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鍾漢庭開著車來到了駱駝谷,這裡有一個大院子,大量的軍隊人員駐紮在這裡,守備森嚴,鍾漢庭的車一路上被人檢查了好幾次

到了地方,鍾漢庭下車,沒什麼人來認領自己的奴隸,看來能被抓過來的都是不值錢的奴隸···

「幹什麼的」一個士兵問道鍾漢庭

「來認領奴隸」鍾漢庭說完吧自己的身份證給對方看了看,對方點了點頭就放行了,鍾漢庭開車來到院門口,汽車的轟鳴聲頓時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希爾達,這個人在這裡嗎?她是我們家的奴隸,而且已經是公民了,身份證號是×@#@!#&……*」鍾漢庭說道,他已經把希爾達的身份證號碼背下來了

「哦,你等一等我查一查」值班的衛兵說道,隨後翻起一本厚實的冊子,這些都是今天被押送過來的奴隸的信息

「怎麼了?」一個軍官走過來,他剛剛聽到有發動機的轟鳴聲,於是過來看看,要說喀戎的軍官也確實是個稀罕的玩意,因為這麼大的一個奴隸集中營,才一個軍官駐守在這裡

「哦百夫長,這個人來認領自己的奴隸」衛兵說道

「哦,能開的車,想必是大家族的人吧?」軍官問道

「啊,百夫長,您好,我就是來找我們家的一個人,她本來是奴隸,但是兩天前轉成公民了」鍾漢庭說道

「哦?」軍官來了興趣,該不會剛剛那個小丫頭就是這個人的奴隸吧?那個叫希什麼達的?

「她叫什麼名字?」軍官問道鍾漢庭

「哦,叫希爾達,扎著個馬尾辮」鍾漢庭說道

軍官笑了笑,還真是巧啊,剛剛那個小丫頭還說自己少爺怎麼樣,現在她少爺就來了

「我記得是沒有,你給查一下」軍官對著翻資料的士兵說道,士兵自然不傻,知道軍官是什麼意思,形式的過了一遍抬頭對鍾漢庭說道

「抱歉,沒有這個人,既然是公民了,我們肯定不會抓錯的,我們抓的都是奴隸」士兵說道

「哦··這樣啊,那打擾了」鍾漢庭說完扭頭就走了,這個希爾達,到底上哪去了,一聲不吭的就這麼走了,搞什麼啊

「百夫長,那個希爾達確是在這裡啊」士兵問道軍官

「嗯,是的,但是那個人確是是個奴隸,而且這上面也下命令了,一年之內的都不算」軍官說道,還有關鍵性的一點就是希爾達在這裡搗亂,他要藉此機會好好的收拾一下這個不聽話的奴隸

鍾漢庭失望的回到車上,發動車輛走了···· 路過蘇珊家,鍾漢庭把車停下走進蔡司勒的莊園,想跟蘇珊聊聊

進入莊園裡面,就看見蘇珊和她姐姐艾莉森,以及蘇珊的媽媽琳達正在看什麼東西,鍾漢庭走過去看了看,居然是韋勒,韋勒站在三個金髮女人面前,正對著一個木樁靶子

只見韋勒好像是在蓄力,扎著馬步很穩,右拳好像是在憋著一股力量,從腳部慢慢的向右拳靠攏,全身的力量似乎都涌到了一個點上,憋得韋勒臉色通紅

「喝」只見韋勒一個上步,距離也就一寸,右拳啪的一下子打到木樁上去,只聽見咣的一聲,韋勒一拳把木樁打倒,那個木樁少說也有一個板凳那麼粗,就這麼被韋勒一拳,木樁倒下后飛出好幾米遠后落地直接摔成兩半

