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義淡淡的道:「你說你想死?」

「不,不想。」

羅安乾笑,雖說尊嚴很重要,下跪的屈辱不能忍,但跪都跪下了,再給人殺了,得多冤啊!

在這一刻,什麼追查特種部隊副隊長,中原羅家弟子的尊嚴都被他給丟棄了。

他這般表現,看得圍觀獸人都面露鄙夷之色,還以為這貨多麼有骨氣,原來只是一個嘴上瞎逼逼的軟貨。

不過陳義臉色倒是不太多變化,只是問道:「你們是來找我的?!」

「是……」羅安本想辯解,可看了一眼陳義那張臉,氣勢不由弱了下去,心中叫苦連天,還去對付陳義,這下自己的命都被人家給捏在手裡了,還捉什麼捉,找死還差不多。

如今一想,方元還真是有先見之明,自個帶著人在外面安安全全沒毛病,他傻不拉嘰,還自以為理解的帶人走了進來,現在看看,真想給自己兩個耳光。

陳義收了暗紅色激光,微微一笑,道:「不要緊張,我只是有一個小小的提議,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聽聽。」

「你,你說。」

……

「羅安進去多久了。「方元眉頭微皺,問著旁邊一人,那人心中默默一算,開口道:「有將近一個時辰了,應該有結果了。」

一個時辰,這段時間確實夠了,方元乾枯的手掌握緊,如果說再等一會還不出來,那就是出事了,他們在外策應的必須打起警惕。

「再等半個時辰,若是……」

話沒說完,只見羅安帶著之前進去那人若無其事的走了出來,看身體上下的模樣,似乎沒發生過戰鬥痕迹的樣子。

見此,方元微微鬆了口氣,問道:「怎麼樣,情況如何。「

「沒什麼,只是那群蠻子太野蠻了,我們一去直接……」羅安嘰里呱啦了廢話半天,總之便是吐糟獸人太不友好,一群『沒開化』的野蠻人。

聽他廢話了老半天,以及與羅安同行那人的附和,方元打斷道:「好了,我是說有沒有陳義的消息,還有那氣息是怎麼回事。」

「這個啊!那些獸人說大概一周前一個人類不知為什麼在他們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出現在了獸人族的禁地大鬧一場,後來儘管有力蠻親自出手還是被他給逃了,我覺得那個人類就是陳義沒錯。」

「那你就這麼回來了?沒提議去讓我搜查一下?」

方元明顯有些不滿,可羅安苦笑不已,道:「如果不是我報出紫金城的名號,那群蠻子就把我給生吞活剝了,你覺得他們會同意我們搜山嗎?」

這倒也是,獸人對領地意識還是很嚴重的,別看獸人人數少,地盤不大,可真把他們惹毛了,換做是五轉能者也吃不了兜著走。

在場之人全都默然,良久,方元才悶聲道:「先撤吧,關於追捕陳義的事,稍後才做決斷。」

不稍後沒辦法,總不能一直在這山外晃悠,否則那些獸人鐵定會發飆,就算他們不怕也沒必要在這種事上得罪這些獸人。

十名四轉能者,加上七八頭凶犬,將近二十個生物的個體默默的撤退,羅安有意無意的與之前同行的人落到了後面,那人慾言又止,他卻狠狠一瞪,低聲道:「不想死就閉嘴,我們已經沒得選了。」

是的,沒得選了,踏上了陳義那條賊船,不然人家憑什麼放自己二人回來,羅安心中一嘆,想起了陳義之前對他說的話:「吃下這個藥丸,你就是我的人了。」

那顆紅色的藥丸羅安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可想一想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不但是他,就連旁邊與他同行的能者也同樣吃了那顆紅色藥丸。

為了穩妥,羅安決定暫時配合一下陳義,可他也不傻,回去必須得找煉丹類的專家好好檢查一下,能把那紅色藥丸的藥效解決最好,如果不行,再找其他辦法。

當然,其實不排除另一種可能。

「也許陳義只是糊弄我,隨便拿了個假的藥丸,甚至是糖丸來嚇我,可真要這樣那就太愚蠢了。」羅安心中想著,但就算有這種可能,他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賭這種可能性。

