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失手,那一封放在燈邊的信紙滑進了燈罩里,霎那之間就化為了灰燼。

明楓知道,莉莉也已經離開他了。

這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失落感正如此真實地撕扯著年輕王者的心。

明楓跌坐在椅子上,身體向後仰著,似乎是想要讓自己的頭腦冷靜一下。

可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出現在了明楓的身後,發出一聲幽長的嘆息。「明楓,如果有什麼話,連我都不能告訴,你還能告訴誰呢?莉莉現在也不在你身邊了,你也只有我了。」

極品神印少主 「朔雪……」明楓依舊保持著身體後仰在椅子上的姿勢,「這一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他一隻手捂在自己的臉上,似乎是不想讓翼朔雪看見自己的表情。

「發生了什麼事?」翼朔雪的眉宇之間有一絲疑慮,「到底怎麼了?」

明楓長舒了一口氣,緩緩地說:「我今天去若絮的祈星宮了……」

「這有什麼要緊的。」翼朔雪聽到這句話,鬆了一口氣,心裡卻是偷偷地甜了一下。明楓這個傻小子,居然為去見一次若絮而愧疚成這個樣子,我可還沒有成為她的誰啊……

「不是……」明楓辯解道。「我……」

翼朔雪此時突然有了幾分屬於女孩子的頑劣脾氣,笑道:「你就是對她做了什麼,也不關我什麼事吧……再說了,你看上去也不是那麼不老實的人吧……」

「不,你說錯了。」明楓依舊捂著臉說道:「我是壞蛋,因為……我傷害她了。」

「什麼!」翼朔雪的臉色先是一白,彷彿是不相信明楓說的話。

「是的……我確實……」明楓坦白道。

翼朔雪的臉頓時變得漲紅起來,「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呢?」

「我……我……」明楓回憶起腦海里與若絮歡,愛的情景,臉上也是一陣發燒。

「哼……」翼朔雪搖搖頭說道:「明楓,你自己好好地想一想吧,是留在索利斯做駙馬以後做親王,還是回去做復國軍的統帥……」當她確認了明楓與若絮已經發生了什麼時,翼朔雪的心中是五味雜陳的,作為一個女子她當然知道貞操對於一個女孩子的重要性,而明楓拿走了若絮最寶貴的東西,他就應該承擔起一些責任……而她,雖然她有些後悔自己竟然慢了一步,但是她也只有將他讓出來了。

明楓此時對於翼朔雪心中有愧,也沉默地低下了頭,只聽見翼朔雪的靴子踩在木質樓梯上的悶響,越行越遠。突然,明楓說了一句話,在整間屋子內空蕩蕩地迴音著:「朔雪,準備一下吧,我們回綠華城……」

翼朔雪的腳步不禁一滯,轉過身看著已經站起身的明楓,眼神中似乎並不相信這是明楓說的話一樣。「那若絮怎麼辦?」

「朔雪,我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蒂沃特需要征服,天雲要塞需要平定,還有基洛魯需要威懾,我還要趕在三個月之期突破天階……」明楓站在燈光旁邊,微微跳動的燭火映在他的臉上,顯出這個少年剛毅的一面來。他是雅比斯的王族,是復國軍的統帥,也會是人類的第一個天階高手。

「朔雪,你知道嗎?」明楓看著樓梯上的翼朔雪說道:「我昨天就想要告訴你了,我知道你是女孩子……」

翼朔雪似乎已經猜到了這個答案,表情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可是我的生命也許只剩下最後三個月了,你知道嗎?我接受了炎龍之精對身體的改造,達到了等同與天階的力量,只是我的肉身並沒有經過霜炎極壁的強化……」明楓看著樓梯上的翼朔雪說道:「也就是說,三個月之內,如果我不能突破霜炎極壁,我就會爆體而死!」

翼朔雪聽到明楓的這一句話時,面色頓時煞白,「不可能吧……」

可是明楓的表情一臉嚴肅,根本不像是在說笑的模樣。「朔雪,突破極壁需要承受極大的痛苦,我甚至可能會在這過程中活活痛死……」明楓的話語此時竟然像交代遺言一般,「如果我突破極壁失敗了,那麼三個月後我還是會死,朔雪……」明楓深吸了一口氣,注視著翼朔雪說道:「如果我死了,請你幫我管理整個復國軍,也許還要麻煩你照顧我跟若絮的孩子……」

