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眼前這個叫高強的,高高瘦瘦的戴個黑邊眼鏡,渾身透著一股子年輕氣盛,生怕自己占妹妹便宜似的。

「嗯,這個還像點樣子。」

「小魚再漂亮,那也不是你這大叔的菜,趕緊出去要不然我喊保安了!」

「高強你幹嘛呀,他是我哥!」陳小魚一時著急,氣的拿手打高強。

「什麼哥啊,小魚你就是脾氣太好,他都能做你叔了,大不了辭職不做這秘書也不能讓他欺負!」

「笨蛋,我就是他秘書。」

「啊?小魚是陳總的秘書,那你就是公司的老闆……陳總?」高強結結巴巴的,抬頭看陳浩道。

這時。

陳浩笑了笑,對視著他眼睛點了點頭,「你叫高強,是吧。」

「嗯是是是,陳總對不起我……我剛才還以為,您跟其他同事一樣想佔小魚的便宜。」

「看出來了,你應該剛來公司吧。」

「嗯是,我跟小魚是大學同學,我看小魚來這個公司上班了,昨天才剛剛應聘過來不認識您。」

高強一邊解釋,一邊耷拉著腦袋,完全沒想到自己剛進公司,就頂撞了公司老闆。

可他那會知道,自己頂撞的不光是老闆,還是陳小魚的親哥啊。

但與此同時。

陳浩一聽大學同學,再想想高強剛才那麼護著自己妹妹,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哦明白了,小魚他是因為你,才來這公司應聘的吧。」

「哎呀哥,您看您說什麼呢。」陳小魚偷偷看高強一眼,頓時給羞的低下了頭。

「哎小魚,你得喊陳總,喊哥……不太合適。」

哈哈臭小子!

你果然喜歡我妹妹,我妹妹喊個哥還吃醋!

陳浩在心頭樂著,陳小魚也趁機攆走了高強,於是辦公室里就只剩西下了兄妹倆人。

「哥!你不許亂想,我跟高強什麼都沒有。」

「我說有什麼了嗎?」陳浩一本正經的,故意逗妹妹道,「小魚,我看高強這小子不錯,對你也挺好的。」

「哎呀哥,你看你還說,都說我倆沒什麼啦。」

陳小魚嘴上雖這樣說,但聽親哥對高強印象不錯,心頭竟然有些莫名的高興。

這時。

陳浩見妹妹羞的不行,心想有高強在公司護著妹妹,也暫時能把心放回肚子里了。

但妹妹穿這身衣服,他是一點兒也看不下去……

「反正我閑著也沒事,出去給你買幾套衣服,從明天開始這套衣服不許再穿了!」

陳浩看妹妹一眼,拿手摸上她腦袋晃了晃,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吼」

天地間傳來了一聲暴吼,在外的老嫗和青年先是一愣,隨後傻在了原地。當她們看清在陣中居然出現了一隻龍的時候,徹底的懵了。

「這……這是龍……嗎?」儘管只有一個光影,但是青年還是能看清楚半空那屬於龍的矯健的身形。老祖奶也不住的想後撤,她們怎麼也想不到原本只是在傳說中出現的生物,居然會在自己眼前出現。

「這幫人居然還有龍……」老祖奶已經顧不上欣賞龍了,因為她發現這龍出現之後,自己的陣法居然有鬆動的跡象,急忙用手扶住開始搖晃的拐杖,身上升起了一團霧氣模樣的精氣。

「吼」小龍的身體越來越大,張開了巨口,頓時刺目的光芒從它的口中射出,光芒分出了九道,射在了黑白光幕上。

「這是什麼?這龍居然能……釋放出陣法」老祖奶突然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青年轉過頭,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老祖奶露出這樣的表情,想當初就算她遇到杖朝境界的傳承者也沒有這樣子過。

「轟」

陰陽子母陣的光幕出現了波動,像是在平靜地水面上扔下了一塊石子一樣,泛起了漣漪。並且這種波動越來越大,地面也開始發生了震顫。

「陰陽子母陣居然會變這樣……」青年張開了大嘴,眼中充滿了驚駭。

「能將我的陣法逼成這樣,還有這九道光,難不成這是九宮八卦陣?」老祖奶眼中除了驚駭之外,更多的是妒忌,像她這種熱衷也陣法的人,唯一能夠吸引她的也只有陣法了。

「九宮八卦陣?怎麼可能,現在還有人會布下那種陣法?」青年滿臉的不可置信,擁有陰陽子母陣的他們自然知道像這種神陣布下需要多大的神通,再說這種古老的陣原本會的人就少,加上時間的流逝所以早已經絕種了,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布出來了。

