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季川內心一定,一路波折不斷,可謂歷經千辛萬苦,數次面臨生死關頭,總算迎來回報。 正當零幕度幾人這麼想時,嘩啦,一聲刺耳的聲音響了起來。零幕度幾人聽到聲音朝聲音的來源看去。然後就看到了讓他們非常震驚的一幕。

只見一個身穿白色衛衣休閑服的人,不知何時站在了他們的三米開外處,那人正背對他們,此時正徒手把時亦的結界給給給撕開。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居然撕撕撕開了。嘩啦,結界應聲裂了開來。

然後,結界化成了寸寸碎片,消散在空中。

接著,露出了裡面同樣驚訝震驚難以置信僵硬的時亦。

而那個人看著時亦,嘴角一勾,然後信庭閑步的朝時亦走去,邊走還邊揚手打了個招呼。「嗨!好久不見。」

這聲音讓目瞪口呆的山無凌三人瞬間回過了神來。

然後三人面面相覷一致看向時亦。然後就看到了讓自己完全理解不了的一幕。

只見時亦僵直的看著朝自己走來的人,眼裡布滿了震驚,和難以置信,甚至於山無凌等人還在時亦的眼裡看到了驚喜。

什、什麼情況?山無凌等人面面相覷,完全理解不了這是什麼個情況。 總裁,夫人又帶娃跑了! 聽那人的語氣,還有那熟絡樣子,貌似……大概……和阿亦認識。

只是……為什麼他們卻不知道?也沒見過這人?更沒聽時亦提起過。還有,這人身上那危險和滿懷惡意的氣息是怎麼一回事?而時亦的反應為什麼也這麼奇怪?

算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而是去保護時亦這貨要緊,不然,他們怕,以這貨現在這個奇怪毫無防備的樣子,會被那個笑得一臉惡意的人趁機惡意的傷到。

想著幾人瞬間動了,然而正在這時,刷刷刷,三聲響起,三道身影同時出現在了山無凌三人的跟前。

正打算朝時亦而去的山無凌三人驚,停住了前進的腳步。看著自己面前的人,山無凌跟前站著的桃之夭。而零幕度跟前站的是木研月,而肖狩面前站著的是抱著多拉A夢娃娃的星宿。

桃之夭看著戒備的看著自己的山無凌,笑了,撥了撥自己的大波浪青絲,一臉風情萬種的道:「嗯……你們對手是我們哦!所以,能別去防礙他們好嗎?」

桃之夭頓了頓,上下打量了一下山無凌,然後笑的更歡了。「小孩子就該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別亂跑哦!不然……會被打的哦!畢竟,蘿莉還是該萌萌噠的坐在一邊而不是摻合進大人的事之中。不然……會被拋棄的哦!」說著手指放在了火紅色的唇上,朝山無凌眨了眨魅惑的單鳳眼。

山無凌聽到那句小孩子還有看著桃之夭那打量著自己的眼神,再看看桃之夭那魅惑的臉和魔鬼般的身材。特別是那對大胸,忍不住怒了。

瞬間把什麼理智啊,什麼時亦的安危啊,什麼那個人很危險很變態啊!全都統統扔到了九霄雲外去。滿腦子都只剩下了,小孩子小孩子小孩子,大胸大胸大胸,這兩句話在不斷的刷屏。叭嘰,山無凌腦中那名為理智的那根玄瞬間斷了。

雙眼冒火的看著桃之夭,滿腦了都是,要把面前這人揍扒下,然後揍到她的那張臉變形,再把她的胸揍小。讓她吖的來炫耀,讓她吖的說自己是小孩,讓她吖的胸大。讓她欺負自己是個蘿莉,讓她明白來自蘿莉的憤怒。

想著山無凌瞬間動了。

而肖狩和零幕度早在聽見桃之夭的那翻話時。就忍不住雙雙捂住了臉。

心中同時道,完了,這人要完了,因為,山無凌最討厭別人說她是小孩子了。尤其是這話還是由一個非常魅惑大胸的女人的嘴裡說出來的那就更用說了。

如果這話是從一個胸小或者男人的嘴裡說出來的話,山無凌的憤怒值頂多只有百分之五十。但如果是從一個長得非常有魅力還是大胸妹子的嘴說出來的話,那麼憤怒值直線上升到一百二十五。並且,剛剛這女人的話中還帶了一絲挑釁,可想而知現在的山無凌有多麼的憤怒了。

