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躲入了一處山脈,療好了傷勢。他發現,自己回龍城的路線已經被這些人給知曉。若是繼續走下去,一定會遇到更多的伏擊。而後,他準備更換線路。

但是更換線路的話,最起碼要兩個月的時間,才能夠回到龍城。

仔細算了一下,離司徒洛馨的戰鬥,已經不足三月。而且他也需要歷練,於是決定,從其他城池繞過去。

更換線路之後,洪錚果然沒有再遇到他人的截殺。一路走來,倒也覺得自在。

荒野之中,洪錚速度不快,更像是遊山玩水一般。

夕陽西下,他看到了瑰麗的彩虹,只感覺心中一片的寧靜。

「若有可能,下輩子不再修鍊,做一個普通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是極好的。」洪錚想到。

荒野之中的天氣,變化無常,幾刻鐘之前,還是晴天,但是幾刻鐘之後,就會遇到傾盆大雨。

「江湖就像天氣,總是會變化無常的,也許只有自己等到能夠掌控自然的那一刻,才不會遇到這困擾。」

「但是,人活一世,不就是為了對抗逆境嗎?只有不斷的去拼搏,去奮鬥,人生才不會顯得蒼白。」

一路走來,他多了很多的感悟。這些感悟,都是他以前接觸不到的。他才發現,原來歷練,是對心境的極大提高的。

半個月的時間,洪錚走走停停,偶爾看盡壯麗山河,也偶爾見到山野隱居生活,同樣也見過塵世喧囂。茫茫人海他見過,芸芸眾生他也見過。

他更加的沉穩了,有時候站在那裡不動,讓路人以為他就是一尊大山,撐起了整片天空一般。

在一處小城池之中,他也會遇到一些乞丐。他沒有刻意的去幫,或者不幫。只跟隨著自己的心境,若是心情好,他不介意扔上一塊靈石。若是心情不好,他也不會去蔑視他們。

一切都隨著自己的心境。

當然,他也殺過人。一些響馬大盜,窮凶極惡之人。短短半月的時間,他的心驚已經得到了極大的鍛煉。

這半月,他看過塵世浮華,經歷過孤獨黑暗,觀察過春風撫細柳,探尋過大浪淘沙去。

他是一個過客,匆匆行走在塵世間的過客。

一個月之後,他發現自己突破了,修為已經突破到了蛻凡境八轉的地步!

三十道龍力入體,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極為不凡。整個人,就像是遠古天王下凡,氣質飄逸,身材俊秀,淡然出塵,有一種天下蒼生,盡在掌握之中的氣度。

「司徒洛馨,還有兩月不到,我們又要見面了。」洪錚自言自語,抬頭看向無盡虛空,不由得苦笑一聲。

命運是奇怪的東西,它會使原本青梅竹馬的人,變得刀劍相向。十年前,他從未想象過,自己最愛的人,會對自己刀斧加身。

「你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實力?十年前,我能給你實力。光環?第一天才伴侶的光環還不夠?」他的眼***現了罕有的迷茫,但是僅僅片刻,他眼中的茫然之色就被堅毅之色所取代,「不管你是誰,只要你對我洪錚不利,我就會下狠手!我不是聖人,不會以恩報怨,我會睚眥必報!」

取出了《煉經志》,細細研讀起來,不再去想這些對修為無關緊要的東西。他現在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提升實力,報血仇!

「《煉經志》上面記載,寶術只是煉經師最基本的,後期還有更強大的經文。上面記載有人煉製出了禁忌神通,差點進入天降金榜的行列,禁忌神通是什麼,我都不知道,更不要說那什麼天降金榜了!」洪錚笑道,他再次看向無盡的虛空。

