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裴燁和石橋兩個人走了過來。

鄭先和兩名護衛面露恭敬的喊道:「少爺。」

裴燁看也不看三人一眼,碩長的身形在傅芊芊身前站定,然後,他伸手將傅芊芊鬢角的碎發勾至她的耳後。

「你頭髮都亂了!」 這個動作在別人的眼裡看起來非常親昵,現場的其他人全都是單身狗,看到這一幕,都感覺被噎了一下。

裴燁不止一次弄自己的頭髮,傅芊芊並未覺得這個動作有什麼不妥。

當裴燁為她捋好頭髮,她淡淡的說:「謝謝!」

道完謝,傅芊芊的又開始活動雙腿,做起了起跑動作,然後繼續圍著操練場跑,而裴燁便一臉溫柔的看著傅芊芊離開的方向。

原本,鄭先以為,傅芊芊只是裴燁送來訓練場這邊培養她為一名女護衛,但見裴燁的這個動作,鄭先錯鍔的張大了嘴巴。

他湊近了石橋,小聲的問:「總隊長,這位傅小姐跟少爺,不會是那種關係吧?」

石橋白了他一眼:「你才看出來,以後見著傅小姐注意一點,將來她可能是會成為少夫人的人!」

鄭先:「……」

所以,他是被未來的少夫人給打敗了?

突然間覺得自己輸的更心服口服了。

不過,少夫人這麼彪悍,少爺能吃得消嗎?



晚上,傅芊芊只訓練了負重跑和鞭腿。

這些訓練,對於以前的紫車來說很簡單,可是,對於傅芊芊的身體來說,完成這些,已經超出了她的身體負荷。

準備走出訓練場的時候,傅芊芊的雙腿便如同被輾壓過的般漲痛,每移動一步,都十分困難,走到裴燁身側時,腿上一抽痛,身體竟沒有重心的往旁邊倒去。

裴燁一把扶住傅芊芊。

「你怎麼了?」

傅芊芊咬牙推開裴燁的手,堅持著自己站直了身體。

「我沒事!」

她繼續往前走。

都快堅持不住了,還這麼倔強,倔強的讓人心疼。

裴燁眉心攢緊,順手一扯,一把將傅芊芊攔腰抱起。

雙腿突然的懸空,令傅芊芊驚了一下,之後便開始掙扎。

「放我下去!」傅芊芊斥道。

裴燁的雙臂收緊,低頭提醒:「你剛剛的走路姿勢,難道想被他們看到?」

說罷,裴燁的眸子向四周轉去。

傅芊芊的動作頓時僵了下來,她隨著裴燁的目光向四周眺望,果然看到有不少人朝著她這邊看來。

然後,她便閉上了嘴巴,也不再掙扎。

被裴燁抱著走,總比她一瘸一拐的走丟的人要少一點。

重生之貴女嫡謀 看著乖乖閉上嘴巴待在自己懷裡的傅芊芊,裴燁嘴角勾起意味深長的弧度,抱著懷裡的傅芊芊緩慢的往門口處移動。

曾月月不滿的看著傅芊芊被裴燁抱在懷裡。

當裴燁把傅芊芊塞進了車裡,曾月月也想跟著一起上車。

裴燁伸出手臂攔住了她。

「曾小姐,我剛剛得到消息,襲擊你的殺手已經被抓到,現在你已經安全了,我已經讓人備了車,就是後面那輛,司機會送你回學校!」

曾月月不滿的說:「可是我……」

她想跟傅芊芊在一起。

裴燁輕道:「或者,我和芊芊送你回曾家老宅?」

曾月月:「……」

她下意識的渾身一個激靈。

她就算是去住墓地,也絕不回曾家老宅。

「咳,那我還是回學校好了,芊芊,我們學校見!」曾月月爽快的走向了後面的車子。

看著曾月月坐進後面的車裡,裴燁滿意的勾唇。

總算把電燈泡給趕走了。 回到車裡,裴燁便微笑的看向傅芊芊。

此時的傅芊芊,已經闔上眼睛假寐。

裴燁有些心疼的看著傅芊芊疲憊的臉:「很累?」

傅芊芊輕輕的『嗯』了一聲。

「你休息一會兒,等到了傅家門口,我叫你。」

「好!」

車子輕輕一晃,便啟動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犬吠聲響起,驚醒了傅芊芊。

傅芊芊驟然睜開眼睛,雙眼警惕的看向四周,渾身的戒備全部調起。

她在睡夢裡,夢回到她還是紫車的時候,她正在執行任務,她的那些同伴……還都活著。

睜開眼睛的瞬間,她所有的夥伴全都消失不見,身邊就只有特地將電腦屏幕調暗看資料的裴燁,以及傅家別墅附近的街景,以及……她是傅芊芊。

她的眸光暗了暗,臉上有著明顯的落寞。

原來,那只是夢。

她輕輕撫額。

她在變成傅芊芊的這些日子,晚上總是睡得不安穩,心裡只想著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找機會給自己和她的夥伴們報仇。

今天倒是難得的睡著了,竟然……還睡得這樣沉。

聽著耳邊傳來有力的心跳聲,傅芊芊這才發現自己是靠在裴燁懷裡睡著的,她皺眉立刻坐正了身體。

裴燁有些可惜的看著從他懷裡離開的傅芊芊,同時,也將傅芊芊初醒來時臉上明顯的落寞表情看在了眼裡。

她是因為什麼而落寞?

