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同時在腦海中繪製著自己的飛行軌跡,沿著圓形的飛行軌跡,焰繞著虛空熔爐,一圈一圈的向外飛行。

終於在一處快要靠近罡風層的地方發現了魔龍的蹤跡,魔龍居然不是一個人,他的身邊還跟著四個人。

這幾個人幾乎個個帶傷,看來他們穿越罡風層的時候,廢了不少的勁。

他們現在正在使用血液繪製一個粗糙的法陣,即使是最粗糙的法陣,也不是光靠指導就能夠畫好的,即使是一位領主的指導。

魔龍簡直快要瘋了,這些被他拐騙來的傢伙不僅膽小,而且非常的愚蠢,一個簡單的法陣竟然已經失敗了兩次!

要不是他威脅要殺了他們的話,這些傢伙現在已經在打退堂鼓了。

這裡面不足五十米的可視距離,讓這些平時習慣了高來高去的兄弟會高手非常的不習慣,而且似乎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雲層中游弋,他們釋放出去的偵查器大部分都已經被那東西給損壞了,剩下的小部分也都隨著時間的流逝快速的被腐蝕而失去了作用。

魔龍看到監視器中一閃而逝的畫面,他比這些傢伙更著急。

恆金不會損壞,但是透過恆金,他的靈魂可是虛空生物的最愛。

僅僅是一次普通的身體從恆金上穿過,虛空蠕蟲就可能把他的靈魂給吞噬掉,所以他巴不得趕緊構建好傳送陣,這樣的話,他就可以趕緊利用傳送陣的力量,給這些垃圾一般的方舟人充能。

稍微進行一些更大的改造。

到時候,就有更多的人手來竊取虛空熔爐的力量,一兩條的虛空蠕蟲,能造成的損失不足為懼,到時候他的腐化大軍輕鬆的就能夠控制整個世界。

然後從肉體中釋放出足夠的靈魂,作為他補充靈魂創傷的補藥!等到時候靈魂修復一些,他就有了足夠的力量,可以自行打開傳送門,逃往別的世界了。

加上恆金的掩護,他可以快速的渡過這段危險期,恢復到足夠自保的程度。

焰在濃重到化不開的魔力掩護之下,緩緩的靠了過去。 恆金內的魔龍不足為慮,他不敢直接出來攻擊。

反倒是邊上的幾個方舟人,不知道魔龍用了什麼方法,竟然把他們強化到了非常變態的地步,幾乎已經接近領主級別了!

要不是如此,這些傢伙也不太可能頂得住恐怖的罡風侵襲,安全的進入到這裡面來。

「大人,終於成功了!」

刀哥一臉興奮,艾瑪,這就是傳說中的魔法陣么,太黑科技了。

「廢物,趕緊激活法陣,現在高興還太早了。」

魔龍一陣火大,就這麼屁大點事,還給高興了不成。

邊上的四個兄弟會大佬頓時趕緊低下頭,敢怒不敢言啊。

這躲在金屬塊裡面的傢伙不知道在教他們的法門上下了什麼絆子,沒有他的指點,魔力幾乎隨時都會暴走!

他們幾個受制於人,實在是憋屈的很,但是沒有辦法,這怪物太過於詭異,不僅無法打傷他,還很容易就被他打傷了。

也沒別的,就是這金屬塊神出鬼沒的撞擊就讓他們受不了了,裡面蘊含的邪惡更是讓他們隱隱感到心寒,僅僅是通過言語,就能夠讓他們惡念叢生。

「我教你們的咒語都記住了沒!」

魔龍還是不放心,他又重複了一遍咒語。

這是一段簡化版的咒語,單純的用來引導精神力的集中,但是這一點對於剛剛接觸魔法的人非常的重要。

像焰這種天生會一些魔法的深淵生物,壓根就不需要念什麼咒語,就像現在,焰僅僅是心念一動,他伸出的利爪上就冒出了恐怖的黑色火焰,那是黑暗元素凝聚而成的純粹力量,焰把這叫做黑爪。