「哇塞,好帥好帥好帥」艾莉森開心的鼓掌,隨後走過去撿起被韋勒打成兩半的木樁看了看,這要是讓她用斧子劈估計都劈不斷,這韋勒一拳就把這麼粗的木樁給打成兩半了··

一旁的鐘漢庭雖然也很吃驚,但是他來可不是為了這個的,雖然不得不承認韋勒的這一拳威力極大

「這就是蓄力拳啊,真厲害,就是蓄力時間長了點」琳達說道

「是吧··說了不實用的」韋勒尷尬的說道,要不是這個艾莉森非要自己表演什麼絕活,自己才不會在這裡丟人現眼呢

「哎?鍾漢庭,你怎麼來了?」蘇珊看到了鍾漢庭正站在後面看著,於是乎趕快走了過來

「蔡司勒夫人,教官,你們好」鍾漢庭禮貌的說道,隨後看著蘇珊走過來,鍾漢庭扭了扭頭,示意蘇珊借一步說話

「怎麼了,搞得這麼神秘,剛才看見海因茨教官的那一拳了嗎?」蘇珊問道鍾漢庭

「嗯,看到了,我來是有件事想請你幫忙,你還認識是克萊斯特嗎?」鍾漢庭問道蘇珊

「啊?他啊,認識啊,怎麼了?」蘇珊問道,克萊斯特是喀戎衛戍兵團守備區司令的兒子,算是個官二代,當時都是一起上過高中的同學,非常喜歡蘇珊,一直在追求蘇珊

「希爾達不見了,我媽說她走了,你也知道喀戎現在的形式,我怕她一個人跑出去不安全」鍾漢庭說道,看上去十分擔心希爾達

「哦,這樣啊,那我去找他,讓他去幫忙問問吧」蘇珊說道

「嗯,麻煩你了」鍾漢庭說完扭頭就離開了

「快點,還有什麼拿手的絕活,秀一秀」艾莉森說道韋勒

「真的沒有了啊」韋勒無奈的說道,隨後就看見蘇珊走了過來

「鍾漢庭怎麼了?」韋勒問道,算是找個話題岔開吧

「他的女僕走丟了,就是之前我們一塊吃飯的時候的那個,拜託我去幫他找找的」蘇珊說道

「哎?那我們趕快去幫忙啊,海因茨,你和我一塊去呀」艾莉森說道,手上還打著石膏

「你省省吧」韋勒說道

「我去就行了,去找以前的一個同學」蘇珊說道

「那好,去幫幫人家,鍾家少爺家裡可是很有錢的哦,能傍上大款我們家以後就有油用了」艾莉森說道

「艾莉森,你說什麼呢」琳達說道,自己這個大女兒性格還真隨自己,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

蘇珊沒有管自己姐姐,扭頭就準備出去

「走呀韋勒,出去玩玩,今天一天凈是和那些當官的彙報工作去了,晚上去逛逛唄」艾莉森問道韋勒

「哎··饒了我吧,我後背還疼呢」韋勒說道

今天早上的時候,就有軍隊的人來蔡司勒莊園詢問韋勒和艾莉森昨晚發生的事了,兩個人也都做了筆錄,並且也通知了學校,給兩個教官記上一功,但是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

鍾漢庭回到家裡,整個人好像是沒了靈魂似的,看來自己已經習慣了希爾達在身邊的日子了,現在她不在了,鍾漢庭心裡空蕩蕩的,她現在在哪裡,吃飯了沒? 1980我來自未來 身上還有錢嗎?有人欺負她該怎麼辦啊

