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鵬點點頭,走近暗紅色的沙發,伸手去捏了捏。

真皮!

這時,不遠處的廁所傳過來沖水的聲音。陳鵬轉身四處打量著,左側高高的扶手樓梯,直通上方,自己站在這個位置,大致還能夠看清樓梯扶手上精雕的花紋。

右邊是寬敞的露天陽台,陳鵬正在放眼向外面看去的時候,樓梯上「噔噔」走下來一個人。

聽到這動靜,陳鵬立刻轉身看去,驚訝的發現,竟是個穿著白色寬鬆睡衣的女人,而且……這女人自己還很面熟!

這不就是,晉江小學的那個女校長?她怎麼會在何沖家裡面?

對方也是一臉驚訝的看過來,呆愣的一直下了樓梯,嘴裡高聲的問道:「你為什麼會在我家裡?」

你家?這裡是你的……家?!

陳鵬心裡頭先是有點懵,不過隨後馬上便反應過來,這女人應該是何沖的母親?或者是姐姐之類的吧?

「我是常青藤中學的體育老師,是何沖剛剛遇到我,非要請我來這裡做客!」

陳鵬穩定了一下情緒,很平靜的解釋道。

對面女子哦了一聲,不過還是撇了撇嘴角。

這時,何沖端著茶具走了過來。

見自己的姐姐睡醒下了樓,一臉尷尬的對著陳鵬解釋道:「陳老師!這位是我的姐姐,名字叫何詩妍!」

「哦!初次見面!幸會,幸會……我的名字叫陳鵬!」

陳鵬點點頭,想起之前自己辦公室里那幫老師的自我介紹方式,套了過來說道。

何詩妍眼神眯了眯,自己這個弟弟還真是多嘴,自己的名字能那麼隨便就交給別人嗎?略微一點頭,便轉身走進了洗手間。心裡則在嘀咕著,什麼初次見面!這都已經第三次了!當老師,居然也好意思隨口就撒謊!

「嘿嘿……陳老師!你不要在意,我姐就是這副脾氣,平時在小學里當校長,在家裡面也是偶爾會犯起職業中二病!」

何沖笑呵呵的解釋道,隨後,坐在陳鵬對面,將茶跟點心擺好,再次鄭重開口,「陳老師!您之前跟孫主任起爭執,是為了我吧?」

陳鵬聽他這麼說,不免一笑,何沖的性格還真得是直率,「沒什麼!我只是做我覺得應該做的事情!」

何沖聽到這話,握了握拳頭,似乎很受感動,「陳老師!您這麼做,真得不值得!而且是我有錯在先……再說了,常青藤中學歷來都是這樣,規矩最為嚴格!」 陳鵬搖搖頭,笑著回復說:「我並不覺得學校這麼做是對的!」

喝了兩口茶,也的確是渴了,隨後,便選擇了告辭。

何沖一直送到樓下,這個陳老師是他所見過,最不一樣的老師!別人都是不愛管閑事,他卻是偏偏喜歡往上撞……

「何沖?你剛剛說得那些都是真的?」

何詩妍站在門口,對著重新走回來的弟弟問道,陳鵬給她的印象,可是並不怎麼好!