……

樹屋中,陳義入鄉隨俗的在白衣外套了一件獸皮裙穿在身上,臉色肅然,在他面前的是力蠻與格林還有阿昭和波霸以及其餘兩個部落達到四轉能者的獸人。

總共十九名獸人,十九位四轉,加上陳義本身,便是二十人,這樣的陣容即便是怒懟紫金城也不成問題,當然,這是在紫金城城主不出手的前提下。

可不管如何,如此陣容都值得南方任何一個勢力重視。

陳義坐在首位,道:「話我就不多說了,第一個目標,魅族,半個月後展開進攻,具體事項到時候再說,有人有異議否?」

沒人說話,事實上之前陳義特意展現了一波他突破后的恐怖力量,把三轉能者的氣息釋放出去,才震懾住了這些獸人,不然現在免不了又是一陣『苦苦相勸』。

見沒人說話,陳義微微點頭,繼續道:「洛夫部落遲早要解決,不過倒也不用擔心,你們負責安排戰勢便好,力蠻,你們部落人最多,先聚集五百獸人,格林,你們雖然之前經歷一場戰鬥損失了不少人手,可最低得給我拿出三百人,沒什麼問題吧!」

話雖是詢問,但陳義一點詢問的意思都沒有,他現在明擺著,這些人不打仗也得打,這場戰爭必須發動,不去殺人放火,拿來的金錢花酒?

靠獸人族這點資源,陳義不是小瞧他們,還不夠他突破五轉呢,聚集整個部落的所有資源到他身上也許成為四轉是足夠了,但是更高就有難度了。

更別說這上千名獸人哪個不需要靠這些資源活著,在這種情況下不去搶,不去打,什麼時候才能突破,才能變強。

殺人放火金腰帶,可惜陳義一句話要拚命的就是這些上千名的獸人了,力蠻等人沒開口,格林也沉默了,不過現在的沉默,就是等於默認。

其實他們心中也糾結,發動戰爭後果確實不可想象,但帶來的利益也是巨大的,獸人族的實力可以出現一個大幅度的增長。

部落變強,他們自然開心,這是一個死循環。

「聽陳義大人差遣,不過大人,影后可是真正的五轉能者,實力絕對不是我們這些四轉巔峰可以比擬的。」格林首先開口了。

他一說話就把其餘人的心思轉移過來,十九名四轉能者的獸人中,有七名是格林部落的獸人,另外十二人則是來自力蠻部落。

不過總得來講,格林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陳義微微一笑,道:「影后交給我解決就好,不用你們操心。」

他話說的如此明白,格林自然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附和道:「大人威武,我們格林部落必當為您充當先鋒。」

原先陳義只是讓他對付洛夫部落,格林也沒什麼意見,可是陳義突破了,實力更加強大,對兩個部落的威壓自然也更大,以至於現在改變原先打算也不敢有什麼怨言。

格林如此,其餘人同樣如此,兩個部落的獸人很快就在這個氛圍下調集起了戰士。

獸人好戰,只是受制於人數才不敢隨意進攻別的勢力,否則可能會遭遇滅族危機,但真打起來,他們絕對是屬於最兇猛的一批人。

之前與格林部落一戰,不管是格林部落自身還是力蠻部落,都有著不小的損傷,所以倒顯得沒有那麼大的快速集合性。

陳義卻也不急切,而是在這樣範圍下第三天前往了洛夫部落。

山野中,他向著洛夫部落所在的山頭前行,是的,只有一個人,事實僅憑他一個人便夠了。 ?洛夫部落,中軍大帳中。

洛夫眉頭微皺,看著面前的獸皮紙,上面記錄的都是最近部落間發生的事,雖說與力蠻建造出專門的戰團聞名南方不同,但他們對周邊發生的一些事還是了解的。

力蠻部落與格林部落的對殺聲勢也不小,洛夫部落自然早就察覺,只是正因此,洛夫才有點小擔憂,那兩個部落打起來,那他們部落如何置身事外,怎麼想都不不大可能。

所以這幾天洛夫可以說是過的日不食夜不想,將洛夫部落中大多數的精英都調了起來,不過即使如此,這樣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

就在洛夫皺眉思索之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寨門方向傳來,地面震顫著把桌上杯中的水掀翻,外面一陣雜亂聲傳來,隱隱伴著一線戒備的聲音。

……

洛夫部落寨門口,上百名洛夫族獸人目光警惕的盯著那破碎寨門掀起的灰塵之地。

一道紅色的人影從其中緩步走出,帶著強大無匹的氣勢,隨著他有節奏的腳步落在地面,獸人們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也不由自主的隨之跳動起來。

一種性命隨時不由自己的恐懼在場蔓延,陳義不在意自身釋放在周身的暗紅色能量,而是直接道:「讓你們部落的首領出來。」

他有這樣的底氣,圍繞在他周身戒備的獸人雖多,卻無一人敢出手,因為之前陳義一拳便把寨門給打碎,周身散發著的能量的雄厚程度,足以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但是,這些獸人只是警惕著,並沒說話,甚至隱隱有人發狠,打算舉著武器發動偷襲。

餘光將這些收在眼中,陳義又轉而道:「算了,還是我親自進去吧!」

說走就走,他旁若無人的向前走去,他的目標正是部落內部,當下兩名三轉獸人從側面殺出,吼道:「殺!「

一把獸刀朝著陳義脖子砍去,一桿獸槍向他心臟刺去,一上來就是殺手,然而,陳義周身暗紅色能量形成一道氣旋,隨之極速擴散。

嘭!

