時的精血已經趨近於完整血脈了,也就能夠晉陞古稀了。

「厲害」趙信收起氣勢,剩下的人都都鬆了一口氣,而最想不到的就是花一步了,當時和自己在一起時,趙信呢明明還沒有這麼強,這才多久沒有見,就已經遠遠的拉下自己了,想一想花甲始齔境界的自己,簡直有點自愧難當。

「這回能證明了嗎?」說著話,趙信冰火雙脈齊開,兩手一冰一火,如同變戲法一般,徹底的征服了那些原本並不在意趙信的護衛,畢竟耳聽為虛眼見才為實。

「能……了嗎?」之前說話的那個女子此時心也虛了,相差太遠了,讓崇尚武力的她早就沉浮了,但是她還是看向另一個男子,似乎在徵求他的建議。

這時,趙信才開始認真的盯著另一個男子,身材魁梧高大,面具將整個臉都包裹住,一雙幽藍的眼睛,看樣子不是人族或者鬼族,更接近於妖族和魔族。這個時候,銀靈子的樣子在自己的眼前劃過,趙信心中開始有了計較,不過暫缺不下什麼結論,只是在聽著對方的建議。

「這個身份是確認了,但我還是不能保證你的意圖是什麼樣的,我還需要去通報一下」說著男子笑了一下,轉身跟剩下的幾個囑咐了一下,轉身就向城內走去。這個時候,趙信用鳳凰神魂大開,探測到了對方的雲朵,是正常的白雲,但是在那白雲之後,居然有一絲黑氣。這一絲黑氣顯得十分的扎眼,而這種熟悉的黑氣趙信見到過,那就是在自己逃出囚牢的時候,在九黎族人身上看到的。

「是她們的人」趙信心中立即篤定,對方肯定是銀靈子她們的人,她們的勢力已經滲透進了血脈學府的弟子中,這對趙信來說一點也不新奇。

「大哥,你叨咕什麼呢?」花一步似乎又恢復了往日那種狀態,打哈哈的問道。

「沒事,那個人你認識嗎?」趙信擺了擺手,指著走去的那個男人,問道。

花一步看了一眼后,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認識,我們的人總是換的,相互之間很少有相識的,除非有一定的勢力」。

「這樣啊……」趙信點了點頭,拉著花一步走到了一旁,低聲道:「一會兒我要硬衝進去,你跟我一起」,花一步突然瞪圓了眼睛,不知道趙信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個人是敵人……」趙信突然伸手攔了一下花一步,將其按捺下來。

「別動,以免讓人看出來」

「怎麼……怎麼會,他們可都是罪孽學府的弟子」花一步輕聲的問道。

趙信看著花一步,嚴聲道:「這個到時候我會跟你解釋,一步,你相信我嗎?」。

「當然了,我在這裡最相信你了……」花一步肯定的說道,在罪孽學府中,朋友是沒有的,雖然趙信和他並沒有在一起多長時間,但是卻讓其早就信服了。所以說對花一步來說,趙信不僅是自己的朋友,更是自己崇拜的人。

「那就好,一會兒咱們直接進去,我需要找到一個人」趙信說完之後,轉過身看向了城門前的守衛,輕步上前。(未完待續。) 老夫人神色冷淡地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已經走到了自己面前的大兒媳,隨後又將目光繞到跪坐在地上,儼然呆傻的四兒媳。

心中甚是不明白,怎麼這一個個的,有太平日子不過,非要鬧得如此難堪!

尤其是大兒媳鍾氏,這幾年來真是愈發得目中無人了!

「你這是也要跟著一塊鬧嗎?」,她冷著臉發問。

大夫人淡笑一聲,「鬧?兒媳怎麼會是鬧呢,兒媳只是來詢問父親一些問題罷了。」

這倒是讓大夫人意外極了,下意識地就往身邊的丈夫看去,這,兒媳婦和公爹之間還能有什麼問題嗎?

而老太爺此刻,也是不由得心生意外。

難道安平鎮,真的有什麼問題嗎?

關於昨日秦管家的所言,他是不信的。

自己的孫子自己清楚,白濟遠這熊孫子雖說平日里頑劣了些,沒輕沒重了些,但本質傷不僅不壞,甚至還能說是良善,像是故意傷人這種事情,他絕對沒有可能會去做的;但反觀白濟通,說實話,他是不喜的,白濟通小時看著還算尚可,但自從他的嫡長孫早逝之後,這白濟通明顯地就愈發跋扈,並且目中無人起來了,這幾年欺辱奴僕,構陷弟妹的事兒,也沒有少干,只是都還不算太出格,加之白濟通年歲漸長,他作為祖父也不好太過責罰!