何沖點點頭,一臉當然如此的模樣。

走在萬秀路的街上,今天是周末,但是人群卻是很稀少,這一點陳鵬很是疑惑。畢竟,現在都已經早上十點多鐘,正是陽光充足,適合逛街的好時候。

「昨晚被偷了好多家呢!而且據說,還都是女人的貼身衣物!」

「我靠,這小偷真夠噁心的……」

「誰說不是呢!」

……

正行走間,陳鵬聽到兩個從旁邊路過的人,口中這樣小聲談論著。

「偷女人的衣物嗎?我的天!」

陳鵬嘴裡小聲嘀咕了一句,隨後掏出手機,點開了新出的小怪錢小八的信息。看著上面的技能,偷盜二字……內心深刻懷疑,這個噁心的小偷,應該是張二蛋負責收拾的小怪。

隨後,撥通了張二蛋的手機。

嘟!嘟~電話接通。

「喂,陳鵬?你最近怎麼總是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有事想要求我呀?」

電話另一頭,傳來張二蛋有些不耐煩的聲音。

陳鵬撇了撇嘴,語氣嚴肅道:「我可沒那些小心思!只是聽街上有人議論,附近許多住戶,昨晚都遭到小偷光顧!二狗,你還不趕緊出動,緝拿小怪!保我萬秀路百姓平安?」

張二蛋嘴裡長長的哦了一聲,「這還用你說,我的小怪!我當然會走心,只不過那傢伙動作實在是太快,還老是飛檐走壁的跳上屋頂,樓頂上跑酷,我又沒有閃現技能,追不上啊!」

「二狗?你不是收服了王大雷嗎?難道沒沒有升級?」陳鵬疑惑的問道。

「你還好意思問?要不是因為你之前蹭我那點經驗,我當然就升級了!現在還差一點兒!真是氣死我了,沒什麼事掛了!」說完,也不等陳鵬回答,張二蛋直接掛斷了電話。

陳鵬怔怔的剛想啐罵一聲,電話就又響了起來。

「主人!主人!來電話啦!」

一看手機號碼,是自己的老媽。

接通電話之後,陳鵬先是問了個平安。

「媽,最近您還好嗎?怎麼今天會給我打電話?」

電話另一頭,陳鵬的老媽笑呵呵的說道:「乖兒子,中午之前回老家來一趟!我們辦了個宴會,為你慶祝一下升職老師!」

陳鵬聞言,確實有些驚喜,但還是小聲拒絕道:「我看……沒這個必要吧?」

然而,老爸的聲音,如同殺豬一般的吵了起來。

「什麼不用!趕快回來!我都請了你二叔三叔他們一起!你升職常青藤中學那麼長臉的事情!怎麼能夠不炫耀一下?你特么是不是傻……」

卧槽!老爸這也太真實了點兒吧?

陳鵬嘴裡無奈的哦了一聲,雖然掛了電話。人都已經請了,想不回去也不成了?

於是,用手機上的鏡子功能照了照自己,陳鵬決定,先找一家理髮店修理一下頭髮!

之前,一直都在去的那家,叫做謝師傅理髮大師,便宜又實惠,造型服務各方面也都很周到!

所以,陳鵬徑直朝著謝師傅理髮店走去……

十分鐘過後,來到謝師傅的理髮店玻璃門前,卻是發現上面掛了「免戰牌」

暫停營業一會兒,也許馬上就會回來!

瓦楞紙告示懸在上面,寫著這樣一行字。

靠,馬上是幾個意思?

陳鵬皺了皺眉,準備再換一家,就在這時,身穿長袖牛皮大衣的謝師傅,風風火火的開車小轎車沖了回來。

「小老弟!是不是要理髮呀?」

謝師傅一邊關上車門,聲音爽朗的大聲招呼道,嘴上笑呵呵的。

「對!理髮!」

陳鵬回了一聲,暗道,自己這運氣也不算差,理髮師傅剛好回來……

謝師傅鎖好車子,走過來用鑰匙開了理髮店的玻璃門,隨手撤下了懸挂的免戰牌。

「讓我先來幫你洗洗頭吧?」

謝師傅嘴裡一邊說著,拿過毛巾塞在了陳鵬的上衣領口,待陳鵬躺下后,他一邊試著水溫,有笑著說道:「小夥子?知道咱們萬秀最近發生的事情嗎?」

「系統方面的事情?」

陳鵬用屁股猜,也覺得對方說得可能是和這事兒有關!

「沒錯!這不是上面剛建立了一個系統人才發展中心嗎?今天派下來一位蔡教官!這人可厲害了!大夥都早早的跑去參觀了!我這不也是剛回來……哎,還得忙活著賺錢呢……」當說到蔡教官的時候,謝師傅語氣當中明顯帶著一股狂熱口吻。

洗好了頭髮,陳鵬直起身子問道:「你們都是去哪看得這個蔡教官?我怎麼一點兒得不到消息……」

自己也是每天生活在海市萬秀路,怎麼別人老是能夠得到一些最新的消息,自己就沒有呢!

「哈哈哈……」聽到陳鵬這麼問,謝師傅一邊推著陳鵬坐到理髮座位上,一邊嘴裡解釋道:「你應該是沒有去常青藤前面的那片空地看過吧?」

趁謝師傅手中拿著電推子正在猶豫,陳鵬趕緊點了點頭。

「那裡已經建設好了一些低層宿舍!咱們萬秀比較好事的人,每天都會去瞅瞅,昨晚就有人發現,裡面貼了張告示,說今天蔡教官會前來問話,並普及一些系統方面的知識,讓感興趣的大夥可以到時候去參觀一下!」

謝師傅手裡的電推子,左右互晃,蹭蹭幾下,就把陳鵬的頭髮一縷縷剪落紛飛,落在了地上。因為經常來這家店理髮,所以謝師傅都已經不需要再問什麼,就會理出陳鵬每次都會要求的髮型。

「那個蔡教官現在還在嗎?」

陳鵬頭不敢動的,小聲問道。

「當然在!他還給大家展示了許多真本領呢!真得是太牛了!要不是考慮著掙錢要緊,我一定在那裡待到蔡教官下課!」 「真本領?都有些什麼真本領?」

陳鵬不禁疑惑的問。

「哈哈……你要是親眼見到,一定會驚掉下巴的!就看人家蔡教官,衝刺速度快如閃電,還能長距離閃現突進!身體硬得能夠撞碎巨石!隨手一揮就是道颶風……太強了!這可比現在聽說過的所有系統覺醒者都要牛!而據那個蔡教官講,他覺醒的是人道至尊修鍊系統!」

謝師傅介紹這一段的時候,甚至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滿臉狂熱的仰頭驚嘆著說道。

衝刺……閃現……身體堅固!能夠撞碎巨石?

