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這幾天就搬過去,到時候你幫我搬行李。」

「行。」

掛了通話,李潔輕嘆了口氣,安靜的日子又到頭了,而事實上,情況要比李潔想的嚴重的多。

十二點多,里奧王的屍骨在一陣黑霧升騰中重新組合併再次站立了起來,李潔精神稍微一振,看到里奧王果然生成了新的半截手臂和手掌,心裡一陣的欣慰,然後下一刻,李潔就皺起了眉頭。

里奧王復活后呆了下,腦袋緩慢的轉了下,看了李潔一會,然後緩緩的轉身向角落走去,李潔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然而下一刻李潔猛的一陣心酸、一陣的懊悔。

里奧王顯然下意識里認為自己對他的生命有威脅,事實也確實就是這樣的,所以里奧王害怕了,但是他又能怎麼樣呢?里奧王緩慢的走到了角落的枯骨堆里,畏縮著蹲在了角落的最裡面,頭埋在膝蓋上,一隻手臂抱著頭,一隻手臂緩慢的拖著周圍散落的枯骨,想把自己重新埋起來!

李潔眼睛有些模糊,顫抖著走到還在埋自己的里奧王身邊,想拉他起來卻看著他那顯的更脆弱的骨架不敢輕動。

李潔並不懊悔讓弟弟殺了他,地下世界的王者早晚都會成長起來,所以決不能是個殘廢,他懊悔的是為什麼當初自己如此的不小心,把里奧王給弄殘了!

李潔心酸的是,里奧王雖然是王者,但現在也就是一大孩子,被埋在地下千年後剛出來就受到了傷害和驚嚇,里奧王那幼稚而無助的試圖保護自己的行為讓李潔自責並哀傷不已,里奧王和自己現在的處境其實沒什麼不同,在受到無法抗拒、無力挽回的悲傷后,只能自欺欺人的試圖把自己包圍在無助於任何事的外殼裡!

看著還在緩緩的扒拉著枯骨埋藏自己的里奧王,李潔止不住淚水緩緩滴落,李潔在心裡誓,他必將傾盡所能在未來的日子裡全力扶持里奧王,不管里奧王是不是白痴,除非自己徹底的戰敗身死,否則沒有任何人能在傷害里奧王!

誓言有時候不必說出來,李潔下了決心后,長吸了口氣,身影漸漸的堅定起來,然而淚水卻依舊不停,李潔蹲下身,拿起一根根的枯骨,輕輕的堆放在里奧王的身邊,如果這能安慰里奧王,那麼李潔不介意自己再傻一次,心中卻越來越凄涼:里奧王,你受到的傷害有人誓會彌補,但是誓的人受到了傷害又與何人說?又有誰會在意!?

後半夜李潔靜靜的陪著幾乎把自己全埋起來的里奧王,一直到天色大亮才疲憊的下線休息,結果上午十點多就被敲門聲驚醒。

醒來的李潔迷茫了下:安安來的這麼快?

急急忙忙的穿好了衣服胡亂洗了把臉,李潔打開了門卻驚訝的看見敲門的居然是小玉,小玉微笑著和李潔打招呼時,李潔愣了愣后就想到了小小兔身上,不由一陣的憤怒,難怪昨天小小兔忽然問著問那的。

「怎麼,不歡迎?我可沒惹到你吧。」

「李大小姐還真是神通廣大。」李潔讓開了身體,人都來了,還能真不讓進門?至少李潔做不出來,不過請小玉坐下后李潔連倒杯水的意思都沒有。

「先說下,你不能怪小小兔,她並不知道我要來找你,那是個單純的女孩子。」

「你倒是有先見之明,說吧,什麼事?」李潔抽出了一根香煙,根本就沒問小玉是否介意就點上了。

「廢話就不多說了,由我們紅葉工會擊殺下陣營領,這是報酬。」小玉從提包里拿出一張支票。

「行呀,沒問題!」李潔看都沒看支票,吐出口煙輕笑了聲。

「你答應了?」小玉倒是有些驚奇。

「你們先要有本事找的到我,找到了我然後擊敗我的手下,再把我殺了,這之後自然就可以去擊殺陣營領了。」

小玉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地下世界是地下領主們的主場,想不讓你找到很容易,這就是為什麼至今沒有地面世界的玩家擊殺任何一位地下領主的緣故。

