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座的最後,李隊長也主動向元嘉請教了一些問題,比如怎麼在日常訓練中預防和解決心理問題等。

元嘉走下台來,跟大家玩起了小遊戲,隊員們的參與熱情很高,一場別開生面的心理輔導,現場氣氛很是活躍,身形都感到了很大程度的放鬆。

中午的時候,元嘉被李隊長留了下來吃飯。

和隊員們一起,吃大食堂。

飯菜還是很不錯的。

送元嘉離開之後,李隊長也給陳主任發了消息。

「比起去年那位,元老師今天的講座真是不錯。」

「那勞務費你給多加點。」

「沒錢。」

.

. 心理學班的班游出發時間定在了早上的八點鐘。

還不到七點鐘,元嘉和卉卉就已經起床了。

今天的天氣很不錯,多雲,不用擔心會下雨,也不用擔心在海邊會被晒成黑炭。

作為精緻的男人,元嘉出門聚會什麼的,還是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的。

換了一身乾淨陽光的衣衫,穿著一件寬鬆的白T恤,還有一條休閑工裝短褲,穿上一雙小白鞋,頭髮吹起定型,任誰都看不出來這樣一個帥氣的小哥兒會是大學的講師。

卉卉今天也穿了可愛的衣服,還帶了一頂大大的太陽帽,像個小公主似的。

雖然今天她起得早,卻不像平時上學那樣犯困,反倒精神奕奕充滿活力。

元嘉昨晚跟她說了要帶她一起去海邊玩的時候,卉卉就開心成了一個氣球。

「那我們走啦。」

「媽咪拜拜!」

「你別亂跑啊,不許搗亂,要跟著你哥哥,知道嗎?」

家歡 「吉道吶。」

伊卡懶洋洋地躺在陽台上等待陽光落在身上,低頭目送著兄妹兩走出小區。

元卉拉著哥哥的手指,走路都像是要飛起來了一下,走著跳步,好像背後長了一雙翅膀。

這會兒太陽還沒完全升起,路上的空氣也很是清涼。

「哥哥,我們去海邊要玩什麼?」

「你想玩什麼?」

「我要堆雪人!」

「哪來的雪啊。」

「不是雪啦,是沙子堆的雪人!」

「那你是不是還想做個城堡?」

「嗯嗯!」

一邊說著話,元嘉帶著妹妹也走到了蘇大校門這邊了。

面前有大概三十多名學生在等著,報名的同學一共有四十二人,三十個女同學,十二個男同學。

蘇南沒有海,要看海的話,得坐車到隔壁市去看。

班上已經訂好了包車,八點鐘從校門這邊出發,大概一個半小時左右,便能抵達目的地了,然後晚上八點鐘的時候準時啟程回來。

「元老師!這邊!」

王雅琳遠遠地就看到了元嘉,朝他揮揮手。

元嘉牽著卉卉走過來,跟大家問了聲好。

只是這會兒,同學們的目光都不在元老師身上了,而是落到了元卉小蘿莉的身上。

屬於女孩子特有的、彷彿見到世界上最可愛事物時,才能發出來的驚嘆聲響起。

「啊啊!!」

「好可愛!!」

「元老師你騙我們的對吧?這明明就是你女兒啊!」

「啊我死了!」

一下子,便有二十多名青春靚麗的女孩子擠到了元嘉身邊,把礙眼的元老師擠了出去,紛紛蹲下來圍繞著卉卉,拉著她的小手,滿眼星星,露出了痴女的笑容。

元卉並不怕生,被這群阿姨圍住,像是餓狼一樣,她哎呀哎呀地叫了幾聲,從阿姨們的裙底下鑽出來,跑回到哥哥身邊了。

元嘉好笑道:「姐姐們看你可愛,喜歡你呢。」

「對啊對啊,你叫什麼名字呀?」

王雅琳又黏了過來,拉著卉卉的小手問道。

「姐姐好……」

「啊我死了。」

直到見到元卉小朋友,大家才終於直到粉雕玉琢這個詞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這麼可愛的妹妹,好想給她吧唧一大口吃掉腦袋地親親啊!

「我叫元廢。」

「花卉的卉。」元嘉幫著解釋道。

「卉卉快來姐姐這,我帶了好多零食哦!」

幾個女孩子趕緊拿出來買好的一大堆準備在路上吃的零食,勾引著小蘿莉。

「……」

元卉臉色凝重,警惕地看著對方。

然後像準備吃鉤的魚兒一樣,一隻手拉著哥哥,另一隻手伸得長長的去探零食。

手短、夠不著……

她就跨開左腳邁出一步,繼續去探零食。

就差一點點了!

可惜壞姐姐們哪裡那麼簡單如她願,悄摸摸地又拉開一點距離。

眼裡只有零食的卉卉,就一點一點地上鉤,然後不知不覺地鬆開了拉著哥哥的手。

一步、兩步……

啊,拿到零食了!

