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連你也不行的話,我只能等死了。」蘇豪果斷點擊購買【茲若特傳送門】。

【茲若特傳送門】:唯一主動:在目標區域生成一扇持續120秒的傳送門。每過4秒,傳送門就會產生一個虛空獸,第一個和每四個的虛空獸會獲得傷害加成,數值為你最大生命值得15%。

實際上,【茲若特傳送門】在召喚師峽谷中不算得常出裝備,一般只有較為老練的輔助才會選擇這件無論是攻塔還是守塔都很有用的裝備。

作為活在虛無空間中的生物,其實虛空獸的攻擊帶有一定的空間屬性,蘇豪看重的就是虛空獸這點,還有它那可觀的數量。

下一刻地面上就出現一個黑暗漩渦,彷彿無盡深淵,隨後蘇豪就見到一個人頭大的紫色東西從漩渦中爬了出來,約有人頭大,光是它那鋒利的前鍔就會讓人感覺這些小東西不好惹。

虛空獸一出來就順著石柱爬到藤條上開始撕咬起來,沒一會就在藤條上咬出一道口子,藤條似有生命般蠕動了一下,不過並不鬆開。

4秒過後,又一隻虛空獸從漩渦爬出,和第一隻虛空獸一起撕咬藤條,隨著趴在藤條上的虛空獸越來越多,藤條終於頂不住了,最終不甘地鬆開了蘇豪,並且迅速鑽到地里消失不見。

蘇豪順勢落到地面上,而虛空獸因為失去了目標在地上盲目轉動,蘇豪也不管這些虛空獸,反正過一會這些小東西就會隨著漩渦消失,他要馬上開啟傳送,因為他已經聽到洞外傳來的聲響越來越小,戰鬥似乎就要結束了,那隻金背猿馬上就要回來了。

蘇豪看了一眼血色骷髏,腦海中閃過一個想法,上前把手搭在血色骷髏上,也顧不得噁心了,立即開啟傳送,數秒后,蘇豪的身影消失在洞中,和他一起消失還有那具失去了生命氣息的血色骷髏。 風回峰駐地,蘇豪的洞府突然出現一抹白光,待到白光消失,蘇豪和血色骷髏的身影出現在洞府中。

「這骷髏架子可真重啊。」蘇豪強忍著疼痛把血色骷髏拖到角落放好,這才喘著粗氣趴在石床上。

過了一會,感覺恢復了一些力氣的蘇豪這才得以開始檢查身上的傷勢,外傷還是其次,關鍵還是內傷,體內傳來的陣陣疼痛讓他十分難受。

「看來只好把【茲若特傳送門】賣掉了。」 直死魔瞳 蘇豪苦笑道。

蘇豪從血色骷髏身上得到的3000金幣,花了500買了【鋼鐵合劑】,剩下的2500又花來買【茲若特傳送門】了,他沒有多餘的金幣拿來買【生命藥水】了。

賣掉【茲若特傳送門】后,蘇豪直接買了十瓶【生命藥水】嗑了起來,傷勢在【生命藥水】的作用下開始慢慢恢復。

不知過了多久,當十瓶【生命藥水】消耗完后,蘇豪的傷勢終於得到控制,基本沒有什麼大礙了,蘇豪不打算再繼續服用【生命藥水】,他還要留下一些金幣作為急用,畢竟有白色巨狼的存在,短時間內他是不敢再回試煉谷刷野了。

這時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修復的石門響起了敲門聲,蘇豪伸手在石門旁的控制機關上一拉,石門頓時慢慢打開,露出晴丫頭的身影。

晴丫頭懷疑地打量著蘇豪,「哥哥,我發現你最近總是神出鬼沒的,早上找人來修石門時候不見你人,其他師兄都說沒有見過你,現在你又無聲無息回來了,你到底在做什麼?」

蘇豪暗自嘆了一口氣,他已經很低調了,沒想到還是被懷疑了,他並不希望別人知道他的太多事,即使是晴丫頭也一樣,當即綳著臉說道,「你用透視能力看過我的洞府?難道你忘記哥哥跟你說過的話了么。」

