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是異能者無法辦到的,所以童麗自然是驚訝其中的神奇,而少年的笑意愈漸濃郁,像是在炫耀著自己的力量。

「你真厲害,我以後還能來這裡嗎?」

「可以,不過記得下次不要躲起來哦。」

隨著少年的調侃童麗的臉頰更加滾燙,不過心中像是開了花一般高興。

「我叫童麗,你叫什麼名字?」

「我沒有名字,要不你給我起一個?」

童麗先是一愣,然後又釋然了,畢竟少年是精靈,連父母都沒有更別說名字了。

像是找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般童麗開始認真思索起來。許許多多的名字從她的腦海中出現。不過最終她卻選了個最普通的。

「童曉山怎麼樣,童是我的姓,我們又是在這山裡相遇。」

少年似乎對名字並不在意,很隨意的點了點頭,他真正在意的是童麗那副認真思考的樣子,像是有什麼地方吸引著他。

兩個人數年的習慣被打破了,不過他們沒有後悔,因為內心難以抑制的喜悅讓他們忘記一切。 「你……你……」

「不可能,怎麼可能!!」

紅雁滿是驚恐的瞪大了眼,失聲道:「他明明說你的手……」

「我的手怎麼了,廢了?」

姜雲卿冷眼看著紅雁。

紅雁滿臉的驚慌,臉上哪還有半點剛才的篤定:「你,你設局騙我?!」

姜雲卿嗤笑一聲:「我何需設局,我只是從頭到尾都沒有相信過你罷了。」

「不可能!」

紅雁怒視著姜雲卿:「你怎麼可能沒信我,你若不信我,當初怎麼會放我離開?!」

孟少寧明明是信了她的話的,她拿張妙俞做餌,九真一假,論誰也不該懷疑她才是。

而且那一日地牢之中,姜雲卿分明是信了她的話的,若不然她怎麼會用小公子的性命要挾她傳消息給南梁,又怎麼可能會要挾她挑撥李廣延和獻王之間的關係?

紅雁嘶聲道:「你怎麼可能懷疑我,我明明做的很周全,你怎麼可能起疑……」

「是啊,你做的很周全。」

姜雲卿冷眼看著她,「你先是故意被小舅所擒,然後堅貞不屈不肯招供,后被小舅拿捏住軟肋才不得不吐露出阿俞的下落。」

「阿俞的出現,證實了你話中的真實,如果是尋常人,恐怕就信了你和李廣延之間的嫌隙,只可惜你大概忘了,李廣延叫我一聲師父。」

「我何其了解他,如果你真的想要踩著他當踏腳石,去推那所謂的小公子上位,他就算要利用於你,也斷然會釜底抽薪,在派你前來宗蜀想要捨棄你的時候,就一併除了那所謂的小公子斬草除根。」

「可他沒有,還偏偏那麼巧,讓他落到了在南梁打探消息的宗蜀探子的手上,還那般容易就被小舅所擒。」

姜雲卿看著紅雁,面露嘲諷。

「李廣延如今將南梁守的猶如鐵桶,大燕的探子在南梁皇城寸步難行,可是宗蜀的人卻能帶著個大活人猶入無人之境順利撤出南梁。」

「要麼,是李廣延蠢,居然放任這個禍端留著,要麼就是你們把我們想的太蠢,那所謂的小公子是假的,所謂的淑妃遺孤也是假的,而你的主子,從頭到尾都只有李廣延一人。」

紅雁聽著姜雲卿的話,滿臉的驚駭欲絕。

她沒想到,姜雲卿居然從頭到尾都沒有信過她。

她更沒有想到,那一日地牢之中,她在演戲,姜雲卿也在演戲,而她的那些偽裝沒有騙過姜雲卿,姜雲卿的卻是將她騙了個徹底,以至於讓她自得的覺得她把姜雲卿耍的團團轉,結果卻不知自己才是最蠢的那一個。

