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更!求月票! 超級耿鬼喘著粗氣,雙臂略微有些顫抖。

還好是超進化狀態,能量的輸出程度比普通狀態要快得多,否則還真的維持不住。

耿鬼的狀態逐漸平靜下來,那些黝黑的幽靈系能量也停止了朝他體內鑽。

長長的吁出一口氣,青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耿鬼也是趴在了地上,身上超進化能量如抽絲剝繭,讓其回歸了原本的狀態。

這一下子都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青木維持超進化還有用超能力幫助耿鬼祛除雜念,自己就要堅持不住了。

耿鬼也因為一下子爆發了太多攻擊,而一時間有些脫力。

等級77級!

不但完成了突破,等級還提升了三級。

如果不是因為最後克制,很有可能會一下子竄到78乃至79級,但是這樣一來,耿鬼的資質絕對會降級成為淺藍色。

好不容易提升到藍色,降級就太傷了。

等級提升易,資質提升難!

現在雖然顏色稍微淡了一些,但畢竟還是維持在藍色資質,只要長時間的吃青木的能量方塊,這些還是能夠補充回來的。

「看來後面一段時間,你要更加努力壓縮能量,穩固根基了,否則冠軍級的門檻,可能會成為你一輩子的障礙。」青木緩過氣后,對耿鬼說道。

桀桀——

耿鬼點點頭,他也知道如此。

這次一下子等級提升太多,看似實力是提升了不少,但對於耿鬼來說,身體卻是有些不聽使喚了。

雖然影響不大,但這就代表著根基的不穩固。

在戰鬥中,一個動作的絲毫偏差,一個技能的能量控制不住,可能就代表著失敗!

在生死戰時,失敗意味著什麼,就不需要多說了。

看到耿鬼和青木都坐下來休息了,其餘的精靈們也是暗暗地鬆了一口氣。

青木站起身,看著原本還算平坦的龍墓,此時已經是一片狼藉,與來之前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不過也有好處,隨著耿鬼的一頓爆發,這裡附近的所有幽靈系精靈全都被嚇跑了。

此時青木才有機會能夠好好地看一下手中剛剛得到的超進化石。

透明的石頭,中間有著紅藍相間的超進化標誌,是現在自己所沒有的超進化石。

青木對於這枚超進化石,有一定的猜想,不過也需要等到這次龍墓執行結束后才能驗證一下。

此時這裡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原本那些至少是完整的龍骨,現在也變成了東一塊西一塊。

「罪過罪過。」嘴上這麼說,卻是站起身帶著精靈繼續超內部走去。

也不知道這個龍墓究竟是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不僅能夠為龍池源源不斷地提供能量,還能造就出三隻耿鬼那樣畸形的怪物。

再加上那三隻耿鬼身上能量所攜帶的自我融合的特點,讓青木更加的好奇。

佞臣嬌妻 走都已經走到了這裡,就更加沒有退縮的道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耿鬼的氣勢足夠強,還是因為這裡強大的幽靈系精靈都被那三隻耿鬼給吞噬掉了,這一路上再也沒有遇到什麼實力強大的精靈。

按照時間和距離,應該是快要抵達龍墓的中心了。

地面逐漸平坦,或者說,平整。

與之前碎石林立,其中有一兩條路不同,這裡完全變成了平地。

而且在這裡,青木沒有看到任何一具龍骨。

好像所有的龍系精靈,在進入龍墓的時候,都選擇性地避開了這裡。

一眼望去,地面上也並非是完全平整,到處都散布著一些深淺不一的小溝壑,互相穿插、交錯,繪製出了一個看似非常複雜圖案。

「這難道是…一個特殊的陣法嗎?」青木心中出現了一個猜想,並且覺得八九不離十。

這種特殊的好似法陣一樣的東西,青木也不是第一次見到。

在送神山,耿鬼完成進化的地方,送神山雙老就讓耿鬼在一個特殊的法陣下進化的。

但與送神山的那個相比,這裡的這個卻是要打打得多,而且也要複雜得多。

這些特殊的法陣,在現代已經完全失傳,只有在古代時期,人類為了對抗一些特殊的力量和群體,才有研究過這些東西。

青木朝著裡面走去,避開了所有的線條溝壑,隨便觸碰一條,可能會對整個龍山都造成無法想象的改變。

青木可不想讓這裡的龍系精靈們對他抱有敵意。

源治帶他來這裡,就說明有想讓他繼承成為這個空間和外界唯一溝通人的意思,所以從主觀的意思看來,這個空間其實可以算是青木的半個地盤,那麼他當然不會對這裡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

