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他頓了頓,再次開口,「每年宗門大比都會有幾場友誼賽,當專為眾多弟子相互切磋所準備的,今年,正好,我親傳弟子中有一名喚秦河的弟子,想與沐青青切磋一下!」

紅長老一揮手,從他的身後便閃身走出一人。

此人身材纖長,一身淡紅色的衣衫,其胸口處,用絲線綉著一叢栩栩如生的火焰,觀其皮膚,倒是有一種病態般的白色,正時正是垂眸而立:「弟子秦河拜見宗主!」

「便是你要挑戰爭沐青青么?」莫天眉頭一皺,開口問道。 陸彥帶我們來到一處私宅,宅邸外表看起來普普通通實際上裡面別有洞天,極盡奢華,高高的院牆,牆內每隔十米便有一人把守。我想這陣勢怕是十個柳源也翻不進來了,雖然這個樣子很符合我先前對院子的安全考慮,只是這麼壓抑的話還是別了吧,以後我的家還是要好好的再設計設計。

七拐八拐的我們總算來到的正廳,裡面站了一個老頭,穿著道士的衣服,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只是他的眼裡似乎只看到陸彥,順帶著掃了我一眼,其他人在他前跟空氣沒什麼兩樣。我心想「這老頭誰啊?這麼橫。」

陸彥直接遣了幾個丫鬟先帶我們去休息,領頭的那個少女年紀應該跟我也差不多,長相一般,服裝卻與其他幾個人不同,很是華麗,應該不是婢女。她礙於陸彥的吩咐雖然不樂意但還是點了點頭,知識看陸彥的眼神還帶著一絲嗔怒,直覺告訴我這兩人絕對有事。

「丁兒,你們先下去好好休息一下,回頭我忙完了再帶你們出去好好逛逛」許是察覺到我情緒不佳,陸彥溫和的哄著我,其實我只是走了一下神而已。

聞言那少女更加不悅了。

臨走前我看了眼那老頭,看起來就是個會來事的人,還有此刻走在前面像只驕傲的野雞似的女子。

「剛才那大爺眼神好冷酷啊,怪嚇人的」珠貝有絲后怕。

「你說什麼呢?你算個什麼東西還敢背後議論他」領頭的少女,幾步就來到珠貝面前,兇狠的罵道,而後很是輕蔑的看了我們幾眼。

珠貝被嚇住了,不敢應聲。

「呵」我嗤笑一聲,還真是什麼玩意都敢拿捏我們了。

「你笑什麼?」 孕妻1V1:心急老公,要二胎 她手指著我,一臉盛氣凌人。

「我勸你最好把你的手指放下,我不喜歡別人指著我的鼻子說話」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哈哈,笑死我了,你是個什麼東西敢跟我這麼說話,你知道我是誰么?」她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叉著腰一邊笑一邊說。

我嘲弄的看著她「你愛誰誰」

「你別以為有彥大哥在,我不敢拿你怎麼樣,你們這群土包子,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還敢在這裡撒野」她氣急,又開始伸著手指,指著我。

我掰住她的手指,一彎,反手上去就是一巴掌。

她被我扇愣住了,默了好幾秒,捂著臉「你敢打我?」

我一臉無辜「對啊,打了呀」就這反射弧真是….

「你…你知道我是誰么?」她習慣的再次伸出手指,但是隨後想起什麼來,觸電般的縮回手。

「你不光反應慢,記性還差,這個問題你問過我了,我也告訴過你了,你愛誰誰」

姐姐見我們這麼劍拔弩張很擔心,勸我忍忍。

我拍了拍她的手,對付這樣的人,我們退一步,她只會更進一步,她們才不懂什麼叫適可而止。

「你給我等著…」那少女氣憤的一路小跑往來的方向走了。

姐姐還沒來得及繼續說,邊上的幾個小丫鬟就擔憂的說道「小公子,瑩兒姑娘是墨老的義女,很得她寵愛的,府里沒人敢惹她,這下墨老怕是不會放過你了」。

「那怎麼辦呀,都怪我,丁兒是為了給我出頭的」珠貝都快嚇哭了,拉著我的手。

我安慰她「關你什麼事啊,我看她不爽,沒有你,我照樣會打她。」

姐姐和小蓮、珠貝們很是不放心牢牢的把我護在中間。

我內心一陣感動,但還是安慰她們,畢竟正確的價值觀還是要有的,即使討不到一點好處,但我的自尊心也不允許我向那樣的傻缺低頭。

「沒事的,大不了我們就走嘛,反正我沒做錯才不會讓她打回去呢,這樣的人放到外面有的是人會教訓她,我不過是教她做人的道理罷了」哎,好歹曾經也是將軍之女啊,淪落到被這麼個小丫頭威脅,我搖了搖頭,無奈啊」

