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神刀即將祭煉成功,天刀怎麼可能會在這個時候放這些人走呢!

「砰、砰、砰」

「哎呦,什麼東西,這麼堅硬!」

「不好,是陣法!這天刀宗真是可惡,居然在會場上布置了陣法!」

「哼,區區一座陣法而已,大家一起出手破了它!」

「好!」

「轟隆隆」

~~~

~~~~~~

~~~~~~~~~

那些飛出去的人被周圍出現的陣法給擋了回來,都是心中一沉,紛紛出手。

一時間,許多宗主、諸侯出手,想要將這陣法打破。

「想走,問過本座了嗎?」

「給我過來!」

天刀看向四周正在破陣的眾人,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然後天刀雙掌伸出,兩股恐怖的吸力從掌心冒出,將那些人給抓了過來。

「不要、不要殺我!」

「我還有偌大的宗門要管理!」

「我還有那麼多後宮美女沒有享受。」

「我不想獻刀,我不想獻刀啊!」

「饒了我、饒了我!」

「天刀大人,我相信這把神刀是真的了,您就饒了我吧!」

「對對對,我願意臣服大人。懇請大人饒了我一命。」

「場中還有那麼多人坐在那兒,您可以用他們的血獻祭啊!」

「啊」

「啊」

「啊」

~~~

~~~~~~

~~~~~~~~~

高台上,許多被天刀擒拿過來的人都是跪在地上磕頭,想要求對方饒自己一命。

奈何此刻天刀眼中只有神刀,這些人竟然想要在神刀未成之前就逃走,自然受到了天刀的遷怒!

「饒了你們?」

「方才你們質疑我神刀的時候,怎麼沒有想過這點?」

「本來只是想用你們的血祭刀,既然你們想走,那就連這條命也給我留下吧!」

天刀將眾人一個個拉到神刀面前獻祭,沉聲說道。

漸漸地,四方座位上,只剩下少數一些人鎮定地坐在位子上沒有移動。

這其中,有些是見識到了天刀的恐怖手段,不想步了方才那些人的後塵,這才戰戰兢兢的坐在位子上。

也有一部分人,是因為想要看看神刀的威力而耐心等候之中。

天刀才不管這些,只要這些人不跑,那自己就不管他們了。

又是一批人的精血獻祭之後,神刀此時已經縮小到了三尺多長,足足縮短了近十倍。

天刀看著此刻的神刀,眼神中充滿了一股自豪和成就。

在對方的眼神,這把神刀代表了他畢生的心血。

現在,此神刀更是代表了所有弟子,代表了整個天刀宗。

天刀左手輕輕一劃,右手掌心就有一滴滴精血冒出。

天刀用右手握住刀柄處,將神刀握在了手中。

「好刀!」

「今日我就以此刀,斬碎天劫,帶領爾等一起飛升!」

天刀撫摸了一會神刀,然後以刀指天,霸氣道。

修羅公主 「轟隆隆」

~~~

~~~~~~

~~~~~~~~~

陣法外邊,因為天刀的這一句話頓時引來了天地異象。

法式麪包英式咖啡 大量烏雲滾滾而來,匯聚於天刀宗上。

一股恐怖的天劫氣息壓下,直接就將那陣法給壓迫得粉碎,露出會場中的眾人。

天劫出現了!

天劫內部,更是雷霆萬鈞,隨時可能壓迫下來,壓向天刀宗宗主和他手中剛剛祭煉成功的神刀。

「天劫?你終於出現了!」

「本座等著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

天刀將神刀握在手中,雙眼瞪向天上忽然降下來的天劫,眼中露出一股興奮。

「嗡~~~」

天刀手中神刀,在這一刻微微顫動起來。

神刀似乎能夠感受到主人此刻的心情,因為天劫的出現而跟著興奮起來。

「自今日起,你就叫天刀。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你我人刀合一,一起斬碎這天劫,飛升上界綻放出屬於我們的光芒!」

「天劫?吃我一刀!」

轟!

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天刀宗宗主身上爆發出來。

這一刻,天刀宗宗主不見了,場中只剩下那把神刀。

這把剛剛被他命名為天刀的神刀,已經與他合為一體,變成一把無堅不摧的神兵利器。

神刀一出,就猶如石破天驚一般,向天上的天劫斬去。

遠處,石柱等人看向那道飛向天劫的神刀,都是臉色微沉,雙拳忍不住緊握起來。 「轟隆隆」

~~~

~~~~~~

~~~~~~~~~

神刀插入天劫之內,綻放出獨屬於它的神光。

滾滾天劫內部,青色的雷光和神刀綻放出來的紅光相互碰撞。

無數天雷劈向神刀的身上,非但沒有將它給毀了,反而讓它越發強大。

那些天雷,就好像是淬鍊神刀的神材,將神刀的凶性徹底釋放出來。

「吼~~~~~~~~~」

神刀內部,傳來了天刀宗宗主一聲斷吼!

「吼、吼、吼」

~~~

~~~~~~

~~~~~~~~~

這一聲斷吼,頓時引來了神刀內部無數天刀宗弟子的魂魄覺醒,跟著宗主一起吶喊。

「給我破!」

「破」

「破」

「破」

~~~

~~~~~~

~~~~~~~~~

一股衝天的斗意從神刀之內沖了出來。

這聲音,似乎想要衝破天劫,衝破整個人間界,衝破上界!

「轟!」

一聲劇烈的聲響過後,天劫忽然間一分兩半,朝著兩邊快速退去。

天上,只剩下神刀身上釋放出來的紅光,將天刀宗上方的整片天空都給染成了鮮紅之色。

破開天劫之後,神刀化作一道巨大的紅光直衝更高的天飛去。

天刀宗宗主直接與神刀人刀合一,一路衝天而上。

所有擋在他前面的風火雷電等等飛升之劫異響,全都被他斬破。

很快,天上就撕開了一道血色的屏障。

血海屏障,上次大風聖君渡劫的時候也曾出現過。

此刻石柱等人都是遠遠地站在一旁,看著血海之下的那把神刀。

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以天刀宗宗主堅定的道心,怎麼可能會被上方的血海所阻擋。

在飛升面前,就算是這天、這地,這天地間任何的一切擋在他面前,都要吃他一刀。

這一刀過後,要麼對方被斬殺,要麼神刀斷。

「嗡~~~」

神刀之上,釋放出一股好似天地一般的巨音顫動。

下方人間界,許多聽到這股巨顫聲音的強者都是抬起頭來,朝著這邊看過來。

顫音過後,神刀忽然間變大起來,瞬間暴漲到萬丈甚至更大。

「嘶~~~」

「神刀,果然是神刀啊!」

「想不到這隻不過三四尺長的神刀,居然能夠一下子暴漲到這麼大!」

「誰若是掌握了此刀,這一刀下去,那還不得連整個大地都給劈斷了啊!」

白驚仙瞪眼看著忽然變得巨大無比的神刀,雙眼綻放出一股精光。

這樣一把神刀,試問有誰不喜歡呢!

只不過此刻神刀在天刀宗宗主手中,想要將它給搶過來,那就得準備好面對它主人的怒火。

「今日,我就以這把神刀斬破此海!」

「神界!我來了!」

「給我斬!」

轟!

神刀一轉,劈向了上方無邊無際的血海。

血海內部,突然被這股巨大的力量衝擊過來,頓時大量血水向兩邊撕開。

Views:
9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