不過整個法陣還是讓晶元掃描了下來,回去查找一些古籍,說不定能夠有所發現。

古代人還是非常厲害的,他們的這種特殊的技巧,是和現代社會走的路不同,現代社會是走科學,而古代人則走玄學,泥偶小人和泥偶巨人就是他們在玄學上所創造出來的精靈。

現代科學也能夠通過不同的方式創造出精靈。

阿佐特王國的神秘科學,也一樣如此。

只是不同的方向,最後的發展和走向也不同罷了。

來到了最中間,整個法陣的中心,青木看到了這中間所放置的東西。

一個特殊的雕像,像是一隻龍爪,直直地朝著上方。

三根尖銳的爪子彎曲,好像原本是在抓著什麼東西,但此時上面確實空空如也。

「看來上面的東西是被人拿走了,就是不知道原來放置的是什麼。

不過從這個龍墓來看,這裡很有可能是古代人的一個空間,就像當初在煙囪山內的固拉多空間一眼,只不過那個空間被固拉多親手破壞了,而這裡卻是保存得非常完好。」

青木默默的想到,「可能這裡真的是信奉烈空坐的古代人們所生活的空間,所以裡面才有如此多的龍系精靈。

還有山谷內的那個神殿,神殿內的各種雕塑,以及栩栩如生的烈空坐雕刻。

不知道那些古代人現在怎麼樣了,是完全滅絕了?還是離開了這個空間,去外面生活了?」

這一切都無法追溯了,青木也不願意去多想。

不過當他從龍爪雕像上挪開時,卻是在雕像上發現了一些別的東西。

「這該不會還是藍天石板的碎塊吧。」青木看著鑲嵌在雕像上的藍色石頭,有些詫異。

阿爾宙斯從古代時期,就已經遺失了藍天石板嗎?

————————————————————

第四更!求月票! 本著見到了就不要浪費的原則,青木成功將雕像上的藍色石塊也扣了下來。

經過晶元掃描發現的確是是藍天石板的其中一個碎塊。

比之前在烈空坐雕像上扣下來的那一塊小上一些,不過藍天石板一共就這麼多,能讓青木幾天內遇到兩塊,已經算是運氣好到爆棚。

檢查一遍沒有再發現另外東西后,青木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既然知道了這裡是古代人所遺留的空間,青木也就不再多想了。