但是他們想不到的是,趙信是將別人的陣法收起來,之後又被小龍給吞下了,這一點估計就算是說給他們聽,也沒有人會相信,畢竟有些太過於玄幻了。

「小龍行不行啊」八卦爐內,莫妄娜恢復了一些,也知道小龍出去了,明顯還是有些擔心。

「這是咱們最後的希望了……」趙信搖了搖頭,自己也不知道小龍會不會成功,畢竟沒有最強的陣只是最強的人,每一個陣雖然都會自主運行,可如果有施陣人參與的話,也是可能改變陣法的能力的,就比如像如今變換陰陽的子母陣。

「說的也是,看來咱們只能依靠這個大傢伙了」魔扎雙手捂住剛剛止血的胸口,臉色蒼白。

「小龍,靠你了」趙信在心中默念,衝上了爐頂,入眼的是小龍那緊緊抓住八卦爐的爪子。

不一會兒陣中的又開始發生變化了,從母陣切換為了子陣,無數的利芒在空中劃過,眼看小龍諾大的身軀就要成為一個被射成蜂窩煤,趙信不由得開始心急了。

「嗚……」小龍低鳴一聲,隨後讓趙信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因為小龍是抓住八卦爐的,所以趙信可以很清楚的看清小龍的身體,而在小龍的低鳴過後,趙信可以明顯的看到小龍的身體開始變模樣了。

「過去了……」

利芒眨眼即至,但就在趙信心提到嗓子眼的時候,驚異的發現小龍居然不見了,利芒憑空穿過,八卦爐因為位置較低,也湊巧躲過了一擊。但是更讓趙信吃驚的是,自己的位置沒有動,也就是說抓住八卦爐的小龍也沒有動,那也就不是速度快到看不到了,而是類似於隱身在了原地。可是隱身在原地也只是視線的問題,身體是不會變的,但是剛才利芒好像毫無阻礙的穿過,又不符合隱身的事情。

「小龍……,你怎麼樣了」說話間,趙信忽然感覺到一股凜冽的氣息正朝自己逼近,轉過頭就看到了數不清的利芒正射向八卦爐這邊。

「呼」耳邊傳來了粗重的喘息聲,趙信只覺眼前一黑,身體彷如至於虛空內一樣,可又感覺不像是在虛空。

「怎麼突然間黑了,信哥」黑暗中魔扎的聲音傳來。

「有古怪,我居然什麼都看不到」莫妄娜也是一樣,不過並沒有顯得有多焦急。

「咕咕咕」不一會兒,八卦爐中傳來了一陣耳邊一陣奇怪的聲音,既像是腸胃翻滾,又像是熱水沸騰的聲音。

「我們不會是在什麼東西的肚子里吧?」魔扎有些緊張的說道。

「小龍」趙信莫妄娜異口同聲的說道。

「對了,咱們可能就是在小龍的肚子中,不過我記得上一次小龍的腹部可不是這樣的」趙信憑藉著感覺到了八卦爐的爐口處,疑惑的喃道。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不見了,龍和那兩個人居然消失了」老祖奶感覺自己的腦袋已經有些不夠用了,從芥子到龍,九宮八卦陣到憑空消失,這一連串的事情都透著詭異,這個時候她不由得懷疑自己應該不應該得罪這個人了。

「消失了?怎麼可能,難不成對方是幻龍嗎?」青年手托下巴,略感疑惑。

「不可能是幻龍,幻龍不會有這麼大,古冊記載幻龍是非常小的,頂多比莽要大一些而已,不過不管它是什麼,在進入我的陰陽子母陣中,都不可能活著出來」老祖奶眼中殺氣凜然,身上的氣勢大漲,身上升起了一道垂著長發人的虛影。

「這是……」青年轉過頭看向老祖奶,特別是她身後的那個虛影,一點點的向後走,似乎很害怕對方。

「不管你是什麼,跟我斗,結果都是一樣的」老祖奶猛地拔出了拐杖,身後的虛影也張開了雙臂,啥時間平地起風,一股死氣瀰漫在空中,似乎什麼東西要出世一般。

「哐」

老祖奶將手中的拐杖高高舉起,身上升起一團黑氣,像是被什麼東西牽引一樣,瘋狂的聚向拐杖,幾個呼吸后原本其貌不揚的拐杖已經大變樣,絲絲黑氣纏繞在拐杖上,猶如燃起的黑火一樣。(未完待續。) 陳浩從公司出來,已經到了半下午。

他原本是想去找老高的,想讓老高幫忙調查一下三爺的底細,他總感覺家裡發現的攝像頭。

弄不好,就跟「三爺」這孫子有關係。

可現在呢?

