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聽說您獲得了去除負能量侵蝕的方法,我很替您高興啊。」

芬達一邊放下製作魔法藥劑的器皿,一邊恭維道。

孫立成擺了擺手說:「要徹底去除地獄能量的侵蝕,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一時半會兒急不得。沒辦法,現在只能做些藥劑,進行控制,剩下的工作就拜託芬達大師你了。」

「鋼背蜘蛛的蜘蛛腿兩隻,樹皮蟾蜍的蛙皮一雙……」

隨著芬達的嘴中念叨,他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不斷拿出相應的魔法材料,孫立成看的不住點頭。

「這隻儲物戒指裡面保存的只是一些比較普遍的魔法材料。您這個藥劑有些材料很是珍貴,不過請您不用擔心,一會兒我就會跟老師聯繫,讓他從冷風暴魔法學院給我們傳過一些來。」

芬達最後發現幾種藥劑沒有,便解釋道。

芬達把沒有的藥劑名稱抄寫了一遍,便走出了大廳。

孫立成看著芬達遠去的身影,輕輕地摩挲著下巴,心中想到:「法師之國投入如此大的力量協助地下城對抗地牢生物,難道僅僅是因為自己怕受到地牢生物入侵嗎?」

再結合大澤和孕育女神提供的信息,孫立成覺得這裡面的事情絕不簡單,再聯想到創世之門,孫立成隱約中好像猜到了什麼。

自從澤拉塔城的援軍到達以後,芬達這邊明顯感覺到了壓力。很快,孫立成需要的其他魔法材料便通過魔法傳送陣傳送了過來。要知道,魔法傳送陣雖然很好用,但魔晶的消耗卻十分巨大。哪怕是法師之國,可他們也沒有孫立成那樣可以製作人造魔晶的能力,所以這個花費就是很驚人了。

拿到魔法材料的芬達,立刻回到了城主府,開始魔法藥劑製作。

只見他先把三種魔法材料碾成了碎末,然後一起放進了器皿中,並開始加熱,不一會兒這些粉末就融化成了黏稠的溶液。孫立成很好奇,站在旁邊觀看,把這裡發生的一切記錄在腦海中。

隨著芬達繼續放入其他的魔法材料,這些材料開始不斷反應,溶液越來越多,並開始冒出泡泡,很有些地球上那些恐怖片的感覺。不一會兒,一股奇怪的味道便充滿了整個大廳,這讓孫立成感覺有些不舒服,可是芬達的眼睛卻越來越亮。

又加熱了一陣,隨著更多的魔法材料投入,溶液的顏色在不斷變化著,終於,芬達小心翼翼地把最後一種名叫班什鳥的鳥舌頭揉碎了放進了煉金器皿中,頓時,一股青煙猛然從瓶口中爆射出來,立刻爆破出了砰的一聲響,緊接著,一股說不出的臭味讓孫立成倒退了幾步。 在路上,秦飄與羅陽有說有笑,這是她在近半年時間裡活的最開心的時刻。她想要把藏在心底的許多悄悄話一古腦傾吐出來,全都告訴羅陽,聽聽他的見解,卻又沒有那麼多張嘴,一時之間道不盡心中的苦惱。

「牛仔,你覺得我是不祥的人嗎?」秦飄惴惴不安地輕聲問道。

「沒有。飄姐,我不信那種事的。」羅陽答道。

秦飄聽了,心中感慨萬分,暗忖道:「要是其他村民也像牛仔一樣,那就好了。我也不用受白眼了。」

半支煙工夫,羅陽便來到了小樹林集市。

秦飄下了車,與羅陽約好回村子的時間與地點,便自去買東西了。

她的背影就很迷人,羅陽多看了兩眼,見她回眸一笑,即忙開摩托向前駛去。

飯館還在前面,再行百米左右便到了。

羅陽在思考養騾豬的事兒,沒有留意街道的行人與車輛,忽見一輛麵包車從小巷駛出,眼見兩車要相撞,只得猛地一扭車頭。雖避免了撞麵包車,卻剎車不及,終究撞到了停在街邊的一台哈雷牌重型機車。

篷!

