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佐助毫無感情地冷笑起來,「鳴人,你還是沒變,還是那麼幼稚、那麼頑固啊……我對你沒什麼好說的。」

「下次見面時,」彷彿失去了耐心,說到最後一句,佐助話語變得異常的冰冷,「我會把你,還有所有的木葉忍者,全部屠殺乾淨!」

他停了下來,想欣賞到木葉眾人震驚和動搖的目光。

但從鳴人眼中,他卻只看到了堅定。

「從那個叫阿飛的傢伙口中我聽到了關於鼬的真相。」鳴人平靜地說道,「雖然不知真假,但是你迄今為止所做的一切……」

「我都能理解你。」

「我不擅長說教。」他苦笑一聲,「我也沒法說服你放棄復仇。」

「但是如果你真的對村子動手的話,我一定會拼盡全力來與你戰鬥……阻止你繼續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錯誤的道路?好熟悉的字眼!」佐助眉毛一挑。

他猛地指向另一邊,安靜看著眾人對話的春野櫻和佐助:「你這天真的話語,跟某個人很像呢……我就介紹一下這兩個人吧,他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同樣被木葉洗腦的兩個人,應該跟你們很有共同話題!」

「想玩忍者遊戲,你就跟他們玩個夠吧!」

卡卡西幾人,都震驚地望向另一邊的春野櫻與佐助兩人,小櫻驚呼了一句:「另一個世界的我?」

春野櫻聞言,轉頭對著她微微點頭,淡淡地笑了一下,卻沒有說話,只是安靜地旁聽著鳴人與佐助的對話。

鳴人仍然把注意力集中在佐助身上。

佐助冷笑一聲:「而你我之間,就只剩下兩個結局了……要麼是你殺死我成為村子的英雄,要麼我殺死你,完成復仇。」

「不。」鳴人搖搖頭。

「我不想成為什麼英雄,也不希望村子受到傷害。所以,如果你非要對村子復仇,我們之間的結局只會是……」

「同歸於盡。」他炯炯有神的瞳孔,告訴著佐助,這一番話絕不是妄言。

而是鳴人必定會實踐下去的諾言。

佐助冷著臉,默然不語,沒有回應鳴人的話。

兩人突地沉默了下來。

「這個世界的宇智波佐助。」聽到這裡的春野櫻突然插了一句,「我覺得你在思考怎麼與鳴人對戰之前……可以考慮一下,怎麼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

「我不知道你是哪來的自信,在這裡大放闕詞,要血洗木葉……剛才那兩拳,印象還不夠深刻嗎?」

「是不是還想再試一下?」

佐助的臉色猛地僵住了,恍若一尊石雕。

【第二更。56008000。剩下的2400字似乎要寫到凌晨了。。。這一章寫得頗為糾結。因為角色太多了,不好安排。】 愛上小姨+作者:長樂居士 春野櫻的話語,讓叛忍佐助一下子氣勢焉了不少。

不過,櫻也沒有窮追猛打,給他留了點面子。

倒是卡卡西似乎察覺到了一點東西。

「所以說……」他摩挲著下巴,皺著眉頭對春野櫻說道,「剛才在這裡戰鬥的,就是你們和宇智波斑?」

「還有,所謂的另一個世界是什麼意思?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春野櫻和木葉佐助對視一眼,後者嘆了一口氣,說道:「這些問題,我們一會再回答吧,卡卡西老師。」

他轉頭望向另一個佐助:「這個世界的佐助,這裡的我……我有一些話想跟你說。」

叛忍佐助不屑地哼了一聲,剛剛被春野櫻鄙視過一番,現在另一個剛打敗過自己的佐助又來發言,他頓時有點煩躁。

宋道 「連你也要對我說教嗎?」

「在所有人,我唯獨最討厭的是,就聽到你對我的指指點點!」

惡言惡語並沒有讓木葉佐助感到氣餒。

其實他也不擅長說教,但是對方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時,他卻天然懂得該怎麼說話。

因為他最理解他。

最了解自己的人,終究還是自己。

「並不是說教、指點甚至指責你什麼的……」他半垂著眼帘,默默地說道。

「因為我不知道你經過過什麼,也了解過什麼……但我畢竟是另一個世界的你,你所經歷過的最痛苦的事情,也一樣會在我的夢魘中反覆出沒。」

「所以我一定會是真正能理解你的人。」

叛忍佐助沒有反駁。

也沒有不耐煩的眼神閃爍。

「我們只是走上了不同道路的同一個人……或許你是對的,或許我是對的,又或許,我們都錯了。我不在意。」佐助平靜地說道,「我在意的是真相,在意的是家族和村子,還有那些珍貴而美好的事物……」