爪子輕輕往前一探,便露出濃重的雲層,把正在結結巴巴的念著咒語的刀哥給捅了個透心涼。

恐怖的黑暗之力瞬間侵蝕了刀哥的身體,他那身經百戰的身體不由的一震哆嗦,透徹靈魂的寒冷已經讓他感覺不到身體的創傷了。

雲霧繚繞之中,「無上的魔力,萬能的黑暗,卡拉,卡…卡卡…卡卡卡…」

「卡什麼,卡殼了啦。」

霸哥蛋疼的放棄了念咒,這刀哥怎麼回事!莫不是又要挨金屬怪的揍了。

直到刀哥倒下,後面還站著一個陰影,另外的幾人才反應了過來。

相對於強大的實力,他們的感知卻並沒有加強多少。

魔龍眼看著計劃就要成功,他不用湊近了看也知道,這過來搗亂的只能是那個混蛋了!

豪門盛寵,首席的甜心嬌妻 「怎麼了,見到了老鄉不高興啊?」

魔龍呵呵一笑,「老鄉見老鄉,坑的兩眼淚汪汪啊,小子,你是不是鐵了心要和我作對啊。」

「我倒是不想和你作對,但是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這倒是焰的真心話,無奈這傢伙知道了太多他的不同尋常之處,只有把它殺了,才能讓焰安心的這一方小世界鬼混。

焰混身開始燃起來一股熊熊的火焰,和黑色的火焰不同,這是一種不屬於深淵的力量。

「看來這就是你體內的那股力量了?」

好婚晚成 焰冷冷一笑,「這算什麼,老子還有更厲害的呢,今天就讓你好好見識見識。」

焰單手一指,魔龍之魂頓時一驚,他直接往後急退,不用看也知道,這是中了焰的詛咒了。

焰也不急著追,他反手就是一道恐怖的火焰柱打出,這火焰柱在空中拐了幾個彎,直接把剩下的三個兄弟會的大哥給串葫蘆一樣串了起來,雖然他們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實力,但是面對已經點燃圖騰之力的焰,還是毫無抵抗之力的被直接燒成了灰燼。

魔龍之魂速度極快,早就沒了蹤影。

這邊的打鬥恐怕會引來虛空蠕蟲的注意,魔龍只是靈魂狀態,他可不想面對這種鼻涕蟲一般的難纏生物,更何況他如果不出恆金的話,根本殺不死那個混蛋,反倒是可能被那恐怖的火焰給凈化掉。

但是出恆金的話,他的分身馬上就要找上門來了。

看到魔龍之魂不見了,焰卻是表情一松,賤賤的笑了起來,根本不像之前你死我亡的表情。

魔龍之魂不會是焰的對手,但是很明顯,焰也不可能現在就能夠殺得了他,所以焰只好用恐怖的嘴炮之力把對方嚇跑。

至於擊殺,在還沒有晉級之前,焰都不會想這個事情。

反倒是如果逼急了,魔龍之魂直接從恆金內逃出來,撕裂空間遁入虛空,焰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另外兩頭等候多時的魔龍可就撿了大便宜了,到時候,焰會被更加恐怖的敵人所惦記上!

所以還不如和這魔龍之魂先耗著,只要挫敗了他的計劃就好了,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現在是時候回去好好進行擴張計劃了。

只要控制住了這個方舟,那麼就不用擔心魔龍搗鬼,他也就只能乖乖的躲在暗處,等待機會。

焰尋思著,恐怕還得雙管齊下,一邊要加強幫派建設,一邊也要趕緊著手準備爭奪所謂的誓約。

焰在這能量核心節點附近轉悠了半天,根本沒有發現任何有指揮室的跡象,真是見了鬼了!