時少寵妻甜蜜蜜 更新時間:2o12-o8-2o

圍繞著里奧王被殺一事遊戲內外都掀起了狂風暴雨時,執行者荒野雄獅還在地下世界里練級打怪,策劃者李潔則悶坐在大廳廢墟內一直抽雪茄。【無彈窗.】

馬克西姆那邊沒什麼可擔心的,金毛內外交困,跑都沒跑出去就被叛軍圍殺了,金毛和主力會員的死亡徹底的讓西部牛仔公會的士兵們混亂和潰敗,馬克西姆帶著第二軍團追趕綿羊般的四處追殺潰兵,並趁機繼續向南開拓領地,李潔只是派小黑過去提醒馬克西姆不要殘殺自願投降的俘虜,這些俘虜還看的過去的可以就地補充第二軍團,實在看不上的也可以佔據領地用,至於馬克西姆打算繼續向南進攻的計劃,李潔讓他自己看著辦,李潔不認為金毛現在還有抵抗之力,如果金毛這種情況下還能頂住第二軍團的進攻,那李潔佩服之餘,立刻就會帶著第一軍團也上去,徹底清除掉這個威脅。

放手馬克西姆做他想做的事情后,李潔再次陷入了沉默中,里奧王還沒復活,倒是小小兔說了下論壇上的熱鬧,問是不是和他有關。

李潔默認了,要小小兔別亂說,小小兔的話讓李潔有了些擔心,卻不是懷疑小小兔什麼,而是這事居然小小兔都知道了並且還好奇的關心了下,看來此事有些嚴重了,李潔出了地下城找到了還在谷外練級的弟弟,交代他隱藏所有的信息,包括網名這才放心。

回到廢墟,里奧王還沒復活,李潔正在想著下一步怎麼辦時,小小兔居然問起了他的住址,此時安安也上線了,也詢問李潔的住址。

李潔知道小小兔現在就在翠山上,自然不會再白操心,想起這件事後也對小小兔問這個幹什麼感到疑惑,李潔就只說了是在沿江路,自己剛去,還不清楚詳細的地址推脫了過去,小小兔就沒再問,但安安就不是那麼好騙的,私聊再次詢問,李潔只得給安安說了。

「你子自己住二個房間的房子太奢侈了吧?」安安繼續私聊。

「暫時沒什麼合適的,並且也不想和別人合租,想一個人靜靜。」

「那我算不算別人?」

「……勉強不算吧。」

「你知道的,雖然我剛賣了一些金幣,不過現在我還不想工作,錢要省著花,乾脆我搬去你那裡好了,先說好,我不付房租的,水電費也不管,不會做飯也不會打掃衛生。」

「這方便嗎?」

「有什麼不方便的嗎?我又不會吃了你,你怕什麼?」

李潔一陣的無語:「好吧,你覺的行就行。」

「那我這幾天就搬過去,到時候你幫我搬行李。」

「行。」

掛了通話,李潔輕嘆了口氣,安靜的日子又到頭了,而事實上,情況要比李潔想的嚴重的多。

十二點多,里奧王的屍骨在一陣黑霧升騰中重新組合併再次站立了起來,李潔精神稍微一振,看到里奧王果然生成了新的半截手臂和手掌,心裡一陣的欣慰,然後下一刻,李潔就皺起了眉頭。

里奧王復活后呆了下,腦袋緩慢的轉了下,看了李潔一會,然後緩緩的轉身向角落走去,李潔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然而下一刻李潔猛的一陣心酸、一陣的懊悔。

里奧王顯然下意識里認為自己對他的生命有威脅,事實也確實就是這樣的,所以里奧王害怕了,但是他又能怎麼樣呢?里奧王緩慢的走到了角落的枯骨堆里,畏縮著蹲在了角落的最裡面,頭埋在膝蓋上,一隻手臂抱著頭,一隻手臂緩慢的拖著周圍散落的枯骨,想把自己重新埋起來!

李潔眼睛有些模糊,顫抖著走到還在埋自己的里奧王身邊,想拉他起來卻看著他那顯的更脆弱的骨架不敢輕動。

李潔並不懊悔讓弟弟殺了他,地下世界的王者早晚都會成長起來,所以決不能是個殘廢,他懊悔的是為什麼當初自己如此的不小心,把里奧王給弄殘了!

李潔心酸的是,里奧王雖然是王者,但現在也就是一大孩子,被埋在地下千年後剛出來就受到了傷害和驚嚇,里奧王那幼稚而無助的試圖保護自己的行為讓李潔自責並哀傷不已,里奧王和自己現在的處境其實沒什麼不同,在受到無法抗拒、無力挽回的悲傷后,只能自欺欺人的試圖把自己包圍在無助於任何事的外殼裡!

