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抓得住那樣的強者?冷麟本想過去瞧瞧,卻見冷凝走了過來,又心道:不知怎麼的,最近心裡老感到強烈的不安,不知道是不是這丫頭要出什麼事情!罷了罷了。既然開啟了八重門,瑤光強者也不見得能出來,何況是開陽?如此一想,便隨著妹妹進了屋。

天牢內。

苦善和尚問道:「你還要救人嗎?佛爺瞧你自身都難保了。」

所有人都已經停止了呼吸,像瞧救世主一樣的瞧著陳曉曉。

他們害怕,驚恐,卻無能為力。所以他們只能看著陳曉曉。

這個男人在苦善和尚手底下救了兩次人。現在是否還能救自己一命?!

誰也不知道能不能!

但是陳曉曉的選擇很明顯了!

他要試一試!

陳曉曉將上衣脫下,露出結實的腱子肉! 燃情總裁寵上癮 雙手一前一後擺好架勢!

苦善和尚笑道:「你知不知道你連一點勝算都沒有!」

陳曉曉笑道:「有勝算的架有什麼好打?」隨後臉色一變,一字一頓道:「明知道打不贏,還要打,這才是遊俠該有的氣魄!」

好!說得好!龍煜的手緊緊握住手中的寒芒,手中已經沁出汗來!也許我一劍都砍不出!那又如何!老子可是要成為大遊俠的男人!

陳曉曉又環顧牢獄內的所有人一眼,繼續說道:「所有人都應該學會自救,而不是等人來救!」當你危難之時,你平日里拜的佛祖不會出現,菩薩也不會出現!求人渡己,不如自己渡己!

陳曉曉的話振聾發聵,他們覺得很有道理。一大部分人已經躺在地上,抹了抹邊上死人的血液在自己的喉嚨處。

他們開始裝死!

「開門、休門、生門、傷門!開!」陳曉曉開啟四門,全是覆蓋著血紅色。他的靈力運轉的更快,靈力的強度也更足。相比於苦善和尚的內斂靈力,陳曉曉的靈力要張狂的多,也奔放的多。

天牢內沒有人看清。但是陳曉曉已經消失在原來的位置上,他已經出手了!狂風驟雨般的拳頭朝著苦善和尚的身上招呼過去。

好快!龍煜的寒芒已經出鞘,手中的汗越來越多。

好要命!生死搏鬥中,手汗足以致命!龍煜努力想要使自己平靜下來,想要手汗消失。但是,看到陳曉曉跟苦善和尚的戰鬥,他實在沒辦法平靜下來。他自問,開啟四門的陳曉曉,他龍煜連一拳都擋不下來。可是再看苦善和尚,苦善甚至連另一隻手都沒動。曉曉的拳風幾乎籠罩了苦善的全身,從頭到腳,從前胸到後背。可是苦善面帶微笑,只用一隻左手就全部擋下。

陳曉曉的拳風將天牢內的諸多牆壁轟塌,卻偏偏轟不中苦善和尚。苦善和尚突然抓住陳曉曉的右拳,向前一推,陳曉曉彷彿被大山推了一下。大山怎麼會推人?苦善和尚剛才那一推分明就有大山的沉重,天空的廣闊,無窮無盡。

只是輕輕一推嗎?

陳曉曉額頭已經開始出汗。差太多了。我跟他的實力差太多了!差到他只需要一隻手就能擋下我的攻擊。

提前登陸三百年 苦善和尚眯著眼睛笑道:「力宗的八門遁甲,果然名不虛傳。但是,你只有這種程度的話,可是會死的!」

陳曉曉一言不發,雙手結印,像是下定了極大的決心,突然怒吼道:「第五門!杜門,開!」

隨著陳曉曉的怒吼,他身上的靈力越來越狂野!以至於整個天牢都有些震動。陳曉曉身上的紅色更盛,已經能看到他全身的肌肉都在跳動!

好強!龍煜有些呆住!平時跟自己鬥嘴的兄弟居然強到這種地步!

「斷岳勢!」陳曉曉不給苦善和尚反應的機會,直接重拳招呼。

只是這一雙可以開山斷岳的雙拳居然被擋住了!

是兩隻手!苦善和尚的另一隻手終於動了!

「很好!到我了!」苦善和尚說罷,擋住陳曉曉雙拳的雙掌突然變指,以極快的速度戳向陳曉曉。

陳曉曉暗道一聲不秒,一邊雙手交叉護住咽喉,一邊向後跳去,拉開距離。、

八門遁甲是極強的功夫,能將人的潛力瞬速提升,而且是全面提升,無論力量、防守、靈力、速度,都將得到全面提升。陳曉曉此時開啟了五門,相當於攻擊力提高了五倍,防禦力提高了五倍,當然速度也提高了五倍。他片刻之間往後跳去,已然拉開了很大的距離。苦善和尚的「無相劫指」無論如何也戳不到他的喉嚨。

可是他往後推,苦善和尚同時也往前跳躍。陳曉曉已經很快,可是苦善比他更快,跳的比他更遠。

還好!我的雙手已經擋住了!陳曉曉正放心的時候,卻看到一隻手指穿了過來!