因為妹妹漂亮也好,因為妹妹穿的衣服太感性也好,他是一點兒也不想再讓妹妹繼續穿這套工裝了。

所以他直接開車,來到東南市最大的購物商場,嘩啦啦幫妹妹買了七八套衣服。

等陳浩把衣服放到後備箱里,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

「5點33分,時間剛剛好,應該不耽誤8點跟杜鵑見面!」

陳浩輕聲說著,便隨手撥通了老高的電話,想著趁這點時間跟老高見個面。

很快。

電話剛剛剛打通,才響了幾聲,手機里便傳出了老高的聲音。

「喂臭小子,今天要下雨嗎?」

「滾蛋。」陳浩一聽,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主動給你打個電話,沒必要這麼激動吧還下雨。」

「明天下雪,大夏天的下雪,你信不信!」

「當然相信了,咱們東南市誰不知道,第一美女叫蘇墨雪哈哈臭小子,說吧找老子什麼事。」

「見個面吧,我找你有事。」陳浩懶得多說,直奔主題道。

「猜出來了,我在市中心帶兒子吃飯,要不一起吧。」

「哎等等,老高你啥時候冒出來個兒子?」陳浩從沒聽老高說起過,他還有個兒子。

「廢話!老子都這把年紀了,怎麼不能有個兒子……才剛剛大學畢業,趕緊過來吧我把地址發給你。」

「那行吧,你兒子但願遺傳他媽的基因!」陳浩隨口開著玩笑,蹭的掛斷了電話。

時間不長。

也就眨眼的功夫,老高發來了他吃飯的地址。

說來也巧了,老高吃飯的地方就在附近,總共沒有幾步路。

陳浩嘿嘿一笑,鎖上車門便點了根香煙,都沒等把香煙抽完,便來到了老高吃飯的餐廳。

「先生您好,請問您幾位!」服務員主動迎了上來。

「我找人,應該是一個老頭兒,帶著一個年輕小夥子。」

「哦您是陳先生吧,客人剛剛交代過,說您一會兒要過來,他們在二樓黃鶴樓包間等您。」

「好謝謝。」陳浩沖沖服務員點點頭,直接上了餐廳二樓。

這是一家東北菜館,吵吵嚷嚷的全是人,飯菜應該有點兒特點。

「黃鶴樓!就是這兒了。」陳浩來到二樓,看見門牌上黃鶴樓仨字,直接推門走了進來。

果然。

老高穿一身黑色中山裝,在和一個高高瘦瘦的年輕小夥子吃飯……

「嗯?怎麼是你呀。」

「陳總?剛才是您給爸爸打電話啊!」

陳浩見他也認出了自己,扭頭看老高一眼,頓時就便給吃驚的樂出了聲。

「哈哈臭小子,挺巧啊,在這兒都能遇到你。」

「是啊是啊,陳總您請坐請坐!」年輕人說話間,就熱情的給陳浩搬椅子。

頃刻間。

老高坐在餐桌跟前,看看自己兒子的舉動,又見陳浩坐在了自己旁邊……

「臭小子啥意思,你跟我兒子認識?」

臭小子?

老高你現在就可勁兒喊吧,早晚有一天有你求我的時候,你兒子可在追我妹妹!

「哦下午見過一面,你兒子在小雪的公司上班。」陳浩拿起筷子就吃,也沒有多說什麼。

「啊?哈哈不會這麼巧吧,兒子你說找了個工作,原來是在蘇墨雪的公司呀。」

「蘇墨雪?爸您說的蘇墨雪,跟東南市第一美女是同一個人嗎?」

「如假包換!」陳浩放下筷子,有些得意的看高強道,「蘇墨雪是我老婆,我是蘇墨雪她老公。」

「高強可以啊,剛從外地回來,就知道東南市第一美女!」

「行了行了,臭小子你少在這兒得意,我在為兒子慶祝找到工作呢,你找老子什麼事。」

「哎呦老高,我看你是沒弄清楚狀況吧。」陳浩往椅背上一靠,一本正經的看他道。

「啥意思,你牛什麼牛,老子喊你個臭小子不行啊。」

「行,怎麼不行,不過得先問問你兒子……高強,我有個妹妹你還不知道吧。」

「啊?陳總您什麼意思呀。」高強弄的一頭霧水。

「兒子別理他,他妹妹叫陳小魚,小心中了陳浩的詭計。」

一秒。

兩秒。

好多秒過後,高強蹭的站起來,就沖著老高喊了聲爸。

「爸!你怎麼跟陳總說話呢,陳總不光是我老闆,還是小魚她哥……陳總您真是小魚她親哥呀?」

「嗯對,這個也是如假包換。」陳浩拿起筷子,伸胳膊夾菜時差點都沒樂出來。

但與此同時。

高強卻差點沒給哭出來,他是怎麼也沒想到,陳總不光是小魚的直屬領導,還是自己未來的大舅哥……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