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事情,本王已經知道了!」

「你想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閻皇看著石柱問道。

九嬰恭敬站在一旁,閉口不言,任由石柱開口。

「是,還請閻皇成全!」石柱答道。

「本王的規矩,想必九嬰都已經跟你說了吧?」閻皇說道。

「是!」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在想有幾句話想與大王說說。」石柱回道。

「………………」

情況有些不對勁啊!

一旁九嬰有些著急,他趕緊那眼看著石柱,警告他不要亂說話!

大殿內沉默了良久,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石柱站在下面,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對方正在注視著自己。

他就這麼一直站在這兒,耐心等候之中。

「說!」上方閻皇口中吐出一個字來。

「魔界雖強,但卻紛亂已久,形如一片散沙!即便有十大魔王苦苦支撐,也不過是在神界之下苟延殘喘,說不得哪天就被滅了!」

「在下以為,想要魔界強盛,就必須破舊革新,創造出新秩序,開闢一番新氣象!」

「不求能夠爭雄天下,至少也要做到與神界平起平坐,不再遭受神界中人的白眼!」石柱深吸口氣,沉聲說道。

「野心倒是不小!」

「但凡有點能力的人,都想要改變它!可是多少萬年過去了,魔界還是老樣子!」

「看在九嬰的面子上,這次本王就不計較你的失禮了!」

「下去吧!」

閻皇看著石柱,搖搖頭說道。

「在下之言並非侃侃而談,而是已經想出一條可行之策!」

「若此計能夠成功,那閻皇便可以成為魔界真正的霸主!」

「十大魔王,再也無須平起平坐!」

「到了那時候,閻皇您才稱得上一個皇字,成為人人尊敬的魔皇!」

石柱並未退下,而是繼續說道。

「你想讓本王給你破例?」閻皇一下子就看出來石柱的心思,開口問道。

「是!規矩立出來,就是用來破的。」

「真正的規矩,存在於人心之中,不需要破,也無人能破。」石柱此言,有些意味深長、耐人尋味,涉及到了修行大道,可謂是說到了對方心裡去。

閻皇貴為十大魔王之首,雖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但卻始終沒有真正一統魔界!

沒有一統魔界,就無法與神界一較長短!

毒妃萬萬歲:邪王太妖孽 長此下去,魔界必亡,就連他這位魔界第一也最終逃不過敗亡的結局。

居安思危,每個人都會有,尤其是處在閻皇這個位置。

他也曾想過改變魔界,但是實行了很多種辦法,最終都行不通。

這些年過去了,他已經有些心灰意冷,對魔界中的事情淡了。

然而今日,眼前這位新人的一番話卻好似點燃了他心中的血氣。

「既然有此計策,為何你自己不動手?」閻皇沉默了許久,開口向石柱問道。

「此計想要速成,就必須藉助靠山之力!」

「在下初來乍到,只認識九哥和閻皇!」

「環顧整個魔界,也就只有閻皇能夠當這個靠山,將魔界一統!」

石柱抱拳道。

「………………」

雖然被石柱拿出來和閻皇作比較,讓他有些不高興。

但在閻皇面前,九嬰也不好多說什麼,也不敢說什麼。 石柱這話,閻皇是聽明白了,對方這是準備投靠自己這個大靠山啊!

只不過這小子心眼比較多,不想和其他人一樣被自己束縛,所以這才想出這麼一招來。

到了閻皇這等境界,有能力不可怕,重要的是要忠誠,就像九嬰一樣。

然而從一進來,閻皇就發現石柱此人傲氣太重。

就算是面對自己,也只是嘴上說的好聽,內心其實是平視自己的,根本就沒有一點尊卑。

這樣的人,用好了就是一把開天闢地的寶劍。

用不好,那就是身邊的一把利劍,隨時都有可能會捅自己一下!

轟!

一股上位者的威壓忽然釋放出來,一下子就充斥在石柱周身。

他只感覺到眼前一花,就有一種置身於地獄之中的感覺。

前方,一頭無比巨大的金牛好似擎天巨柱一般矗立在那。

面對金牛那龐大的神軀,石柱心中頓時一緊,一種壓迫感湧上心頭!

大滴大滴的汗珠布滿石柱的臉上,掉落在地上。

「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

…………

……

巨大的威壓之下,石柱的心臟非常感受,一條一條地,就像是背負著青天在爬行一般,非常辛苦!

