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樓也沒瞞著姜雲卿,當著朱卓的面說道:

「我昨天偶然見到君公子和君夫人,想起你們與朱五交好,便想要請你們從中說和此事,沒想到後來鬧成那個樣子。」

姜雲卿之前在碼頭上見過繁樓一次,就隱約知道他性情,所以昨天他帶著酆思煜找上門來的時候,她其實差不多猜到他們的心思。

這會兒見繁樓這般坦然的模樣,姜雲卿想了想說道:

「既是賭約,自然就該願賭服輸,否則朱公子之前應賭時平白冒了風險,酆公子狡賴之後被人知曉也沒臉面。」

繁樓抿抿唇。

酆思煜也是有些漲紅臉。

他正想說他不會狡賴,誰知道姜雲卿話音一轉:

「不過那拍賣行如果真照你所說,對酆公子這般重要的話,不僅酆公子輸了拍賣行回去會受懲罰,朱公子以這隨口一賭便拿了這般貴重之物,恐怕朱公子也會因此吃罪了酆家。」

「我聽聞之前酆家為著戚家那事已經出血了不少,若在此時拿了拍賣行,恐怕酆家一些人只會覺得朱公子是趁火打劫,朱公子想必也不會想要因為區區一個拍賣行便與酆家生了嫌隙。」

「不如這樣,拍賣行便也罷了,讓酆公子賠償你一些靈晶,也算是讓他吃個教訓,至於沒了拍賣行你的損失……」

姜雲卿想了想:

「之前璟墨允諾你的東西煉製出來之後,我多贈你一枚,便當是替酆公子給你的賠償,不叫朱公子吃虧如何?」

朱卓剛開始聽著姜雲卿的話時還有些怔愣,沒想著她會替酆思煜求情。

他其實原本也沒想著要拿這拍賣行的,之前和酆思煜說那些逗弄教訓他的成分更重一些。

就像是姜雲卿說的,那拍賣行可不是什麼簡單東西,他要是真仗著買來的這些海獸贏了賭約拿了那拍賣行,酆思煜這小子還好,可酆家的一些老東西怕是會覺得他趁火打劫,指不準還會記恨上他。

他原也就只是想著拿拿喬,折騰折騰酆思煜而已,卻沒想到姜雲卿會答應替他們說情,而且居然還會願意替酆思煜做賠償。

朱卓可是知道君璟墨之前答應他的是什麼,那六道石睛象還在這別院隱秘之處藏著,被無數人嚴加看守,之前君璟墨已經答應了給他一半囊液煉製玄元丹,照著往日成丹的比例,約莫能煉製出三到五枚來。