明楓的這句話說得雖然有些唐突,此情此景之下,翼朔雪竟然根本難以拒絕。

明楓見翼朔雪沒有拒絕,緩緩地繼續說道:「如果我突破極壁成功了,朔雪,我兌現我的承諾,我娶你作我雅比斯,明楓的王后,給你半壁江山,我們一起度過以後的日子!」

就在明楓期待著翼朔雪答應時,翼朔雪卻冷冷地回答道:「只是因為我們共掌江山的承諾嗎?」 明楓長舒了一口氣,緩緩地說:「我今天去若絮的祈星宮了……」

「這有什麼要緊的。」翼朔雪聽到這句話,鬆了一口氣,心裡卻是偷偷地甜了一下。明楓這個傻小子,居然為去見一次若絮而愧疚成這個樣子,我可還沒有成為她的誰啊……

「不是……」明楓辯解道。「我……」

翼朔雪此時突然有了幾分屬於女孩子的頑劣脾氣,笑道:「你就是對她做了什麼,也不關我什麼事吧……再說了,你看上去也不是那麼不老實的人吧……」

「不,你說錯了。」明楓依舊捂著臉說道:「我是壞蛋,因為……我傷害她了。」

霸寵雙面妻 「什麼!」翼朔雪的臉色先是一白,彷彿是不相信明楓說的話。

「是的……我確實……」明楓坦白道。

翼朔雪的臉頓時變得漲紅起來,「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呢?」

「我……我……」明楓回憶起腦海里與若絮歡,愛的情景,臉上也是一陣發燒。

「哼……」翼朔雪搖搖頭說道:「明楓,你自己好好地想一想吧,是留在索利斯做駙馬以後做親王,還是回去做復國軍的統帥……」當她確認了明楓與若絮已經發生了什麼時,翼朔雪的心中是五味雜陳的,作為一個女子她當然知道貞操對於一個女孩子的重要性,而明楓拿走了若絮最寶貴的東西,他就應該承擔起一些責任……而她,雖然她有些後悔自己竟然慢了一步,但是她也只有將他讓出來了。

明楓此時對於翼朔雪心中有愧,也沉默地低下了頭,只聽見翼朔雪的靴子踩在木質樓梯上的悶響,越行越遠。突然,明楓說了一句話,在整間屋子內空蕩蕩地迴音著:「朔雪,準備一下吧,我們回綠華城……」

翼朔雪的腳步不禁一滯,轉過身看著已經站起身的明楓,眼神中似乎並不相信這是明楓說的話一樣。「那若絮怎麼辦?」

「朔雪,我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蒂沃特需要征服,天雲要塞需要平定,還有基洛魯需要威懾,我還要趕在三個月之期突破天階……」明楓站在燈光旁邊,微微跳動的燭火映在他的臉上,顯出這個少年剛毅的一面來。他是雅比斯的王族,是復國軍的統帥,也會是人類的第一個天階高手。

「朔雪,你知道嗎?」明楓看著樓梯上的翼朔雪說道:「我昨天就想要告訴你了,我知道你是女孩子……」

翼朔雪似乎已經猜到了這個答案,表情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可是我的生命也許只剩下最後三個月了,你知道嗎?我接受了炎龍之精對身體的改造,達到了等同與天階的力量,只是我的肉身並沒有經過霜炎極壁的強化……」明楓看著樓梯上的翼朔雪說道:「也就是說,三個月之內,如果我不能突破霜炎極壁,我就會爆體而死!」

翼朔雪聽到明楓的這一句話時,面色頓時煞白,「不可能吧……」

可是明楓的表情一臉嚴肅,根本不像是在說笑的模樣。「朔雪,突破極壁需要承受極大的痛苦,我甚至可能會在這過程中活活痛死……」明楓的話語此時竟然像交代遺言一般,「如果我突破極壁失敗了,那麼三個月後我還是會死,朔雪……」明楓深吸了一口氣,注視著翼朔雪說道:「如果我死了,請你幫我管理整個復國軍,也許還要麻煩你照顧我跟若絮的孩子……」