是食指!=右手食指!

怎麼可能!陳曉曉的瞳孔放大了數倍,依然覺得他的手指不可能穿過來,可他偏偏穿了過來,確確實實的戳在了自己的喉嚨上面!

只聽「砰」的一聲,陳曉曉已經被戳的飛了出去。

難受!

陳曉曉捂著喉嚨在地上打滾!喉嚨像是有火焰在燃燒,像是開水沸騰了澆在裡面!陳曉曉感覺第一次離死亡這麼近!

陳曉曉身上的紅色當然開始退去,他體內的靈力開始潰散,開始到處瞎撞!無相劫指的威力加上體內靈力的暴走,陳曉曉的身體開始發熱、發燙。

一指,僅僅一指,就把我從八門遁甲的狀態中戳回原形!

他的身體變得更熱、更燙。

他瞧了瞧龍煜。龍煜已經握著寒芒走了過來。

龍煜從懷裡摸出了葯,問道:「這個有用嗎?」

奇了怪了!龍煜此時此刻,手心居然沒有汗了!他居然冷靜下來了。

陳曉曉本以為龍煜拿的是「金瘡葯、大還丹」一類的葯,聞了聞味道覺得不對,仔細一瞧,居然是一包*和一包蒙汗藥。是了!如果開了五門的我依舊不敵苦善和尚,那麼,龍煜壓根就沒有機會!所以,龍煜要鬥智!

陳曉曉險些笑出聲來。但他太痛苦了,靈力的暴走太嚴重了!

「讓開」背後傳來甜美的聲音,似是黃鶯出谷,雨後鳴蟬。龍煜轉頭一瞧,卻是銀翎。

龍煜看著銀翎,自然不會讓開。、

陳曉曉生命垂危,他怎麼也不會讓開。

他不讓開,卻是突然被人撥開!

龍煜持劍迴轉,喝到:「誰!」

只瞧見陳曉曉在背後,再也瞧不見其他人。不會吧?不會是曉曉推得我吧!

當然是陳曉曉!聽到銀翎的聲音,他彷彿感覺喉嚨的疼痛已經去了一半,體內的靈力也開始逐漸穩定!要不是他還不能開口說話,他一定要臭罵龍煜一頓不可!我老婆叫你走開,你就走開嘛,墨跡什麼?還要老子推你一把!

陳曉曉的靈力正的開始穩定。喉嚨之間也傳來一股涼涼的清涼之意。

卻見銀翎在自己的頭上插了幾根銀針,又往自己的喉嚨處塗了一些藥粉。

「看你以後還逞不逞強!」銀翎說完這句話,連她自己都呆住了!為什麼?為什麼要救他?為什麼還要問他這種話?她得臉一下子變得緋紅。在唯一的火把的照耀下,顯得更有韻味。

陳曉曉咽了口口水,拚命的搖了搖頭,若是讓小爺我摸一下,別說逞強裝逼,叫我做天皇老子我也不去。

「不逞了,不逞了!」

我靠!我能說話了?雖然聲音還很沙啞,但我至少能說話了!我老婆居然是個神醫!賺到了賺到了!

龍煜看的目瞪口呆。方才快死的人居然這麼有精神了!看來色字頭上非但是一把刀,還是一帖葯!一帖救命的葯!

苦善和尚贊道:「丫頭,你的醫術是問誰學的?我瞧藥王谷跟金針門那群老傢伙也未必有你這麼妙的手!能這麼快把這小子治好!」

剛才那一擊無相劫指幾乎用了全力。但是陳曉曉的喉嚨沒有被戳破!原因有三,其一,這臭小子皮糙肉厚,本身抗擊打能力就不弱,尤其是那臉皮更是了不得;其二,這臭小子開啟八門遁甲中的五門,防禦力提高了至少五倍;其三,無相劫指碰到他的瞬間,這臭小子還使了金鐘罩的功夫。力宗的人,的確不簡單!

陳曉曉恢復了一點,瞪了苦善和尚一眼,拉過銀翎躲在自己身後,用沙啞的聲音輕聲說道:「別理那胖和尚!」

銀翎的芊芊玉手被拉,不知所措,居然默默的點了點頭。

突然一聲巨響傳來。朱迪雄從石磚堆里爬了出來。

他也沒死!

了不起!現在的年輕人真了不起。苦善和尚忍不住嘆了口氣。他實在想不出朱迪雄是如何挨得住自己的無相劫指!

但是!沒關係,你挨得住第一下,你挨得住第二下嗎?