「哎,你找到希爾達姐姐了嗎?」鍾莉走過來問道鍾漢庭

「沒,全城的奴隸都被集中到駱駝谷那裡去了,但是我去那裡找的時候沒有人在」鍾漢庭說道

「哎?那能去哪了?」鍾莉對希爾達的感覺還不錯,和自己很合得來

「找不到就找不到唄,今天你看通知了嗎?每個家裡只能擁有一個奴隸,你哥和我說了,就把我們油井的管賬奴隸小王留下就行了」鍾母說道

「哎?為什麼,要留也是留希爾達啊」鍾漢庭說道,剛說完就聽見有人敲門,張嬸走過去打開門,居然是兩個士兵

「請問有什麼事嗎?」張嬸問道

「鍾茉在嗎?」士兵張口就問道

「請問,幾位找我女兒有什麼事嗎?」鍾母上前搭話問道

「你女兒涉嫌組織非法集會,現在需要跟我們走一趟接受調查」士兵說道

「哎? 世子重口難調 我女兒什麼也沒幹啊,商場奴隸的事和她沒關係啊」鍾母說道

「對不起夫人,我們也只是執行公務」士兵剛說完啊,鍾茉和袁劍菲兩個人走下來看了看門口的兩個士兵

「敬禮!」兩個士兵咔的立正朝著袁劍菲敬禮,畢竟袁劍菲是喀戎軍校的教官,軍銜是百夫長

「怎麼了?為什麼要抓人?」袁劍菲問道,她和鍾茉從小就好閨蜜,鍾茉是什麼人她當然知道了,雖然袁劍菲也不止一次的告訴鍾茉別再搞什麼奴隸的權利這些事了,但鍾茉就是不聽,現在出事了,自然有理由懷疑到她的頭上了

「教官,我們是奉命前來請鍾茉小姐去一趟的」士兵說道

「我跟你們去就是了,多大的事」鍾茉說完走下去

「我和你一塊吧」袁劍菲說完跟了上去,這個舉動讓鍾母鬆了口氣

鍾漢庭一看,家裡都亂成這樣了,也就沒好意思接著往下說,大不了去求求蘇珊,用她們家的名額把希爾達留下來唄,不過前提是要先找到希爾達才行 斯圖爾特回到米瑪斯后,腰間挎著的陰羅剎甚是明顯,走在皇宮門口,衛兵見到皇子回來了,紛紛單膝下跪相迎

「皇子殿下」

斯圖爾特之前本來是去前線歷練的,但卻遇上了崔頓的斥候騎兵,整隊貼身護衛全滅,斯圖爾特跑進廢棄都市才躲過了這些崔頓的人,由於前線戰況不容樂觀,斯圖爾特就決定先回到米瑪斯再說

走進宮殿,斯圖爾特見到了自己的父親,米瑪斯的現任皇帝米勒

米勒見到自己的兒子回來了,心裡鬆了口氣,之前派出去很多偵察兵都沒有找到斯圖爾特的行蹤,沒想到他居然自己回來了

「父王,我回來了」斯圖爾特說道

「哦,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沒事吧?沒被食屍鬼抓傷吧?」米勒問道,要是被食屍鬼抓傷了,那也就基本上宣判了死刑了

「沒事的父親,我躲進了廢棄都市才逃出來,不過我沒有冒險回到中軍大營,而是直接回來了」斯圖爾特說道

「嗯,你這麼做是對的,目前前線卻是不太樂觀,崔頓糾結了艾奧的舊部對我們側翼發起了突襲,朴正羽和長谷川非常被動」米勒說道,米瑪斯這次入侵崔頓也沒想到崔頓的騎兵這麼厲害,雙方打得五五開,當然要不是因為米瑪斯是多線作戰,部隊主力不能集中,在北側米瑪斯還在和強大的商業部落艾瑞爾交戰,米瑪斯五大戰將中的賓尼兄妹正率領一萬餘人的兵力正在北方鏖戰,南方對崔頓的進攻又施展不順,兩線都迫切的需要援兵來打開局面

「哦」斯圖爾特聽到自己父親的講解後點了點頭,但隨後米勒的眼睛瞟到了斯圖爾特腰間掛著的苗刀

「這是?」米勒一驚,難道是陰羅剎?