明楓的這句話說得雖然有些唐突,此情此景之下,翼朔雪竟然根本難以拒絕。

明楓見翼朔雪沒有拒絕,緩緩地繼續說道:「如果我突破極壁成功了,朔雪,我兌現我的承諾,我娶你作我雅比斯,明楓的王后,給你半壁江山,我們一起度過以後的日子!」

就在明楓期待著翼朔雪答應時,翼朔雪卻冷冷地回答道:「只是因為我們共掌江山的承諾嗎?」

明楓面對翼朔雪突然拋出的問題,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了。

「如果是這樣……那我不要!!!」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翼朔雪最後的一句話,在空曠的屋子裡被迴音一遍一遍地重複著。

「好吧,如果三個月之後我還活著,我會給朔雪你一個解釋的。」明楓微微低下頭,屏住自己的呼吸說道:「也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

北國的風呼嘯著,一匹白馬賓士過,兩邊已經化為廢墟的建築飛一般地掠到騎士的身後。騎士策馬疾馳,風將她的黑髮飄了起來,貼在她的臉上,馬蹄聲漸行漸遠,只留下散落的沙粒。

祈星宮前,一匹白馬嘶了一聲,停了下來,從馬上跨下了一個騎士,走到祈星宮前,對著守門的侍女說:「請勞煩通報一下,就說復國軍翼朔雪求見若絮殿下。」

侍女知道翼朔雪是復國軍的第二號人物,也是索利斯的貴客,急忙推開門走上樓去。

片刻之後,侍女走下樓來,對翼朔雪行了一個禮說:「翼朔雪大人,若絮殿下有請……」隨後將翼朔雪讓進了祈星宮裡。

翼朔雪雖然身為雪壤的妹妹,時常進出索利斯皇宮,但是祈星宮作為若絮公主的寢宮,又豈是尋常人能夠隨便進出的,翼朔雪只見祈星宮裡面的盆景十分地素雅,有假山有水榭,層層疊疊後面才是若絮的寢宮。

推開木門,只見若絮公主一身黑白相間的素衣坐在正對門的一張椅子上,旁邊的位置則空著,兩張椅子中間的一張桌子上,放著兩杯泡好的香茶。

「若絮殿下……」翼朔雪知道自己是復國軍的第二號人物,但是在若絮面前,基本的禮節還是要有的,於是躬身向若絮行了一個禮。

「翼朔雪閣下,不必拘禮,請坐吧。」若絮擺擺手,示意翼朔雪在自己旁邊的位置坐下。

翼朔雪也就走上前,坐了下來。

若絮似乎知道翼朔雪是來做什麼的,擺了擺手,示意在場的侍女們都退下去。宮廷里,偷聽主人的談話,是十惡不赦的大罪,所以這些侍女自然不敢造次。

待到她們退下之後,若絮端起桌上的一杯香茶,放在嘴邊泯了一口,看著翼朔雪說:「這香茶是用多種新鮮的花瓣泡製的,可以美容養顏。閣下嘗一嘗吧。」

如果這時有外人在,一定會驚訝於若絮竟然會對翼朔雪這樣的男子說出這種話,雖然翼朔雪長得很秀氣,但是……這簡直就像是兩個閨房小姐妹在聊天。

「你知道我的身份?」翼朔雪看著若絮問道。

「是的,而且我也知道,你愛他……」若絮似乎不想與翼朔雪繞什麼彎子,開門見山地說道:「這是女人的直覺。」

「是的,我也知道,你在他的心裡有一席之地。」翼朔雪也同樣回答道,「當時在中部平原的時候,他睡夢裡喊的都是你的名字……我記得很清楚。」

「可是他現在呢。他心裡裝的卻是你。」若絮有些無奈地說:「所以我才會這樣做,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他,只是希望在他的心裡留下一個印記罷了,哪怕只是一個影子,就已經足夠了。」

