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號琢磨「可是長老說,您對外的形象必須是這樣啊。」

鍾離玖講道理「我現在又不是鍾離玖那個身份,我現在是鍾窈,怎麼鬧騰,都有老公來給我收場子。」

五號放心了,不會危及到家族,小姐沒事就行。但是——「我覺得,小姐您不需要誰給您收場子,一般都是您給別人收場子。」

鍾離玖眯著眼看他「五號,你這個思想很危險,你家小姐我現在在外界可是一個不過是有點樣貌和商業能力的女人,可不是什麼大家閨秀,沒了我老公,我得罪了人怎麼給自己收場子?本質上你小姐我現在還是嬌嬌弱弱需要丈夫保護的。」

五號沒敢反駁她。默默的撇嘴「我就是覺得,我們要乾的事情,有點缺德。」

鍾離玖溫柔淺笑,璀璨的眸子里流露出月色般的清輝,看著真是姿態優雅高貴極了,但是就以這樣的姿態,說出來的話一點都不優雅「缺德多了,就習慣了。」

五號還是很抵觸,雖然身為一個鐵漢子,但是其實五號內心裡住著一個剛正不阿的心靈!簡單說,就是男版聖母!不過五號對鍾離玖的命令,就是缺德也會去乾的。

所以當鍾離玖眼含笑意看著自己要五號拿來的東西的時候,五號忽然感覺,能為小姐做事,缺德也沒啥事!

鍾離玖把玩著手裡五號帶來的血清,冷笑一聲,「你說,宇文家會不會因為這個,找我拚命?」

五號沉默了,半晌,誠實的道「我想宇文家主不會傻到和小姐拚命,因為自以為和小姐拚命的人,其實都是在送死。」

鍾離玖「……罷了,你還是聽著就好,不必說話了。」 鍾離玖用的是真正的樣子敲響東方酒店516室的門。

她的手裡還端著瓶紅酒,這是她特地讓十二護法千方百計從張家的酒莊裡順出來的。

大概過了三分鐘,門才打開,打開門的一瞬間,迎面而來的是一股特別清爽的皂莢味,與上官悠身上淡淡的那種蘭香不同,這種氣味讓人一瞬間就感覺到乾淨清爽,從下往上看,筆直的大長腿,寬肩窄腰,稜角分明的下巴,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裡面朝氣十足。唇色帶著點誘惑的粉色,鼻樑高挺,這個人就好像一束乾淨明朗的陽光一樣。

還真是家族給自己找的屬性特別相符合的伴侶啊。

鍾離玖目光淺淡中帶著些笑意「這是一位女士托我送給您的。」

她現在的真正長相還沒對外公布,鍾離玖不是這副長相,鍾窈也是那樣的帶著嫵媚的大美人的樣子不怕這個人認出來。

宇文泠看清來人長相,目光放在鍾離玖那雙清澈璀璨的眼睛上好一會而,才半倚在門框上,瞥了眼那瓶紅酒,確實是自己愛好的一口。

如果沒有記錯,這種紅酒一年最多產二十瓶,是張家專門用來作為禮品送人的,根本不會用作售賣,就算是自己想要喝上一瓶這種紅酒,那也是得去張家蹲著點才能拿到。

鍾離玖卻是全然不知的,她對飲食很挑剔,這種紅酒是她在鍾離家平日喝慣的,所以十二護法就拿的是這種紅酒,完全沒有想到一瓶紅酒還能有什麼特殊。

宇文泠笑的爽朗「多謝了,小姐要不要進來休息一下?」

鍾離玖沒想到這個人居然沒問自己是誰送來的,也沒問自己是誰,就邀請自己進去了?!

難道,他認出來自己了?