晴丫頭絲毫不懼蘇豪,怨念無比道,「知道,不就是不能隨便使用透視能力么,但是人家擔心你啊。」

這回蘇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似乎自己帶著晴丫頭來到風回峰后就沒抽空理會過她,怪不得這小丫頭怨氣沖沖的樣子了。

蘇豪推起坐在輪椅上的晴丫頭笑道,「哥哥這不是忙著修鍊么,所以一時忽略了我們家的小公主,這樣吧,哥哥今天就不修鍊了,就陪你玩好不好。」

晴丫頭雀躍道,「太好了,哥哥我帶你去看我種的東西,走這邊。」

蘇豪按照晴丫頭指的方向沿著隧道一直走到一個異常開闊的洞中,蘇豪眼睛一亮,「不錯嘛,開闢這麼大個地方種東西。」

洞穴約有一畝大小,數十塊人頭大的螢光石把洞穴照的通亮,地面被分成許多塊區域,有的種菜,有的種糧食,一片綠油油的模樣。

晴丫頭領著蘇豪走到一小塊沒有糧食也沒有菜的地塊前,高興地說道,「哥哥,這塊地是來喜師姐幫我開墾的,不過裡面的東西都是我自己親手種的。」

蘇豪笑道,「我們家小公主挺能幹的嘛,種了糧食還是菜啊?」

晴丫頭搖頭道,「都不是呢,人家種了靈米。」

靈米蘇豪聽說過,據說那東西貴的離譜,一張金葉一顆,不由懷疑道,「靈米是種在靈氣濃郁的地方吧,你這塊地能種的成?」

晴丫頭自通道,「當然能成,來喜師姐說這裡是整個風回峰靈氣最濃郁的地方之一。」

蘇豪暗自搖頭,風回峰的靈氣是足夠濃郁,但是對靈米的生長並無促進作用,通常適合種植靈米的地方都是木靈氣濃郁的地方,不然這個洞穴早就種滿靈米了,怎麼還會用來種糧食和菜。

