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點讓林飛很是沮喪,境界沒有提高,他倒是無所謂。

畢竟他從獲得玉佩傳承到現在,也沒多少天,想讓修為一蹴而就,自然是不可能,這種事情急不得。

讓他真正蛋疼的是,是完全感受不到進步。 萌妻來襲:腹黑老公賴上門 讓他有種無論修鍊多長時間,都是在原地踏步的感覺。

這種擔憂一直困擾著林飛。

判官的腹黑花嫁 他在修鍊一途,是徹徹底底的菜鳥。

而不知為何,他在玉佩之中繼承的傳承中,也沒有任何關於修鍊的經驗心得之類的東西。

他倒是很想請教請教玉佩之中那個神秘的小童,可惜的是,林飛並不能隨心所欲地進入玉佩內部那個神秘的世界。

所以,林飛只能自己摸索著修鍊。

沒想到,今天就這麼莫名其妙地進階了。

這讓林飛意識到,修鍊恐怕不僅僅是簡單的吸收和煉化靈氣,跟自己的心境也有莫大的關係。

同時林飛也明白,在修鍊之路上,他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

回到新租的房子后,林飛坐在床上,開始仔細感受著這次進階后的變化。

上次看破董慶榮的血光之災時,他是從望氣術的第四境界,提升到了第五境界。

而現在,他已經提升到了第六境界。

事實上,變化並沒有太多。

只不過是身體能儲存的靈氣變得更多了,是之前的好幾倍。

而他的身體素質,也進一步提升了一些。

他估計,現在他再利用望氣術觀察別人的運道吉凶,就不會再出現像之前那樣消耗過大的情況了。

除此之外,也只有望氣術的觀察效果,變得更敏銳一些而已,其他就再也沒有什麼變化了。

即便這次突破好像沒有給林飛帶來太大的改變,但林飛還是很開心。

望氣術一共有九個境界。

林飛隱隱感覺到,等他突破第九境界之後,他的修道之路,才算是正式開始。

相比起望氣術的修鍊,林飛在天禪氣功上的修鍊就順利多了。

雖然他有著比普通武道牛叉很多的道法傳承,但是他並沒有小瞧這門功法。

陳雨菲的爺爺這種級別的人物,傳授給他的功法,自然不可能是大路貨。

而林飛修鍊之後,也發現,這門功法對他的戰鬥力提升,幫助極大。

林飛修鍊的望氣術本質上就不是一門用來戰鬥的術法,只是它提升了林飛的身體素質,這才使得林飛的實力變得很強。

而這種強大,只是相對於普通人而言。林飛覺得,如果他碰到擅長戰鬥的武道高手的話,搞不好會栽跟頭。

原本林飛對此並不在意,他覺得自己只要不到處惹是生非的話,根本不需要太強的戰鬥力。

然而,和董慶榮一起遭遇的車禍,讓他意識到,有些時候,就算自己不去惹是生非,麻煩也可能會找上門來。

所以,林飛這才明白,擁有強大的戰鬥力,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最起碼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修鍊天禪氣功后,林飛能感覺自己的實力,有了極大的提高。

而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林飛覺得,修鍊天禪氣功,也能給自己的道法修鍊,提供一定的借鑒意義。

……

第二天一早,西陽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問林飛人在哪兒,他過來接林飛。

林飛把新租的這房子的地址告訴了西陽,然後簡單地把自己收拾了一下,換了一身新買的衣服。

他原來的那些衣服,都是穿了好幾年捨不得扔的那種,看起來非常破舊。

雖然他自己不是很在意這些外在的東西,但是這次他是以西陽朋友的身份去參加飯局,就算是為西陽的面子考慮,也要稍微注意一點形象。

換上新衣服之後,林飛對著鏡子照了照,滿意地點了點頭自語道:「果然是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啊,這麼一看,果然精神多了!」

他本來長相就不差,自從獲得玉佩傳承開始修鍊之後,更是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變得不一樣了,看起來異常精神帥氣。