總裁的黑天鵝 「是的父皇,這是我在廢棄都市的時候認識了一個人,從他手裡拿來的這把刀」斯圖爾特說完把刀呈上去,米勒接過刀拔出來看了看,黑色的刀身,十足的分量看上去堅不可摧,刀刃寒光閃過,好像看一眼都會被割傷似的

「陰羅剎?」米勒不敢相信的看著手裡的苗刀,多少年了,這把刀終於又回來了

「我看也像陰羅剎,是喀戎的一個富二代拿著的,我就把它要了過來」斯圖爾特說道

「嗯,不錯不錯,想當年雷將大人就是用陰陽羅剎雙刀單人和5個魔王打」米勒的口吻中還有一股崇拜之情

雷將是米瑪斯頭號悍將,雖然現在他已經死了,但他的五個徒弟已經是米瑪斯的五大戰將了,其中實力最強的楊戰繼承了師傅的苗刀陽羅剎,但陰羅剎卻不知所蹤,沒想到今天陰羅剎找到了

「父皇對現在的戰況有什麼對策嗎?」斯圖爾特問道

「嗯,我準備派楊戰率領我們的皇宮護衛隊去優先增援長谷川他們,先打掉崔頓,向南擴展疆土」米勒說道

「那好,那我隨師傅一起去吧」斯圖爾特說道,楊戰現在是米瑪斯戰力最強的人,也是皇子斯圖爾特的師傅

「嗯,好,你去吧」皇帝說道

來到了楊府,斯圖爾特見到了自己的師傅,米瑪斯第一高手的楊戰,此人身高一米九,看上去非常壯實,正在端著一壺茶水沏茶

「師傅,我回來了」斯圖爾特說道

「哦,回來了啊,我聽說你被崔頓的人趕進廢棄都市裡了啊」楊戰淡淡的說道

「是的師傅,不過我把這個帶回來了」斯圖爾特說完掏出陰羅剎遞給楊戰,楊戰先是一愣,但很快得就把刀接過來仔細的看了看,黑色的刀刃閃著銀光,確實是陰羅剎沒錯

「你··怎麼得到的?」楊戰說完將自己的陽羅剎掏出來,兩把刀一黑一白,看上去十分搭配,仔細的一看,兩把刀居然是一模一樣的

「我遇到了一個喀戎的人,他手裡有這把刀,我想到師傅好像有一把一樣的,所以我就想辦法把刀拿過來了」斯圖爾特說道

「嗯,確是是陰羅剎,不錯不錯,這可是我師傅的刀啊」楊戰說道,腦海里又想起自己師傅當年把它傳給自己的時候··

「師傅,父皇叫我們率領宮中禁衛部隊前往崔頓前線增援長谷川和朴正羽叔叔」斯圖爾特說道

「嗯,我也猜到皇帝會這樣了,明明集中兵力可以打下一個部落的,硬是要搞得兩線作戰,現在倒好,那一條線都打不通」楊戰說道

「事不宜遲師傅,我們快動身吧」斯圖爾特說道

「先別急,把禁軍統領叫來,我們商討一下兵力部署」楊戰說道

「全聽師傅的」

到了晚上,喀戎!希爾達正躺在地上,連個被子都沒有,不還好喀戎晚上也不算太冷,白天太陽光的照射讓這些沙地都儲存了足夠的熱量,晚上躺在地上既不冷也不熱,剛剛好

「少爺··你在哪啊,怎麼還不來接我啊」希爾達嘴裡嘟囔道

「你少爺該不會把你忘了吧」公培群說道

「放屁,你大爺的,不許侮辱我少爺,他肯定會來救我的」希爾達說道

「好好好,哎呦你這人啊,說話真粗魯」公培群說道

「嗯··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這就好像說口頭禪似的」希爾達也發現自己這麼說話確是挺得罪人的,但無奈已經改不過來了

「沒事,睡覺吧,明天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呢」公培群說道

院子里幾百個奴隸就這麼露天的躺在地上睡著了,幸運的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當被子蓋,不幸的人就只能挖一個土堆當枕頭,然後自己就這麼露天的躺在院子里任由風吹露宿

希爾達還算好,她擠到牆角上,挖了個土堆當枕頭,隨後把衣服脫下來蓋在身上,有的時候衣服蓋在身上比穿在身上更能保暖,因為衣服穿在身上的時候,寒氣和潮氣都能直接滲入體內,但是要是蓋在身上的話,潮氣和寒氣在穿透衣服后還有一層人體自發熱的暖氣阻隔,保溫效果肯定要比穿在身上要強得多,所以有經驗的人都會把衣服蓋在身上而不是穿在身上 到了晚上,鍾漢庭這麼也睡不著,腦子裡一直在想希爾達現在在幹什麼,她怎麼能就這麼不聲不響的走了?