翼朔雪欲言又止。

「我和他會有一個孩子,這是我愛他的證據,以後我會好好地撫養他長大,做索利斯的順位繼承人……」若絮一隻手放在自己的腹部,眼中竟然流露出了些許溫柔。

翼朔雪的眉頭一皺,似乎是想說什麼,但是遲疑了一會才說道:「若絮,你這是何苦呢?」

「因為我知道,我與他的愛已經不在了。」若絮淡淡地說道。

「可是……」翼朔雪原本是想要來罵若絮一頓的,且不管明楓自己的態度如何,因為她覺得若絮這樣勾引明楓,是很不厚道的,甚至是有些卑劣的伎倆。可是在她聽到若絮的這一段告白之後,突然覺得若絮是一個可憐的女孩子,與自己一樣,都深愛著明楓,只是彼此愛的方式並不一樣,卻是一樣的酸辛艱苦。

「明楓要對你負責的……」翼朔雪陡然說道:「我不允許他就這樣一走了之,不然若絮你的名聲怎麼辦,你未婚先孕,你的孩子誰來照顧,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那能如何呢?」若絮悵然道。「你能將他讓給我嗎? 大仙廚 朔雪姐姐。」

翼朔雪的臉上驟然一紅,這……若絮這樣的說話方式,實在讓翼朔雪覺得羞赧。若絮此時已經與明楓有了夫妻之實,更是有可能懷上了他的孩子,可是翼朔雪自己卻與明楓根本什麼都沒有發生,她卻低聲下氣地求告翼朔雪將明楓讓給她。

翼朔雪嘆息道:「若絮,我只能告訴你,我一直都深愛著明楓,即便是以前,他心裡只有你的日子,我也在默默地等待著他,所以我不能放棄他,也不能離開他,即便失去我自己的一切……」

若絮的臉上一紅,看了看翼朔雪一眼說:「朔雪姐姐,那我們一起在他身邊,好不好呢?」

「一起?」翼朔雪的神情有些驚訝,「可是……我……」翼朔雪可從來沒有想過要跟別人分自己的愛人啊,難道是一夫多妻?這,這不太好吧……

「我也覺得,也許你一個人,也滿足不了他……」若絮的臉上一片紅暈升了起來,低下頭用只能兩個人聽到的聲音說道。 晚風習習,掠過冰原,卷向那一座矗立在冰原邊的城市。

索利斯皇城的城門之外,十個人影站在寒風之中,其中的九個人都穿著黑色的服飾,在他們面前的是三座潔白的石碑,上面的字跡尚新。

其中一個銀髮的少年走上前,緩緩地將一束鮮花放在最中間的一塊墓碑前,緩緩地鞠躬,然後立起身體,眼神無比肅穆。

「明楓殿下,他們雖然是幻術師,但也是復國軍的戰士,能夠死在戰場之上,對於他們是一種光榮。」在銀髮少年身邊的金髮男子有些心酸了看了一眼那三塊新立的墳冢,隨後對銀髮少年說道。

「只可惜,我讓他們淪落做了他鄉之鬼……」明楓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話語中更多的卻是惋惜,由於衛沃軍的詛咒,兩名幻術星團的幻術師屍體異化成了巫妖,使得毅暉等人不得不將他們的屍身完全銷毀,此時墓穴中存放的也只是兩位幻術師生前的衣物和他們的法杖,算是衣冠冢了,只有一位傷重而亡的幻術師存留的是屍骸。

「明楓,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回城門吧,若絮殿下在那裡為您踐行……」明楓身邊的一名黑髮少年,手中握著一柄長劍,卻用一件大麾完全遮住自己的身體,她走到身邊對明楓說道:「可不要讓她等急了。」

「好吧,朔雪。」明楓抬起頭,對著身後的眾人說:「全體默哀……」隨後自己將雙手垂下,低下頭,表情肅穆,片刻之後,他抬起頭說:「默哀畢,他們在北國將會得到安歇,我們走吧……」

索利斯的城牆上,暗紫色鋪在城牆的石磚之上,像是刷了一層油漆卻隨意地浸染下來,實則那些是近十萬索利斯戰士與衛沃戰士的生命化成的最後圖騰。

殘破的城牆上,無論是被砸毀的箭塔,殘破的城垛,還是被火焰熏黑的牆壁,到處都留下了索利斯防守戰時兩軍激戰的痕迹。這些事物將代替那些索利斯皇城裡一代一代更迭的人們,記住這慘烈的一戰,警醒那些妄圖再次將北國陷入戰火的野心家們。

