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有吃晚飯嗎?」

「還沒,你呢?」

舒星瑜這會兒已經坐在了小亭子里,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抱著旁邊的柱子,可憐巴巴的說,「我也還沒,現在好餓哦。」

「怎麼不吃飯?」白皓霆盯著那抹身影,皺眉問道。

當然是因為飯還沒做好,而且她爸還沒回家咯!

不過這男人喜歡挺好聽的,舒小姐眼珠子轉了轉,呲了呲牙,「當然是因為想你呀,我看不見你就茶不思飯不想。」

白皓霆:「……」

要不是他親眼看見小丫頭正捂著嘴偷笑,這話他都信了。

舒星瑜看他不說話,腳尖在地上畫著圈圈,「我想你了,這次是真的哦!」 白皓霆聽到她的話,眉毛輕輕一揚,心情大好,「嗯,知道了。」

舒星瑜:「……」

知道了?知道是什麼鬼?難道他現在不是應該說他也想她了嗎?

舒星瑜氣憤的鼓起了腮幫子,跺跺腳,哼了一聲,「你這個沒有情調的狗男人,你注孤生知道嘛?」

白皓霆盯著那抹身影看了很久,聽到她的話,不屑的切了一聲。

笑話,他都有女人了會注孤生?

「對了,你是不是說過明天要帶我出去轉?」他之前說過的話她可還記得呢,可得好好提醒他,要不然這人忘了怎麼辦?她不是白期待了?

「嗯,你讓我給你打電話就是要問這個?」

「那當然啦,這麼重要的事情我當然要問清楚啦。」

「那你是不是要帶著我去約會?」舒星瑜晃蕩著兩條小白腿,笑的像個偷到糖的貪吃貓。

「嗯。」白皓霆又淡淡的嗯了一聲。

舒星瑜本來只是猜測,但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後,一種從未有過的激動席捲心頭。

「那……白先生,你能不能提前透露一下,明天都有些什麼節目?」

她本來只是隨意問了一下,沒想到他還真準備帶著自己去約會,頓時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白皓霆輕啟薄唇,緩緩吐出一句話來,「逛街,看電影,開fang。」

舒星瑜聽到他最後一項安排,小心臟輕輕顫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害怕,就想到他明天下午得回家吃飯,頓時放下心來。

切了一聲,一點不害怕的說道:「你少嚇我,你明天晚上得回家吃飯,你是準備開間fang把我自己留在那,然後你回家吃飯?」

白皓霆:「……」

這傻姑娘智商上線了?最近有些不好騙呀!

舒星瑜看了眼時間,她已經在這兒坐了二十多分鐘了,再不回去估計一兒會就該有人找來了。

「唔親愛噠,到了該吃晚飯的時間了,我要掛電話了,你記得吃晚飯哦。」舒星瑜聲音軟糯的交代著,並沒有注意到心頭那一絲難以察覺的不舍。

白皓霆眉頭微微皺了皺,目光依舊落在那一抹白裙上。

過了好久淡淡的說道:「舒星瑜,我想親你。」

舒星瑜聽到他的話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這會兒我們離得大老遠的,親什麼親?等到明天才給親。」

白皓霆笑了,雖然她語氣兇巴巴的,但還是掩蓋不了屬於女孩的羞澀,因此求親親失敗的白先生心情倒是不錯。

「好,明天早上八點,我在你家門口一百米外等你……親我。」

舒星瑜:「……」

兩個人膩歪了一陣就掛了電話,她收了手機,小跑著回到屋裡。

白皓霆坐在車裡,遠遠的看著她轉身時被風吹起的長發,想起那柔軟的觸感,手指忍不住捻了捻。

直到女孩兒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男人才收回視線,看了前面駕駛坐的小白一眼,冷冷啟唇,「走吧。」

「是。」

小白也是面無表情的樣子,但是心裡吐槽都快溢出喉嚨了。

對自己女人就柔聲細語的,對他就冷的像冰塊一樣。 舒星瑜一路小跑著回到客廳里的時候,舒父已經回到家了。

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坐在一塊吃了頓晚餐,隨後就各自回了卧室。

舒星瑜上了樓之後,舒舒服服的泡了個澡。

等她穿上睡衣擦著頭髮走出浴室的時候,發現舒易居然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劇。

擦,這傢伙怎麼進來了?