看看,這都冷著那張萌萌噠的臉了。他們只希望這女人不要被山無凌打死的好,畢竟,殺人是犯法的。當然,打個半死不活的,那也沒關係,只要不掛都沒關係。

開玩笑,現在不讓小凌兒出完了氣,等會倒霉的就該論到他們了,剩下的氣絕逼會撒在他們的身上。所以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為了自己不被殃及無辜。還是,讓罪魁禍首上吧!畢竟誰讓這禍是她闖出來的呢!再說了,他們的優良傳統一貫都是死道友不死貧道。

嗯,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上吧!皮卡丘。即使這個女人很漂亮,可是啊!他們也不想挨一頓打啊,尤其是還是憤怒中的小凌兒。嗯……會死人的,絕逼會死人的。

正當肖狩和零幕度這麼想時,木研月看著明顯發著呆,在胡思亂想的零幕度。嗖的一下湊近了零幕度的臉頰,距離零幕度的臉只有零點三公分時停了下來。

笑眯眯的道:「你現在還有心思想別的事啊?是我太弱了才會給你這樣的錯覺的嗎?如果是……那還真是……」木研月說到這停頓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惡意一絲興奮。然後,笑眯了眼接著道:「那還真是抱歉啊!給了你這樣的錯覺。」

木研月嘴裡說著抱歉,可是手中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抱歉可言,更沒有絲毫的停頓。手中浮現出一把精緻的小飛刀,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零幕度的刺去。

被木研月靠近的零幕度一驚,然後感受到淡淡的殺氣從木研月的身上傳來,猛的朝後倒跳而去。

我家王妃超凶的 一連跳了三下這才停了下來,警惕的看著木研月。

木研月歪著頭,一手摸著自己的臉,然後舔了舔手中的小飛刀。笑的極為的溫柔,「哎呀呀!躲了過去了呢!反應挺快的嘛!嗯……很不錯哦!接下來……應該不會太無聊吶!雖然……我更想和那個人打。」

說著木研月轉過頭指了指時亦,然後又轉回了頭看著零幕度,臉上的笑容更為溫柔了。「不過……既然boss都說了他有事要和那個人聊聊,我也就不能打擾他們了。畢竟,boss的話還是要聽的,你說是吧!呵呵呵……

本以為你是個弱雞,不過……現在我發現你勉強有資格和我對打呢!」

「……」被稱之為弱雞的零幕度聞言垂在兩側的手不禁握成了拳,上面同時布滿了青筋。而額上青筋更是跳了跳。

而木研月像是沒看到似的,而是繼續笑的一臉的溫柔。「呵呵呵……真是……太有……」趣了兩字還未說出來。 陳巍沉吟半晌,踱著步子,淡淡說道:「這件事你的不錯,原本我與楊兄兩人合力,將你推上千戶之位,應當輕而易舉。

而且,我聽說路副指揮使與你有過一面之緣,若是能在旁搭上一句話。

你的千戶之位幾乎十拿九穩,我卻沒想到楊兄竟然遇難了。」

雖然言語間提及楊霆,可是陳巍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悲傷之色。

淡漠!