紅雁嘶聲道:「你既然知道我說的是假的,為什麼還要做那些事情?」

讓她送信給李廣延。

讓她挑撥李廣延和獻王的關係。

「你既然知道我在騙你,你何必多此一舉?」

姜雲卿聞言就那麼看著紅雁挑挑眉:「誰告訴你多此一舉了?」

紅雁心中一跳,心中猛的浮現出不安來。

姜雲卿似笑非笑:「你若不送信給李廣延,獻王又怎麼可能相信他已和我化解了前塵,聯手圖謀天下?」 兩個人影漫步在旺綠的山間,青草與泥土的氣息第一次讓他們如此陶醉。

童麗與童曉山並肩走在黃土構成的小路上,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平凡」是如此美好。

他們一個是年輕一輩的天之驕子,一個是化作神明的精靈,很多事情都讓他們身不由己,所以此刻的平凡是如此值得珍惜。

或許在兩個人的相處中朋友這個美好的辭彙已經將他們緊緊地聯繫在了一起。

作為東道主童曉山成了一名稱職的導遊,他會帶著童麗遊歷山間,也會帶著她去那山泉的源頭。並向她介紹著自己統領的精靈們。

雖然活了很久,可是童曉山也不過剛剛化作神明,那抹心智與他的外表一樣稚嫩。他完全不會去懷疑童麗,甚至非常渴望與她一直這樣下去。

而童麗雖為異能者卻也因童顏的保護沒被人灌輸古城殘酷的生存法則,她並不會對精靈產生掠奪的慾望,甚至因為童曉山的存在想要保護他們。

那是童麗第一次見到沒有化作人形的精靈,數量還不算少,各種各樣怪異的形狀散發著淡淡的熒光,每一個都是信仰的集合體,未來能夠成為神明的存在。

它們有的飄在半空,有的在地面行走,在童曉山的介紹下竟然沒有一個精靈對童麗產生敵意。

很顯然,童曉山在精靈們心中的地位是崇高的,沒有精靈會質疑他的決定,猶如帝王一般統御著這些精靈。

「這些就是我的同胞們,或許你可以和它們打成一片。」

「為什麼?我可是異能者,你不應該這麼做。」

雖然心中高興著可是童麗依舊選擇了斥責,畢竟她可不希望童曉山以後再干出這樣的傻事,善良的異能者真的不多見。

童曉山輕輕一笑道:「你是我的朋友,你不會背叛我的。」

簡單的信任卻讓童麗無比感動,因為這是她從小到大第一次被人如此信任。

就這樣,兩人的關係日益加深。隨著青春期的到來童麗的心開始蠢蠢欲動,數年時間壓抑的那種感覺她已經明白了一些。

愛,這是精靈們難以理解的東西,卻是人們認為最美好的東西。童麗發現自己已經愛上童曉山了,那英俊的外表,不凡的氣質,還有與他在一起的那種特殊感覺,一切都讓童麗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終於有一次,童麗決定將自己深藏的想法說出來,即便童曉山並不是人類也無所謂,她只希望能夠與他更多時間的在一起。

或許是因為年少,童麗甚至想離開那個對她少有關心的父親住到這山脈中來。至少這裡給她無數快樂,而且還有童曉山在。

依舊是那個熟悉的山泉邊,童麗懷著複雜的心緒站在了童曉山面前。

心思細膩的童曉山自然看出了童麗懷有心事,立刻微笑道:「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當時的童麗不過是一名年輕的少女,思想單純無比,她滿懷喜悅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喜歡你,做我生命中的唯一好嗎?」

精靈與神明的區別可不只是信仰的多少,更多的表現在靈智上。童曉山很快就清楚童麗說的是什麼意思。

可他卻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猶豫著,思考著。一個是精靈,另一個是異能者。互相對立的存在真的能夠結合在一起嗎?如果只是朋友,他們可以少一些顧慮,可要是更進一步就必須有更多的打算。

童麗沒能立刻得到回答顯得十分失落,掛在臉上的喜悅也漸漸僵硬。

看到這一幕的童曉山內心開始刺痛,他不懂愛,不明白自己是不是也如童麗喜歡自己一樣喜歡她,但是他卻知道自己不想與童麗分開,甚至想和她永遠在一起。那種觸動的感覺是其它同胞無法給他的。