自然誓約的影子都是沒看到,也沒有任何有用的線索。

這裡沒有任何運輸能量的通道,這些從虛空抽取的恐怖能量,除了極其小的一部分透過那不知怎麼造成的裂痕泄露出來以外,大部分都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運輸到了方舟世界的各處。

這種能量的運移方式焰聞所未聞。

這似乎是一種全新的技術,既不是通過能量管道,也是不是直接物理上的連接,似乎是化作了一些難以察覺的波動,直接擴散到了需要的地方才匯聚起來,就像是那直接從遙遠距離擴散出來的時空之力控制著空間迷宮一般。

焰試圖接近那虛空熔爐破碎的地方,他想看看那道裂痕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或許上面會留下什麼痕迹。

但是狂暴的魔力混合著少量的罡風噴涌而出,在靠近到一定程度以後,那恐怖的壓力甚至讓元素像是氣刃一樣,切斷一切阻攔在前面的物體。

焰憑藉著強悍的身體,也就只能靠近到百米左右,再往前的話,每一步,噴射流的威力都會成倍的增長。

焰估摸著,就算是晉級到領主級別,也不可能靠近那虛空熔爐的裂縫。

這虛空熔爐橫跨虛空和方舟兩界,也不知道是怎麼建造出來的。

焰推測如果不是那一道裂痕的話,這虛空熔爐恐怕是直接隱沒在方舟世界裡面,根本就察覺不出來,就像是別的一些能量節點一樣,焰根本沒有任何察覺。

偌大的方舟世界,不可能只有這麼一個虛空熔爐。 焰回到第二層。

魔幻地發生的事情已經掀起了軒然大波,這麼有爭奪慾望的S級強者還是第一次出現!

一般修鍊到這個地步的超能力者,都已經很缺乏擴張幫派的動力了,就算是公認最龐大的兄弟會,大部分的勢力也都是維持在魔幻地而已。

這也主要是為了搶奪更好的修鍊地點,沒有好處的事情,沒人會幹。

異能者大部分都聚集在魔幻地,這裡可以說是資源最豐富的地點,實力的提升也會導致他們消耗外界物質的減少,只需要魔力供應充足就行,這是他們夢寐以求的環境。

即使是異能者,在世界上過得也並不是很好。

方舟世界的資源分佈非常的畸形,在加上技術的丟失,低層的很多人口甚至面臨著災荒的威脅,在加上失去了能量的維護,很多地方的環境開始變得很惡劣,能夠導致變異的可疑液體泄露的到處都是。

底層過得太慘,異能者自然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可以說不用吃東西的魔幻地絕對是整個方舟世界完美的天堂。

幸好方舟人的意志很不錯,即使是只靠魔力的濃郁,他們就已經在短短的幾代人之內誕生出了S級的強者。

如果焰不出現的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不少的SS級的強者出現。

焰的出現打破了這一能夠翻開新紀元的局面。

隨著焰的歸來,齒輪幫越發的肆無忌憚起來,本就已經開始停擺的政府機構全部被焰給控制了起來。

焰齒輪幫的成員不是去收保護費,而是每天上街宣傳他們機械之神的思想,機械技術才是一切,異能只能算是輔助。

這麼喜歡發動底層群眾的幫派,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自從有超能力者以來,幫派就越發的興盛,人們意識到,聚集再多的普通人,都沒辦法和擁有一個超能力者的幫派抗衡,很多幫派甚至取代了政府的職能,成為一個區域的土皇帝。

但是齒輪幫的出現打破了這一鐵律,普通人並不是不能夠戰戰勝超能力者,他們僅僅是缺乏必要的武器而已!在機械的武裝之下,C級的超能者和普通人區別並不是很大。

這個世界的資源極度缺乏,但是焰有的是辦法利用起資源來,尤其是焰手中有著大把材料,他比那隻剩一塊恆金的魔龍富有的多。

魔龍都可以改造出幾乎超越聖域的強者,焰當然也可以。

但是沒必要把一個世界搞得強人太多,一個扁平的世界反而更有利於管理,焰在經歷過多個世界以後,總結出了一套自覺很管用的方法,雖然可能阻礙世界的發展,不過社會確實比較穩定,不容易發生太過於劇烈的變革。