看著還在緩緩的扒拉著枯骨埋藏自己的里奧王,李潔止不住淚水緩緩滴落,李潔在心裡誓,他必將傾盡所能在未來的日子裡全力扶持里奧王,不管里奧王是不是白痴,除非自己徹底的戰敗身死,否則沒有任何人能在傷害里奧王!

誓言有時候不必說出來,李潔下了決心后,長吸了口氣,身影漸漸的堅定起來,然而淚水卻依舊不停,李潔蹲下身,拿起一根根的枯骨,輕輕的堆放在里奧王的身邊,如果這能安慰里奧王,那麼李潔不介意自己再傻一次,心中卻越來越凄涼:里奧王,你受到的傷害有人誓會彌補,但是誓的人受到了傷害又與何人說?又有誰會在意!?

後半夜李潔靜靜的陪著幾乎把自己全埋起來的里奧王,一直到天色大亮才疲憊的下線休息,結果上午十點多就被敲門聲驚醒。

醒來的李潔迷茫了下:安安來的這麼快?

急急忙忙的穿好了衣服胡亂洗了把臉,李潔打開了門卻驚訝的看見敲門的居然是小玉,小玉微笑著和李潔打招呼時,李潔愣了愣后就想到了小小兔身上,不由一陣的憤怒,難怪昨天小小兔忽然問著問那的。

「怎麼,不歡迎?我可沒惹到你吧。」

「李大小姐還真是神通廣大。」李潔讓開了身體,人都來了,還能真不讓進門?至少李潔做不出來,不過請小玉坐下后李潔連倒杯水的意思都沒有。

「先說下,你不能怪小小兔,她並不知道我要來找你,那是個單純的女孩子。」

「你倒是有先見之明,說吧,什麼事?」李潔抽出了一根香煙,根本就沒問小玉是否介意就點上了。

「廢話就不多說了,由我們紅葉工會擊殺下陣營領,這是報酬。」小玉從提包里拿出一張支票。

「行呀,沒問題!」李潔看都沒看支票,吐出口煙輕笑了聲。

「你答應了?」小玉倒是有些驚奇。

「你們先要有本事找的到我,找到了我然後擊敗我的手下,再把我殺了,這之後自然就可以去擊殺陣營領了。」

小玉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地下世界是地下領主們的主場,想不讓你找到很容易,這就是為什麼至今沒有地面世界的玩家擊殺任何一位地下領主的緣故。 ?更新時間:2o12-o8-2o

「我能知道你為什麼拒絕嗎?」

「我雖然是傻瓜,但是雯雯的事情你和你的老闆真的沒有一點的責任嗎?你們可以算的上是她最好的朋友了。【最新章節閱讀.】」李潔語氣平淡,但微微扭開了頭。

小玉沉默了一會才說:「我們認為雯雯的選擇是對她最好的結果。」

「那我呢?」

「你要是真的愛雯雯,就應該祝願她幸福!」

「你真偉大,我不如你。」 醫妻嫁到:飼養傲嬌老公 李潔語氣里滿是嘲諷。

「李潔,不管怎麼說你都要接受現實,我們也沒有動機讓雯雯離開你。」小玉換了策略。

「好吧,我承認我也是猜測。」

「那麼可以談正事了嗎?」

「不行!」

「為什麼?這不是一筆小錢,你既然可以讓你弟弟殺死一次,為什麼不能有第二次?你和你自己過不去?」

「剛才本來就說了,我就是和自己過不去的傻瓜一個。」

「是不是有你弟弟當初在狼群時的原因?」小玉想了想。

「你也不用亂猜,回去告訴李大小姐,我在地下世界等著她來打,咱們什麼都憑真本事來,輸贏互不相怨。」

「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了嗎?」

「沒有!」

「你將來會後悔的!」

李潔淡淡笑了笑,掐滅了煙頭,起身拉開了門。

小玉冷哼了一聲,收起了支票出了門。

李潔關閉屋門,手扶著門把手呆立了片刻,這才去下泡麵,現在交了三個月房租后又沒錢了,看來還得賣點金幣,最起碼弄點青菜放進去吧。

李潔叼著煙捲下泡麵時,小玉已經電話里向李傑通報了結果,李傑聽了什麼都沒說,放下電話后拿出了當時李潔重病時的照片,一條條的撕的粉碎!