陳鵬越聽越覺得不對勁兒!這些技能怎麼有一股好熟悉的感覺?這特么該不會就是第四世界的修鍊系統吧?

說什麼人道至尊修鍊系統,這忽悠人的吧?

而謝師傅狂熱稱讚的那個教官能夠隨手一揮發出颶風,應該是覺醒技能!

這是……第四世界當中有人趁機混了進來?

頭腦不禁跟著想起尤莉之前發的那條朋友圈動態,豬陪生正在醞釀一場大陰謀!

難道是豬陪生的勢力,趁第三世界里普通人大肆覺醒系統的機會滲透進來了?陳鵬心底不免震驚的猜測琢磨著,之前在子玉的手機上可是親眼目睹過他們那幫傢伙的厲害!

就連第四世界都感到頭疼不好應付的大boss,這些傢伙要是統統跑來第三世界,根本就是神話無敵般的存在啊!誰能擋得住這幫人?

靠!太恐怖了!

「怎麼了?是我剪得不好嗎?」

謝師傅看看鏡子,從裡面發現陳鵬臉色發白,嘴裡不禁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

陳鵬眼皮低沉,心中暗暗思索,自己生活的這個世界,難不成是要變天了嗎……

葉柔,葉柔的哥哥,蔡教官!

這三個人都是來得很奇怪,還有之前在尤莉二樓儲藏室門前感受到的那股危險氣息!

這些詭異的事情,陳鵬想不通,它們究竟是一回事……還是裡面隱藏著自己現在這個層面,還根本無法了解到的隱情……

不管怎麼說,陳鵬還是決定在去老家之前,先去瞅瞅那個蔡教官!

給了老闆20元錢,陳鵬甩了甩自己的頭髮,推門走出了理髮店。

萬秀路,系統人才發展中心,此時空曠的建築陸地上,被數不盡的人群圍著的一名黑色束身衣男子,正拿著話筒朝眾人講話。

「大家應該明白,未來世界,一定是系統人才具有巨大優勢!所以,擁有系統的人,請趕快報名,加入我們系統人才發展中心!」

陳鵬走近人群,剛好聽到他這番話,放眼望去,就見疑似蔡教官的人,正穿著一身黑衣服,手拿話筒。而且手臂脖子處還有紋身!從他上衣黑色緊身背心,胸口的口袋處,還能隱約發現,好像是一個白色香煙盒子……

這番打扮!不!可!能!錯!了!

他是豬陪生身邊的小弟!

陳鵬立刻就認出了對方!

那天在子玉的手機上,看到的五六個跟隨豬陪生從天降落到高樓頂端的那群人,就有一個是這副裝扮……雖然忘記了具體樣貌,但是這群囂張傢伙的穿著還是深深被陳鵬印在了心裡!

周圍儘是一片歡呼,人們還不知道,此時站在正中,被他們簇擁崇拜著的,其實是一個惡魔!

蔡教官嘴角露出微笑,這笑容有些猙獰,有些嗜血,「相信我們,一定會為你們的未來鋪好道路……呵呵!」

聽著這個蔡教官嘴裡說出的話,陳鵬渾身上下一陣陣惡寒,不敢在多做停留,迅速轉身離開了這個還未徹底建成的系統人才中心。

直接發送視頻通話給尤莉,陳鵬覺得此事非比尋常,而且是十分危急!一定得跟尤莉商量一下……

「尤莉?我有事情要跟你說一下!」

電話接通,陳鵬語氣沉重的說道,看著對面一臉疲憊的模樣,心裡隨即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

「你是不是想和我說有關豬陪生的事情?」

出人意料的是,尤莉竟直接猜到了自己想要問的事情。

陳鵬點了點頭,見尤莉一臉苦色,心沉到了谷底……

「他們的陰謀已經被我們拆穿!就是利用你們世界大批人覺醒系統這個機會,趁機混入你們那個世界!而對此……我們毫無辦法!」

尤莉坐在身後的床上,很是疲憊的解釋道。

「為什麼?你們那邊不能多過來一些人幫助我們嗎?」

陳鵬趕緊問道,心裡著急,豬陪生那些人實力太強,第三世界根本沒人能夠阻擋住他們的呀!

「你似乎並不了解空間法則!我聽一些研究時代變遷的老教授們說,你們那個世界和我們這裡雖然是互通的,但是有一股更加恐怖的強大勢力一直在盯著我們兩個世界,如果大家隨意走動互通,法則守護者們,會來給予我們災難性的懲罰!」

尤莉聲音沉沉的回復道。

原來……是!這樣嘛!

「你不必懷疑!因為法則守護者他們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在我們現在所發掘的許多遺迹之中,已經有不少有力線索都在指證這一切!第四世界……也曾因此遭遇過一次毀滅……」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