「我不能輸!」

「就算是實力不如對方,也不能失了這身傲骨!」

「呼~~呼」

「呼~~~~~~~~~~~~」

石柱深吸一口氣,彎下去的腰開始伸直,最終抬頭朝著那金牛兇狠地瞪了一眼。

那一眼凶光,充滿了石柱寧死不屈的怨恨和衝破天地束縛的意志!

突然被石柱一眼瞪過來,一直有些木訥的金牛忽然間一怔,似乎有些意外這小子的反應。

「嗡~~~」

周圍一切幻象消失。

旁邊九嬰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石柱,這小子腦門上怎麼忽然冒出這麼多汗出來?

聯想到上方閻皇,九嬰頓時明白這是老大在考驗石兄弟啊!

哎~~

石兄弟哪兒都好,就是有些不知道進退!

老大面前,居然也敢如此放肆?

九嬰心中搖搖頭,只希望老大能夠留小兄弟一命吧!

否則,我這救命之恩的欠債該去還給誰呢?

「此子果然膽氣過人,是一把可以利用的利劍!用他去對付魔界中其他人,或許可以收穫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閻皇看著下方石柱,心中暗道。

「想要在本王這裡擁有特權,可得拿出點真本事才行!」

「說吧,你的計劃是什麼?」閻皇看著石柱問道。

「呼~~」

石柱心中暗呼口氣,知道方才一番試探已經通過了。

「回大王,我想在魔界開設一方地獄,用來關押神魔兩界所有的滔天惡人!」

「此舉不但可以整肅魔界中的惡習,還能令無數魔人歸心,將整個魔界的信仰之力全部集中在自己手中!」石柱回道。

「在魔界開設地獄?」閻皇眼中露出一絲石柱看不懂的古怪。

旁邊九嬰也是有些奇怪,覺得我這小兄弟出門一定是被驢給踢了,居然想出這麼一餿主意出來。

「你可知道,你這是在和神獄搶飯吃,和上面大佬爭奪地獄權力啊!」閻皇看著石柱古怪問道。

「既然神界有神獄,那我魔界為何就不能開設一間地獄?」

「十八層地獄只不過是初步設想,將來必定要擴大至整個三界!」

「至於上面的事情,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他們若是做的好,還需要我這邊再開一間地獄嗎?」

「若是做的不好,我這裡再開設一間地獄豈不是在為他們積功德,消除三界怨氣!」石柱沉聲說道。

「好!有氣魄!」

「這麼多年下來,本王還從未見過似你這般不知死活的魔人!」

「只不過你這樣做,會得罪很多魔神的啊!」閻皇聲音拖得有些長。

諸天重生 石柱明白,閻皇這話的意思自己一旦開設了地獄,就意味著和魔界中許多勢力爭奪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是什麼?那在這些勢力眼中,就是不可多得修鍊資源,和神石一般珍貴!

既然放手,就別回頭 今日一旦開此地獄,就是和這些勢力搶錢!

「在下明白,在下也早已做好了得罪各方勢力的準備!」

「而且在下自信,大王您貴為魔界第一,一定能夠鎮壓各方勢力,最終一統魔界!」石柱說道。

此刻,石柱必須緊緊抱住閻皇這根大粗腿。

至少在羽翼未豐之前,不能跟這位發生什麼衝突!

「一統魔界?」

閻皇眼中露出一絲玩味,繼續開口問道:「本王知道此事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卻是千頭萬緒、非常艱難!就現在,本王可以破例給你一次機會,你需要什麼幫助?」

「前期,需要一些開設地獄的打手,負責充門面,抓捕那些勢力強大的惡魔!」

「等到魔界內部肅清結束之後,就可以著手布置神界,捉拿各種罪犯滔天之人!」石柱沉聲說道。

「從今天開始,九嬰就跟隨在你身邊做下手!」

「稍後,本王調派一隊人手給你,助你開設地獄!」閻皇說道。

「多謝大王成全!」石柱抱拳道。

「是!」一旁九嬰先是一愣,然後急忙恭敬道。

殿外!

一隊牛頭魔人走過來,正在與石柱交涉之中。

「大王剛才吩咐,從今天開始,我就隨你調遣了!」

一個牛頭人走過來,看著石柱說道。

「這位是?」石柱看向一旁九嬰。

「………………」

此刻九嬰還在鬱悶之中,怎麼老子剛見了老大一面,就成為小兄弟手下的人了?

「這位是牛橙天,牛大人,閻皇身邊的近衛侍長,負責周邊安全!」九嬰鬱悶地看了眼石柱,然後介紹起面前之人。

「老九,想不到居然能夠在這裡見到你?」

「怎麼,老大也給你安排任務了?」

牛橙天看著九嬰,臉上露出一股怪笑。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