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說道:「嗣月我就不管了,老三要是來找我的話,我還是會答應。」

沈曼兒心說,好一部家庭倫理大戲呀。你明明知道我是你兒子的三嬸,還非要讓我嫁給你兒子。你存的什麼心?

天帝說道:「這件事情我早有了決斷,所以不會更改了。」

沈曼兒說:「這樣對三殿下的傷害更大。」

天帝說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回去等待婚期吧。」

沈曼兒在心裡瘋狂吐槽,聽說過兒子坑爹的,沒聽說過爹這麼坑兒子的。

沈曼兒服了。

天帝說道:「你走吧。」

沈曼兒一點有用的消息都沒有打聽到,還被定下了婚事。

沈曼兒你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沈曼兒走出大殿,三殿下在殿外等候。

三殿下一見沈曼兒連忙走了過來,說道:「父皇和你說什麼了?」

沈曼兒說道:「我們回去說。」

三殿下有些等不及了,拉著沈曼兒瞬間回了沈曼兒的寢宮。

沈曼兒說道:「陛下為我們定下了婚期。」

三殿下一下子興奮起來,說道:「這真是太好了。父皇果然沒有騙我。」

沈曼兒心說,傻侄子,你父皇沒有騙你,但是他在坑你呀。

沈曼兒決定坦白,不能讓三殿下繼續做不現實的夢了。

「三殿下,其實我已經成過親了,我們不能舉行這個成親大典。」

三殿下笑了笑,說道:「玉兒在說什麼胡話?在凡間的經歷都不算數的。」

沈曼兒說:「不是在凡間,你知道嗣月從哪裡帶我回來的嗎?」

三殿下有些緊張,不想讓沈曼兒再說下去:「我不在乎那些,你回來了就好。」

沈曼兒說:「你就不懷疑,為什麼嗣月回來那麼久,才把我帶回天庭,你才感受到我的回歸?」

三殿下說道:「你別說了,這些都不重要。」

沈曼兒接著說道:「我凡間的記憶已經沒有了,天界記憶也沒有了。我有的記憶是從魔界開始。我已經是魔界的王后了。」

這話要是不說明白了,三殿下是不肯認清現實的。

沈曼兒說:「嗣月回到天上之後,代表天界去給魔尊送賀禮,和魔尊成親的就是我。」

三殿下說道:「不可能,要真是這樣,父皇不會讓我娶你的。玉兒,以前的事情記不記得不重要了,你好好休息,等婚期吧。」

三殿下說完,就離開了。

沈曼兒看著他的背影,有些落荒而跳的樣子。

沈曼兒也不想這樣傷人,但是那人不是炎龍宇,自己不會嫁給他的,乾脆讓他斷了念想。

沈曼兒現在無比期待魔尊的到來。 錯亂

沈曼兒老是覺得天帝有什麼陰謀,要不然不可能讓自己嫁給他的兒子。

畢竟沈曼兒已婚,而且結婚對象還是他的親弟弟。

沈曼兒心想與其等著魔尊來找自己,不如自己主動一點。

但是沈曼兒又覺得是魔尊丟下了自己,自己不可能厚著臉皮再去找他。

沈曼兒不想這樣被約束。

三殿下一直在自欺欺人,跟他講道理又講不通。

沈曼兒心想不如自己去浪跡天涯,不要再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沈曼兒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靠譜。

沈曼兒去藏寶閣收拾了一些東西,裝在自己的袖子里。

沈曼兒以前一直不明白古人的袖子,怎麼能裝那麼多東西還不掉。

現在也不是很明白,因為她袖子里是施了法術的,可以當儲存空間。

沈曼兒收拾好之後,突然想到這些東西不是自己的,自己不該拿。拿了可就說不清了。

沈曼兒連忙又給放回去。

沈曼兒摸了摸魔尊給自己的夜明珠,心想幸好還有好多,這以後就是自己的活動基金了。

沈曼兒偷偷摸摸的走出房門,想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出去。

沈曼兒剛剛打開大門的一條小鋒,就查覺到兩道視線看著自己。

沈曼兒抬起頭來才發現自己門口居然有侍衛把手著。

沈曼兒見自己已經被發現了,乾脆打開了大門,說道:「我就是想出去散散心。」

沈曼兒說完,不等侍衛反應就要往外走。

侍衛連忙攔下她,說道:「紅玉仙子見諒,陛下說你哪也不能去。」

沈曼兒一聽,居然是陛下指使的,看來自己猜的沒錯,這裡面肯定有什麼大陰謀。

沈曼兒說:「我要見三殿下。」

侍衛說道:「陛下吩咐,您和三殿下大婚之前不能見面。」

沈曼兒見說不通,有些人急躁。

但是有侍衛守著,自己就算再著急也出不去。

沈曼兒告訴自己平靜心情,不要自己就先慌了,總會找到辦法的。

沈曼兒笑眯眯的對侍衛說:「不就是不讓我出去嗎?我不出去就是了,你們在這站著吧。」

侍衛看著紅玉仙子明明在笑,但是兩人都感受到了陰寒之氣,心裡打了個冷顫。

沈曼兒也知道其實自己在遷怒,但是沒辦法,脾氣就是不好。

沈曼兒回到了自己的寢殿,看著這精緻的房間,自己剛來的時候還特別欣喜,現在卻恨不得逃離這裡。

沈曼兒心想,這就是生活,永遠不會讓你滿意。

沈曼兒躺在大床上,心裡想著逃離的方法。

電視劇和小說里,經常有這樣的劇情。

沈曼兒試圖在自己的記憶里找出別人是解決這件事的方法。

想了一會兒,沈曼兒終於放棄了,因為自己看到都是男主特別厲害的。

女主再怎麼逃離,其實男主都看在眼裡。不過是逗著女主玩。

沈曼兒好絕望呀,現在自己跟個傻子似的。

劇情也沒弄懂,稀里糊塗的,這可怎麼辦呀?