喀嚓!砰!

哈雷機車應聲側倒,一邊後視鏡觸地折斷。

麵包車並沒有停留,很快便消失在來往穿梭的車流里。

在整個宏運鎮只有二台哈雷重型機車,一台便是來喜酒吧老闆朱莉的座駕,另一台則是朱莉閨蜜陳潔的。她們合稱機車天仙姐妹。

眼前這台哈雷摩托,要麼是朱莉的,要麼是陳潔的。不管是哪個的,都很棘手。

朱莉綽號踢踢姐,據說腿功了得,憑著一雙腿踢出了響噹噹的名頭。

附近不少店鋪的老闆認識羅陽,逃逸只是徒然。

羅陽尋思道:「賠錢事小,搞不好還有更嚴重的問題。只好用苦肉計了。」

思及此,先下車扶起哈雷摩托,再從一家文具店借了紙筆,在紙上寫道:「你好,我是撞壞你愛車的人,我叫羅陽,手機號碼是136xxxxxxxx。我現在還有事要做,不能等你來處理。我不是逃跑,只是先去幹活。你什麼時候有空,就打電話給我。我會立刻去見你的。我會賠錢的。」

寫完,把紙貼在哈雷摩托的車頭,才去送鯇魚。

這種做法,羅陽是從網上學來的。

不久前,他看到一則新聞,說有一個送外賣的小夥子騎電瓶車刮花了停在路邊的勞斯萊斯,當時急著給客戶送外賣,便給勞斯萊斯車主留了手機號碼。 以身試愛:總裁一抱雙喜 結果,勞斯萊斯車主念在小夥子誠實的份上,免除了他的賠償。

羅陽深得其精髓,自覺此計頗妙。

若是朱莉也欣賞羅陽的誠實,則大有可能放他一馬,不計較損失。縱使她沒有勞斯萊斯車主那麼大方,只求不獅子大開口,亦達目的。

將鯇魚送至飯館,結了帳,還不見有人打電話來,羅陽心想會不會憑此妙計逃過一劫,不禁自鳴得意,心情漸好。

在等待秦飄時,羅陽情不自禁吹起《小蘋果》的口哨,龍吟細細,輕鬆歡快。

過了會兒,秦飄如約來到上車地點,她買了兩條雪糕,親自剝開包裝紙,將一條雪糕遞與羅陽。

兩人便在街邊一起吃雪糕,看著街道人來人往,車來車去。

「嗨,好吃嗎?」秦飄含笑道。

「好吃。」羅陽張嘴銜了一口,清涼冰甜。

「你這條紅豆的是什麼味的呢?可以給我嘗嘗嗎?」秦飄嬌聲道。

雪糕是她買的,羅陽沒有拒絕的理由。

「可以啊。」

他便把雪糕遞至她的紅唇旁邊,由她品嘗味道。

見她吮了一口便伸舌頭添唇上的汁,那嫵媚的舉止,當真風情萬種。

兩條雪糕,一條是紅豆的,另一條是巧克力的。

隨即,秦飄又把巧克力味的那條遞至羅陽的嘴巴前,含笑道:「嗨,你也嘗嘗我的。挺好吃的。」

羅陽笑道:「我吃過巧克力的。」

秦飄嬌笑道:「吃一口嘗嘗嘛。沒事的。我也嘗過了你的。」 孫立成看著這個黃不垃圾,綠不垃圾的藥劑溶液,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嘀咕,但是看到滿臉興奮地有些潮紅的芬達還有些動搖了。

重生香江之1978 「芬達,這個溶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孫立成不放心地又問了一遍。

「絕對沒有問題,孫立成陛下。這次操作我是非常小心,直到目前沒有發現其他的不良反應出現。所以,我認為這個藥劑已經達到了您給的配方上的效果。」

大叔,輕輕吻 說到這裡,芬達猶豫了一下,然後一攤手繼續說:「當然,如果是配方錯誤的話,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孫立成想了想,既然這是女神給的配方,那麼出現問題的幾率就很小了,畢竟這是神界的配方。雖然這個藥劑十分難聞,估計喝起來更不會好,可是為了能夠控制住身體內大胃王的能量侵蝕,也顧不得許多了。