這個世界,很大很大,自己所能夠看到的,只不過是一隅。

三十萬里範圍的掌控之地,他都沒有出去過。他只知道,出了掌控之地,有傳說之中的九釜山,有耳熟能祥的顛覆島。但是他從來都沒有見到過。

研讀了幾個時辰,他起身趕路。並不是單純的趕路,他右手擎著一塊足有房屋大小的巨石,快速奔跑起來,進行鍛體。

揮汗如雨,肌體綻光,奔跑聲如雷,地面被踩出了一個又一個腳印。他奔跑在山林之中,偶爾撞倒一些參天古木。

一些低階妖獸感應到了血肉的氣息,充滿貪婪之色地看向洪錚。但是待看到洪錚驚人的一幕之時,又隱匿了下去。它們本能的感覺到,這個人,它們惹不起。

奔跑跳躍,手中還擎著巨大的石頭,這一切都洪錚來說,都不算負擔。

天亮時分,他再次進入了一個小鎮,跨越這小鎮,走上一段官道,他就能夠到達龍城了。

小鎮剛剛從夜色之中醒轉,叫賣聲,吆喝聲漸漸的響起。

走進一家酒樓,點了一大碗稀飯,幾個小菜,細細的品嘗起來。忽然,他的耳朵豎了起來。

「此事是真的嗎?」

「是真的,他老人家推算了出來。想不到掌控之地,竟然蘊含如此的大秘。」

「若是真的,也未免太驚人了一點,估計又會是下一個死城了。」

幾人悉悉索索的談論聲傳來,洪錚心中一動,向幾人看去。一剎那間,他瞳孔猛然的收縮了起來。那一桌人已經在瞬間消失不見了!

以他的修為,他只見到其中一人身穿一身大紅袍,極為的詭異。

一個呼吸的時間都沒到,幾個人卻是如同鬼魅一般的消失!

「這幾人到底什麼修為,聽聲音年紀也不大啊!」洪錚眼中光芒閃爍,明滅不定。還有他們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下一個死城?

死城的出現,一直以來是一個謎團。但是這幾人,好像知道死城是如何形成的一般。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下一個死城給洪錚的觸動很大!

掌控之地,說的不就是雲海宗的掌控之地嗎?那下一個死城,到底哪個城池?是妖城,龍城,還是靈城?

洪錚不知道,得儘快回到龍城,若是有什麼變故的話,有自己在,還能夠應付一段時間。胡亂的吃了兩口,他就像龍城趕去。

回到龍城的時候,有人看到他了。

「啊,洪二回來了,快看,洪二回來了!」眾人全部嘩啦啦的圍了過來。

「什麼情況?」洪錚滿頭霧水,自己回來就回來了唄,用得著這樣么?

首先趕過來的竟然是白鴻鵠,他滿臉複雜之色,說不清楚是欽佩還是嫉妒之色,「你在靈城之中的事迹,已經傳到龍城了,現在都知道,你已經是個四品的煉經師了!」

洪錚無語,快速的向洪府走去,一邊說道:「白鴻鵠,明天給你摸骨,想要《撼龍經》的話,得看你表現!」

白鴻鵠激動地點了點頭,洪錚已經煉製出四品的《撼龍經》他聽說了。

洪龍騰親自在門外迎接,滿臉堆笑,意氣風發。

「爺爺,我回來了。」洪錚笑道。

「你小子,到哪都是耀眼的。」洪龍騰哈哈大笑,對這孫子,越發的喜愛了。

洪不破氣息悠長,很明顯,也突破了。洪銘如一尊金甲戰神,充滿一種桀驁不馴的氣勢,但是在看到洪錚的時候,他卻是很恭敬,因為這一切都是洪錚給他的。

洪錚的大伯,也就是洪敬,已經突破到了孕骨境的修為。現在的洪家,有了兩名孕骨境的高手,這是個好消息。

現在的洪家,妥妥的佔據了龍城第一家族的位置。

洪耀天,洪七等人,修為也大有增長。

「等下我煉製幾枚四品的原始寶術,分發下去吧。」洪錚道。

一群年輕人都興奮的點頭,太讓人激動了,四品的原始寶術啊。也只有那些門派之中才會有這些東西,但絕對不多。

四品煉經師煉製寶術,要耗費大量精力與心神,但是對洪錚來說,並不存在這個難題,他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煉製出寶術。