要說缺陷,倒也有一個,那就是身高。

林飛的身高只有一米七幾,勉強過及格線。

這點讓他很是鬱悶,因為有著一雙傲人大長腿的洛雲,個子比他還高上一兩公分。

以至於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為了照顧他的面子,洛雲從來不穿高跟鞋。

「也不知道以後有沒有辦法讓個子再長一點!」林飛默默地琢磨著。

這時候,西陽的電話又響了起來,說是他已經到了樓下。

林飛也就收起這些雜念,出了門! 下了樓之後,林飛一眼就看到西陽站在一輛白色轎車的邊上朝他招手。

西陽平時從來不顧及形象,整天趿拉著拖鞋,沒事還摳摳腳。

但今天倒是穿得很齊整講究,終於有點兒富家公子的意思了。

林飛走到跟前的時候,卻有些意外地發現,車上並沒有別人,也沒有司機。

「你自己開車過來的?你會開車?」林飛有些訝然的問道。

西陽聞言點了點頭道:「對啊,開車又不難學。出去玩還帶個司機的話,多麻煩!」

林飛有些無語,這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和窮人家的孩子的差距啊。

他還在蹬自行車的時候,人家就已經開車了。

「以前怎麼沒見你開過車!」林飛一邊上了副駕駛,一邊隨口問道。

西陽撇撇嘴答道:「家裡的車都太貴,開出來太扎眼,我不喜歡。要不是買了這輛普通的車,我今天也不會開車出來!」

尼瑪!

林飛無語地翻了個白眼,心靈再次受到了一次打擊。

他雖然對車不是很懂,但也能認出這輛車的車標。這是一輛寶馬,在他的概念里,寶馬就算是豪車了。

然而在西陽的嘴裡,這輛寶馬只能算是一輛符合他低調性格的普通車子。

這個逼裝的,林飛可以給一百分!

不過林飛也知道,西陽這是說的實話,並不是在他面前裝叉。西陽也不是那種喜歡炫耀的性子。

想到這裡,再想想自己以前那拮据的日子,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不過,林飛很快就擺正了心態。

就憑他在玉佩中獲得的傳承,以後想要獲得財富,並不是多難的事情。

所以,沒有必要去羨慕西陽。

某種意義上講,獲得玉佩傳承的他,比起出身在富裕家庭的西陽,是更為幸運的。

「我們今天到底和誰一起吃飯,你那親戚又是你什麼人?」路上,林飛有些好奇地問道。

昨天在電話里,不方便詢問,所以林飛對今天要去的飯局,情況還一無所知呢。

「一群紈絝二代聚聚會而已!」西陽撇嘴說道,接著他沉默了一下,才皺著眉頭開口道:「至於我那親戚……算是我堂哥吧!」

林飛聞言有些無語,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算是」是幾個意思?