想到這裡,他拿起瓶子就放到嘴邊,一咬牙,然後咕嚕咕咚把整瓶藥劑喝了下去。

此時,芬達盯著孫立成的動作,隨著孫立成喉嚨的吞咽動作,他的喉嚨也不由自主地吞咽了起來,神情十分緊張。

終於,孫立成將藥劑一飲而盡。他抹了抹嘴角上面殘留的黃綠色溶液,笑著對芬達說:「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喝嘛。」

可沒想到這個時候,一股劇烈的疼痛從他的腹中竄了出來。孫立成立刻慘叫了一聲,手中那個盛放藥劑的水晶瓶立刻掉落了下去,呯的一聲摔成了碎片,而孫立成的身體也弓成了個大蝦米,然後倒了下去。

「陛下!」,芬達立刻驚叫道。

在海爾馬克城之外,暗精靈的軍營中。卡帕拉迪斯正坐在帥位上思考著什麼。

只見他的眉頭緊皺,手指不停地敲擊著扶手,發出咚咚的聲音,這個聲音是如此之大,傳遍了整個軍帳。

而整個軍帳內此時空無一人,只有那團篝火不斷的向外散發著昏黃的光線。

過了好一陣,暗精靈長嘆了一聲,然後向帳外大喊:「傳我命令,招集所有軍官開會。」

雖然這一段時間沒有發生戰事,但是卡帕拉迪斯借著休整的時期將整個部隊訓練了一遍。現在看效果還是不錯的,起碼軍官們聚集的時間比以前縮短了不少。

等所有人都到齊以後,卡帕拉迪斯冷著臉對大家說:「軍部的最新命令,命令我們再次發動對海爾馬克城的進攻。」

軍官們聽到了以後不由得面面相覷。

他們這支軍隊實際上只是作為佯攻的部隊,而真正的主力卻遠在其他的地方。以這樣的疲弱之兵攻擊對方的城市,而且是已經獲得援軍的城市,哪怕這個城市不是很大,可以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

前一陣一個地牢獵手率一千人出擊,結果回來才剩下二百多人,這個代價可是讓很多人心裡都留下了深深地恐懼。

不過軍官們也知道,在地牢生物裡面,命令是第一位的。如果他們膽敢違抗軍部的命令,那麼等待大家的必然是後方的雷霆怒火,那個更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大人,是不是我們再向軍部說明一下,獲得一些支援以後再發動進攻呢?」

一個牛頭怪軍官走出自己的位置,然後大聲說道。

其他人聽到后紛紛點頭稱是。

卡帕拉迪斯冷著臉看了看這名牛頭怪,然後說:「這是軍部的命令。我們雖然可以向軍部要更多支援,但是現在必須進行進攻,這點不允許討價還價。」

牛頭怪一聽,立刻低下了腦袋,並大聲說道:「是,大人。」

暗精靈冷眼掃過了周圍的軍官,一些人悄悄的避過了他的眼神,讓他心中發出了一絲冷笑。

「既然是這樣,那大家就準備一下,下一次進攻將出動二千人,請大家一定努力,打一個大勝仗!」

隨著卡帕拉迪斯的喊聲中,軍官們轟然應諾,緊接著走出了大帳去整理自己的隊伍了。

愛在黎明破曉前&愛在日落黃昏時 不一會兒,隨著號角聲不斷傳來,暗精靈的軍營中走出了一隊一隊黑壓壓人馬,向著海爾馬克城出發了。

孫立成此時已經醒了,他感覺身體像著火一般四下酸痛。雖然身體很疼痛,但讓他驚喜的是,大胃王的那些暗能量好像被什麼東西控制住了,開始慢慢地收縮了起來。

「起作用了!」,孫立成心中大喜。

「陛下醒了!」

正在這時,旁邊傳來了驚呼,聽聲音應該是約瑟芬那個小姑娘。

隨著約瑟芬的呼喊聲,大批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了過來,巴迪、思卡爾等大批軍官快步走了進來。