兩名進攻的獸人可以說連讓陳義動一根手指都未做到,就被彈飛出去,但這兩個獸人是第一波發動攻擊的人,卻不是最後一個。

彷彿吹響了戰爭的號角,隨著那倆被擊飛的獸人發動進攻,接下來接連不斷有著七八名,十幾名的獸人對陳義展開衝殺。

然而陳義只是身形搖晃,偶爾伸出手指,對著獸人戰士輕輕一點,那麼目標就被他輕易點飛,一路下來,僅僅只是十幾秒,便陸續有將近二十名獸人倒地不起。

獸人人數雖多,可大多只是與陳義一個照面便被放翻在地,沒有一戰之力。

可如此反而將這些獸人的凶性給激發出來,一個個不要命的往上沖。

暗紅色的能量愈發狂暴,陳義皺了皺眉頭,終於在一指點翻第三十七個獸人之時,他的拳頭上以及整條手臂上聚集出大量的暗紅色能量,使得整條手臂如烙鐵般通紅,隨即向地面猛地一砸。

轟!!

暗紅色的氣浪以陳義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散去,沿途獸人即使竭力使用能量對抗,仍舊一個接一個的倒下,轉眼間上百個獸人戰士通通昏厥不起,唯有陳義獨自一人傲立中場。

「早說讓你們去,你們不聽,哎!」陳義微微一嘆,正準備向著部落內部走去,一道渾身被紫色氣流纏繞的男人突然從遠至近,一拳向著他面門砸來。

陳義右手夾雜著暗紅色能量,往前一捉,粗大的拳頭被他抓住臂彎,在面門最多二十公分處停下,紫色能量形成的氣流卻仍舊沖在陳義臉上,將他一頭黑髮吹起。

「這一拳,我只用了七分力。」 重生嫡女歸來 洛夫眼睛緊盯著陳義,裝逼道。

不過陳義更加果決,說實話道:「這一抓,我用的力度三分不到。」

「……」

洛夫一陣無語,他只是隨口說說,好讓陳義知曉自己並未真的認真出手罷了,沒想到這貨比他更能說。

沒有廢話,手中力量再次加大,八層力,九層力……

只用了七層力,洛夫可不是說說而已,當力度達到十層之時,陳義手微微顫抖,有種無法握住的感覺,但很快這種情況便消失不見。

「你……」洛夫一驚,體內能源輸送的能量積蓄在身體各個部位,正準備爆發,陳義卻先他一步一個膝蓋打了上來。

嘔~

膝蓋中蘊藏著的暗紅色能量隨之進入洛夫腹部肆虐破壞,劇烈的疼痛瞬間讓他身體無法控制的向下蜷縮。

趁此機會,陳義直接一個肘擊劈在洛夫背部,將其打趴在地,然後一腳踩在他的頭上,便問:「臣服,還是死……」

暴力,赤裸裸的暴力,沒有一絲委婉,洛夫心頭一陣惱怒,可他連腦袋都快碎了,壓根沒拒絕的權利。

半個小時后……

洛夫帶著上百名獸人站在門口,恭送著陳義離開,在最後離開時,陳義不忘道:「記住了,給我在半個月內找齊三百獸人戰士,這是最低要求。」

「是……」

「嗯,好好表現,以後你就會為你這個英明的決定感到慶幸了。」

陳義隨意安慰幾聲,他心知洛夫,或者說這三個部落的獸人心中不是真的願意為他做事,只是受制於他的力量而不得去做罷了。

事實上,陳義也沒想讓這些人對他多麼心甘情願,只要有為他辦事的人就好,而這些人若是有什麼異心,那就殺了,再找一批更聽話的手下。

當然,目前為止,這些獸人是沒有表現出想要做什麼不良的舉動。

一方面獸人族部落之間本身就不和諧,再有獸人與其餘勢力接觸向來不多,想找人對付都難,叫他們自己出手,他們又不是陳義的對手,除了惹怒他大開殺戒以外,不會再有其餘可能。