如今姜雲卿再答應給他一顆,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情。

只可惜,這餡餅再香,朱卓也不敢拿。

朱卓連忙道:「嫂夫人可千萬別這麼說,那東西貴重,君兄之前所贈已經讓我不知道怎麼報答了,我如今怎還敢再收你的東西?」 第五百八十八章天龍商會

羅無生離開極樂閣之後,就向著其他的商鋪而去。

隨後跟極雲城一樣,購買了五份輔助靈材,租了一個煉丹室。

此刻身上的靈石,更加所剩無幾。

不過期間,他得到了一個消息。

就是黑獄地界的中心大城黑風城,十天後,要舉行一場二十年一次的大型拍賣會。

這黑風城,不屬於任何的勢力,算是一個中立的大城,裡面雖然同樣也是強者為尊,但比其他的大城要好上了許多。

另外這次的拍賣會,由於五大勢力都會參加,其他的人也同樣老實一些,免得招惹到一些人,自己反而被滅殺。

這次的大型拍賣會,是一個叫天龍商會的舉行的。

這天龍商會,他也知道一些,算是一個實力不錯的商會,裡面有好幾個帝王境,據說最強大的,達到了後期。

對於這一點,是不是真的,他也不是很清楚,因為也沒有去打探什麼的。

不過不管是不是,跟他現在也沒有什麼關係,他現在只知道這個拍賣會一定有好東西,他自然要去看一下。

雖然他的身上沒有了靈石,但血妖劍的長劍,是一件下品帝器。

另外他的身上,還有三件半帝器。

原本是有五件的,但給了葉青璇和文葉萱各一件。

隨便拿出一件半帝器,至少能賣個八九千萬。

至於帝器為什麼不留給葉青璇,是因為半帝器已經足夠用了。

畢竟蒼青莫都只是一件半帝器而已,如果帝器給葉青璇,反而讓葉青璇增加了一些危險。

雖然有他的威名在,但總有些人會鋌而走險。

就算是半帝器,如果不是生命危急時刻,也不能拿出來用,最多只是天階上品。

因為一件半帝器,也足以讓一些人鋌而走險。

帝器的事情,不用著急。

以後等葉青璇她們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他自然會找一些更好的帝器給她們。

雖然各大城買不到神火境修鍊的丹藥,拍賣會上肯定會有,而且品質不一般。

等煉製好獸靈丹,就快速的向著黑風城而去。

極樂城距離黑風城,還是有些遠的。

就算金色帆舟全速前進,也需要七八天的時間,另外現在整個黑風城,恐怕沒有住的地方,這讓人有些頭痛。

另外也要小心一點,不能讓黑妖殿的人發現,否則會給他造成很大的麻煩。

畢竟他的中品帝器,還是引來許多人的窺視。

韶華緣夢錄 如果被發現,恐怕難以逃走。

至於獸靈丹煉製的速度,還是很快。

不過五份,只有兩份出現丹鳴,而且是一份六階中期和一份六階初期的。

如果六階後期的,能出現丹鳴,對血毒蜂的幫助將更大。

六階初期獸血煉製的獸靈丹,對於血毒蜂來說,已經有些不夠了。

但這種煉丹的事情,他也沒有什麼辦法,看自己的運氣了。

每一份丹藥,他都全神貫注的煉製。

既然獸靈丹煉製結束,那麼此刻自然是向著黑風城而去。

金色帆舟前進的時間足夠,所以羅無生也不浪費時間,一邊前進,一邊快速的修鍊。

在這裡實力就是一切,想要不被別人滅了,就不斷的變強。

這一修鍊,轉眼間就是七天半的時間。

此時他的前面,出現了一座黑壓壓的巨城。

這巨城建造在一座黑風呼嘯的山脈之中,就好像一隻巨獸的腦袋。

這黑風就是那黑煞風,不過威力上,只有天府境的層次。

不過越深處的話,可以達到神火境的層次。

一般來說,黑煞風是不可能聚集在這麼大的山脈之中,但是這黑風山脈,從很久的時候,就呼嘯著黑煞風了,具體什麼原因,誰也不知道。

既然看到黑風城,羅無生也不再修鍊。

收起金色帆舟,就身形一動,快速的向著黑風城而去。

一路上,他看到了不少的武者,向著黑風城而去。

除了拍賣會之外,有的人還會拿出一些好東西,來交易或者出售什麼的。

雖然這種有可能會遭到截殺什麼的,但不怕死的,有的是,另外有些實力強大的,不會在意。

至於那些商鋪什麼的,也同樣會拿出一些好東西。

這段時間,可以賣出很多東西。

前進的時候,那些路邊的武者,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都紛紛繞開。

另外這段時間,血毒蜂的整體實力,提升到了真魂境中期,其凝聚出的血甲,可以抵擋神火境後期武者,很大一部分力量,對他有很大的幫助。

還有為了不被黑妖殿的妖族,他頭上戴著黑色斗笠。

在這裡戴著黑色斗笠,非常的正常,有很多人跟他如此,就是不想被其他人認出,免得引來自己的強敵。

至於此刻,進入黑風城,就快速的向著拍賣會之地而去。

拍賣會的地方,他還是知道,就算過了千年,這種東西一般也不會去改變的。

現在就是去拍賣會,將其中一件半帝器放入拍賣。

一件半帝器足以達到這個資格,畢竟不可能都是對神火境有用的東西。

至於對帝王境有用的東西,他不是很清楚,一般來說,這黑獄地界帝王境太少,拍賣會的話,只會考慮帝王境以下的,但世事無絕對。

不過就算有帝王境有用的東西,對他來說,也沒有什麼資格去爭奪。

先不說會不會被帝王境盯上,就算他們的身價,比不是他可以比的。

在黑獄地界這麼多年,積累的財富多得是。

隨後一盞茶后,羅無生出現在一個佔據千丈大小的圓形閣樓。

這個圓形閣樓,不是別的,正是黑風城的拍賣會之地。

他以前來過一次,不過沒有什麼他所需要的。

如果有人要寄拍東西,拍賣會有專門的入口。

羅無生身形一動,出現在那個入口處。

然後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進入其中。

到了一處櫃檯,裡面一個黃衫老者,淡淡一聲道:「要寄拍什麼東西?」

「寄拍這件琉璃烈火拐!」

羅無生手掌一翻,取出一個琉璃拐杖,對著那黃衫老者壓低聲音道。

「半帝器!有資格拍賣。這是你的號碼,等拍賣會結束,拿著這塊令牌,到後台領取拍賣的靈石。另外在本拍賣會寄賣物品,一律收取百分之五的費用。除此之外,這塊令牌還是拍賣會三樓包廂的信物。」