沈曼兒不想坐以待斃,不試一試怎麼知道自己做不到?

沈曼兒把阿黎叫過來,說道:「我想見嗣月,你去告訴他。」

阿黎是嗣月派來的,自然為嗣月仙人感到欣喜。

紅玉仙子馬上就要和三殿下成親了,嗣月仙人肯定很難過。

阿黎也覺得紅玉仙子在見嗣月仙人一面比較好。

阿黎說道:「仙子放心吧,我一定會帶嗣月仙人來見你的。」

沈曼兒見阿黎這麼激動,有些疑惑,但是也不想問了,只囑咐阿黎趕緊把事辦了。

阿黎趕緊出去了。

沈曼兒後知後覺反應過來,阿黎是嗣月派來的,這就更好了。

冰山被我甜到時 沈曼兒在屋子裡走來走去,有些著急。

沈曼兒現在的計劃是跟嗣月商量一下,讓他帶自己離開。

嗣月一直說自己是他的未婚妻,現在自己馬上要嫁給三殿下了,他怎麼也得做些事情吧。

而且本來就是嗣月把自己帶這來的,結果惹出這麼多事兒來都怪他。

沈曼兒氣哼哼的。

心裡也氣魔尊這個大壞蛋,要是現實中炎龍宇敢這麼誤會自己,把自己丟下的話,自己是肯定不會再原諒他的。

等出了幻境,一定要跟炎龍宇好好談一談這件事。

阿黎很快就回來了,沈曼兒既然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問道:「侍衛不讓他進來,仙子去門口和他說話吧。」

沈曼兒暈倒,當著那兩個侍衛的面,自己有什麼話能直說呀?

不過能見到也很不錯了。

沈曼兒剛才還擔心天帝誰也不讓自己見了呢。

沈曼兒看見炎龍宇的臉,心裡很是委屈,以前看見,還能心生歡喜。

沈曼兒對頂著炎龍宇的臉的嗣月也沒好氣。

沈曼兒說:「你是不是要跟我解釋一下?」

嗣月的悲傷從眼裡都要溢出來了。

沈曼兒終究還是有些不忍。

沈曼兒說:「三殿下說,我和他有婚約。你卻說我和你有婚約。你們不能欺負我沒有記憶,就騙婚吧?」

嗣月說道:「曼兒,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明明是我的未婚妻,天帝也答應我們渡劫回來,就讓我們成婚。」

嗣月哽咽了一下,沈曼兒有些沒眼看,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沈曼兒有些受不了。

沈曼兒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因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沈曼兒說:「你先別急著難過,快跟我說一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嗣月說道:「我聽說你要和三殿下成親了,去找天帝,天帝卻說,是我自己執念太深,記憶錯亂了。」

沈曼兒說:「那你問過別人沒有?」

嗣月說:「從天帝那裡出來后,我問了好多人,他們都說,和你有婚約的始終是三殿下。」

嗣月說完這句話,看來是有些難以接受,閉上了眼睛。

沈曼兒心想,真的是嗣月記憶出了問題,還是因為別的原因?

應該沒有人能同時更改所有人的記憶吧。

沈曼兒有些不確定了,說道:「嗣月,你別難過了,不管你的記憶有沒有出錯,我都已經成過親了,不可能再嫁給你或者是三殿下。」

嗣月說道:「紅玉,你在說什麼?你怎麼會成過親呢?」

沈曼兒一愣,嗣月從來都是叫自己曼兒的,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和魔尊已經成過親了。 禁錮

沈曼兒覺得有些不妙,試探著開口道:「你不知道了嗎?是你把我從他身邊帶回天庭的呀。」

嗣月說道:「我們明明從凡間歷劫回來,就一直在天庭。我從哪把你帶回來?」

蒸唐 沈曼兒心說,絕對有問題,所有的人的記憶都有問題。

沈曼兒說:「沒什麼,我記錯了。」

嗣月說道:「紅玉,自從凡間回來之後,你我之間就疏離了許多。」

嗣月有些難過,聲音都有些發抖,很顯然,接下來他要說的話,他自己也接受不了。

「紅玉,可能真的是因為我的執念,我才會以為你是我的未婚妻。」

沈曼兒一猜就是這樣,當所有人都在說你記錯了的時候,你就會懷疑自己的記憶。

很明顯,嗣月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了。

嗣月接著說道:「從凡間回來之後,你就沒了記憶,我可能是一時鬼迷心竅了,才會產生了錯誤的記憶。」

「紅玉,祝你和三殿下琴瑟和鳴。」

嗣月說完,會退了一步,有些踉蹌,險些摔倒。

沈曼兒有些擔心,想要過去扶他一把,可是很快就被侍衛攔住了。

自己連門也出不去。

嗣月說道:「紅玉,我走了。」

Views:
6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