遠處,那個什麼瑩兒的拉著墨老走來一邊哭一邊說,好像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

「丁兒你沒事吧」陸彥急沖沖的過來,拉著我左看右看,看得墨老臉色發黑,瑩兒更是氣得跳腳。

「彥哥哥,是他打的我,你不關心我還反問他有事沒事?」莫瑩不記打的又想伸手,我看了她一眼,到底又放下了。

「我的女兒我自會管教,還沒輪到一個外人動手」墨老聽到了我先前的話,不屑的看著我。

「養不教父之過,這當然是您的問題了,不過我從小就是德智體美勞全方位發展的好孩子,看到她這樣滿嘴噴糞的人,忍不住就想為社會除害,教教她人字怎麼寫」我絲毫不怵的回望他,莫瑩之所以這般目中無人,還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墨老正要發飆,陸彥沖著他拱手「老師,丁兒年紀尚小,偶爾有些莽撞,但是瑩兒的個性你我也都知道,這事兩人必然都有錯,還請您看在彥兒的面子上,不要追究了」。

墨老皺著眉沒說話,那邊莫瑩想到我說她滿嘴噴糞氣的跳了出來「不行,他必須要跟我道歉」。

姐姐聞言走了出去,大方的對著莫瑩行了個禮「姑娘,莫生氣,丁兒是我妹,哦我弟弟,我替他向您道歉,對不起,還希望姑娘你大人大量,不要計較」,我暗暗氣惱沒來得及拉住姐姐,我才不想道歉啦。

莫瑩一把推開姐姐「滾開,這是我和他的事,他必須要向我下跪磕頭」莫瑩繼續得理不饒人。

姐姐差點沒站穩,幸虧柳源健步上前微微抱住了姐姐,姐姐才沒摔倒。

欺負我還能忍,畢竟我臉皮厚,無所謂,欺負我家人,這就觸碰到我的底線了,我冷冰冰的看了眼莫瑩,我跟乾爹也學了幾招功夫,我有信心能一招把她打趴下,正欲上前讓她演示一下怎麼磕頭。

陸彥看出我的意圖,制止了我,我不解的看著他,只見他走上前,把我掩在身後。

「瑩兒,不要胡鬧了,田小姐已經代丁兒道歉了,你還要不依不饒么?」

陸彥語氣不善,把莫瑩嚇住了,她委屈的看著墨老,墨老的臉色也很難看,陸彥從來對他都是謙恭有禮,這還是第一次下他的臉,還是為了這個女娃娃,但到底也是這麼大年紀了,比莫瑩沉得住氣,強壓下怒意,拉著不甘心的莫瑩走開了。