蘇豪不忍挫了晴丫頭的興緻,若無其事笑道,「那哥哥能不能吃到靈米就看我們家小公主了。」

傅先生的白月光 晴丫頭大眼睛眯成月牙狀,拍著胸脯信誓旦旦道,「包在我身上了。」

這時一個人挑著兩隻木桶走了進來,蘇豪兩人回頭一看,原來是來喜師姐。

蘇豪立即禮貌道,「蘇豪見過三師姐。」

來喜師姐雖然生的三大五粗,但是說話聲音卻十分細綿,「原來是蘇豪啊,是被晴丫頭帶來看她種的靈米的吧。」

蘇豪笑而不語,從來喜師姐揶揄的眼神中他基本可以確定來喜師姐和他的想法一樣,不忍打消晴丫頭種植靈米的熱情。

來喜師姐把木洞放在泉眼旁邊,似要開始澆水,然後又忽然想到了什麼,回過頭對蘇豪說道,「蘇豪啊,剛才來的路上我碰到飛羽師兄,他說去找你,要不你回去看看?」

來喜師姐話音剛落,飛羽的聲音就在洞口響起,「不用了,我這不是找來了么。」

飛羽的聲音有些顫抖,蘇豪回頭一看,只見飛羽看向他的眼神寫滿不可思議,蘇豪心頭咯噔一聲,「被看出來了。」

除了蘇豪,晴丫頭和來喜師姐都沒有注意到飛羽的微妙神態,很快就恢復正常神態的飛羽幾乎是咬著牙吐出這幾個字的:「跟我來。」

蘇豪把晴丫頭留在菜洞中,跟著飛羽一路向前走,沒一會就來到風眼前。

「進來吧!」飛羽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蘇豪,便徑走入風眼中。

進到風眼后,飛羽隨手掏出一塊人頭大的螢光石丟在地面上,把方圓十丈照的通亮,這才神情嚴肅道,「說吧,是怎麼回事。」

蘇豪沉默了一會才說道,「我服用朱果了。」

飛羽悵然一嘆后說道,「蘇豪,你太心急了,你這個時候就把朱果用了,實在是有些浪費了,你應該留待突破洗丹境的時候用的。」

蘇豪低沉道,「申屠光已經煉脈八層了,再給他三個月時間說不定已經突破到洗丹境了,我等不了。」

飛羽苦笑道,「蘇豪,一百個武者是有九十九個被擋在洗丹境大門前的,就算你有天縱之姿,想要突破到洗丹境也不是短時間能做到的;但是如果有奇葯朱果幫助,那就大不一樣了,只要你到了煉脈九層,用朱果煉成的破障丹可助你短時間突破到洗丹境,現在你這樣生吃朱果簡直就是浪費啊。」

蘇豪知道飛羽是誤會了,但是他很難向飛羽解釋試煉谷之事,只能點頭道,「是蘇豪莽撞了。」

飛羽無奈說道,「木已成舟,多說無益,既然你的修為已經到了煉脈八層了,那我就開始教你感悟風之意境吧,順便壘實你過快提高的修為。」

「謹遵師兄教導。」蘇豪點頭道。

「這裡只是風眼的最外圍,不適合感悟風之意境,我們繼續往裡面走。」

以蘇豪現在八級劍豪和煉脈八層的修為,在這風眼的最外圍,著實是感受不到多少壓力了,一路跟著飛羽前進了近百米才開始感覺到壓力,因為前面的風不再是無形了,而是變成了纖細彎刀模樣,和黑風獸的發出的風刃倒是有幾分相似。

「就到這裡吧,下面你看我如何馭風。」飛羽停下腳步說道。

風刀亂飛,飛羽神態輕鬆地走進風刀里,任憑風刀落在他的身上,奇異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鋒利無比的風刀一落到飛羽的身上就變得溫柔無比,似情人般地繞在他身上。

「看好了!」

下一刻蘇豪就看到被無數風刀環繞的飛羽突然肩膀一抖,肩膀上的風刀瞬間化為刀網劈向牆壁,牆壁頓時被砍出許多深深的刀痕。

「看懂了么?」飛羽看向蘇豪說道。

蘇豪不確定道,「似乎是一種共振!」

飛羽點頭道,「你一眼就看到了馭風的本質,非常好,但是這種共振卻不是那麼容易掌握的。」

飛羽隨手一抄,一道風刀瞬時到了他手上,隨著飛羽手指的不斷撥動,這道風刀猶如精靈般開始跳動,節奏竟然和飛羽的手指撥動的節奏一樣,飛羽緩緩說道,「這便是我們風回峰傳承的風意如刀,是快速感悟風之意境的一種方法,但是開始的時候要受點苦頭。」

蘇豪好奇道,「什麼苦頭?」

飛羽微微一笑,「風刀加身。開始時你會被飛刀割的體無完膚,經過千百次次風刀加身後,你風屬性體質逐漸適應風刀,你會發現風刀對你造成的傷害會越來越小,這個時候你就可通過意念溝通風刀了,一旦溝通成功,與風刀達成共振就是時間問題了,如此馭風可成。」

蘇豪搖頭道,「不說千百次風刀加身,就是被這風刀砍我十幾下,估計我就喪命了。」

飛羽自信一笑,「這個時候就要用到我們風回峰的【避風訣】了。」

「【避風訣】?」蘇豪疑惑道。

飛羽點頭,「沒錯,【避風訣】可以有效減少風刀加身的數量,比如本來是十道風刀加身,通過【避風訣】,你可以把風刀減少到三道甚至更少的程度,等到你適應少量的風刀加身後,就可以逐步增加加身的風刀了。」