黃衫老者接過琉璃拐杖,淡淡的說了一聲,然後手掌一翻,將一塊刻著八的龍形令牌,遞到羅無生的面前。

至於這琉璃拐杖是哪裡來的,他們不會過問。

因為在黑獄地界,很多都是來歷不明的東西。 朱卓看了眼酆思煜說道:

「那酆家的拍賣行就是個燙手的東西,我原本也沒想著真要去拿,之前也不過是戲弄戲弄酆三罷了。」

「如今既然嫂夫人出面替他說和,那賭約的事情就此作罷。」

酆思煜睜大了眼,沒想著朱卓會這麼好說話,他原以為朱卓這般討厭的性子,肯定會拿住不放,甚至故意為難他。

繁樓聞言也是神色微怔,他之前就知道朱卓對君璟墨夫妻二人格外的看重,如今姜雲卿不過是兩句話的功夫,朱卓就這般輕易放手。

繁樓忍不住想起姜雲卿剛才話里所提到的東西。

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能讓朱卓這般變色,甚至還有些誠惶誠恐一副燙手的模樣?

姜雲卿見朱卓沒打算追究,搖頭道:「那不行,不能叫你吃虧。」

全球諸天時代 「可是……」

朱卓想要說話。

姜雲卿輕笑:「收著吧,本也就是讓你們出面去尋人煉製的,且滄瀾境開啟在即,就當是我送給你父親的見面禮,至於我和璟墨,本也不怎麼缺這些東西。」

「若是沒了,再尋人煉製就好。」

朱卓聞言看著姜雲卿那般隨意的模樣,這才想起她和君璟墨是上三宗的人,那玄元丹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是萬金難求的珍貴之物,可是對於上三宗或許不算是什麼極為稀罕的東西。

朱卓原是不想要的,可是想起他父親要入滄瀾境爭奪天池泉的名額,咬咬牙說道:「我本不該占嫂夫人的便宜,可是為著我父親,我便厚臉皮收下了。」

「只是這是我和酆三的事情,嫂夫人既然是幫他說話,那斷然沒有讓你平白替他擔了賠償的事情。」

姜雲卿知道朱卓這是在替她要好處,不由莞爾:「這水靈玉我很喜歡,而且於我而言也有些用處,便全當是抵了那丹藥了。」

朱卓聞言頓時皺眉。

水靈玉雖然稀少,可也不是什麼特別難尋的東西,且價值在那放著,頂天了能賣個五六萬靈晶,可是玄元丹卻是有市無價的東西。

有了玄元丹,便等於是多了一條命。

要真拿出去拍賣的話,就算是二、三十萬靈晶恐怕也買不回來。

「嫂夫人……」朱卓還想再勸。

姜雲卿看著他道:「行了,就這麼著吧。」

見姜雲卿神色淡淡的把玩著水靈玉,一副不想再說的樣子,朱卓只能歇了勸解的心思,扭頭對著酆思煜說道:「酆三,你這次可是佔了大便宜了。」

酆思煜神情不解,雖然不知道姜雲卿到底答應了朱卓什麼,可是端看朱卓這模樣恐怕就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他看向姜雲卿時忍不住生出些懊悔來,後悔昨兒個自己那般言語無狀。

被朱卓這般說話,他開口道:「多謝君夫人,我欠你一個人情,往後但凡有什麼事情你儘管開口,只要我能辦到,我定然替你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不過……」

酆思煜說完后扭頭瞪了朱卓一眼,他領姜雲卿的情,對朱卓卻沒那麼客氣了:

「你要什麼東西我給你就是,是你得了君夫人的東西,佔便宜的還不是你?」 工匠之王 第五百八十九章迅速離開

羅無生點點頭,然後轉身離開了拍賣會。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