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院子里就剩林塵跟柳青璇、夏傾月。

柳青璇跟夏傾月的心中都很緊張。

柳青璇雖是一代武帝,但前十萬年從未經歷過兒女情長,更沒有見公公婆婆的時候。

如今林清風跟葉碧瑤可能要來宗門,介時,又該怎麼辦?

管家來了:惡少別太毒 最讓她頭疼的是,夏傾月跟林塵的婚煙就是林清風跟夏淵一起商議決定的。

而她到時候又該怎麼辦?

夏傾月也很頭疼,原本跟林塵說好了,只是假成親,她應付自己的父親,林塵藉助她流嵐宗的地位當作一道護身符。

可誰知,這段期間,她對林塵有了特別的意味。

若林清風跟葉碧瑤來了,她怎麼辦?繼續裝一對夫妻?

林塵倒是還好。

他沒想那麼多,就是想知道自己跟林溪到底與帝族是什麼關係。

「林塵。」柳青璇望著林塵,說道:「若你父母來了,你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林塵挑著眉頭。

「你就沒想法?」柳青璇。

「沒有。」林塵搖了搖頭,能有什麼想法?

柳青璇無言。

「我去泡溫泉了。」柳青璇沉吟了一會兒,離開了這裡。

「我去修鍊。」夏傾月。

「……」

院子里只剩下林塵,林塵望著空落落的院子,竟無語至極,到底什麼情況?

都走了,就剩他一個人了?

林塵無語的搖了搖頭,便去修鍊了。

第二天清晨時分。

仙霧繚繞的流嵐宗,忽然降臨了兩道身形,當兩人出現在流嵐宗的天際時。

莫小仙第一時間察覺,身形化作流光,凌立在雲端上望著一對男女。

「塵兒跟溪兒,還有傾月呢?」林清風望著莫小仙淡淡開口。

「宗門裡。」

莫小仙的美眸俯視著下方的一個院子里,院子里。

柳青璇、夏傾月、林溪三人,正在做飯,林塵則是仰躺在椅子上,一副怡然自得很享受的模樣。

林清風跟葉碧瑤循著莫小仙的視線,將目光投了過去。

看到眼前的一幕時,不禁愣了一下。

「仰躺在椅子上,跟個大爺一樣的青年就是塵兒?」葉碧瑤微皺著黛眉,對莫小仙問道。

「嗯。」莫小仙輕點了點頭。

「這點年紀就跟個大爺一樣了,這點習慣很不好,要改。」葉碧瑤說道。

林清風倒是覺得沒什麼,他的目光望向夏傾月三女。

「若我沒看錯的話,模樣較青澀的就是溪兒,最成熟的是柳青璇,中間不熟不嫩的是傾月,可對?」林清風望著莫小仙。

「眼力不錯,你說的都對。」

莫小仙道。

林清風跟葉碧瑤仔細望著林溪三人,都感到很滿意,每一個都是美人。

「走!」

林清風跟葉碧瑤化作一道流光,轟然降臨至了院子里。

正在廚房裡忙碌的柳青璇,美眸里閃過了一道異色,來了么。

當林清風跟葉碧瑤出現在院子里的時候。

林塵睜開了眼睛,目光望著林清風跟葉碧瑤,林清風跟葉碧瑤也在注視著林塵。

林塵知道,這兩人應該就是林清風跟葉碧瑤,也就是他今世的父母了。

嗡!

林清風忽然動了,屈指對著林塵所躺的椅子彈出了一指。

砰的一聲,椅子瞬間四分五裂。

林塵也沒有摔倒,身子依舊是躺著的姿勢,他正了正身子,雙目凝望著林清風,幾個意思?十五年不見,就將他躺著的椅子給打壞了?

「坐有坐相,站有站相,你坐的姿勢不對!」林清風雙手背在身後,一副教訓的口吻的望著林塵。

「我怎麼坐,關你什麼事?」林塵冷淡道。

廚房裡忙碌的三人聽到動靜,立即走出,她們都知道林清風跟葉碧瑤的身份。

柳青璇跟夏傾月沉默著。

林溪心中惱怒,什麼人啊!

失蹤十五年,一出現就這樣!

嗡!

一股強大的氣息陡然從林溪的體內暴涌而出,宛如火山裡的岩漿,一旦噴發,洶湧/澎湃。

佛、魔、怒、火蓮!

一道蓮花形狀的異火陡然綻放於林溪的面前,這道火蓮蘊含著的氣息,似魔、似佛,有魔的殘暴之息,有佛的凈化之息。

轟!