好似楊霆與他並不是好友一般。

季川瞥了一眼,若有所思,之前他便有猜測。

楊霆和陳巍明顯兩類人,根本不可能成為好友。

唯一解釋,陳巍根本沒有那楊霆朋友,難聽一點就是陳巍一直在利用楊霆,或者說其中利益糾葛深重。

沒等季川說話,陳巍繼續道:「不過你也不必擔心,事情做的好,我自然會為你爭取。」

季川點點頭,躬身道謝,暗道陳巍不知是誰的人。

按理說,就算寧州只剩下季川一人,滅五大劍派的功勞也不可能全部落在他頭上。

總會有一些吸血蟲上去分潤一些。

這些,季川在來的路上早已想過,也做好心理準備。

豈料,陳巍竟然打包票,可見陳巍對此信心十足。

當然,季川巴不得陳巍全力而為,搭上這座船,看來也是極為明智的。

一時間,書房中陷入詭異的安靜,季川佇立在旁,靜靜等待著。

他知道,陳巍還有事情要交代。

該交代的事情,季川都一五一十告知陳巍,接下來,就需要陳巍去頭疼了。

一州鎮撫使楊霆身死,定然會在錦衣衛中引起軒然大波。

再者天宮隱現,對於朝廷來說,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現在下結論還太早。

季川走到窗邊,背負雙手,告誡道:「天宮之事,還有楊鎮撫使身死一事都不是你能管得。

我觀你先天後期修為,還是需要抓緊修鍊,不到宗師終是螻蟻。

武道宗師,威能莫測。這句話可不是說說而已。」

許多事情,他都沒有辦法交給季川做,皆因為實力太低。

如今朝廷多事之秋,王爺那裡正缺人手,奈何季川實力太低,僅僅先天境,實在讓他有些拿不出手。

不僅朝廷,哪怕錦衣衛現在都分成好幾個派系,相互傾軋。

指揮使大人冷眼旁觀,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錦衣衛再也不是原先那個錦衣衛,只奉皇命行事。

錦衣衛中能夠獨善其身,恐怕唯有指揮使大人,哪怕副指揮使都不能免俗。

若是不選擇站隊,要麼被清洗,要麼被排除體系之外。

除了這兩條道路,並無其他。

而他陳巍不得已,選擇了燕王,一個權傾朝野的王爺。

在陳巍眼中,燕王年輕時痴迷武學,中年開始插足朝堂,一手彈壓眾多朝中大臣,展露超強的掌控力。

不僅如此,燕王前不久晉陞返虛境,更是驚掉一地眼球。

沒人知道一向資質平庸的燕王,如何晉陞眾多江湖人夢寐以求的返虛境。

不論手腕、實力、城府,燕王遠勝當今陛下,遑論陛下膝下皇子,哪裡是燕王的對手。

似燕王這般老謀深算,說句大不敬的話,當今陛下還不是被他玩弄於鼓掌之中。

甚至……

陳巍曾見過一次陛下,有種很奇怪的感覺,但具體是哪裡不對勁又說不上來。

只是,陳巍總覺得陛下完全沒了精氣神,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行事說話一板一眼,看起來極為違和。

眾多大臣自然也發現此事,詳細調查了一遍,依舊什麼都沒有發現。

所以,很早之前陳巍就暗自投靠燕王,在王爺手底下做事。

其中,朝廷突然對道門出手,滅眾多道門分支可就是燕王手筆。

別人不知道,他陳巍可是一清二楚。

呵,可笑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秦皇,這般罪名就由陛下來背了。

當然有人懷疑燕王,只不過燕王在朝堂之上,可是親自勸誡過秦皇。

可惜,陛下一意孤行,將此事定了下來。

一切看起來都很詭異。

情仇愛海:暴戾總裁別太狠 這才有之後錦衣衛風風火火滅道門一事。

以前,選擇燕王是無奈之舉,現在想來,才發現極為明智。

就以陛下那些皇子,哪一個能是燕王對手,陛下歸天之後,必是燕王登頂九五。

這幾乎板上釘釘。

陳巍看出來,那些朝臣都是老奸巨猾之輩,哪一個不是心思通透。

那些皇子哪一個不是噤若寒蟬,不能自已。

可,那又如何?

誰人能擋,誰人敢說個『不』字?

燕王秉持霸道與王道結合,名為燕王,實為攝政王。

這大秦哪一項決策不是燕王而定,只不過最終說出來都是陛下而已。

這也是陳巍一直疑惑不解的地方,恐怕只有等一切塵埃落定,才能一解陳巍心中不解。

「下官想法與大人不謀而合,下官決定此次之後在京好生修鍊一番,以期突破先天境,踏入武道宗師行列。」

季川站在一旁,聽得陳巍所言,笑著說道。

陳巍所言正合季川心意,他希望季川提升實力替他做事,而季川也急於踏入宗師境。

關鍵還在於道心種魔第三卷,立魔卷!