蘇豪驚嘆道,「這個辦法很好,那到後面又如何溝通風風刀呢,意念是活,風刀是死,我想不明白。」

飛羽搖頭,「你又錯了,風不是死的,風永遠在動,所以它是有生命的,你不能把自己對生死的理解強加在風的身上。」

蘇豪神色露出思索,飛羽的這番話顛覆了他對風的認知,一直以來,受前世觀念的影響,風在他眼中就是氣流,他還真沒聽說過氣流是有生命的,但是飛羽馭風的一幕卻實實在在告訴他,這神武大世界的風是和地球的風不一樣的,或許真的是有生命。 飛羽走到蘇豪身前說道,「我即將傳授【避風訣】於你,【避風訣】雖然算不得什麼高深武法,但畢竟是我風回峰先人所創,所以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能把【避風訣】授予他人。」

蘇豪點頭道,「師兄放心吧。」

片刻后,飛羽留下一瓶金創葯便離開了風眼,獨留蘇豪一人呆在風眼中。

【避風訣】雖然玄妙,但是學起來頗為簡單,蘇豪用了一個時辰便已經掌握,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利用【避風訣】開始風刀加身。

蘇豪深呼吸一口氣,緩緩走進風刀區域,幾十道風刀立即向他襲來,不過蘇豪並沒有立即催動【避風訣】,當風刀即將劈到他的時候,他的身上立即出現一個護盾,正是劍豪的被動技能【浪客劍道】,練習風刀加身前他必須先把護盾破掉。

又有幾十道風刀襲來,這回蘇豪終於催動【避風訣】,在【避風訣】的作用下,除了五道風刀依然落在他的身上,其它風刀紛紛從蘇豪的身體繞過。

風刀掠過,蘇豪的手臂和後背立即多了五道不深不淺的傷口,疼的蘇豪直咧嘴,這皮肉之痛果然不是那麼好受的。

風刀不斷攻擊蘇豪,即使有了【避風訣】的幫助,蘇豪身上不多久便挨了二十道風刀,幾乎變成了一個血人。

蘇豪果斷退出風刀區域,脫去身上的血衣后立即開始塗抹金創葯,一股清涼和酥麻升起,傷口沒一會就停止流血了。

飛羽留下的這瓶金創葯頗為珍貴,是用十多種珍貴靈藥配製成,對於外在創傷有良好的修復效果,半個時辰后,蘇豪身上的刀傷已經基本無礙。

蘇豪重新進入風刀區域,任由風刀落在他的身上,這回比上次好些,忍了三十刀才退出來。

「按照飛羽師兄的說法,我的身體至少要挨上一千刀才能開始適應風刀,照這速度,沒有三五個月我根本達不到這個水準,畢竟這金創葯也有用完的時候。」蘇豪思忖道,「如果能不斷修復創傷就好了,【生命藥水】應該可以幫到我。」