「不好意思…」,我有些內疚,低著頭。畢竟一來就給陸彥找了些麻煩,那個墨老一看就是記仇的,得罪這樣的小人最是要不得。

姐姐和珠貝見狀示意丫鬟帶她們離開了,剩下我和陸彥。

陸彥扶著我的兩肩,輕輕的颳了下我的鼻子「到難得看到你也有低眉順眼的時候」。

我嘟著嘴「那個墨老不會為難你吧」

「沒事,莫瑩是個什麼脾性我很清楚,墨老這些年被我爹賦予的權利慣壞了,以致於失了分寸,鬧一場讓他清醒一下也好」

「好了,不想了,明日我帶你們出去走走,再過幾日便是尋豪會了,會很熱鬧,你這麼愛玩一定喜歡。」陸彥溫柔的拍了拍我的頭,還卷了我一束髮絲把玩著。

「尋豪會?,就是我爹被污衊的那個么什麼活動么?」

陸彥一愣隨後還是點了點頭「都過去了,以後相同的事情一定不會再發生的。」

「沒事,我沒想那個,從哪裡跌倒我們就從那裡站起來,那勞什子的尋豪會我還非去不可。」

「哦,對了,胭脂鋪的事你還要繼續幫我弄哦,我對這個很有信心,如果經營成功對以後也有裨益」我把陸彥手中的頭髮扯了回來,都給摸油了,討厭。

陸彥俊秀的眉毛一挑「我答應你的事幾時食言了,我已經讓陸叄去負責了,放心吧?」

「嗯,那就好,哎那你從來也沒答應我什麼呀?沒有答應哪來食言啊?」我停下了腳步。

「那你要我答應你什麼呢?」

我想了想,陸彥和陸伯伯顯然是有大計劃的,我們一家子現下也摻和在其中,自古爭奪那個位置總是避免不了殺戮,我不知道該不該…,我看了下四周,確認沒有人。

認真的看著陸彥,他很優秀,做事果斷有魄力,也很聰明,那個位置於他不過是想與不想的問題。

「陸彥,你有沒有想過做皇帝呀?」我盯著他,不知道他心裡的答案是什麼。

陸彥沒想到我會這樣問,笑臉一滯……「為什麼這麼問啊?」

他這是…想的吧,我如果是他應該也會想吧,可是我一個21世紀穿越過來的人,對皇宮權勢還真沒有什麼興趣,如果他真的選擇那個位置,他還會像現在這樣對我?我不確定。

我或許不該問的,我有絲懊悔,陸彥抓住我局促的手,讓我看著他。

「我的答案是我也不知道,現在我只希望能把皇權奪回到我們陸家手裡,避免百姓遭受更多的苦難,其餘的我並未想過。」

我點了點頭,確實還算長遠吧,過好當下最重要,未來的事情發生了再說吧,嘆了口氣,我恢復了狀態笑看著陸彥。

陸彥寵溺的輕撫我的臉頰「不論如何,我還不是被你拿捏的死死的,離不開你,舍不下你,唯一能確定的就是要和你在一起」

oh,sosweet!我咬了咬嘴唇,感覺臉微微發燙。

陸彥卻還明知故問的「丁兒,你怎麼了,怎麼臉這般紅?」

「你….我….我過敏了,不行么」我用手把臉從他手中解救出來,擇一路飛奔而逃。

只聽得那廝在身後大喊「跑錯了」。

我倒著回到路口朝著另一路繼續狂奔心裡暗罵「你丫的」。

「義父,我不喜歡那個臭小子,也不喜歡彥哥哥護著他,為什麼讓他住進來么?」莫瑩嘟著個嘴,原本長得就一般,一嘟嘴更不可描述了。

墨老安慰的拍了拍莫瑩的手「你呀,做什麼事情都沉不住氣,以後嫁人了怎麼辦?那小子還有用武之地,先留著她多蹦躂幾天」。今天倒是對陸彥小兒刮目相看了,短短几年卻已然更具威嚴,帝王之相愈發明顯了,怕未來更是不可小覷啊,不過今日我也確實失了分寸,不值得因為一些小事得罪於他,至於那梅山聖女,待利用完之後,自然留之無用,不過是給瑩兒做嫁衣罷了,墨老很是認真的反省自己。

「瑩兒才不想嫁給其他人呢,瑩兒只想嫁給彥哥哥」

「好好好,我們瑩兒天生鳳格,自然是要嫁世上頂好的男兒」墨老打趣道,而後想起什麼又繼續說「至於那個田丁,你不許動手,惹惱了你彥哥哥,就得不償失了,總之陸彥一定是你的,你何苦跟她計較。」

「義父,我才不會跟那小子計較呢,再者他不是個男人么?對我有什麼威脅啊,要說威脅還不如他的姐姐和另一個小狐狸精呢」

墨老搖了搖頭,這傻丫頭,連對手是男是女也看不出來,還怎麼跟人家爭啊,以後怕是入了後宮也難自保,趁著還有時間要找人好好****。

(田丁:這種人再好好****,怕是要飛上天和太陽肩並肩了…想得美) 聽說此人要挑戰沐青青,周圍的弟子便將目光偷偷投射了過去。

而後四周便是響起了倒吸冷氣的聲音。

而且就連沐青青身後的雲婉蓉也是眼神一震!

此人可以說在雲嵐宗內算是小有名氣,年紀青青修為便已經達到了氣海境不說,且為人也是極為低調,平時的時間不是在練功塔內練功,便是房內參習功法,或是出去做任務,換取酬勞。

同樣是氣海境,慕山卻已十七,但秦河卻僅僅只有十五歲,其天賦可見一斑!

沒想到今日卻被那紅長老強招而來,其目的當然是為了公報私仇!

「正是!」

秦河微微揖手,回答的不卑不亢!

咕嚕!

場外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聽到那秦河的回答,所有的人目光幾乎在同一時間全都落到了沐青青的身上。

「青青,宗門內有規矩,無論修為如何,只求雙方願意,此戰,你可以不應,也、可以應!」

宦海弄潮 莫天轉過頭來,對著沐青青一字一頓的開口。

誰能知道看似夾著靜的身體下,正發生著怎樣的爭吵!