歐陽提香忽然找上門來了,她魅惑無比,俏皮而又天真,是一種矛盾的綜合體。

洪家年輕人一個個看的眼神獃滯,就差沒流口水了。

洪龍騰賞給了他們沒有一個爆栗:「都他媽給老子爭氣一點,這有可能會是洪二的媳婦!」

眾人對洪錚猥瑣的笑了笑,尤其是洪不破,對洪錚擠眉弄眼,意思很明顯。

歐陽提香只說了一句話:「我師尊回來了。」

洪錚猛然一驚,想起了去靈城之前,歐陽提香對自己說的話:「我師尊要見你,他是神運算元!」

神運算元,你到底知道一些什麼?洪錚吐出一口氣,跟著歐陽提香,向前方走去。 歐陽提香帶著洪錚,走出了龍城,直奔龍城之外的一處大山。半山中央,一處草廬矗立,極為簡陋。

但是洪錚踏入的剎那,卻是感覺到了一股極為不同尋常的氣息。

無邊無際,極為飄渺的氣息,似乎這草廬不處於這一空間一般。

推開草廬的門,洪錚瞳孔猛然的收縮。

草廬裡面,布置的極為簡陋。只有一張桌子,桌子之上,有一盞油燈。讓他驚異的,是這油燈,有巴掌大小,是一尊人形,呈半跪姿勢,頭頂之上,一隻燈芯伸出,透發出凄慘的光芒。

光芒如同漣漪,一圈又一圈的擴散著。

「這是佛國羅漢燈,是至寶。」一道沙啞的聲音傳來,將洪錚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洪錚看向說話之人,一個俊秀的年輕人坐在太師椅之上。是的,他太年輕了,只有二十歲的年紀,皮膚光滑,但是頭髮卻已經雪白,披散在肩膀之上。身穿一身的太極服,氣質出塵邪異。

雙眸竟然一片的空洞,沒有雙眼!

洪錚可不認為他很年輕,他全身的血液已經乾枯,血氣漸漸衰落。種種跡象表明,此人已經是個老怪物了。

「師尊!」歐陽提香恭敬行禮。

他就是神運算元,知曉前後千年之事!

「嗯,提香回來了,你先出去吧,我很這位小兄弟說些事情。」神運算元點了點頭,轉過頭顱,雙眸沒有一絲的身材,對洪錚咧嘴一笑:「你來了。」

歐陽提香走了出去,深深的看了洪錚一眼。

「不知前輩找我過來何事?」洪錚問道,不卑不亢。

神運算元呵呵一笑:「也沒什麼事,就是想知道,一個死去十年,卻又跨越陰陽的人,是何等驚艷。」

洪錚大驚失色,神運算元到底是什麼人,竟然知曉自己死去十年,卻又活了過來。關鍵是,神運算元從來沒有見過自己,他們是第一次見面!

「前輩,你是怎麼知曉我死去十年又活過來的?」洪錚問道。

「你醒來的剎那,我便是感應到了,我一直盯著奇葯魔地。」神運算元說道,「但是我推斷不出,你為何原地復活。不過,我能推斷出的事,你醒來,不是這麼簡單的。很有可能,有大劫!」

洪錚盯著神運算元,心中翻江倒海,自己醒來是一個陰謀?

神運算元又笑了笑:「年輕人,不要害怕,這只是我的推斷。」

「希望前輩能夠指一條明路。」洪錚恭敬地行了一禮。

「我推算過你的命格,推算不出來,一片混沌。就算是你的前世,我都沒辦法去探查。」神運算元感嘆,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那前輩所說的沉寂十年,一朝爆發,是福是禍,唯我能答又是何意?」洪錚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神運算元怔怔的看向洪錚,是的,看向他。雖然沒有雙目,但是洪錚有一種感覺,他就是在看自己。

「我有種感覺,你要改變自己的命格,不然,會有大禍。」

命格,命格也能夠改變的?每個人的命格,都是上天決定的,如何去改變命格?

「命格能改變嗎?」洪錚問道。

「能!」神運算元斬釘截鐵的說道,「南方那個逼崽子李清風,改變了自己的命格,西方那個禿驢,同樣也改變了自己的命格。」

洪錚不知他說的是誰,但是想來這二人必定也是極為驚艷之輩。

「他們是如何改變的?」

神運算元笑道:「你先別急,聽我說一個故事,你就會明白。」

神運算元微微頓了頓,緩緩說道:「遠古之時,古佛國有一人,本來是王子的命,這種命格,無人能夠打破。後來,他不甘,準備走上修行之路。於是他尋找許久,終於尋到了一株混沌古木,他盤坐在那株古木之下,悟道千年,逆天改命,成為了整個西方的圖騰,汲取圖騰之力,一舉成佛!那株古木,叫菩提悟道樹,他的名字,叫釋迦牟尼,法號大日如來!」

