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眉那個惆悵,又覺得現在不是最好時機,畢竟白昭昭還在氣頭上。最好她還是按照白招招的要求來吧。

並不敢拿雲來客棧的一客棧人性命開玩笑,她的一個月期限還沒有搞定,怎麼能想男主的事情!

「那……只給美人教主一個人做?」

「對。」白昭昭這才順心了些。

「以後都要給我做。」白昭昭笑,意味不明。

蘇眉:……

這種渾身一抖的感覺又來了。

被女主盯上很可怕,沒被她盯上更可怕!

總裁的報復遊戲 這樣進退兩難的境地,到底到哪一天才能徹底解決?她的內心好崩潰……

蘇眉抱著白昭昭大腿,心裡在默默流著淚,冷不防胳膊被人扶起,原是白昭昭將她拉起來,站好。

手指放開時擦過她的胸,白昭昭又赤果果掃了一眼,「每日在我魔教里吃這麼好,為何還是沒有一點長進?」

蘇眉:啊咧?

順著對方目光看到自己身上的部位,她一下子滿頭黑線,心裡的惶恐越來越重。

媽媽耶……

女主的關注點為什麼總是這麼奇怪!

這已經是光明正大的調戲了吧!

是調戲了吧!

把心裡的那團亂麻甩出去,蘇眉讓自己冷靜下來。一邊掐著菜一邊給自己做心裡建設:

老司機開車就是要穩!

「美人教主,我也不是魔教里土生土長的人啊……也就來了幾天而已,再說它挺小的我也習慣了,不著急。」

【通知:明天晚上9點才開始更新哦。】 白昭昭:……

幾天不見,蘇眉的臉皮又厚了。她已經能夠淡定的在女主面前討論胸大胸小這種事情。

白昭昭竟然有一瞬間被這個女人噎住,還很莫名的覺得對方說的話也有道理。不過,擁有一個好身材這種事情,她是十分堅持的,「我教中的女子,沒有一個身材不好的。」

白昭昭很固執的討論身材問題。

蘇眉點頭,「啊……是啊,我看四個美人護法,也是身材好好,前凸后翹。我還以為練武的人都是這樣的呢。」

白昭昭沉默了一下。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你以後,只看我的身材就行了。」

蘇眉突然石化。

她覺得……

好像女主已經彎成麻花了。

她可以……

選擇死亡嗎?!

「系統君!夭壽啦!老子被女主看上了!救人啦!」

7351十分淡定,分析了一下現狀以後才開口。

【其實,這個世界是有兩個任務的。】

蘇眉:……

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一,攻略男主。二,阻止女主繼續殺戮。】

蘇眉:……

她可不可以兩個都不要?

【我看你目前選擇第二條方案最合適不過,同樣能夠完成任務。】7351聯繫了目前的情況判斷,在白昭昭心裡,蘇眉已經持有與男主同等地位,除了她誰也不能碰。若是蘇眉的地位超過男主,極有可能扭轉女主對男主鍥而不捨的狀態。

這樣同樣是皆大歡喜的結局。

蘇眉渾身都僵硬了。

要按照系統君的意思,就是讓她和男主做交換唄。

可是為什麼是百合!

7351再次沉默,半晌以後接著開口:

【這不是百合,這是社會主義姐妹情】

蘇眉:……

你最近是不是又看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好了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她一臉滄桑。

洗好了菜做出來,在她一雙柔荑翻炒之下,那些看起來並無特別之處的家常小菜都充滿了魔力,勾的白昭昭肚子有些餓了。

大概蘇眉也是破罐子破摔,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她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姐妹情深什麼的……

那就是關愛關愛,滿滿的關愛!

只要女主不繼續作死,沒有觸動到大門派的利益,遭到江湖人聯名追殺,這些獨行俠還是奈何不了魔教的。

如此想來,蘇眉就覺得自己充滿了信心……才怪!

一邊趴在桌子上,兩隻手臂墊在下巴下邊看著女主吃東西,蘇眉開口嘗試著喚起女主內心的善良:

「美人教主,你有什麼願望?」

白昭昭一挑眉,不明白為什麼她會問出這樣的話。

「願望?」雖然不明白,不過她還是認真思索了一番,「稱霸江湖,叫那些人見我如見王,三叩九拜,獨步天下!」

蘇眉:……

「不不不,這個願望太血腥了,咱們換一個。」蘇眉抓耳撓腮,「我是說,你有什麼最想做……嗯,最想跟什麼人做什麼事?」

「想跟孟公子一輩子在一起,他只能死在我身邊,誰也不能搶。」

蘇眉大汗,「有沒有……有沒有平凡一點的願望? 我家夫人又炸毛了 比如像我啦,就希望吃吃喝喝一輩子這麼快樂就好。」 白昭昭立馬用一種很白痴的眼神看著她。

「我魔教立足於江湖之中,只有靠著廝殺拼搏才能在江湖中存活下去。我師父教導我,沒有得不到的,只有自己不爭取的。我要得到孟公子,就要爭取,把搶走他的人都殺光,這樣他只能是我的。我要得到生存,便要一直與那些所謂正道,戰鬥下去,將他們殺光滅門,他們才會怕我,不欺我。」

蘇眉:……

「我要你負責我一輩子的飯菜,若你不從,我就殺了你。你從是不從?」

蘇眉:……

「不是,啊……這……」這樣完全無法交流嘛!