叛忍佐助神色一動,緩緩說道:「即便你的生活還有美好……但我的生命已經只剩下復仇了。」

「或許是這樣吧。」木葉佐助淡淡一笑,說道,「但我不認為,復仇就是你生命中最後要做、也是唯一要做的事情。」

叛忍佐助沉默不語。

「我們都有自己已經選好的道路要走下去。我只希望你在走上自己的道路時,能謹慎一點,多思考一下……」

叛忍佐助哼了一聲:「說到底,你還是在說教而已。」

木葉佐助並不否認,他接著說道:「我只說這一句,你就聽著吧。最後給你一個忠告。」

「……什麼?」

「別死了……好好活下去。」

叛忍佐助嗤地笑了一聲,再沒有搭理他,只是轉身對帶土點了點頭。

很難說,木葉佐助的一番話,他到底聽了多少進去。

春野櫻樂觀地估計,木葉佐助畢竟戰勝了他,他多少會把木葉佐助的話聽進去一些。

不管如何,這些話語會在他腦海里種下一顆種子,等待合適的時機,生根發芽出來。

「感人肺腑的忠告。」帶土帶著濃濃的諷刺意味地笑了一下,把手搭到了佐助肩上,「那麼,我們該走了。」

鳴人該說的已經說完,也安靜地站在一旁,兩波人默默地目送著帶土三人離去。

氣氛詭異地沉默了幾秒。

然後鳴人才恍然醒悟似的——

「佐助!」他大喊一聲,幾個箭步就沖了過來,湊到春野櫻和佐助面前,「你也是佐助?!」

親眼見到第二個佐助,讓他感到驚奇之餘又有幾分興奮。

「還有小櫻!」繞佐助走了一圈他又來到少女身邊,讚歎了一句,「你比小櫻還可愛一些啊!」

春野櫻嘴角抽了抽,毫不意外地看到他被趕過來的小櫻狠狠地賞了一個爆栗子。

「你在胡說些什麼東西啊!」女孩嗔怒著說道,「還有,別用這麼不禮貌的眼神打量別人!」

春野櫻瞥了一眼佐助的表情,後者的眼神有點發直:小櫻暴力女的形象一不小心暴露在佐助面前了。

說好的溫柔可親呢?

空間重生之曲亦 「抱歉,」鳴人抓了抓後腦勺,眨了眨眼睛,望著兩人說道,「你們就是另一個世界的小櫻和佐助?另一個世界是什麼意思啊?」

「另一個世界……」小櫻沉吟了一會,說道,「據說每個世界都會有許多跟它相仿的所謂『平行世界』世界。這種事情居然是真的嗎?」

鳴人在一旁聽得完全懵圈。小櫻花費了許多口舌,他才懵懵懂懂地表示聽懂了。

「反正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春野櫻在一旁總結道,她走上前去,與這個世界的自己打了個照面。

兩人互相打量著彼此。

幾乎是一樣的面容,一樣的身材。

這樣看著,彷彿有種在照鏡子的奇妙感覺。

不過,觀測得仔細點,又能發現兩人之間許許多多的不同。

——用鳴人的話來說,春野櫻更漂亮一些。

她與這個世界的小櫻之間的關係,比兩個佐助之間的關係要遠得多;甚至可以說,兩個小櫻壓根只是長得很像的兩個人。

畢竟她從靈魂到肉體都有了巨大的變化。

「吶,你好……這個世界的小櫻。」她笑盈盈地說道,一邊伸出手來,「初次見面,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春野櫻。」

聽著少女有點彆扭的自我介紹,大家都輕輕笑起來。

「你也好。」小櫻靦腆地笑著,和春野櫻的手握到了一起。

沒有繭子的掌心觸覺溫熱,柔軟,細膩,手感極好。

只是純粹的醫療忍者嗎?不……有施展怪力術的痕迹。實力應該還不錯的樣子。

春野櫻眉梢一挑。

帶著幾分緊張和羞澀,小櫻又與佐助打過了招呼,然後卡卡西也走了過來。

「你們好,另一個世界的小櫻、佐助。」卡卡西鄭重地對兩人說道,「我有一些問題想問你們……」

他心中也懷疑過兩人的身份。

不過,佐助眼眶中的那雙貨真價實的萬花筒寫輪眼,打消了他的質疑念頭——當世現今也只有三個人擁有寫輪眼,卡卡西自己、欺師滅祖的帶土以及中二少年佐助,都在剛才一起出場了,木葉佐助顯然不是三人中的任何一個。