孫立成忍痛坐起身,向大家笑了笑說道:「這一段辛苦大家了。」

眾人咧嘴一笑道:「沒什麼,只要您的身體無恙,我們就感覺心裡有底。」

「陛下,您身體裡面的暗能量被控制住了嗎?」

芬達焦急地問道。

孫立成看向了他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雖然身體很疼,但是那些能量被控制住了。」

聽到他的話,芬達扭頭看了一下旁邊的卡爾布萊恩,兩人的臉上露出了欣喜,然後他回頭大聲恭喜道:「恭喜您,陛下。這樣您的身體就可以保證頂住地獄魔王的侵蝕了。」

孫立成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這只是開始,我必須完成大澤和孕育女神的任務,才能拿到最後的那個……」

說到這時,突然從外邊傳來了急促地腳步聲,不一會兒,迪克亞尼那個妖怪便走進了房間。

見到妖怪的臉色不是很好,隱約中有些慌張,孫立成冷聲問:「迪克亞尼,有什麼事情嗎?」

妖怪向孫立成行了一個地精王國的軍禮,然後大聲說:「剛才斥候傳來了報告,暗精靈大軍出動了,他們正向我們開來。」

立刻,大廳里變得嗡嗡顫動了起來。

孫立成的臉色一沉,在巴尼的攙扶下站起來,然後對大家說:「迅速與我一同去城牆。」

說到這裡,他轉身看向了卡爾布萊恩,平靜地說:「卡爾布萊恩,把你的部隊帶過來吧。」

胖法師立即應諾。

來到城牆上的時候,孫立成已經看到了對面洞穴中的大軍。

「陛下,對方大概有二千多人。」

美杜莎安吉娜麗絲向孫立成報告。

「這些人馬是來送死的嗎?」

孫立成搖了搖頭說。

胖法師點了點頭,對孫立成的話很是贊同。他們這邊已經有了近三千人,對方這次只出動二千人,哪怕是進行普通的野戰,也很難獲勝。

正在大家感慨的時候,對方的陣列已經排好,一些騎著怪獸的暗精靈騎兵從陣列兩邊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中。

見到這些暗精靈的騎兵,孫立成拍了拍手對大家說:「好了,無論敵人的數量有多少,立刻做好戰鬥準備。」

而在另一邊,幾個暗精靈法師走到了陣列中間,看向了遠處的海爾馬克。

「沉睡於大地深處的精靈啊,以吾之血對汝發誓,苟延殘喘的人啊,以你們的鮮血為祭品,接受黑暗與陰影之神的憤怒吧!」

隨著一個魔法師的吟唱,一個閃耀著電光的火球便從他的手中升起,然後把他猛地一推,向著海爾馬克城飛了過去。 見她伸著手,於是,羅陽便咬了一口。

「好吃么?」秦飄含笑道。

「不錯啊。」羅陽尷尬地笑了笑,「飄姐,你買了什麼呢?」

「洗髮液。」秦飄打開環保購物袋,拿起一升裝的飄柔給羅陽過目。

「村長雜貨鋪有這種牌子的洗髮液。」羅陽說道。

秦飄沒有接話茬,神色有些不自然,顧左右而言他,指了指附近的水果攤,說道:「你要不要吃雪梨,我買給你。」

羅陽說道:「不用了。飄姐,你不願意在村長雜貨鋪買東西嗎?」

見問,秦飄點點頭,說道:「村裡那麼多人,只有你把我當正常人看,其他人都把我看成惡魔。我不想接近他們。」

她話音微帶凄涼,羅陽忽地意識到不該追問這事兒,心中懊惱。

秦飄的神情也蔫了許多,羅陽想要補救,便說道:「飄姐,我講個笑話給你聽。」

見她點頭,他便接著說道:「有一個農婦進城,為什麼上不了廁所,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秦飄一面吮雪糕,一面思索道:「城裡沒有廁所。」

「不是。」

「廁所里人滿了。」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