嘖,真叫人頭疼,那得改一改計劃了。

宇文泠完全沒想到鍾離玖這個人一計不成馬上又有一計,完全不按套路出牌,邀請鍾離玖進去想的是將計就計,接過鍾離玖剛進去就一個手刀想將他劈暈,不過被他一翻手截住了。

「剛進來就想著動手,好像對主人家不是很禮貌,玖殿下。」

鍾離玖鬆開手,眼裡帶著點溫和的笑意,好像剛才什麼都沒發生似的,只是不著痕迹的離宇文泠遠了點。

「宇文少爺,好本事。」鍾離玖這是真心實意的誇讚,所以端的是無比誠懇。

宇文泠看著自己剛剛想要截住對方那一擊,而與鍾離玖對上掌風的手,現在已經紅腫了……心情很是複雜。

不過他身為一個男人,這點痛也不算什麼,把紅酒放到桌子上,坐了下來「玖殿下,來這裡打算做什麼?我們的婚事好像還沒開始談。」

鍾離玖莞爾「小弟弟,你可真可愛。」

小弟弟……

宇文泠挑眉,將紅酒用開瓶器打開,漫不經心的道「玖殿,這是想親自和我談婚事?也好,畢竟是我們倆的事情。」

鍾離玖站著,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但是沒什麼嘲笑俯視的意味,只有一種莫名的認真感「我可是大你四歲,你現在才二十二歲,有的是大好時光,這樁婚事,你確定要接受?」

宇文泠喝了口紅酒,沒說話。

鍾離玖又道「我和夏侯淵之前還是有婚約的,剛剛才解除,我覺得你們男人不應該都喜歡那種單純如白紙的女孩嗎?」

宇文泠繼續喝酒,依舊不說話。

鍾離玖思毫不氣餒「我現在有了喜歡的人,我的未婚夫。而且,我不接受我的男人年齡比我小。」

宇文泠一下喝了半瓶酒,完全沒有要去品這酒的意思。

「宇文少爺,這是我對這樁婚事的態度,你呢?」鍾離玖自認,一直是一個很公道的人,何況當年自己還整過這小子,所以對這小子,她的耐心還是有的。

宇文泠將酒瓶放在桌子上,「我的態度?」

鍾離玖點頭。

「放棄這門婚事?」

鍾離玖雙眼放光。

宇文泠呵呵一聲「你做夢。」

鍾離玖愣了,這劇情走向不對啊!

「你說了那麼多話,現在讓我說了?」宇文泠道。

鍾離玖想了想,做了一個洗耳恭聽的姿勢。

「我從你十歲的時候喜歡你。」

鍾離玖懵逼,又是小時候,她小時候那麼能招桃花的嗎?!這以前不見得有一個,現在怎麼全在自己老了出來了?!想當年她小時候因為自己的長相不夠精緻沒人喜歡自己自卑好久的說,經常覺得自己長得不好看委屈夏侯淵了!現在想想蠢呆了!

「你記不記得,十二家的同輩人每三年一次聚會,我六歲那年在聚會上掉進荷花池了,是你把我救上來的。」

鍾離玖想了想,誠實的說「這種事情,不太記得了。」其實她記得,但是並不覺得救個人是什麼大事,不過那次自個兒也差點掉進去,所以記憶深刻了點,但是現在不能說記得!要撇清關係必須要把之前的事情斷乾淨!

「那好,那一次去遊樂園,是我故意把你和夏侯淵分開,然後我倆分成一組的,這個你記得吧?」

鍾離玖想到這事,想到自己當時的失望,就很想打他一拳,但是忍住了。

「看來你記得的。」宇文泠輕笑「十八歲的時候,鍾離家老爺子忽然做客宇文家,那個時候家族問我和長姐誰願意接受家主之位,長姐是長女,但是我是長子,都有權利繼承。 狂少誘寵小嬌妻 你猜,我為什麼沒繼承?」

鍾離玖看了眼那半瓶紅酒,心說作孽,所以她最討厭糾纏不清的桃花債什麼的了,這世界上人情是最難還的東西。但是,既然有了悠大人,少不得要斷斷這些了。

「我可以重新把你扶上家主之位,甚至還能給你很多補償費。」鍾離玖道「絕對不比你與我聯姻得到的好處少,如何?」

宇文泠看著她,笑了一聲「誰稀罕家主之位?」

不過鍾離玖的話,把他後面要說的話斷了不少,鍾離玖,還真是一個對不愛的人過分冷血的人啊。

「這四年來,我沒談過一次戀愛,不,應該說,我從未談過戀愛,因為我一直在等,等你的婚約解除,鍾離老爺子說了,一旦你和夏侯淵的婚約解除,就是你我的婚約成立了。我一個人傻傻的在那等了四年,覺得終於可以和喜歡的女孩在一起了,你告訴我這麼多理由,要我放棄?」

鍾離玖忽的坐到他對面的沙發上「感情這種東西,我說不上來是什麼,但是宇文泠,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就算是我現在沒有和現在的未婚夫在一起,一定要和你結婚,我也不會喜歡上你,我很抱歉我的爺爺給了你這些束縛,雖然不知道,但確實是與我有關,這樣吧,你能說出來要什麼補償,我都可以儘可能滿足你。」