春野櫻和佐助對視了一下,櫻豪爽地答道:「你們儘管問吧,我們沒什麼需要特別保密的地方……我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她笑了一下,又道:「不過,相對的,我們也有很多問題想問你們。」

卡卡西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情報交換嗎?沒問題。」

「我先問吧。」白髮青年肅然說道。

他正要開口,鳴人就猛地沖了過來:「第一個問題由我先問吧!」

「在你們的世界中,佐助你並沒有叛逃出去,對嗎?」

「我想聽聽你們的故事!」

春野櫻略一沉吟,說道:「這其實只是很正常很普通的忍者生涯故事而已……」

「沒錯,從忍校畢業,進入第七班,然後中忍考試結束,我們各自升上中忍,第七班解散,之後我就被卡卡西老師收為弟子了,後面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故事了,只是正常的忍者任務和晉陞罷了。」

佐助接過話頭,簡要地說道。

「我的故事也差不多……」春野櫻笑道,「也是從下忍慢慢晉陞上來,期間被綱手師傅收為弟子,做了一些任務、與一些敵人戰鬥過,最後升到了上忍而已。」

「沒有特別的東西。」

【第三更。8000+8000。寫不動了。】

【明天繼續嘗試8000字。】 豪門影后:國民男神拐回家 說是「沒什麼特別的故事」。

細問之下,便還有斬殺迪達拉、鬼鮫,力挫角都、飛段和蠍,大敗大蛇丸,逼退宇智波鼬等事迹。

這還不算那些小的戰績,例如在水之國與照美冥並肩作戰、力挫團藏陰謀之類之類。

聽完這一切的卡卡西、鳴人和小櫻三人,都瞠目咋舌,快要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鳴人更是呆若木雞,張開了嘴巴,用一副傻乎乎的模樣望著春野櫻。

——那個世界的我,該不會天天被小櫻揍吧?鳴人心裡這樣想著,對比了一下這邊的小櫻實力與暴力女程度,再想象一下那位春野櫻的暴力傾向……

鳴人突地打了個哆嗦。

「所以剛才戰鬥的主力原來是你啊!」卡卡西摸著下巴,用驚奇的目光打量著眼前的陌生又熟悉的少女,恍然地說道。

也難怪,她剛才用那種口氣跟佐助和面具男說話,而對方卻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原來都是被打服氣了……

這傢伙……比我們的小櫻好暴力多了,那邊的我有個這麼優秀的學生,一定壓力很大吧?卡卡西感覺自己流下了一滴冷汗。

「你好強啊……」小櫻感慨萬千地說道,她望著眼前跟自己如出一轍又截然相反的少女,心中的思緒非常複雜。

同樣是同一個人,為什麼彼此差距這麼大呢?

她羨慕著異世界的自己。

羨慕著實力強大、風姿綽約的她,羨慕著英姿颯爽、帥氣十足的她,更羨慕著能與佐助談笑自若、言笑嫣然的她。

她跟春野櫻站在一起,悄悄對比了一下,竟是年輕了一歲的異世界春野櫻更高一些——這顯然是冰遁血繼限界起的作用。在冰遁的影響下,春野櫻的發育被加速和延長了,她已經15歲,還在以每年兩三厘米的速度長高,到最後大概會比這個世界的小櫻高好幾厘米吧。

還有五官、氣質和過肩的頭髮,她都比自己成熟了不少。雖然比她大了一歲,可是這樣一比,自己反而顯得像是一個小妹妹一樣……想到這裡,小櫻心中頓時有些沮喪。

「你是怎麼做到的呢?」她禁不住好奇地問道。

「我啊——」

春野櫻還在想,小櫻問的到底是哪個方面,鳴人就搶著回答了一句。

「我知道!是因為仙人模式對吧!」他大聲嚷道,「我能感覺得到!」

掌握了仙人模式的鳴人和春野櫻對同類的氣息是很敏感的。

「仙人模式?」小櫻一愣,旋即認同地點了點頭。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