「我……我不太懂感情這東西,只是我想和你一直相處下去,還想跟你一起做更多開心的事,看更美的風景。」

那抹喜悅重新回到了童麗的臉上,甚至還有些激動,她衝上前一把抱住了童曉山。

經過這一次表白童麗也徹底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她決定不再回天宿,那裡是個冷酷無情的地方,封閉了她的歡笑,只有無盡的冰冷讓人生厭。

而童曉山知道了她的想法后親手在一條小溪的不遠處建造了一間小木屋,這是他們的家,雖然沒有天宿的雅閣那般華麗,卻讓童麗感覺到了無比溫馨。歡聲笑語漸漸在這裡響起,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童麗將自己成長的一切告訴了童曉山,而童曉山也將自己腦海中的一切告訴了童麗。相互比較之下,異能者的存在變得殘酷無道,精靈的存在變得可憐又弱小。

到了夜晚,兩人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童曉山將遠古時期神明的出現編成故事講給她聽。

故事非常的具體,讓童麗驚嘆了許久,可也讓她產生了疑惑。

「曉山,你不是才剛化作神明沒多久嗎?為什麼會知道神明是怎麼出現的,還有這些人類社會的知識又是哪裡學來的啊。」

這個問題讓童曉山一陣嚴肅,頓了頓道:「當我化作人形成為神明的時候這些知識就已經存在我的腦海,就像是有一個人將這些東西硬塞給我一樣。我懷疑這天地間有一股超脫一切的力量在引導著一切,哪怕是我們這些神明。」

奪愛遊戲 童麗驚到了,超脫一切的力量那究竟是什麼她不清楚,只是她擔心童曉山的安危。

見童麗這幅樣子童曉山立刻做出微笑的表情道:「不用擔心我,神明在天地間存在了那麼久自然不會有事,再說了那股力量很可能來自於我的同胞,先我一步成為神明的存在。當然,我目前是沒有遇到過,也不知道其他同胞究竟去了哪裡。」

「不管怎麼樣你一定要小心,無論是異能者還是那股神秘的力量都不能從我身邊奪走你,我真的不想失去你。」童麗看著童曉山的眼睛無比認真地道。

童曉山先是一愣,而後嘴角揚起了一抹壞笑。

「我也是。」

話音剛落,童曉山直接強硬地將兩人的嘴唇合在了一起,當童麗反應過來時臉上已經爬上了一抹紅暈。

只見她開始了反擊,雙手環住了童曉山的腰間,兩人開始纏綿。

相遇是緣,相知是分,緣分落定,恩愛長遠。

(本章完) 「你……」紅雁驚駭欲絕。

她想起自己送回南梁的那封信,想起李廣延吩咐她做的事情,就覺得心中一陣陣的發寒。

如果真如姜雲卿所說,她從頭到尾都沒有信過她,甚至於從頭到尾都知道她所做的這些只不過是李廣延為了對付她所設的一個局。

那她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主動跳了進來,還照著他們想要的去走?

那封信……

那封信里到底寫了什麼?

姜雲卿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紅雁面對著眼前這個女子時,心中生出從未有過的挫敗和驚懼來。

她知道她今天落在姜雲卿手上絕不會有什麼好下場,而且姜雲卿也絕不會再給她一次機會離開。

紅雁臉上神色變化不斷,嘴裡說道:「你別以為你能算計主子,他不會上當的……」她說話間突然從腰間抓出一把粉末就朝著姜雲卿那邊扔了過去,然後轉身就想要逃跑。

誰知道姜雲卿半點不為那些東西所困,只是一揮袖,整個人便已經到了她跟前,一把抓住她的後頸之後,抬手便一掌拍在她的琵琶骨上,然後朝著她手臂和雙腿上輕拍了幾下,便直接廢了她。