舒小姐翻了個白眼,甩手就將手裡的毛巾扔了過去,「你來我卧室幹嘛?上次的事我還沒找你算賬呢。」

舒易嘴角抽了抽,伸手接住毛巾放到了一邊,關掉了手裡的筆記本。

「小星瑜,每次都是你虐我,我好不容易贏了一次而已,你不會這麼斤斤計較吧?」

舒星瑜呵呵一笑,不好意思,她就是這麼斤斤計較的人。

舒易看她不說話,尷尬的笑了下,「那啥,妹呀,我來找你可是有正事要說。」

「有話快說。」

「我帶的幾個研究生想要找個地方社會實踐,咱們家公司今年收實習生嗎?」

舒星瑜坐在梳妝台前擦著頭髮,搖了搖頭,「我們公司今年不收實習生。」

舒易哦了一聲,「那我回頭跟他們說一聲,讓他們重新找公司好了。」

說起研究生,舒星瑜突然想起來李薄瀾今天下午跟她說的事,差點忘了。

扭頭問道:「李茗瀾你還記得嗎?」

舒易仔細想了一下,好一會兒才想起來,李茗瀾不就是李家那個丫頭嗎?

「你提那個小姑娘幹嘛?」他記得幾年前見過她一次,印象里是一個挺小的小姑娘。

舒星瑜扭過頭看著他,「李薄瀾今天下午給我打了個電話,說他妹妹考上了你們學院,讓你照顧照顧。」

舒易張了張嘴剛想說什麼,舒星瑜又加了一句,「不過你只是一個副教授,有什麼事兒估計你也幫不上忙。」

嘴角抽了抽,舒易哼了一聲,「找我幫忙?可之前你是不是說要找我算賬來著?」

舒星瑜撇了撇嘴,既然有事找他幫忙,不得不退一步了,「扯平了。」

「成交。」

舒星瑜:「……」

都怪李薄瀾,要找他幫忙幹嘛給自己打電話?真是讓人難過。

舒星瑜把人趕走之後,簡單的做了一下護膚,然後就爬上了床。

本來是準備一邊在床上做一些簡單的瑜伽動作,一邊看看舒氏出品的那些電視劇的。

但是剛坐到床上,就發現被子的正中間鼓起了一個小包。

舒星瑜隨手掀起被子,發現居然是一隻兔子。

我的不死外掛 被嚇了一跳,「啊嘞,怎麼又冒出來了一隻兔子?最近怎麼到處都有兔子出現?」

本來還覺得之前那隻兔子萌萌的舒小姐,突然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丫的,這不是萌寵片,這明明是恐怖片!!!

舒星瑜驚悚的摸出了手機,準備給白皓霆打電話,但是發現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關機了。

正當她不知所措時,一直趴著睡覺的兔子好像睡醒了。

動了下胖乎乎的身體,和她對視。

舒星瑜看著它的眼睛,瞳孔慢慢放大,一時間忘了反應。 因為她親眼看見,這隻白糰子的眼睛居然從紅色變為了紫色!

舒星瑜活了二十多年,一直是堅定的無神論者,這一刻,她覺得自己的人生觀都要崩塌了。

「你……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舒星瑜腳步慢慢的往後挪,神經緊繃著。

白糰子扭了扭身,肚皮朝上躺在她床上,無語的看了她一眼。

「你這蠢女人膽子也太小了吧?真沒用。」

「你才是只笨蛋胖兔子,看你都胖成球了,看起來更蠢好嘛?」

舒星瑜本能的反駁回去,反駁完了才發現,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東西居然說!話!了!