所以,秦管家昨夜如此興師動眾,在老太爺看來簡直就是小題大做!孫子之間小打小鬧他信,但持械傷人,致人昏迷,他是一個字都不信的!保不齊是白濟通又在作妖,而白濟遠這個傻孫子怕是還蒙在鼓裡。

也正是懷了這樣的想法,後頭景伍帶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孫女來的時候,他才會心思一動之下,順手推了一下,讓景伍和白纖柚去幫白濟遠一把。所期的就是想讓,素來聰慧的景伍和一向機靈的白纖柚,去幫一幫白濟遠那傻孫子,順帶也側面地敲打一下白濟通。

裝暈構陷幼弟,這種荒唐的事情,如果只是孩子之間的小打小鬧,那還能算是無傷大雅;但若是大人們摻和進去了,那就真的是難堪了!

所以說,姜還是老的辣,白濟通那點把戲,在白老太爺這,連看都不需要看,老太爺只聽一耳朵,白濟通就原形畢露了!

但眼下,大夫人的舉措,卻讓老太爺有點不確定起來了,難道他想錯了?

「咳咳……,纖柚可是回來了?」

老太爺尷尬地咳嗽了兩聲,隨後目光對上前方的大兒媳,也不問大兒媳有什麼問題,反倒是先主動問起了白纖柚。

今日大夫人是獨自一人來的延鶴堂,甚至連個隨侍的,都沒有帶,這白纖柚自然是更加不見人影了。

大夫人屈了屈膝道,「回來了,只是昨夜回來得實在是有些晚了,就沒有忍心喊她起來,還請父親、母親見諒。」

「咳……咳……,無事,嗯……,回來了就好。」

「老大家的,那可是濟遠出了什麼事情嗎?」

如果白纖柚那沒有問題,那難道是白濟遠這傻孫子出事兒了?

大夫人搖了搖頭,「濟遠無事。」

不待老太爺繼續一點點的試探,大夫人又繼續直接道,「兒媳敢問父親,昨夜可有往安平鎮給秦管家去過飛鴿?」

「不曾。」,老太爺皺起眉頭,想都沒想直接回道。

「如此,父親您再看看這可是您的筆跡。」,大夫人說著就拿出了昨夜裡,從秦管家那拿到的那張小紙條。

老太爺順手接過,看了兩眼,原本就皺起的眉頭,簡直都要糾到一塊去了。

眼前【通歸柚留】的四個字,怎麼看都和自己的筆跡,一摸一樣!

「吼喲,你這老頭什麼時候寫的啊,你莫不是老糊塗了?這昨日里秦管家都已經到了咱的延鶴堂了,有什麼要說的,你長著嘴巴,不會說的嗎?作什麼要這樣多此一舉?」

不知何時,老夫人已經側過了身,正盯著老太爺手中的小紙條看著。

她直接承認紙條上的筆跡,是老太爺的,但是更多的卻是在闡述,老太爺沒有寫這個的動機。

而也正如老夫人所說的那樣,人都到面前了,直介面頭吩咐了,不比這樣容易留下證據,又耗時耗力的方式強的多。

此時老太爺,也慢慢地回過了神。

「不是我寫的。」,他否認道,「這個『留』字下的『田』,過於端正了些。」

一開始拿到紙條的時候,一眼看到是他的筆跡的時候,他是驚的,一下子竟是有點轉不過來。

他的筆跡很有個人的特點,一般人是很難模仿的。若非細辨之下,還是有些許的差別的,怕是連他自己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老糊塗了!

老夫人也接過了紙條,「還真不是你寫的。」,說著轉過頭,又對大夫人道,「這是誰寫的啊?寫給秦管家的?」

「這張字條正是昨日,從秦管家那拿到的,至於誰寫的,兒媳現在也是一頭霧水。」

大夫人頓了頓,然後轉過身面對著其餘人,然後繼續說道。

「只是,兒媳也是實在想不明白,這為何就非要指名讓六歲的柚兒,留在別院,而讓『生著病』白濟通回來,這當中有什麼深意嗎?」

此時,原本跪坐在地上的四夫人,早已在眾人不覺中,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子上。

她道,「大嫂,這就是你要問的事情嗎?纖柚現在不是沒有留在別院嗎,那濟通不也還在養病嗎!興許只是個惡作劇呢,你這也太小題大做了!」

語氣中有明顯的怨憤。

怎麼能不怨憤?她跪也跪了,哭也哭了,場子的完全鋪開了,眼看著這幾年來,想了多少回的事兒,就要達成了,卻這樣讓大夫人一句話,攪和地她直接下不來台!