「啊——!」

紅雁慘叫出聲。

姜雲卿居高臨下的看著紅雁。

「當初我放你離開時,就曾經跟你說過,你的命與我和李廣延而言都只是棋子,只不過你自己太過高看了自己,想要翻身變為執棋之人。」

「同樣的手段,李廣延在大燕時已經用過一次,付出了一隻眼睛的代價,你居然還想用一樣的手段再來算計我。」

姜雲卿翻手之時,掌心裡出現一些粉末來,隨著寒風一吹,飄飄然的從她手中落下。

「腐屍之毒,化功散。」

姜雲卿輕笑一聲,

「你可知道,我生來對毒物的感知遠超旁人,我這具身子更是以毒物煉製過,只要中過一次的毒,就決計不會再中。」

「李廣延明知道這一點,居然還讓你用他用過的毒來害我,而你居然也放棄了能夠離開的機會,死心塌地的替他辦事,前來送死。」

「我是該說你愚忠,還是該說你蠢?」

紅雁臉色大變,頓時嘶聲道:「你胡說,主子不可能害我,你休想挑撥我和主子之間的關係!」

姜雲卿淡笑:「我何需挑撥你,如今的你於我而言不過就是隨時都可以碾死的螞蟻,更何況,你以為當獻王知曉李廣延和我聯手,當李廣延因為你送出的那封信失了獻王信任,處境進退不得逼不得已去做他不肯做的事情時,他可還願意如這次一樣的讓你回到他身邊?」

「你這般信任李廣延,可曾知道他連他的親兄弟,親師父都能害死,何況是你這個謀士。」

「你可知道我為何這般厭惡李廣延?」

「因為我曾經親眼看到,他親手將那些替他披荊斬棘之人一個個送進地獄,他親手將那些視他如手足的人一個個抄家滅族,他想要的是登高望寡,而從來不是有人跟他並肩而行。」 幸福的時光如深夜的曇花,美到了極致,只是當人們還在陶醉於它的花香時,連品嘗餘韻的時間都沒有就要迎來凋零。

短短的幾個月時間,童麗就明白了精靈的生活有多麼凄慘,每天應對著各種敵人,為了生存不斷掙扎。

雖然童曉山的實力強大地令人髮指,可是當異能者的數量不斷增加時童麗依舊不由地開始擔心。而當天宿的人出現時,童麗終於慌了。

即便是強大的童曉山依舊無法留住所有來襲的異能者,消息迅速傳開,神明的誘惑讓無數異能者為之瘋狂。

天宿無疑是異能者勢力中的龐然大物,掌控著一整個區域,擁有無數的異能者。當他們得到這個消息時就已經免不了一場大戰。

無數的異能者像是潮水一般湧進山脈氣勢如虹,所有的暗殺者與山林中的動物都被這可怕的陣勢嚇退。

作為自然之神,童曉山在他們進入這山林的一刻就已經知曉,也明白這是一場無法避免的戰鬥。

輕輕的一聲嘆息,已經消失了許久的悲傷出現在了童曉山的臉上。

細心的童麗察覺到了這一變化,她知道有敵人來了,因為每當童曉山嘆息時總會迎來許多異能者的襲擊,可是這一次那悲傷的表情一同浮現,可想而知敵人遠比她想的要強大。

「這次的敵人很強嗎?」

童曉山知道自己瞞不了童麗,那麼多的異能者一擁而上恐怕光是戰鬥的餘波就能毀滅一個小山頭,想要隱藏是根本隱藏不住的,所以他點了點頭並道:「呆在這裡好嗎?我不希望你受傷,也不希望這個家就此消失,我會趕走他們的。」

此刻的童曉山已經多了一分成熟的感覺,比起神明或許更像是人類,感情無比豐富。

不過童麗卻搖頭了,因為童曉山那抹悲傷的表情讓她惶恐不安,像是即將失去自己最重要的東西一樣。她不願意撒手,即便是敵人再強大她也想與之共同面對。

「曉山,請帶上我。」

簡單的一句話,強硬的話氣,堅定不移的視線,這都是讓童曉山無法拒絕的理由。

或許平時的童曉山會淡定一笑並答應下來,可是這一次進入這山脈的異能者數量超越了以往加起來的總和。那龐大的陣容讓他也無法確信能夠勝利。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