焰開始學著魔龍的方法,大批量的魔力被從魔幻地抽取出來,一個個的幫派成員在焰的精神暗示之下,從完全沒有任何效果的鐵盒子內起來,從凡人搖身一變,變成所謂的強化人。

齒輪幫宣布,他們發現了一種能夠使用暗物質強化自身的方法。

這種暗物質改造法獨具一格,雖然反對的聲音很多,質疑和爭吵的聲音幾乎每天都有。

「這是對方舟人的褻瀆!」

「新一輪的變異浪潮要來了么?」

「得了吧,異能者們本質上就是變異人,憑什麼我們就不行。」

其中,大部分的異能者是擔憂這項技術的,在拿起槍械的強化人面前,他們沒有任何優勢,大部分的平民則是歡喜這項技術的,只是還處於觀望猶豫的狀態。

焰拉攏了幾乎所有的平民,沒有人可以拒絕變強的機會,尤其是當你受夠了有人在你頭上拉屎拉尿的時候。

有一天,有人告訴你,能夠讓你沒有副作用的變強,你會不會拒絕呢?

誰能帶來力量,誰就是老大。

齒輪幫瞬間就成為了整個方舟世界旋渦的中心,無數的戰鬥每天都在發生,但是大部分時候,原來的異能者幫派都是在無聲的覆滅。

很多甚至整體直接投靠了齒輪幫。

一個月轉瞬即逝,本來這一天應該是萬眾矚目的一天,但是現在卻是非常平常的一天。

誓約準時的出現在了湖心島,一道光柱衝天而起。

焰朝著光柱迅速的飛去,整個湖心島除了他之外,沒有任何一個人。

齒輪幫雖然還面臨著很多的困難,但是在強化軍團面前,成規模的抵抗在上兩層已經不存在了。

尤其是湖心島附近,不相關的人士早就被清除一空。

不過齒輪幫在怎麼清除,有一個敵人還是會出現的。

魔龍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這是他在這個世界短期內翻盤的唯一機會了,他蟄伏這麼久還沒有離開這個世界,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只要能夠奪取到誓約,就能夠獲得翻盤的機會!

如果誓約真的像傳說中那樣的話…

焰還沒有飛到光柱出現的地方,地面就直接飛起一塊金屬,焰冷冷一笑,等得就是你!

湖心島外面也爆發出恐怖的能量,數十個傢伙從各處地底衝出,似乎是利用了一些隱藏的管道。

這些鬼鬼祟祟的傢伙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能夠找到這些原來不知道是幹什麼的地底通道,魔龍無數年積累的知識總是讓他能在出奇不易的地方給焰一點顏色瞧瞧。

僅僅是半個月不到,這個傢伙就又培養起了不少的打手,這一次的腐化就徹底了很多,這些傢伙一個個眼中泛著瘋狂的神色。

「喲呵,老鄉,好久不見啊。」

焰親切的上去打招呼。

魔龍也不著急,周圍的齒輪幫眾被他的手下打得落花流水,遠處的誓約已經徹底出現了。

「我果然還是小看了你,小半個月不見,你的實力竟然又有了增長,你身上的秘密真是迷人。」

短短瞬間,齒輪幫幾乎就完蛋了,魔龍的任意一個手下,對於齒輪幫來說,都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空間一陣波動,一個異能者直接出現在了魔龍身邊,「大人,要不要解決掉這個幫派頭子。」

看來這傢伙是個罕見的空間異能者,焰在大規模發展齒輪幫的同時,不可避免的侵犯了原來勢力的利益,這些勢力大部分都倒向了魔龍。

這個異能者挑恤的看著焰,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魔龍終於是揚眉吐氣了。

「混蛋,我這傑作怎麼樣,你以為你真的能夠對抗得了一個領主?我的思想高度和你之間隔著好幾個深淵呢,只要我願意,你那個什麼齒輪幫,就是個渣!」

「好好招待我的老鄉,記得千萬別弄死了。」

魔龍說完就往遠處的誓約飛去。

那誓約看起來就是一個光團而已,看不出具體的樣子。

Views:
5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