然後自己也被姐姐們給逮住了。

這樣生動的卉卉,簡直讓這幫母性大發的女孩子們愛不釋手。

這還沒出發呢,就已經成為了團寵了。

原本以為會是出行焦點的元老師,落到了無人問津的地步。

元嘉:「……」

怎麼這劇本跟在家裡面的一樣啊!

外向的元卉,在零食的誘惑下,很快跟這幫姐姐們打成了一片。

「姐姐,你們都是我哥哥的女朋友嗎?」

「啊?是是是!」

元卉眨眨眼睛,等回家告訴媽咪,哥哥有很多女朋友,她一定高興壞了吧。

八點鐘,四十二名同學都到齊了,大巴車也準時到來。

大巴車是跟旅遊公司租的,導遊倒是沒有,但話筒之類的東西還是有的。

大家有序的上車,元嘉和元卉坐在前面,但沒多久,元卉就被班上女孩子拐到後面去了。

二班的班長余柳走到前面來,拿著話筒跟大家講出行要注意的事項,以及今天兩班聯誼的活動安排。

集體出遊的缺點是個體不夠自由,但優點也很明顯,就是個體不用動腦子,反正都聽安排就行了。

通常幾個人或一群人出遊,只需要有一個人帶腦子就可以了,腦子帶得多了,反倒會降低出遊的快樂指數。

「大概十點鐘左右,我們會抵達浦州的銀灘海岸,然後大家會有兩個小時的自我安排時間,可以看看海、玩玩沙子、撿撿貝殼。」

「等到中午十二點,我們就一起到餐館吃飯,嘗一下當地的海鮮。」

「下午兩點到五點鐘,是集體活動時間,我們準備了沙灘排球比賽、兩人三足賽跑,有興趣的同學還可以額外報名摩托艇出遊的項目。」

風起時的相遇 「五點鐘到七點鐘,咱們就在海邊燒烤,男同學要負責烤啊,女同學負責清洗食材,有木有廚藝高超的同學啊?」

元嘉笑了笑,道:「我來!」

自從上次做飯之後,他就一直手痒痒地想再試試。

燒烤也是蠻講究的,正好這會兒有四十多隻小白鼠在。

「元老師你還會做飯!」

「果然會做飯的男人最帥啊!」

車子開得很平穩,大家一起熱鬧得討論著。

「可是我們沒帶烤爐之類的工具啊。」

「沒事,那邊有自助燒烤的,食材可以自帶也可以購買……」

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著,比起平日里沉悶的學習,這樣的出遊下,氣氛顯得很是活躍。

兩個班有八十多名同學,考慮到一些同學的經濟或者時間安排,這次聯誼活動都是自願參加的。

自願就挺好的,畢竟很多強制的聚會,往往會讓人掃興,比如公司聚會,不選周一到周五,偏偏選周末休息時間,還得強制參與,這就讓人很不爽了。

「我看了今天的天氣預報,白天一整天都是多雲偏晴的好天氣,那麼傍晚的時候,我們肯定能看到海邊的落日,還有晚霞……」

余柳的組織安排能力還是很不錯的,細緻到了每個時間段的活動內容,車上的小夥伴們,光是聽著,就覺得很有意思了。

元嘉沒有參與活動安排,他不打算帶腦子,這樣玩起來更輕鬆。

作為老師,偶爾聽一下學生的安排,也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情。

「長路漫漫啊,要不我們先搞點活動?」余柳拿著話筒建議道。

「好啊!」

車上四十多人,男生在打牌,女生在玩卉卉,聽到有活動,便都說好。

「元老師,唱首歌怎樣?」余柳看著元嘉嘻嘻笑道。

元嘉愣了愣,好啊,你這是在坑老師呢。

元嘉還沒答應,車上的同學們都開始起鬨了。

「對啊!元老師唱歌吧!」

「我們天天看你直播,你每天就唱兩首歌,實在是太少了!」

「多唱幾首!」

「我今天要聽個夠!」

「點歌點歌!直播間的梔子大佬不在,元老師我想點歌!」

看到大家如此熱情,元嘉只好勉為其難地起身,接過話筒,裝模作樣地清咳兩聲:「那我就獻醜兩首吧。」

豪門辣妻:撒旦的煞星 「點歌點歌!」

同學們七嘴八舌地點歌。

卻見元嘉打開QQ,給正在聊天的梔子發了一句語音。

元嘉:「同學們要我唱歌呢,你想聽什麼歌。」

眾同學:「???」

「元老師給誰發語音……」

「那還用猜嗎?」

「等你也可以天天給元老師刷超火時,你也能夠擁有點歌權。」

「啊啊啊……」

手機那頭的梔子,能通過元嘉的語音聽到一些嘈雜聲,她知道元嘉今天要跟學生去出遊,卻沒想到元嘉依舊讓她來點歌呢。

Views:
6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