不過林飛也知道,西陽對他父親那邊,有著很強烈的怨恨,所以不認可父親那邊的親戚,也是正常的情況。

但隨著西陽繼續講下去,林飛就知道自己想錯了。 戰天龍帝 西陽討厭他堂哥,根本不是因為他父親的關係。

西陽的堂哥,名叫西磊,原本他和西陽沒有任何交集。

不過這次西磊突然來江雲,說要看望西陽的母親。

西陽的母親對西磊的拜訪很是開心,非常熱情地招待了西磊不說,還囑咐西陽一定要好好陪堂哥在江雲玩玩。

然而,西磊在西陽的母親面前,一直表現的彬彬有禮,挑不出任何毛病。

可單獨和西陽相處的時候,卻立刻露出了本來面目,說話各種陰陽怪氣,冷嘲熱諷,氣得西陽差點沒和他動手。

然而讓西陽沒想到的是,西磊卻惡人先告狀,跑到西陽母親面前裝委屈。

這傢伙演技非常好,而西陽母親又知道自己兒子向來性格衝動,又對西陽父親那邊的親戚抱有成見。

所以她立刻相信了西磊的話,逼著西陽給西磊道歉。

西陽那倔脾氣自然不肯道歉,氣得西洋母親直接給他關了三天禁閉。

林飛那天打電話給西陽的時候,正是西陽被沒收了手機關了禁閉的時候,所以才打不通。

而西磊這時候居然還假模假樣地幫西陽求情,這越發讓西陽母親覺得心有愧疚,對死活不肯道歉的西陽則更是生氣。

原本事情估計就這樣不了了之了,西陽母親就算再生氣,也不可能一直給西陽關禁閉。

但是第三天的時候,西陽忽然聽家裡給他送飯菜的傭人說,他母親被他氣得吃不下飯,一整天沒有起床了。

向來孝順的西陽聞言被嚇了一跳,生怕母親的身體再被氣出病來。

要知道上次他母親的眼睛,就是因為生氣才出問題的。

所以,儘管對西磊恨得牙痒痒,但為了哄母親高興,他還是硬著頭皮給西磊道了歉。

西磊在西陽母親面前,裝得很是大度,表示自己從來沒有在意。

並且說他準備和在江雲這邊的幾個朋友聚一聚,邀請西陽一起去。

西陽自然不想去,可惜,他母親覺得這是一個讓他們兄弟之間關係緩和的機會,所以逼著西陽一定要去。

無奈之下,西陽只好答應。

只不過他實在不想一個人去參加這個破聚會,所以才拉上了林飛。

聽西陽講完后,林飛也是無語,想不到向來性格磊落的西陽會有這麼一個陰險的堂哥。

他有些同情地拍了拍西陽的肩膀說道:「放心,今天你那個堂哥要是還敢挑事,咱們兄弟聯手收拾他!」

他有另一面 西陽聞言頓時眼睛一亮,然後哈哈笑了起來說道:「對,這小王八今天要是還敢蹦躂的話,就收拾他一頓。讓他知道,我們也不是好惹的!」

見西陽心情好了很多,林飛倒是沒好意思提醒他,西磊畢竟是他的堂哥,他罵西磊是小王八,某種意義上,也是把他自己給罵了……

在路上開了好長時間后,林飛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還沒到嗎,我們今天到底要去哪兒啊?」

他原本以為很近呢,結果西陽開了一個多小時了,居然還沒有到。

「還早著呢,起碼還要開一個小時!」西陽淡淡地說道。

林飛聞言更是納悶,他們明顯已經離開了繁華的市中心,越往後開四周越偏僻。

這讓林飛很是納悶,西陽的堂哥這樣的公子哥吃飯的話,總不會去那些上不了檯面的小飯店吧。

他把這個疑問說出來的時候,西陽頓時笑了起來。

他搖搖頭說道:「你不懂,真正奢華的地方,從來都不在市中心,等到了那兒你就知道了!」

「好吧,我確實是不了解!」林飛聞言聳了聳肩說道。

以他之前的經濟能力,自然不可能知道這些有錢人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這倒也讓他這場飯局有了些期待,不管怎麼說,今天也算是有機會體驗一下有錢人的生活了! 西陽的車子又開了好一會兒,這時候他們的車子已經徹底離開了市區,到了城郊。

「快到了,沿著這條路開上十公里左右,就到了!」西陽忽然開口說道,接著就見他將車子拐入了另一條路上。

車子開到這條路上的時候,林飛立刻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這條路上車輛很少,而路的兩旁也基本看不到建築物。

道路兩側,都是一顆顆高大的樹木。

樹木間的空地上,則長滿了不知名的野花。碧樹紅花,景色非常漂亮。

他們的車子好像行駛在一條綠色長廊之中,讓人心曠神怡。

在這條路上開了沒多久,就路過了一個別墅區。

多層次的綠化植物,把別墅區和道路完全隔了開來,在路上只能看裡面別墅的一個個紅色屋頂。

顯然,生活在這裡,一定擁有著大山裡一般的靜謐環境和新鮮空氣。

「這地方確實不錯!」林飛由衷地感嘆了一句。

還沒到目的地呢,林飛就有種不虛此行的感覺,果然還是有錢人會享受。

西陽撇撇嘴說道:「就綠化好了一點而已,其他哪裡有什麼好的!」

林飛翻了個白眼,懶得與之爭辯。

以西陽的家世,估計什麼樣的高檔地方,都見識過,自然瞧不上這簡簡單單的一個別墅區。

林飛也親眼見過西陽他們家的別墅,確實比這兒高了好幾個檔次!

所以,林飛很明智地選擇不和這傢伙爭辯。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