在城門裡,搭建了一個簡易的,遮風擋雨的涼棚,裡面端坐著一名清麗的女子,灰色的長發如波浪一般垂在肩上,玲瓏小巧的五官如同洋娃娃一般,不用說,這名女子就是索利斯的若絮公主,王室唯一的繼承人了。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這位若絮公主今天既沒有穿象徵索利斯王室的白虎錦袍,也沒有戴象徵公主的小巧金冠,而是一身樸素的白衣,再加上若絮公主平日都不施粉黛,素麵朝天,此時倒像是一名小家碧玉了。

只是平時里不苟言笑的若絮公主,此時卻是淺笑盈盈,似乎是在想著什麼美好的事情,不時地在手中摸著一塊虎紋玉佩。

片刻之後,在外掃墓的九人已經回到了城門裡。

明楓走上前,看了看坐在涼棚若絮,說道:「若絮,我要回到中部平原去了。如果下次有機會,我再來索利斯看你吧……」明楓此時對於若絮還是心中愧疚的,甚至不敢正視若絮的眼睛。

若絮淺笑了一下,站起身,對明楓說道:「明楓……你願意帶我一起走嗎?」

豈止是明楓,連明楓身後的毅暉等幻術師都吃了一驚,當然有一個人除外,那就是離明楓最近的翼朔雪,此時翼朔雪甚至是那種有些看戲的眼神在看著面前明楓與若絮之間這場有些滑稽的表白。

明楓此時臉上的表情一僵,顯然她沒有想到,以若絮那種忸怩的性格,竟然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提出,要明楓帶她走……這,這算是求婚嗎?還是算私奔啊……

看到明楓似乎舉棋不定,若絮竟然說出了下面一句話,「明楓,你可要對我負責啊……你可是對我……」

明楓一聽,面色頓時煞白,雖然翼朔雪知道這件事,可是自己身後的毅暉以及八名八級幻術師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啊……若絮要是當著他們的面把那件事說出來,如果明楓不滅他們的口,那恐怕一個星期之後,全高原都知道復國軍的明楓跟索利斯的若絮公主那個那個啥了……而且還是經過當事人認證,貨真價實的花邊新聞啊……

「若絮……我……」明楓急忙伸出手,似乎是要制止若絮說下去。明楓卻冷不防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轉過頭卻看見翼朔雪臉上壞壞地笑著。

「這……你們這是……」

「明楓,你倒是表一下態啊……我一個女孩子家……」若絮看著面前的明楓,臉上帶著含羞的表情,似乎下面的更加難以啟齒了。

「好吧,好吧,若絮,我帶你走……」即便明楓現在准天階的實力能夠擊敗數萬大軍,但是明楓還是被翼朔雪和若絮這兩個女人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打敗了。

翼朔雪隨意地笑了一下,似乎是對明楓這樣的行為並不表示否定。倒是若絮快步走到明楓面前,說道:「記住哦,明楓,事情是這樣的……」若絮眨巴了一下眼睛,十分俏皮地說道:「我呢,作為索利斯的公主,出於禮節來為你踐行,你呢,就仗著自己的劍術高強,就把我擄走了……」她看著明楓說道:「我可不是自願跟你走的哦……大家都可以作證的。」說著她將目光投到後面站著的毅暉等八名幻術師身上,這八人平時在幻星雙塔里深居簡出,哪裡見過這等古靈精怪的女孩子,再說若絮與明楓早就傳有舊情,八人正好緘默不語,算是賣了明楓一個順水人情,倒是明楓此時反而是一副哭笑不得又欲哭無淚的模樣。

「那我們走吧……」翼朔雪笑著對身後的毅暉說道。

在他後面的那人應道:「遵命,翼朔雪閣下。」隨後翻身下馬,伸出右手緩緩地掀開大麾的風帽,露出一頭飄逸的金髮,正是一個俊美的青年。他口中念念有詞,原本空空的右手裡頓時出現了一把散發出淡金色光芒的六尺法杖,那柄法杖的前端鑲嵌著一顆綻綠的似石非玉的晶體,一條金色蟠龍漸漸出現在杖上,但見那蟠龍漸漸纏繞化成了杖身之上的浮雕,只見蟠龍浮雕張口欲吞龍珠,當真是惟妙惟肖。