洪錚眼***現了迷茫之色,細細思索著。神運算元微笑著,也沒有去打擾他,能領悟多少,就看此人的天賦與造化了。

沉塘畸戀:冤女逆襲 釋迦牟尼的故事他聽說過,在濕婆羅神教的傳說之中,他本是王子,後來修行。

但是神運算元告訴自己這件事,意義一定不止這麼簡單,肯定還有其他的用意。

而後,他腦海之中靈光一閃,脫口而出:「你是說,我要尋找到菩提悟道樹,化為圖騰來逆天改命?」

「是的,龍城很小,整個掌控之地也很小,你的舞台不在這裡。南方李清風,已經化為七級圖騰,整個南方掌控之地,尊他為圖騰。」

「不說別的,就是雲海宗的聖子鳳蒼宇,已經悟道十年,看樣子也準備化為圖騰,時機不遠了。雲海宗之人,大部分高手進入了古地,助他一臂之力去了。只要鳳蒼宇成功化為圖騰,就會慢慢掌握掌控之地,到時候修為一日千里。」

「前輩為什麼要幫我?」洪錚問道,與他非親非故,神運算元為何不遺餘力的幫自己?

「我渡你一程而已。」神運算元笑的很燦爛,說的話,洪錚卻是絲毫不懂。

洪錚還準備說些什麼,神運算元再次說道:「我給你提醒一下,雲海宗古地之中,或許有一株菩提悟道樹的幼木。時間也不早了,你回去吧。」

神運算元揮了揮手,洪錚竟然發現自己的身軀瞬間出現在了幾里之外。再看向半山腰,草廬已經消失不見。

送走了洪錚,神運算元嘆息一聲,看向歐陽提香,道:「你有大劫,我給你下封印,你也不要怪我。我叫你去紅塵之中歷練,是因為你修鍊的是七情神通,需要觀察芸芸眾生的七情六慾。你將有大難,或許只有這洪錚,才能夠幫你一程。」

歐陽提香恭敬的應了一聲。

洪錚走在路上,一直在考慮神運算元所說的。如果自己要改變命格的話,第一就要尋找到菩提悟道樹,第二,要化為圖騰。

圖騰是什麼?可以是人,獸,法寶,樹木。

整個掌控之地,還沒有出現圖騰,是一片空白之地。可是要怎麼化為圖騰呢?化為圖騰跟改變自己的命格又有什麼關係?

就算以洪錚的天賦,遇到這樣的事情,也感覺一陣的頭大,毫無思緒。

他看了一眼東邊的方向,那裡就是雲海宗的方向。他冷笑一聲,總有一天自己要殺上雲海宗。若是有可能,奪取那株菩提悟道樹的幼木!

至於化為圖騰,洪錚感覺離自己太遙遠了。就在胡思亂想間,洪錚只感應到眉心之中,幼火瘋狂的跳動,自己渾身的血液,也是沸騰起來。這種沸騰,只有過兩次,就是當初宇文無極與吳英出現的時候。

也就是說,吞食過魔葯的人出現了。至於幼火跳動,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對幼火成長有利的東西,也出現了!

愛如初夏 洪錚快速向前方追尋了過去,隱匿了自己的身形。

追了幾里,他竟然看到了吳英在追殺趙洞天。要是吳英一人,還遠遠不是趙洞天的對手,但是吳英身旁有一人,給了趙洞天極大的壓力!

只見他身高有一丈,渾身爆發出濃濃火焰,周身的空間都像是被燒紅了一般。頭顱碩大,竟然是神虎的模樣,全身烈焰騰騰,就連雙目,都是火焰!身軀之上,纏繞了三道鐵鏈!

他站在那裡,更是散發出了一股恐怖的波動,周圍的人全部都是向後方退去。

火焰衝天,將四周的空間都是燒紅了。

這東西名叫禍斗,又名噬火獸,傳說噬火獸有祖先在上古的時候,將一個世界焚毀!

他面目猙獰,整個人就如同火人一般,手臂膝蓋長有骨刺。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