末了,感覺自己這口氣像是一個玩弄感情的渣男,鍾離玖心裡嘆了口氣,道「不過,我們倆是真的不可能。」 宇文泠看了眼那瓶紅酒,問道「我可以知道,殿下現在所說的,那個未婚夫是誰嗎?」

鍾離玖沉默了一會兒,道「反正他年齡比我大。」

宇文泠「……」感覺受到了會心一擊。

鍾離玖看了眼手錶,唇角的笑意深了點。「既然我們談不攏,看來只有當天與宇文家家主當面會話了。」

宇文泠站起身「請。」

鍾離玖微微挑了下眉頭,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測,但是看到宇文泠現在已經有點難看的臉色,倒是覺的這反應是對的。

「你剛剛那一下……」宇文泠感覺身體的不適,表情一變。

鍾離玖聳肩「血清已經打進你的身體里了,宇文少爺。」

宇文泠眯著眼,「我不記得我除了與你的婚約,哪裡得罪過你。」

鍾離玖勾唇「得罪?你沒得罪我,卻得罪我母親了。」

宇文泠頓了一下「你知道了?」

鍾離玖笑得溫柔「你知道嗎,除了那個陛下的人,很少有人會叫我殿下,只有去了樂國才會有人這樣叫我,可是你張口就是一個玖殿下,你說我會不會懷疑你?」

「只是懷疑嗎?那個時候你不是已經動手了?」

鍾離玖坐在沙發上擺了個愜意的姿勢「從我知道你是家族給我指定的未婚夫,我就在調查你,你說我心狠也好,手段毒辣也罷,只要讓我在調查你的期間找到任何可以有助於我和你解除婚約的消息我都不會放過,可是你給我呈現的資料里,是完美,完全符合家族挑選的標準,以及我的喜好。」

「完美不好嗎?」宇文泠問道。

「你覺得完美存在嗎?」鍾離玖笑意漸收,聲音依舊溫柔「說老實話,你說的喜歡我,還有之前的話,我一個字都沒有相信。」

「你對任何一個你不喜歡的追求者,都是這樣的?」

「看人看事。」鍾離玖言簡意賅「從我開始覺得你有古怪,就在派人盯著你,你一到S國,就到了我的監視範圍,而且,就我的人給我所彙報的,之前有一批人似乎在阻攔你來S國,對嗎?」

宇文泠沉默了一會兒「這就是尊三氏家主的能力嗎?」

真是可怕,對身邊出現的風吹草動都要一一掌握在手裡。從一點點的不對勁就會分析出一堆並去核實。

「那麼你是怎麼猜到我是陛下的人?」

「基因改造,克隆技術,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在這個領域,十八歲就拿到了博士學位。如果沒有宇文家的幫助,他們想要真正製造出神聖基因的克隆體,痴人說夢,宇文家是十二家嫡系,古武靈藥與現代科技都繼承了的,不是嗎?我將母親送到宇文家去治療,就是試探。」鍾離玖一字一句道「可惜,試探結果,讓我很失望。」

「那麼,玖殿下打算對宇文家做什麼?」

「你認為你們做的是對的嗎?! 癮婚祕愛:我的腹黑萌妻 活生生的人類被改造成活死人。克隆人本身就有違天和!」

宇文泠道「陛下有非這麼做不可的理由而且,克隆體都在我們的控制之內,活死人的改造所有人都是自願的。包括殿下您的母親,她是自願被改造的,不然您認為上官夜為什麼不阻止?」