因為安安最近可能要來,李潔吃了泡麵不得不把房間打掃了下,包括那間不用的房子傢具什麼的也都擦拭了下,自己存了很久的臟衣服也都洗了洗,下午一點多才急匆匆的上線。

上線后看見里奧王還藏在枯骨堆里一動不動,李潔禁不住一陣的黯然,里奧王現在的狀態和洛蘭騎士以及布朗紅衣大主教都是一樣的,算是天國王朝地下城勢力的客卿,自己的勝利無法給與里奧王戰鬥經驗,必須他自己親自作戰才有戰鬥經驗,說不定升級了里奧王就清醒了,可是難就難在現在里奧王根本就腦子不清楚,他根本就不會聽自己的,更沒任何的道理可講,否則即使他等級零級,李潔也能設計下讓他能殺死怪物獲得經驗,比如把低級的怪物打的就剩一絲的生命,然後里奧王去摸下就行了,要不自己就和他組成一般的小隊,讓他跟著看自己打些小怪坐等分經驗也行,可李潔的想法在里奧王那裡得到的只是沉默。

李潔傷透了腦筋也還是束手無策,想想不能就這麼浪費時間,里奧王的問題還不知道到什麼時候才可以解決呢,只好去打鐵,中午時就感覺不舒服,倒不是什麼大病,而是喉嚨腫了,說著不急李潔心裡還是著急上火了。

下午,李潔覺的這樣下去不行,帶了些人出去故地重遊了一次,順便也打打怪,舒緩下心情,為身體著想,晚飯時出去買了消炎藥,弄了點清淡的食物填報肚子后,想著上線要面對毫無頭緒的里奧王,李潔就輕嘆口氣,氣還沒嘆完門鈴就響了,李潔再次嘆息,來的只可能是安安,房租水電費什麼的還有二個多月房東才會來一次,知道這裡的還有小玉,不過李潔也知道,以李大小姐的脾氣,自己既然堅決的拒絕了,那麼李大小姐就覺不可能再來找他說什麼了。

開門一看,果然是安安。

李潔和安安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李潔還在干著安保隊長的工作,而安安怎麼說著,是當時李潔老闆的情人,雖然在一起照過好幾面,但是當初李潔也不可能當著老闆的面仔細的打量人家的情人,在安安差點被老闆娘抓花了臉時,李潔護送她出來叫車送她到醫院,倒是打量過當時安安的容顏,不過更多的是看她傷的重不重。

現在一開門一個照面間,李潔倒是肯定了安安當時臉上的幾道血跡看起來不重,現在一張瓜子臉上白白凈凈的,就是化妝品的味道過濃了,差點嗆李潔一個噴嚏。

「會長大人看起來白了不少呢,都成小白臉了!」

「天天都在屋子裡悶著當宅男,要是黑了才是奇怪,行李呢?」李潔柔了柔鼻子,把只提著一個小箱子,挎著一個坤包的安安讓了進來。

「還在電梯間里,靠你了,剛才是計程車司機幫著搬進電梯的。」

「嗯,你先坐,我去給你拿。」

等把安安的四隻大箱子都搬了進來,又給安安拿了瓶礦泉水后,李潔帶安安大致看了下房子,房子很小,二個卧室、客廳、廚房和衛生間都不大,也就一分鐘轉完。

至於幫安安收拾行李,李潔就不打算幫忙了,女孩子們的私物比較多,安安倒是也沒急著布置房間,二人在小客廳坐了下來。

「怎麼剛才沒在遊戲?」

「沒有,下線吃飯呢。」

「剛注意到,嗓子啞了?」

「嗯,最近有些事情無可奈何,可能有些上火,已經吃了葯。」 特種軍刀 李潔說起來就有些犯愁,拿出根香煙抽了起來。

「我還沒吃飯,怎麼辦?」安安聽了李潔的話有些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李潔卻沒察覺:「安安,冰箱里有泡麵、火腿腸和一些青菜,你要是沒吃飯就隨便吃點,本來今天你來了咱們該出去吃一頓,不過最近有些鬱悶,實在沒心情,當然,這不關你的事情,你能來我是歡迎的,是我自己的問題,過二天吧,咱出去好好吃一頓。」