苦善和尚的手指指節咯咯作響,像是死神的勾魂曲。

朱迪雄還有些懵。雖然他已經蘇醒了,但他的神志還沒完全清醒,卻看到苦善和尚慢慢走了過來。

龍煜突然出現在苦善面前。

苦善笑道:「怎麼?你想先行上路?佛爺可以先送你一程。」

龍煜道:「你難道不想出去了嗎?」

苦善和尚一愣,問道:「你知道怎麼出這八重門?」他殺得興起,差一點忘了,他還身陷八重門的困境。這打鬥之間,竟然也差點忘了氧氣的稀薄。

所有人都轉頭望著龍煜,那些裝死的人居然也已經起來了,臉上的血跡未乾。

龍煜點了點頭,說道:「是!我已經想到了怎麼出去。但是,你如果殺了他,除非外面啟動機關,不然誰也別想出去!」

苦善和尚道:「他?這小子能帶我們出去?」

朱迪雄自己也愣住了,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龍兄,你莫要開我玩笑,我壓根沒見過這個八重門!」

龍煜笑了笑,說道:「別說你沒見過,我相信這胖大和尚也沒見過!這八重門可是唐門最自豪的機關!放眼整個大陸,也只有幾處軍事要地才設有此機關!」

龍煜頓了頓,望著大家繼續說道:「我聽姑姑說過,這鎖靈石開採極其不易,大陸上本就為數不多的鎖靈石,基本都被做成了鐐銬!」

陳曉曉道:「少給我賣弄!趕緊說重點!」

龍煜清了清嗓子,提高了音量,道:「可是這牢獄何其之大!如果全部都用鎖靈石製作石牆顯然不太可能!」

陳曉曉怒目而視!好你個說重點!你特么就聲音加重了點!卻是突然恍然大悟道:「你是說,這八重門不全是由鎖靈石製成的?」

朱迪雄不解道:「可是,龍兄,你說的這些,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就算它不是全部由鎖靈石製成的,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出去。」

龍煜故作神秘的笑了笑,果然,在這牢獄里,就數老子的智商最高了!什麼苦善和尚,什麼墨玉山莊,你們統統不行!

只聽他繼續說道:「如果不全是鎖靈石製作的,你們想想,最有可能混入其他什麼東西?」

陳曉曉全部明白了!

鐵!

是鐵!

陳曉曉興奮的去拍打鎖靈石,道:「鐵!真的是鐵!」

八重門是由鎖靈石跟鐵混合製成的!

其他人還是一頭霧水!可是朱迪雄已經明白了!

如果真的是鐵,要出這八重門,果真非他不可!

苦善問道:「即便這八重門是鐵跟鎖靈石製成的,它封鎖靈力的效果卻是所差無幾,我們又如何出去!」

講也講不通!不如不講!

龍煜道:「豬兄,請開始你表演了!」龍煜嘿嘿一笑,媽的,整天龍兄龍兄的叫我,不知道的人以為我隆過胸呢!我的胸肌可是貨真價實的!不是隆的!老子以後就叫你豬兄!豬八戒的豬!哼!

朱迪雄「嗯」來了一聲,當即開始運轉功力。牢獄內的鐵器開始乒乒作響,八重門似乎也在顫動!龍煜死命的按住寒芒!你特娘的能力不夠智能啊!居然是無差別的選擇,就不能跳過老子手中的劍嗎?

終於,所有的鐵器都聚集在了朱迪雄的面前!混在八重門裡的鐵當然也被剝離了出來,瞬間變得殘破不堪!有的缺了一個小洞!有的卻是一半的門面不見了!

新鮮的空氣一下子涌了進來,牢獄內的肅殺之氣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月。

不安的月色。

典獄長呂大寶躺在一張躺椅上面,邊上站了兩個衙役,給他扇風。

見鬼了!真的見鬼了。

時值晚冬,他居然感覺到熱。他正緊張的注意八重門的動靜。

像八重門這種機關,實在沒什麼令人不放心的!

但是寂靜。實在太寂靜了。

有時候*靜不是什麼好事。

呂大寶總感覺自己的右眼皮一直在跳。 兩地夫妻 他是個很迷信的人。干他們這一行,平日里太過凶神惡煞,拿犯人們出氣是常有的事情!打死人也是常有的事!

人若是虧心事做得多了,自然有些疑神疑鬼。

呂大寶喝了一杯酒。突然聽到八重門內傳來一聲巨響。他竟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出事了!他腦海中閃過這三個字!大呼不妙,撒腿就跑!別說官了,怕是命都保不住了。

月光透過八重門破碎的洞口,傾瀉進來,裡面一下充滿了光。

月。

不錯的月色。

龍煜攙扶著陳曉曉,大力的吸了一口空氣,四肢百骸俱是舒暢多了。他娘的,老子果然喜歡自由,以後須得勤加練功,可不能再讓人關起來了!太他娘壓抑了。

陳曉曉也用力吸了一口。他的狀態要差得多,他之前對戰苦善和尚,開啟五門,卻被苦善和尚一指戳回常態,雖然被銀翎施了針灸,但體內靈力依然處於匱乏狀態。他本來不願意讓龍煜攙扶的,他當然想讓銀翎攙扶。可惜銀翎不肯,只好做罷。

看著臨城的繁華夜色,天牢內還活著的人臉上都掛滿了喜悅。

他們可以活下去了。他們的心裡挨住了刀子!他們發瘋似的往外跑去。

他們重獲了生命和自由!

生命和自由,本就比其他東西高貴許多!

可是,興奮的神經剛自腦中傳遍全身,他們便閉上了眼。

那一束炸開的煙花很美,點綴著臨城繁華的夜。

他們卻看不見了!

是苦善和尚。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