蘇眉感覺自己竟然也會有詞窮的那一天。看著眼前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女,卻是江湖上人人喊打的魔教教主。自有自己的一套理論,她大概知道為啥這個少女會成為魔教教主了……

不僅病態還固執。

她就是一頭牛!

除非蘇眉做她的牛鈴鐺,否則休想轉變她的思維和方向。

蘇眉覺得自己肩膀上的擔子非常重大,這……已經不僅僅是男女主的生命安全,還有全體魔教和全體江湖以及朝廷的三方矛盾。

真是喪心病狂。

首先第一條的姐妹情深就差點兒讓蘇眉坐不住。

為什麼總得用一種非人類的方式來解決這樣的問題呢。蘇眉表示對於系統君的套路已經感到深深的無奈……和報復。

等著吧,等著她翻身做主人的那一天。

抿著唇應付眼下的情況,其實她發現白昭昭還是有點萌的。

比如……她那不加掩飾的直白語言和眼神,若不是臉皮修到一定程度,還真對付不了。

蘇眉自己就深有體會。

總而言之,這個小丫頭,好歹是向她打開了味蕾。蘇眉表示,沒有自己征服不了的吃貨,只有失去味蕾的人。

「美人教主,咱們還是吃飯吧,你看我做的東西這麼好吃,你就不誇誇我嗎。」蘇眉眨巴眨巴眼睛決定開始從細節改變白昭昭。

白昭昭看著對方乖巧模樣,像極了一隻等待主人誇獎的寵物,讓她心裡生出一種別樣的滿足感。

誇獎……

她從未誇獎過人。

只是對方期待的眼神,讓她不忍心讓對方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擰著眉毛想了半天,白昭昭才想出這麼一句話:「嗯,甚合我意,我決定不殺你了。」

蘇眉:……

「啊咧?」她蒙的一逼,完全無法理解白昭昭的腦迴路。

「一個月期限,我不殺你。」

這一下蘇眉聽懂了,可是她為什麼還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那個……只是不殺我嗎?」 長嫂 她要寫下唇,眉毛往下壓,顯得很為難的樣子,「那趙大爺呢……」

「不行。」

白昭昭一口否決,「他殺我魔教弟子,這個仇不能不報。」

蘇眉:……

「可是也是魔教弟子殺人在……」小聲的嘀咕著,忽然察覺放到自己身上的一道殺氣,蘇眉立馬閉了嘴,一雙眼睛帶著些委屈看她。

彷彿是在控訴。

白昭昭冷哼一聲,顯然在她的心裡無論是蘇眉還是男主,都不如魔教來的重要。 「嘿嘿……」蘇眉乾笑著,連忙又夾了白昭昭喜歡的油菜花放到她碗里,「美人教主你吃,你吃……吃了以後美美的。」

白昭昭冷哼一聲,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但還是把她夾到碗里的菜吃下去了。

大概是蘇眉的手藝獲得了她的肯定,白昭昭吃得比平日里還多了一碗飯,隨後才滿足的放下了碗。

隨後,白昭昭帶著蘇眉去看孟逾明。

蘇眉這會兒才知道第二次逃跑的男主變成了什麼樣。

渾身是傷,躺在床上了無生息的模樣,也不知是昏迷還是沉睡。

白昭昭扯著嘴唇,不知是笑還是諷刺,「他竟然跑到了塘江口,那邊可是一群窮凶極惡之徒聚集地,沒被打死,都算好運了,廢我三日尋找,才將他救出來。」

「把他救出來,不謝本尊也就算了。還責怪本尊把那些人都殺了。若不是本尊,死的可就是他。呵……」

白昭昭有些難過,她的眼眶底部有些發紅,蘇眉知道,這麼多年的感情,不是說放下就放下的。

況且……就憑著原劇情里男主跑了不下十次。誤闖別人地盤被打得半死也不止五次,正因為如此,白昭昭才會殺了別人滅口,得罪無數個名門正派。

說著,白昭昭的神色突然一冷,「我這些話,若有半字泄露,你可知後果。」

蘇眉點頭,「美人教主你放心,小的我當了這麼多年店小二,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還是曉得的。」

「不過美人教主也別難過了,總歸叫人好好看著,不讓他跑就是了。」不然她能怎麼辦?打又捨不得,更別說囚禁愛了。

白昭昭突然轉過身一把抱住蘇眉,聲音有些疲憊,她說:「小二……我累了。」

蘇眉接著她的身體,才發覺她後背上濕潤著……因為常年穿著都是大紅色艷麗而刺眼,所以……哪怕是受了傷,也不易看出。

而蘇眉卻摸到了鮮血,微微一碰,白昭昭的身體就輕輕顫抖。

「美人教主,你受傷了?」蘇眉的身子比女主高一些,雖然沒練過,但她因為有五行煉體訣的加成,力氣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輕易抱住白昭昭,「我……我送你……」她有點為難,想了想,又覺得教主受傷,似乎是個不太好的消息,應該不能傳揚出去,「我送你回我房裡?」

白昭昭咬著下唇,突然覺得被抱著的感覺也挺好。

她微微點頭。

從未有人對她這樣親密。

哪怕是曾經的師兄,也只會溫柔的提醒她該做念書寫字。後來的師父對她更是嚴厲,每一次受傷都是她自己處理的。

但這一次……

莫名讓人安心的感覺,讓她疲軟在這個店小二懷裡。

蘇眉抱著白昭昭回房,一路上遇上了多少注目禮。看到是自家教主,他們紛紛假裝自己瞎了,什麼也沒看到匆忙逃走。

媽耶,教主居然柔弱的呆在一個女孩子懷裡!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