「小題大做?四弟妹,我看你是在江南那過的太順遂了吧?沒錯,這一次這張紙條沒有造成什麼事端,但是難道你就沒有想過,這個人竟然可以將父親的筆跡模仿得如此相似,甚至連父親本人都無法一眼辨別,今日此人可以寫這四個字,明日就可以寫的更多!」

「這當中的問題,你竟一點都不出來嗎?」

先婚後愛:首席總裁契約妻 天道之子輔助系統

天道之子輔助系統 「小雪,你,真的是你?」陳浩盤坐在床上,拿手揉著眼睛。

「行了,別揉了,把眼睛揉個窟窿,我也是你老婆。」

陳浩沒有說話,光是看蘇墨雪站在床邊,臉上雖說沒有怒意,卻也沒有半點笑意……

「小雪,我剛才,是在跟你說話?」陳浩試探著看她眼睛道。

「不是我,還能是誰,總不會是它的主人吧。」

蘇墨雪心裡雖然很高興,但還是故意氣呼呼的,拿手指了下床單上的黑色絲襪。

「陳浩,你老實交代,這絲襪是誰的!」

「小雪我……」

「不許找借口,不許說不知道,也不許岔開話題,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女人的。」陳浩脫口說了出來。

「女人的……陳浩你,你去死吧你,這絲襪不是女人的,你見過那個男人穿絲襪的。」

「趕緊說是誰的,還有這屋子裡頭,怎麼會有香水味兒,我只給你這一次機會。」

蘇墨雪聲音不高,語速不快,語氣卻是冷的像塊冰,絲毫沒有商量的餘地。

陳浩一看這架勢,知道隱瞞沒有用,小雪就差把自己跟美美堵在卧室了。

於是,他抬頭看蘇墨雪一眼,見小雪還在氣呼呼的看自己,索性就一咬牙全給交代了出來。

從晚上在露天餐廳吃飯,到美美過來敬酒,再到自己喝醉,還有美美偷偷跑進屋裡想要給自己潛規則。

反正他知道的,能想起來的,全都嘩啦啦說了出來……

「小雪,事情就是這樣的,反正我啥都沒幹,你看著辦吧。」

「美美?那個美美,不會是之前在小魚學校里,見到的那個評委美美吧。」

「對對對,就是那個美美,小雪你說那種女人,我能……」

「什麼意思?要是換成麗麗那種乖巧的女孩子,你就順水推舟了是吧。」

陳浩猛的一愣,快速抬頭看蘇墨雪一眼,就感覺心頭咯噔了下。

「不是小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

「行了,不想聽你解釋,那這屋裡的香水味兒,還有絲襪都是美美留下來的?」

「嗯是,絲襪應該是美美的,香水味就不知道了,我現在滿鼻子都是酒精味兒。」

「不許打岔!」蘇墨雪輕聲呵斥著,差點兒就沒給笑出來。

她從知道陳浩,把自己當成了另外一個女人,就已經不怎麼生氣了,反倒還有點兒高興。

畢竟,陳浩剛才對自己有多凶,就證明他對自己有多好。

但從眼下這個時候,蘇墨雪就默默的,在心裡記下來美美這個名字……

美美,敢跟我蘇墨雪搶老公!

你等著,看我怎麼收拾你!

陳浩眼下,也不知道蘇墨雪在想這些,光是看她站在床邊不出聲,一身亮白色長裙挺好看……

「哎小雪,你裙子怎麼濕了?」

「嗯?笨蛋還好意思問,剛才一腳給你踢到了小肚子上,差點兒都沒給你踢死。」

蘇墨雪低頭看眼自己裙子,就攥起了小拳頭,揚起胳膊朝陳浩打了過來。

陳浩沒有躲,光是看她眼睛里都是柔情,再想想剛才的確踢出去一腳……

「小雪,對不起,我剛才踢的不是你。」陳浩猛伸胳膊,就把蘇墨雪給抱在了懷裡。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