難!

難上加難!

此時,季川順水推舟,也是希望陳巍在最近兩個月時間不要給他安排任務。

「哦?你有把握?」

陳巍眸光微凝,從見季川開始,這才多長時間,沒想到進境如此迅速,著實出乎意料。

「不說十成把握,但有八九成吧。」季川沒有把話說滿,沉吟道。

聞言,陳巍眸光微亮,罕見露出笑容道:「你若是真能破入宗師境,我為你爭取三月時間。

至於千戶之位,等你破入宗師境,機會又大了一分。

之後,我為你引薦一位貴人,能搭上這位貴人。

相信我,你的未來將一片坦途。」

季川不知道陳巍說的那位貴人是誰,想必就是那真正背後之人,他倒是有些好奇。

磨刀不誤砍柴工!

見那位貴人之前,還是先提升實力,也能爭取更多籌碼。

否則,一個小小先天境,怎麼可能拿得出手。

哪怕他戰力逆天,依然改變不了他僅僅先天境實力的現狀。 零幕度終於忍無可忍的動了,嗖的一下朝木研月而去。零幕度怕自己要是再不動,會活活被這貨的話給氣死。動了的同時口中還不忘道:「吵死了,我說,你一個人一直在那瞎逼逼個什麼鬼啊?嗯?難道你不知道反派多數死於話多的嗎?嗯?」

說著零幕度的瞬息之間就來到了木研月的跟前,手中的長劍劈頭蓋臉的,狠狠的朝木研月的臉而去。

木研月看著朝自己的臉而來的劍,眼裡閃過一絲訝異。心想,好快,雖然很驚訝,但木研月的反應動作卻一點都不慢。雙手同時抬起,然後,另一隻手也浮現了同樣的精緻小飛刀。

然後兩把小飛刀同時在手上轉了個圈,刷刷刷。手握住刀柄,速度極快的抬手雙刀交叉,擋住了零幕度那狠狠的劍擊。只聽鏗鏘一聲響起,三把刀碰到了一起。

零幕度看著時機把握的剛剛好,擋住了自己攻勢的木研月,眼裡閃過一絲驚訝。不想轉念一想,又感覺這沒什麼了。畢竟,電視里的反派大多數有兩把刷子。

絕色總裁的超級高手 要是一出場就掛了,那還叫什麼反派?嗯,看樣子這架是有的打了。正好,要是太弱了,那多無聊多浪費他的表情啊?作為戰鬥狂人的零幕度眼裡閃過興奮,加大了手中握劍的力度,使勁往下壓。

感受到零幕度加大了手中的力度,木研月握緊了手中的飛刀,吃力的抵擋著,可是,飛刀畢竟太短了,只抵擋住了一瞬間就被壓的彎下了腰。

這樣下去不行,想著木研月看向零幕度,然後就看到對方雙眼發亮的看著自己,並且對方那雙發亮的眼裡滿滿的都是興奮和滿滿的……

戰意。

木研月一愣,爾後嘴角慢慢的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最後弧度越來越大。啊……戰意……嗎?

戰鬥之火嗎?正好,他也好久沒活動過了,也好久沒有爽快的打過一架了。每天都裝作一個溫柔的人,真特么的太累了,現在,正好可以放鬆放鬆,反正也沒人認識他們。

嗯……相信你們也猜到了,除了單清凜以外,木研月桃之夭還有星宿用的都不是他們本來的面貌。而是用的和皮皮脖了上帶的東西一樣的,模擬的形態,嗯……這種形態非常逼真,肉眼看不出來的。不,正確來說是只要不是直接摸臉都不會被發現這是模擬的臉。

哦!你說為什麼只有單清凜沒有模擬形態,而桃之夭木研月還有星宿用了模擬形態?那還用問嗎!當然是因為單清凜的公眾面貌不是他本來的面貌了。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