顧不得肉疼了,蘇豪當即用剩下的金幣在商店買了五瓶【生命藥水】,待身上的傷口好轉些后又重新進入風刀區域。

風刀不斷在蘇豪的身上留下新傷,但又在【生命藥水】的作用下不斷修復,如此反覆,當五瓶【生命藥水】消耗完后,蘇豪已然挨了一百刀,效果卓著。

蘇豪臉上露出喜色,隨後又無奈嘆息一聲,【生命藥水】的效果雖然讓他很滿意,但是他卻沒有金幣購買了。

「沒有【生命藥水】支撐的風刀加身進境太慢了,我必須想辦法搞些金幣才行,試煉谷暫時不能去,那還有什麼辦法呢?去問問飛羽師兄吧。」蘇豪尋思一番後下決定道。

蘇豪出了風眼直奔飛羽的洞府,到了門前直接敲門道,「師兄可在?」

「蘇豪?進來吧!」洞內傳來飛羽的聲音,石門隨之緩緩打開。

蘇豪見到飛羽正在打坐修鍊,立即道歉道,「打擾師兄修鍊了。」

飛羽笑道,「不礙事!風刀加身煉到多少多了?」

「過百刀了,師兄。」蘇豪回道。

「速度不錯,說明你很刻苦,不過你千萬不能貪功冒進,小心身體承受不住。」 帶着女兒嫁豪門 飛羽讚賞地點了點頭,「找我有事?」

蘇豪直奔主題道,「師兄,我想知道弈劍門附近哪裡有妖獸?」

「你找妖獸幹嘛?」飛羽奇怪道。

「修鍊劍法。」蘇豪借口說道。

「風回峰往南一百里有個地方叫荒蕪之地,那裡有許多妖獸,很多弈劍門弟子都會跑到那裡去做任務,不深入的話基本不會生命危險。」

「一百公里?這麼遠。」蘇豪無奈道。

「一百公里不遠了,飛過去不過半個時辰的事。」飛羽笑道。

蘇豪鬱悶道,「師兄,我們風回峰為什麼沒有飛行鳥獸,有的話我就不用愁了。」

飛羽苦笑一聲道,「以前也是有的,只是後來我們風回峰的人越來越少,而且一個個都窮的叮噹響,哪裡捨得花錢坐,所以後面也就撤了。」

飛羽繼續說道,「不過你也不必擔憂,你現在都煉脈八層了,可以使用低級飛行寶器了。」

蘇豪立即驚喜道,「師兄,你的意思是?」

飛羽笑著點頭,「跟我來吧。」

飛羽隨手一敲牆壁,牆壁立即出現一個一人高大的洞口,蘇豪沒想到飛羽這洞府還藏有密室。

密室不過二十來平方,而且東西少的可憐,一個大箱子和三本書籍便是這裡的全部了。

飛羽有些尷尬地咳了一聲,「蘇豪,這就是我們風回峰的寶庫。」

蘇豪驚愕道,「啊,我還為是師兄你的私人寶庫呢!」

飛羽趕緊從三本書籍中抽出一本遞給蘇豪說道,「這就是我們風回峰品級最高的武法《破風劍法》。」

蘇豪瞅了一眼,發現確實是黃級極品武法,估計整個風回峰能拿得出手就這本武法了,不過有了玄級功法的蘇豪絲毫不感興趣,疑問道,「師兄,你說的飛行寶器呢?」

「這件寶器可是師兄親手煉製的哦,今天就送給你了。」飛羽得意一笑道。

蘇豪驚喜道,「師兄還會煉器?厲害啊。」

飛羽打開大箱子,裡面除了除了幾把生鏽的鐵劍和一個巴掌大的破紙鶴就別無他物了。

蘇豪疑惑道,「師兄?」

飛羽拿起紙鶴說道,「這個就是師兄煉製的飛行法器了。」

蘇豪滿頭黑線,「師兄你別欺負我沒文化,這破紙鶴怎麼看也不像能飛的樣子。」

飛羽傷心道,「師兄怎麼可能欺騙你呢,現在我就展示給你看。」

只見飛羽手上真元一催,破紙鶴立即迅速漲大,沒一會就有鴕鳥大小了,不過它身上那個破洞也變得更大了。

「看好了啊。」飛羽騎到紙鶴身上,沒一會紙鶴就搖搖晃晃飛了起來。

蘇豪的臉色總算有所好轉,不過還是疑問道,「師兄,這紙鶴不會飛著飛著就掉下來吧?」

飛羽臉色一肅,「怎麼可能會掉下來,你要對師兄的煉器水平有信心。」

「那飛行速度有多快呢?」如果這破紙鶴飛的比他跑的還慢,還不如不要呢,蘇豪想道。

飛羽沉吟道,「這個不好說,紙鶴的飛行速度取決於你輸入真元的多少。」

飛羽把紙鶴塞進一個獸皮袋遞給蘇豪說道,「見你還沒有儲物袋,這次就一併給你吧。」

「謝謝師兄。」蘇豪接過儲物袋又說道,「師兄,我還有一件事想麻煩師兄。」

飛羽疑惑道,「什麼事?」

「我想向師兄借點錢。」蘇豪不好意思道。

飛羽立即警惕道,「借多少?」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