那名金髮青年的吟唱並沒有被打斷,而是一連串的咒語如爆豆子一般從他的嘴中清晰地吐露出來,只見空氣中的水洗驟然凝結,出現了無數細小的水珠,轉瞬之間竟然凝固成了冰晶,雪花真實地落在了每一個人的披風上。

綻綠的晶體隨著施法者幻術力量的注入變得越來越鮮亮,周圍的冰晶也迴旋著向中間靠攏。

「幻術?冰龍召喚!」可以說,這柄名,器級別的蟠龍纏金杖對於幻術師的增益是極其巨大的,原本召喚冰龍需要的施展時間極其漫長,很多第一次施展的幻術師甚至要花上一個小時才能勉強用幻術力量凝結冰晶完成法陣,隨後還需要一到兩個小時的時間來召喚出冰霜巨龍……

但是在擁有蟠龍纏金杖的九級幻術師手中,這一切甚至只需要區區一刻鐘的時間,當冗長的咒語吟唱到中段時,在那個冰雪的漩渦之中已經出現了一些凝聚起來的冰塊隱約堆砌出了龍的雛形。

迅速地凝結成型的竟然是巨大的冰山,一聲低嘯傳來。

那嘯聲如雷鳴!如風暴!如海嘯!

喀嚓喀嚓……

無數細微的裂縫在冰山上開始蔓延開來!

伴隨著的,還有一聲聲的猛烈的撞擊聲!那猶如悶雷一般的撞擊中,冰山裡彷彿正有一個什麼東西要破冰而出了!!

來不及驚訝了,一聲巨大的咆哮之中,冰山的表層轟然碎裂!隨即一個額頭帶著怪角的碩大無比的腦袋,從冰山的破口裡撞了出來!

那碩大的腦袋已經完全鑽了出來,隨後,是一條滿身布滿冰雪晶體一般鱗甲的碩大的東西!

看著拿足足有小山大小的東西,額頭怪角,龐大的身軀,周身都是冰雪寒氣籠罩,卻不是面相兇惡的基洛魯亞龍,而是真正的一條龍。

那金髮的術士走到冰龍面前伸出手中的蟠龍纏金杖在冰龍的額頭上點了一下,那桀驁的龍族就低下了頭顱,他側過身對著身後的人說道:「大家,請隨我上來吧。」

明楓走在最後,將若絮扶到冰龍上,陡然回過頭,看了看那一片風沙之中籠罩的北國索利斯的皇城,嗟嘆一聲,走上了冰霜巨龍。

這一座索利斯皇城,曾經讓年輕的他無比嚮往,曾經讓年輕的他浴血而戰,讓他在這裡嘗到了初戀的青澀,與朋友的離開和背叛,也終於在這裡收穫了愛情的美果……他不得不承認,索利斯皇城是他一生所有轉折點裡最重要的一個。

而如今,他終於又要離開這裡了。

他看了看身邊的若絮,已經一身黑衣,有些冷傲的翼朔雪,陡然間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回到中部平原之後要做的一些事情,卻突然覺得肩膀上的負擔沉重了許多。 明楓此時臉上的表情一僵,顯然她沒有想到,以若絮那種忸怩的性格,竟然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提出,要明楓帶她走……這,這算是求婚嗎?還是算私奔啊……

看到明楓似乎舉棋不定,若絮竟然說出了下面一句話,「明楓,你可要對我負責啊……你可是對我……」

明楓一聽,面色頓時煞白,雖然翼朔雪知道這件事,可是自己身後的毅暉以及八名八級幻術師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啊……若絮要是當著他們的面把那件事說出來,如果明楓不滅他們的口,那恐怕一個星期之後,全高原都知道復國軍的明楓跟索利斯的若絮公主那個那個啥了……而且還是經過當事人認證,貨真價實的花邊新聞啊……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