「看來我的魅力還是不夠呀。」

「你再多吃胖個十來斤就差不多了。」李潔雖然看似無意的說著,但其實這是他的真實觀感,安安漂亮是漂亮,但不符合他的審美觀,明明有些骨架,何必刻意弄的這麼瘦,看起來有些皮包骨頭的,過於失去了女孩子的圓潤感,反而影響安安的美麗,李潔倒不是一點都看不上瘦女孩,不過那也要看女孩子體型的,骨架小的當然應該瘦些,但李潔也明白,女孩子怎麼認為自己會漂亮就怎麼保持體型和打扮,並且每個人的審美觀是不同的,自己認為應該的或許在別人眼裡卻是不應該的,這很正常,特意提這一句主要是提醒安安注意不要苛待自己的身體。

「苗條不好看嗎?」果然安安奇怪的看著李潔。

「沒什麼,都好。」提醒過了,安安也不領情,李潔自認自己和安安之間也不會有什麼大的關係,立刻就放棄了這個問題。

又聊了一會,李潔就回自己的房間上線去了,主要是看安安有些累了,想來也是,那麼瘦,今天她肯定也忙,就主動結束了談話。

上線時小小兔已經在線,看見李潔上線打了招呼,李潔淡淡的回應了下就不在多說,小小兔以為李潔還是因為失戀的事情心情不好,倒是有些心疼,卻不知道李潔其實是有些煩她了,煩她的沒一點心機,什麼都給別人說!李潔雖然依然打算把科多拉大峽谷交給小小兔照料,但是已經下令留守的莉莉絲不在分配給小小兔從大墓地走出的亡靈士兵,限制小小兔的實力不能過大。

李潔的這個小小的懲罰措施有些自以為是了,小小兔幾天後才察覺到,反而對李潔的善解人意大為感動:會長真細心,即使在繁忙和情緒不好時也會默默的關心人,連我討厭亡靈的細微舉動也察覺和關照到了!

李潔再次忙了一夜後幾乎把手頭的礦物都做成了軍備,就剩下些秘銀和黑鐵礦石,黑鐵礦石目前李潔都挖不了,和魯肯一起去祭祀時倒是也看到了一塊黑鐵礦,李潔實驗了下,技能不夠,需要在多挖些秘銀礦石漲下挖礦技能經驗才行,不過地下世界外圍地區根本就沒有秘銀礦,甚至黑山地區都沒有正經的秘銀礦,只是在挖掘精鐵礦脈時很小的幾率產出伴生的秘銀礦,要靠這幾率那也就別想挖黑鐵了,最有可能有秘銀礦的地方是艾蓮大平原,不過怎麼去倒是個問題。

最近的自然是通過黑山地區過去,不過那暫時沒什麼可能,想想亡靈大軍李潔就心裡毛,不能向東橫穿黑山地區,那就只有北方和南方二個選擇了,這二個選擇也是擴大勢力現在可行的選擇,從北邊沿大裂谷穿過大沼澤的邊緣到達火山地區,經過火山地區再去尋找通往艾蓮大平原的道路,這是第一個方案,但李潔認為這個方案不怎麼靠譜,都是火山地區了,怎麼也算山區,就算有路怕也不好走!

第二個方案是向南,徹底的擊敗金毛,然後從南方繞過亡靈谷地向東尋找前往艾蓮大平原的道路,這條路李潔倒是認為有把握,畢竟這條路上看起來有地下領主,地下領主不管怎麼展,最終都是要向東向地下世界的中心展的,所以那裡應該有通往艾蓮大平原的道路,而李潔執意要去艾蓮大平原是因為他覺的自己的勢力差不多夠了!

另一個原因就是李潔不想等待了,想迅的展自己的勢力,早日衝上地面世界,想法當然是好,李潔猜測的也沒錯,向南然後再向東就可以到達艾蓮大平原也沒錯,不過李潔忘記了一句老話: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更新時間:2o12-o8-2o

「我能知道你為什麼拒絕嗎?」

「我雖然是傻瓜,但是雯雯的事情你和你的老闆真的沒有一點的責任嗎?你們可以算的上是她最好的朋友了。【最新章節閱讀.】」李潔語氣平淡,但微微扭開了頭。

小玉沉默了一會才說:「我們認為雯雯的選擇是對她最好的結果。」

「那我呢?」

「你要是真的愛雯雯,就應該祝願她幸福!」

「你真偉大,我不如你。」李潔語氣里滿是嘲諷。

「李潔,不管怎麼說你都要接受現實,我們也沒有動機讓雯雯離開你。」小玉換了策略。

「好吧,我承認我也是猜測。」

「那麼可以談正事了嗎?」

「不行!」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