八零後修道記 「我草!睡不著,該死的希爾達,真不讓人省心」鍾漢庭起床穿上衣服走出家門,以前大街上還有奴隸陪著主人逛街什麼的,現在被這麼嚴打的一個人也沒有,鍾漢庭走在大街上,感覺還有點冷,晚上得沙漠氣溫低的很,鍾漢庭後悔沒多穿幾件衣服,雖然自己拜託蘇珊去問克萊斯特了,但每多等一分鐘鍾漢庭都覺得好像是過了一個小時似的,想不到自己會這麼擔心希爾達

又遇到兩個哨兵,自從發生了上次商場和醫院的兩起恐怖襲擊之後,喀戎街道上到處都是巡邏的士兵了

「證件」對方冷冷的說道,聽起來也好像很不耐煩

鍾漢庭遞上自己的身份證,對方看了看點了點頭

「趕緊回家去,晚上這裡不安全」哨兵說道

「哦」鍾漢庭簡單的答應了一聲就走了

回到家裡,鍾漢庭再次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一直就是睡不著,希爾達現在在幹什麼啊,可別被這些衛兵抓住了,也許明天自己再去那個收容所看看說不定希爾達就在那裡了,可惜鍾漢庭不知道負責收容所的軍官欺騙了他,希爾達就在那個收容所里

第二天,鍾漢庭破天荒的起了個大早,晚上根本沒怎麼睡,平時他都是睡到中午的,今天一大早就起床,穿上衣服準備開車到收容所里去看看希爾達有沒有在那邊

剛走到客廳鍾漢庭就看見兩個軍官在和自己的老爸老媽說什麼事

「就是這樣,想要把你們的女兒保釋出來,上頭吩咐要在拿出你們煉油廠的20%的原油作為代價,並且以後你們還要保證她再也不會參加類似的集會」軍官說道

「這···能不能商量一下?我們得原油產量本來就有一半上交部落了啊,現在又要扣掉20%」母親說道,鍾漢庭的大哥鍾漢卿也在

「不行,要麼鍾茉就會被作為這次恐怖事件的幫凶處理,你們看著辦吧」軍官說道,鍾漢庭注意到,這兩個軍官的軍銜居然是千夫長,要知道喀戎的兵力不過才5萬人左右,千夫長就能統領1000人,那也才50個千夫長而已

「行!我們同意了,在原有的基礎上在上調20%的原油產量,以後我們鍾世石油每年都給部落上交70%的原油」鍾漢庭的父親說道,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好,那就把這份合同簽了吧,隨後我就讓監獄那邊放人」千夫長說道

鍾父無奈,只好在合同上籤了自己的名字,兩個千夫長看過後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就離開了

鍾漢庭沒有理會這些,雖然自己家裡現在是一堆破事了,但他還是惦記著希爾達,問都沒問就離開家裡走到車庫,剛想發動車輛卻發現沒有鑰匙,車鑰匙不見了

鍾漢庭本想進屋去拿,但一想到自己父母現在被鍾茉弄得焦頭爛額的,自己就不去湊那個眉頭了,乾脆跑步去吧

離開家裡,鍾漢庭直奔蔡司勒莊園去了,一大早就看見蘇珊正在自己的莊園里跑步

「蘇珊」鍾漢庭喊道,蘇珊走過來,身上一身汗,看得出來她跑了很久了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