她是不是還沒有睡醒?舒小姐伸手在自己胳膊上擰了一下,然後痛呼出聲。

「哎呀我去,疼死姐了。」

某兔子:「果然是個笨女人。」

舒星瑜:「……」

看她被嚇的一臉獃滯的樣子,它也懶得跟她賣關子了,索性跟她實話實話。

「聽著笨女人,本座叫鳳蒂,乃是上古神獸鳳凰一脈尚存於世的後代。」

愛劫難逃①總裁,一往情深! 舒星瑜尷尬的笑了一聲,「鳳凰能生出兔子來哦,真厲害,呵呵。」

鳳蒂鼓了鼓腮幫子,蹬著小短腿反駁,「不準笑,我不過是渡天劫的時候出了點意外,不小心從九重天墜落,這才入了輪迴變成一隻兔子。」

「所以這就是你眼睛能變色,還會說話的原因?」舒星瑜半信半疑的問道。

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但是此刻事實就擺在面前,由不得她不信。

某兔子動了動耳朵,傲嬌的看了她一眼,「哼,這算什麼,如果我的神力還在,我可以呼風喚雨。」

「所以之前出現在我卧室里的那隻也是你?」

「這是自然。」

舒星瑜看它好像沒有什麼危險性的這樣,稍微放鬆了警惕。

手指放在下巴上捻了捻,問道:「你為什麼一而再的來找我?」

「我現在法力盡失,需要尋求庇佑,否則別說恢復神力,就連生存下去都是問題。」

當然並不是讓她庇護自己,而且讓那個男人。

前兩天它第一次見到他,就感知道他足夠強大,所以當天晚上就尋過去了……

舒星瑜翻了個白眼,雙手抱胸,「所以你是找我收留你的?你不會以後都要住在我家裡吧?」

「女人,我只是暫時住在你這裡,等我恢復神力自然就離開了。」

「我現在討厭兔子,你可以走了。」

鳳蒂:「……」

笨拙的從床上爬起來,氣的撓床,「愚蠢的人類,本座看上你是你的榮幸去,你還敢嫌棄我?」

舒星瑜看著它的蠢樣,算是明白了,這兔子現在估計也就能說個話,對她根本造不成什麼威脅。

伸手揪著它的耳朵,將這笨兔子提起來,戳了戳它的腮幫子,「所以你現在除了能說話,還能幹嘛?」

某兔子一瞬間尷尬了,被她發現了。

「呃……你不覺得會說話的兔子很了不起嘛?」

「不覺得。」

「……」

舒星瑜將它隨手扔在地毯上,戳了戳它的額頭,「如果我收留你,能有什麼好處?」

「這個這個……我可以陪你聊天。」 半夜十點,舒星瑜盤腿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在床尾窩著的兔子,氣氛緊張且怪異。

鳳蒂緊繃著神經,兩隻爪子無意識的撓床。

這個傻女人不會真要把自己扔出去吧?

「咳咳,不許把我扔出去,我是不會走的。」

舒星瑜內心也不平靜,看來這隻兔子是怎麼也趕不走了,難道她真要養這麼個怪東西?

要不問一下她家白先生該怎麼辦?

舒星瑜想了下,還是放棄了,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還是過段時間再告訴他吧。

某兔子看她臉上來回變換的精彩的表情,內心忐忑,為了避免自己被扔出去的命運,決定主動出擊。

邁著小短腿兒靠近她,然後伸出前爪戳了戳她的大腿,可憐巴巴的說,「小星星,你就收留我好不好嘛?我現在無家可歸,還變成了一隻兔子,多可憐呀?」

舒星瑜仔細想了下,決定暫時相信它說的話,「你可以留下來,但是不許給我惹麻煩,尤其是不許讓別人知道你的特別。」

鳳蒂看自己可以留下來了,總算鬆了口氣。

晃著耳朵討好她,「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傻。」

太好了,留在她身邊,它就可以靜下心來慢慢修鍊,那它的神力說不定還有機會慢慢恢復。

「還有,我可以暫時養著你,但是你不能呆在我卧室里。」

說著拎起它的耳朵去了陽台,將它隨手扔在一張藤椅上,然後拿起旁邊的毯子扔到它身上。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