「我不會答應的,那傢伙看起來文質彬彬一副書生樣,但他的修為已經到了氣海境!」沐青青嘟著小嘴與王絡據理力爭。

「嘖嘖,現在怎麼這麼清楚明白的,那剛剛與人家紅若蘭動手的時候,怎麼就沒有想到這樣的場面啊!」王絡恨鐵不成剛,攔下那紅若蘭便好了,還掄起屠靈棍打人家,若不是自己及時收了那屠靈棍中的大部分靈力,那紅若蘭的下場只會比這個更慘!

「不管怎麼說,我就是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沐青青死活不同意,對於王絡的那個提義她當然不會同意,要她答就了那秦河的要求,那與送死基本上沒有任何區別。

「我怎麼替,上面的那些老家你為以都是吃素的么,只要我一代替你出手,立馬便會被看出來了。」

「那我去不是等著送死么?要不然我們就離開此地吧!離開去嵐宗,我們去別的地方!」

沐青青彷彿想到了一個絕佳的辦法,頓時大笑起來。

周圍的人看到沐青青大笑,全都面面相覷,不明所以,只有對面的紅長老大怒:「此子必然要嚴厲的教訓一翻,宗主莫要攔我!」

說完紅長老便要揮出一掌,直指沐青青。

「慢!」

莫天有心攔截,只是已經來不及了,只得也是打出一道能量與那紅長老半空之中的能量轟然相撞,大地似是顫了幾顫。

那兩者相撞所產生的能量漣漪,如同那潮汐一般,緩緩向周圍擴散而去,所有周圍的弟子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身形連忙向後退去。

這長老與宗主之音較量,怕是只要一點點能量波及到自己的身上,不是當場重傷,怕是也要在床上躲十天半個月言能痊癒。

可就在此時,莫天突然打出一道,瞬音一道暗灰色的能量波動便出現在了眾人眼前,而後那能束緩緩下降,最後落在了眾人面前,形成了一道能量結界!

「紅長老,有話不妨好說,再說此事也要看沐青青最後的決定!」

莫天壓著性子,一定一頓的開口。

平時倒也算了,那紅長老遙氣沖些,莫天便是睜一隻眼閉一眼,也就算過去了。

可今天全宗的弟子都在這裡,他與一名小輩動手,這若是傳出去,雲嵐宗的臉面何存啊?

豪門遊戲ⅰ天才寶寶十塊錢 「宗主,弟子接下這一戰!」

正在這劍拔弩張之時,沐青青朗聲回道。

「青青,此事你一定要想清楚啊!」雲婉蓉生怕沐青青一個衝動之下做出什麼不明智的舉動,一但這個挑戰應下,就算是宗主也沒有辦法更改了。

聽到沐青青的話,眾人皆是一愣。

最意外的當屬那秦河,自己的名聲在宗內如何,他自是知曉。

而後他抬眸,瞧了一眼對面的女子,眉眼如畫,肌膚白若凝脂,可修為明明只在氣輪境七品。

若知道這修為之中,差了一個階品,還可以勉強在功法、防禦等方面找回,與之一戰,但若是差了一級,哪怕是氣海輪九品與氣海境一品,都存在猶如那天塹一般的鴻溝,必竟那氣海境的人已經可以凝結內丹,只要按照其屬性修鍊相應功法,自然是事半功倍!

但現在沐青青連氣海境的門坎都沒有摸到,要怎麼與自己一戰?

想到此,秦河為沐青青的勇氣心生讚歎。

「沐青青,此事非同兒戲,若是你一旦應允,哪怕是我也再難更改!」莫天說的極其嚴肅,只要沐青青此時不應下此事,待到宗門大比之後,自己收了沐青青做親傳弟子,然後再向那紅若蘭道歉,那紅長老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自然不會太過為難。

可是沐青青此時卻如此魯莽的應下此戰,讓莫天實在是太過意外!

而此時其他弟子更是議論紛紛:「沐青青這是活夠了么,憑她怎麼和那秦河斗啊?」

「是啊,就以為她在宗內打了幾場勝仗,真的以為自己就無所不能了么? 亂世梟妃:殺神王爺來撐腰 秦河可是氣海境的強者!」

「好好好!我看既然已經應戰,那麼也不用等到宗門大比之後了,現在就直接動手吧!」

那紅長老生怕沐青青反悔,連忙擺手,示意秦河快些出手。

「沐姑娘你?可是真的想好了?」秦河對於紅長老的催促,倒是沒有放在心上,只是那樣淡淡的看著沐青青,看樣子,是想讓沐青青再次考慮的清楚些。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