本來還以為能夠在空間的某個角落中扣出一個什麼嚇人的神獸,來一波驚天動地的大戰。

離開的時候,再次將龍墓內的幽靈系珍寶又搜颳了一遍,其中最大的收穫是青木在一個石縫中找到了一塊天然形成的靈界之布。

這個東西對於幽靈系精靈來說,吸引力可是非常大的,而且還能夠讓彷徨夜靈攜帶後進化成為黑夜魔靈,算是非常少見的東西。

青木曾經向芙蓉討要過,畢竟她的主戰精靈中,就有一隻黑夜魔靈,不過她卻告訴青木,這個靈界之布她也沒有多餘的,她的黑夜魔靈進化還是憑藉著她的爺爺奶奶。

現在倒是在這個幽靈系能量極其濃郁的地方,找到了一塊靈界之布。

普通的幽靈系精靈攜帶,不僅能夠幫助他們梳理體內的幽靈系能量,也能夠幫助幽靈系精靈更好地掩飾他們的身形。

寵愛甜心:總裁,非誠勿婚 對於現在這個狀態的耿鬼來說,就非常的好用。

青木在第一時間就將其給了耿鬼,讓其待在影子里好好的壓縮體內的能量,穩固根基。

走出龍墓,將精靈都收了起來,召喚出沙奈朵,通過瞬間移動多次傳送后,回到了龍之谷。

這次的離開,還是花了不少時間的,特別是在龍墓內,看不見光線的情況下,更是時間過得沒感覺。

為了搜集那些材料,也是花了很多的時間。

源治看到出現的青木,略微皺了皺眉頭,「去了這麼久,你進龍墓了?」

源治的感覺還是非常敏銳的。

青木也沒有掩飾的意思,輕輕點了點頭,「有點好奇,所以…」

「你應該也看到裡面的法陣了,沒有破壞吧?」源治緊接著問道,沒有在意青木是因為什麼而進去的。

青木立刻搖了搖頭,「沒有,我只是採集了不少幽靈系的材料。」

聽到青木說沒有,源治明顯是鬆了一口氣,隨後拍了拍青木的肩膀說道,「我知道你看到法陣后應該是有不少的疑惑,不過有些東西我也不是很清楚,但那個法陣卻是關乎到這裡整個空間內所有的生命。

知道為什麼這個空間存在了那麼長的時間,並且裡面生活這麼多的龍系精靈,整個空間內的能量都沒有枯竭嗎?」

「難道…是因為…」青木有些詫異,看來自己的老師也是做過一些研究的。

源治點點頭道,「沒錯,就是因為那個東西,按照我老夥計的說法,在很久很久以前,那裡並不是什麼龍墓,反而是比龍之谷還要重要的地方,有很多強者在那裡守護。

但當第一批強者死去,第二批強者再替換又慢慢老去死亡后,漸漸的那裡就變成了龍墓。

所有的龍系精靈,在死去后,也會守護那個地方。」

原來如此。

這樣說的話,青木就明白了。

「你沒造成破壞就很好。

不過龍墓也應該是有守護者,我讓你不要進去是怕你好像相對法陣做研究,修改法陣這樣守護者就會出現,到時候我也攔不住。

走吧,你的甲殼龍也應該是吸收得差不多了,我們去看看他。」源治拍了拍青木的肩膀。

然後兩人就朝著神殿內的龍池走去,一路上源治又和青木講了很多關於這個空間的一些傳說。

有些是他自己出於好奇去調查的,一些則是他的老夥計告訴他的。



再次來到龍池。

發現龍池內的特殊液體此時水位已經明顯出現了下降。

原本只是到甲殼龍的眼睛處,但現在卻是快要到他的白色骨甲的底部了。

「真是好小子,這隻甲殼龍的潛力很強!」源治眼中閃爍著興奮,甲殼龍的吸收能力比他想象中要強得多。

吸收得越多,就代表體內龍系血脈越是濃郁,越是需要這些液體來開啟封鎖的潛力。

感知到青木和源治的靠近,閉著眼睛的甲殼龍緩緩睜開了眼睛,看向青木時眼中閃過了一絲迷茫,就像是喝斷了片,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很快就都想了起來。

嘩嘩——

四肢邁動,朝著青木走來,邁動的四肢將其中的液體震動地四濺而開。

青木臉上浮現出笑意,看著甲殼龍一步步地走到自己的身邊。

超神學院之大修者 輕拍了一下他背上的骨甲,誇讚道,「做得好,甲殼龍!」

雖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裡做得好了,但顯然青木是很高興,所以甲殼龍和很高興。

因為青木用晶元掃描完了甲殼龍的數據后,發現他雖然現在的資質還是藍色,但卻比之前要濃郁的多。

「他現在只是吸收了龍血,還未完全消化,後面就需要他靜下心來慢慢吸收。」源治說道。

青木點點頭。

兩人帶著精靈走出了神殿,來到了山谷中。

看到山谷內有如此多的甲殼龍、寶貝龍和暴飛龍,青木的甲殼龍眼中帶著精光,還有詫異。

他從出生到現在,還是第一次見到過如此多的的同類。

在得到了青木的同意后,他邁開腿朝著一幫甲殼龍跑去。

天庭小獄卒 經過杖尾鱗甲龍的開導,此時的甲殼龍心結已經差不多完全解開了,訓練雖然依舊努力,但卻沒有了曾經的那種偏執。

青木和源治相視一笑,從對方的眼中都看到了欣慰。

青木是欣慰甲殼龍的成長,而源治則是欣慰於青木的成長。

兩人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去,今天就讓甲殼龍好好地玩一下,從出生到現在,甲殼龍還從未如此開心過。

「青木,等以後,你可要代替我好好守護住這塊地方。」源治心中默默地想到。



一晃十天過去。

Views:
4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