林溪心念一動,巔峰狀態的戰力迸發,火蓮直接轟向林清風。

林清風目光微微一咪,周身湧現了一絲規則,規則交織成了一道肉眼看不見的防護罩,輕易抵擋住了火蓮的攻擊。

林清風注視著林溪,這丫頭…一出手就想弄死他? ?林溪知道自己對林清風造成不了一絲傷害,她全力攻擊只是想發泄心中的怒火。

「我哥怎麼坐著,關你什麼事?你有什麼資格用這種口吻教訓我哥!」

林溪美眸冷漠的注視著林清風,冷聲道:「這裡不歡迎你們,你們走吧!」

林清風聽著林溪的言語,心中恍然,看來林溪已經知道他跟碧瑤的身份了。

林溪以這種口氣跟他說話,很明顯就是心中不滿。

「清風。」葉碧瑤瞪了一眼林清風,隨即目光柔和的望著林溪、林塵,輕道:「溪兒、塵兒,這十五年我跟你們的爹被困在天山秘境里,直至昨天才從秘境里出來,為娘知道你們對爹娘有怨氣,但事出有因,你們應當理解!」

「我知道你們被困在秘境里!」 霍少你被OUT了 林溪冷淡道:「就算是這樣,也不至於一出現就教訓我哥吧!」

「他坐姿不對,教訓都不行?」林清風說道。

「就是不行!」林溪。

林清風無言。

「林溪。」林塵看了一眼林溪,眼神示意她別說話了。

林溪哼了一聲,回到了廚房。

「既然來了,就坐吧。」

林塵坐了下來,林清風跟葉碧瑤也坐了下來。

林清風望向夏傾月說道:「你就是傾月吧?」

「見過伯父、伯母。」夏傾月拘謹有禮道。

「記得當年你還是個女娃,一晃就已經這麼漂亮了。」

林清風感慨道。

夏傾月沒說什麼,只是心裡很慌。

「我們已經從你爹那裡得知,你跟塵兒已經成親一月有餘,我們都很高興。」

葉碧瑤這時輕笑著道:「你嫁給了塵兒,就是林家的媳婦了。」

夏傾月的美眸看了一眼林塵,心中苦澀。

「你就是柳青璇吧?」

林清風目光望向柳青璇。

柳青璇輕點了點頭。

林清風點了點頭說道:「我得知你跟林塵是道侶,我跟碧瑤打算讓你做塵兒的妾室,畢竟,傾月跟塵兒早有婚約在身,傾月應當做正妻。」

妾室…

柳青璇心中生出了一抹冷漠之意,她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一幕,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提出讓她做妾室的事。

林塵見此,眉頭皺著,說道:「我的事情我自己處理,誰做正妻,誰做妾室,我說了算!」

林清風跟葉碧瑤微皺著眉頭對視了一眼,或許他們太急了。

「傾月、青璇,你們都出去。」

林塵望向廚房裡的林溪說道:「你過來。」

夏傾月跟柳青璇疑惑的對視了一眼,隨即走出了院子。

林溪走了過來,坐在林塵的旁邊。

林清風跟葉碧瑤也是疑惑著,把夏傾月跟柳青璇支開幹什麼?

林塵注視著林清風跟葉碧瑤,問道:「我脖子上的項鏈跟妹妹手指上戴著的戒指,裡面關於林氏、蕭氏的信息,是怎麼回事?」

噓!

林清風神色一緊,立即釋放規則之力,遮蔽院子,讓外界的耳目看不到這裡,也聽不到這裡的聲音。

「項鏈跟戒指里的信息絕不能讓別人知道。」林清風沉聲說道:「若是不小心將這些事被外人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

「這我知道。」

林塵說道:「項鏈里的一些信息,說我是林氏帝族的子嗣,妹妹是蕭氏帝族的子嗣,有一點我很好奇,我跟妹妹到底是不是親兄妹!」

林清風皺著眉頭,跟葉碧瑤對視了一眼,兩人心中思量著,到底該不該說?

若是說了。

那林塵跟林溪就會知道他和葉碧瑤並不是他們的親生父母。

如此一來。

林塵跟林溪心裡沒有了負擔,以後想聽他們的話就難了。

可若不說。

又干擾了帝族的計劃。

帝族的計劃是想讓林氏、蕭氏、夏氏聯煙,若是不全說出來,林塵跟林溪之間,又怎麼漸漸生出感情?

足足過了好一會兒。

林清風眉頭舒展開來,事到如今,只能說出,只有這樣,才能按原計劃進行。

至於,該怎麼讓林塵兄妹聽話,只能想想其它的辦法了。

「你們不是親兄妹!」

林清風說道。

林溪美眸一凝,不可置信的望著林清風,她跟林塵竟然不是親兄妹?

這怎麼可能!

林塵皺著眉頭,之前在金龍鎮時,得知項鏈跟戒指里的帝族信息,他就有所懷疑。

後來抽空查了一下,得知自己跟林溪是從一個娘胎里出來的,從一個娘胎里出來,那肯定是親兄妹無疑。

可現在。

林清風又說不是,這讓他心中疑惑。

「我查過!我跟妹妹是從一個娘胎里出來的!」林塵注視著林清風、葉碧瑤。

葉碧瑤心中一嘆,隨即將林氏帝族跟蕭氏帝族的兩名女子,將胎兒移植到她肚子里的事,簡單的說了一下。

「……」林塵。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