感覺傅芊芊的身上有很多謎,不過,他並不急著問她,有一天她想告訴他的時候,自然就會告訴他。

「醒了?」裴燁微笑的看著她。

傅芊芊臉上的表情已經恢復如初。

她淡淡的『嗯』了一聲:「謝謝你送我回來。」

說罷,傅芊芊打開車門便準備下車。

剛動了一下腿,劇痛的感覺襲來,疼的她幾乎感覺兩條腿不是她的了。

她深吸了口氣,才把雙腳放在地上,咬緊牙關,強忍著腿上的疼痛下了車。

裴燁就站在車邊,眼睜睜的看著傅芊芊一步一艱難的走向了傅家別墅的大門。

待傅家的大門打開,傅芊芊走進了傅家別墅的院子,裴燁才坐回了車裡。

楚行不解的問了一句:「裴總,既然您和傅小姐即將宣布定婚,您為什麼不直接送傅小姐回家?」

而且,他送傅芊芊回來了,卻只停在傅家別墅不遠處的路口處。

裴燁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手指輕敲著大腿。

「我把她送回家之後呢?她現在的婚約還沒有取消,我以什麼身份進去?」

他也想光明正大的送她回家,可現在名不正言不順呀。

楚行恍然大悟。

對哦,傅芊芊現在和鄭書城還有婚約,裴燁現在的身份那就是破壞別人婚姻的第三者,確實不適合送傅芊芊回家。

看著裴燁現在一臉鬱悶的表情,楚行的心裡就想笑,但是,他不敢,只能在心裡憋著笑,感覺快要憋出內傷來了。



傅芊芊剛進別墅,便看到別墅內一片燈火通明。

而傅宏章、傅明聲、盧巧妍和傅靈月全都穿戴整齊的坐在客廳里。

看到傅芊芊進門,四個人的目光一致朝他看去。

今天的傅芊芊很累,身體很疲憊,她不想說話,只是喚了傅宏章一聲『爺爺』,便直接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傅明聲暴怒的吼聲,陡然在別墅內響起。

「你還有臉回來!」 傅芊芊要上樓的腳步一頓,淡漠的眼朝客廳里看去,目光直勾勾的落在傅靈月和盧巧妍的臉上。

系統之快穿遊戲 將傅靈月和盧巧妍臉上得意和看好戲的目光收入眼底,傅芊芊的眸子微眯。

看來,又是這對母女在出幺娥子了。

眼看離著她十八歲生日越來越近,她們還不得卯著勁的往她身上潑髒水。

傅芊芊冷冷的看向傅明聲。

「傅靈月又說我什麼了?」

傅靈月瞪了傅芊芊一眼,旋即露出委屈表情的看向傅明聲,伸手擦了擦眼睛里根本就沒有的淚水。

「爸~~」

傅明聲的怒意更盛,直接將一張照片拍在了桌子上。

照片里,是傅芊芊跨上一輛黑色賓利的畫面。

當時傅芊芊上車時就感覺到有人偷拍自己,現在想來,那個人就是傅靈月。

傅明聲指著桌上的照片,氣的手指在發抖:「你自己看看,這照片里的人是不是你?」

傅芊芊淡淡的兩個字:「是我!」

傅宏章坐在旁邊頭微低垂著,在聽到傅芊芊回答是她的時候,他重重的嘆了口氣。

而傅明聲在聽了傅芊芊肯定的回答之後,更是怒不可遏:「你與鄭書城有婚約,你居然還敢在外面……」

傅明聲氣的拿起桌上的煙灰缸便朝傅芊芊砸去。

那隻煙灰缸扔的方向恰好是傅芊芊額頭的位置。

如果砸中傅芊芊的話,她的額頭必定會被砸出一個血窟窿出來。

然,那煙灰缸在差點砸中傅芊芊額頭的時候,傅芊芊的手穩穩的將煙灰缸接住。

傅靈月神情可惜的看著傅芊芊手裡的煙灰缸,如果那個煙灰缸砸中了傅芊芊,傅芊芊的臉就會破相,那麼,誰也不會再對傅芊芊比她漂亮的這件事說三道四了。

真是太可惜了。

傅芊芊面無表情的拿著煙灰缸緩緩的走向傅明聲。

在傅芊芊走過來的時候,身上散發出一股居高臨下的迫人氣場,讓人看了便心中生畏,傅明聲心底里莫名的升起了一股畏懼來。

總裁大人,你被徵用了! 盧巧妍嚇的躲在了傅明聲的身後。

傅明聲的雙手也下意識的握緊,目光警戒的看著眼前的傅芊芊:「你……你想做什麼?我是你爸,你還想弒父不成?」

傅芊芊冷冷的看著傅明聲,轉手將手裡的煙灰缸重重的放在了茶几上。

雲胡不喜 「因為你是傅芊芊的父親,所以,我不會對你動手,但我是有底線的;另外,我做任何事都是光明磊落的,這種照片,你們不想看就不要看,我沒有逼著你們看。」

真是麻煩,以後回家不走門了。

說罷,傅芊芊轉身頭也不回的朝樓上走去。

太器張了。

傅明聲氣的渾身發抖。

「逆子,逆子!我怎麼就生出了你這麼個逆子!」

盧巧妍和傅靈月兩個人內心裡幸災樂禍,表面上一副心痛又擔心的表情安撫著傅明聲。



到了自己的房間,因為雙腿實在是太疼了,傅芊芊泡了一個熱水澡,泡完澡,身上舒服多了,她直接圍了一條浴巾便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正好這個時候裴燁打了電話過來。

傅芊芊看到手機上『小白臉』三個字在閃,也沒注意是視頻通話,便直接點了接受。 傅芊芊接了電話之後,也沒有看屏幕,只是將手機拿遠了一些,以免自己頭上有些濕的頭髮沾到了手機屏幕。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