一番比較,暫時隱忍是他們當下最好的選擇。

回到力蠻部落的樹屋中陳義便開始了潛修,打仗的事是靠獸人們來的,他要做的是修鍊提高修為,這是最重要的事。

大還丹是一種聚集多數能量為一體的特殊丹藥,可以在人體能量耗散時補充能量,同樣可以在平時或者突破時拿來衝破瓶頸。

這種丹藥與其餘丹藥同等,最低一品,最高九品,當然,這是理論來說,正常意義上出現等級最高的大還丹是五品。

此時陳義面前的小瓶子中便有十幾顆三品大還丹,其中分量足以夠三轉級別的獸人用好幾年,可此時卻被他當糖豆一樣往嘴裡填。

一股股濃郁的能量在四肢百骸流動著,陳義露出享受的神色,鼻息間呼吸的氣流也變成了暗紅色,兩道暗紅氣流從他鼻息中竄出后,凝而不散,在周身環繞。

「去!」陡然,陳義睜開雙眼,一聲呵斥,鼻息間噴出的兩道暗紅色氣流不斷旋轉交纏,向著他的正前方挺進。

噗嗤~

一聲硫磺般的焦響,在陳義前方五米開外的鋼板正中心被洞穿出臉盆大小的口子,邊上還有彷彿被高溫烤焦而形成通紅的痕迹。

陳義滿意的點了點頭:「這精鋼密度乃是普通鋼鐵的三至五倍,精鋼板又有半米厚度,換做普通鋼板便是一米半至二米五之間,可就算如此也可輕易破防,還算不錯。」

寄予如此中肯的評價,自然不是他隨意而為,其實剛才那兩道從鼻息噴出的暗紅色氣流是陳義練成的一個殺招,名為蛟龍殺!

蛟龍殺的真實威力絕對驚人,不過畢竟是在樹屋中,天天在這兒瞎搞破壞也就算了,好歹是他如今休息的地方,通常情況下都會受著點力道。

「剛才的蛟龍殺我連五分之一的威力也沒使出,真是期待與人作戰時的表現。」陳義微微一笑,不過這樣的機會也不會缺,因為馬上就要開始爆發戰爭了。

此時,半個月已過,一千一百名獸人戰士聚集在深山之中,他們都是三個部落的精英,養精蓄銳了這麼長時間,也是時候活動脛骨了。

浩浩蕩蕩的獸人將領都為四轉能者,三個部落加起來共有二十七人,這二十七人中也包括著力蠻,格林,洛夫三個部落頭子。

他們聚集在一起,並未私自行動。

等到陳義出來之時,才共同迎上,面色肅然道:「少帥!!」

這是陳義要求的,既然要行軍打仗,那就得有個樣子,天天一副官相,或者喊權勢之人般喊大人實在是不夠味,這種情況下還是少帥二字有那麼點感覺。

他略微頷首,道:「魅族乃是南方排行第三的勢力,其在南方有多個不同的基地點,有的以百人為一體,有的則三五成群各自行動,而他們的大本營則坐落在陰山!」

「陰山常期陰雲密布,不見天日,其中魅族之人在七千與一萬之間,又佔有地理優勢,哪怕是五轉能者也不敢強攻,更別提有五轉初期能者魅后坐鎮,以我們目前實力前去進攻,實為不智。」

「我們首先要進攻的地方,就定在這裡。」

陳義拿著樹枝,在地面畫了一個簡便地圖,將枝頭點在東家莊的三個大字上。 婚期77天 ?清風嶺,東家莊。

東日恆升,男男女女們早早出耕,老人小孩兒在院中玩耍,一副和諧的畫面讓人露出會心的微笑。

可只有南方少數人知道,這裡是魅族十一支設點之一,有著將近三百名魅族之人盤踞在此,殘害過路之人性命。

而魅族之人也被稱為魅鬼,在某些人眼中,魅鬼是由怨念等邪惡之意組成,不屬異人一類,實際上這些都是迂腐之見,高智慧類人型生物,統稱異人。

魅族天生對精通幻化類神通,實力高超,更是能附身人體,是在異人種族當中也極其健壯的一脈,如何不算異人?

只是如此強大的魅族,卻也有遭遇禍端的時候,東家莊一里地外,成群的獸人面色肅穆,手持武器,一步步前行,在最前方,是四名四轉能者的獸人與陳義。

虎兔搏鬥亦用全力,陳義沒讓人分散開,他讓六百名獸人分散在東家莊通往外路的各個節點,堵住了魅族逃跑的可能成,又從正面帶著五百人殺去。

這陣容不可謂不大,其實在很久之前,陳義從蒼雲城逃亡紫金城路上之時,就曾經路過這裡,當時還有一個叫賈仁慈的商隊頭子領著小商隊與他同行。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