鍾離玖愕然。

「不是所有人都排斥這個,活死人也並非您想象的那樣,他們大部分是存在自己的意識的,他們可以不老不死,所有接受活死人實驗的人類都是想要這些好處的。」

「荒謬!」鍾離玖揉著太陽穴,覺得他們倆簡直無法交流。

「那你知道這個東西會傳染嗎?傳染后的人類還能有自己的意識嗎?十二家隱世的規矩你當被狗吃了不成!」鍾離玖站起身「五號!」

五號一腳把門踢開,「小姐,十號也來了,說是您的吩咐。」

他一旁的嫵媚女人走上前「小姐,東方酒店已經買下了。這酒店已經被我們的人控制了,您可以放心行動。」

鍾離玖目光里的那點溫柔終於全部褪盡「宇文少爺,需要勞煩您了,我想你的姐姐知道你所作所為以後,會幫我看管你的。」

宇文泠皺眉「你要做什麼?」

「十號,幫我找到夏侯楚辭,讓夏侯楚辭催眠他,知道關於那位皇的一切消息!你扮作宇文少爺去和那邊的接頭。」

宇文泠想動,但是發現自己沒什麼力氣。

「那瓶酒里,我下了整整一包葯,宇文少爺喝了半瓶子現在還能保持清醒,是條漢子!」五號感慨。

宇文泠「……」

「雖然這手段不幹凈,不過挺快的。」五號讚歎道。

鍾離玖看著宇文泠,坐在沙發上,等到夏侯楚辭來的時候,快中午了。

夏侯楚辭看著宇文泠,皺眉「他是十二家嫡系,精神力十分強大,我不確定能否催眠。」

鍾離玖擰眉。

司空家最善預言與精神力控制,連繼承了司空家天賦的夏侯楚辭都做不到,那麼就只能找司空家家主了,但是司空家家主,誰知道他是不是那位陛下的人呢?十二家嫡系現在至少有四個確認是那個陛下的人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沒有一個家主與他有關係,現在就怕連家主都和那位陛下聯手了,那才是真正的噩夢。

「除了你,十二家還有誰催眠之術可以催眠十二家嫡系?」

夏侯楚辭想了想「十二家嫡系的催眠近乎於不可能,但是如果是那個人,似乎可以一試。」

鍾離玖大致猜到是誰了,神色變了變「那就算了。」

「只有掌司可以催眠精神力強大的十二家嫡系,掌司本人的精神力是我生平僅見。」

鍾離玖嘆了口氣「那麼就算我倒霉,十號,把他交給宇文家家主,我和宇文泠的婚事,在爺爺大壽過後再說,不過我倒是想知道,出來這麼一回事,那些長老會不會還堅持原本的想法,一定要我和宇文少爺聯姻。」

夏侯楚辭規矩的沒有說話。只是內心感慨,嘖嘖嘖,玖公主為了這樁婚事作廢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十號把人帶走了,夏侯楚辭臨走的時候彙報了一下鍾離家最近的情況,只有五號繼續站在原地,獃獃的看著鍾離玖。

「小姐,這就完了?」

鍾離玖直接躺回沙發上「不然你認為呢?不過還真是挺順利的,這個小弟弟,完全對我沒有防備呢。」 五號略微覺得自家小姐說這個話,是有點無恥,於是稍微提醒「他不防備小姐。不是因為喜歡小姐嗎?」

鍾離玖看了眼他,歪著腦袋「你真認為他喜歡我嗎?」

鍾離玖並不覺得那個男孩對自己有什麼深沉的感情。

「只是一個錯把感激當成了愛情的小子。」

鍾離玖道「如果我現在是一個聲名狼藉的,容貌盡毀的女人,你猜猜這個小弟弟能對我有幾分感情?」

不是所有人都是她家悠大人那樣的,至少鍾離玖能感覺到,這個宇文泠不是,如果沒有上官悠,與夏侯淵解除婚約后,家族讓她聯姻也無所謂了。這個小弟弟雖然是錯把感激當愛情,但是感情這種事,是可以培養的,培養不出來,她鍾離玖又不差男人。

「所以小姐說的不接受年齡比自己小的男人,是假的?」

鍾離玖不雅的罵了一句「廢話。」當然是假的了,鍾離玖這個人,認定是誰了以後管你年齡還是性別,只要互相喜歡她都不介意,說那個話純粹是為了斷桃花的,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鍾離玖當年可是吃過這個虧的,現在怎麼可能再吃一次虧!

她永遠忘不了當時自己在私人遊艇上被她的追求者求婚,夏侯淵在她不遠處,淡漠冰涼的眼神,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的感覺。

也就是那點感覺,讓鍾離玖始終認為夏侯淵是喜歡自己的,只是不善於表達,沒關係,兩個人中總有一個是比較熱情的,夏侯淵淡漠,她就熱情點,總能把夏侯淵這塊大冰塊捂化的。

所以從那之後,她身邊的追求者,從來沒有在夏侯淵面前出現過。

可惜了,原來夏侯淵的淡漠,是真的淡漠,自己做多少,付出多少努力,都走不到他的心底。

「小姐今天就是要把這小子關回宇文家?」

鍾離玖鄙夷的看著五號「明天你就和六號換個班吧,你這智商,怎麼在十二護法里混到五號的。」

Views:
7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