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有一個並沒有坐,而就站在門後。

那是個身高足有兩米開外的大漢,穿着無袖的短襯衫,半敞着懷,露出如同岩石般堅硬的虯結股肉。

他抱着粗裝的雙臂,用一種關切而警惕的目光注視着門外的少女,身子微微前傾,彷彿是蓄勢待發的豹子一般,一副隨時都準備衝出去的樣子。

當少女返回樓內時,坐上的兩人立刻恭敬地站了起來。

金絲邊眼鏡用一種期待的目光望着少女,低聲問:“小姐,是不是?”

“不是。”少女微微搖了搖頭,顯得略有些失望,“他對我的拈花微笑連半點反應都沒有。”

“可是,他的法力很強大。”玉面少年把玩着手裏一件類似於小型望遠鏡的儀器,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少女微笑道:“那不能說明什麼,如果我沒弄錯的話,他應該是道派術法高手……嗯……很久沒有碰上這樣的高手了,真希望能有機會跟他較量一翻。”

“小姐……”肌肉猛男動了動嘴,似乎想說什麼,但卻強忍了下去。

少女嘆了口氣,“我知道,我絕不會主動去找他麻煩的。對了,八部衆有消息傳來嗎?”

金絲邊眼鏡擔憂地道:“目前爲止,沒有任何消息。會不會是我們的方向有誤?”

“絕對不會!”少女道,“越是接近春城,我便越能清楚的感覺到那強大的存在,彷彿他就在我身邊,我只要微一伸手就可觸及!我的感覺,加上吳先生的指引,再配合上最現代化的衛星遙測技術,如果這都能出錯的話,那隻能說是七祖在故意誤異我們,不希望我們發現他的真身。” 趙大英領着衆人穿過小半個山莊,來到了一個掛着塊“蓼汀花淑”匾子的花廳。

花廳中央置着張圓桌,冷盤紅酒一一擺放其上,看來是一早就準備好了,只等衆人前來。

“這時候過來應該是沒吃午飯吧。”趙大英笑道,“咱們先吃飯怎麼樣?”

這時候已經快下午一點,幾個人也確實是有點餓了。艾莉芸腳傷未愈,拄着個柺杖楞是上山走了這麼遠,雖然其間有一段路是被雍大天師給背過來的,卻也累得夠嗆,聽到趙大英相讓,便毫不客氣地第一個坐了下來。

衆人坐定開吃,菜是有名的淨月活魚、小炒野菌,酒是天下第一窯的紅酒,稱得上是好酒好菜。

冷少情深:獨寵復仇甜心 套句書裏的老話,酒過三旬,菜過五味,趙大英看在座的諸位高人都吃得差不多了,這才小心翼翼地問:“雍天師,您覺得我這莊園怎麼樣?”

“不錯。”雍博文拿着勢子,淡淡應了一句,“就是恐怖的氣氛不太夠,不說你這裏的主題是陰森一夏,專門搞那些自認爲膽子大的遊客嗎?也沒看到什麼嚇人的地方啊。”

趙大英解釋道:“白天不行,我這裏設計的恐怖項目主要是在夜間。到了夜裏便會有殭屍鬼魂出來嚇人,不過效果不怎麼好,好像嚇不倒什麼人。”

“我看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要不咱們去見識一下老趙的設計怎麼樣?” 心有猛虎嗅薔薇 劉意抹了抹油光鋥亮的嘴脣,他這一頓吃得相當滿意,五六斤一條的大鯉魚,他自己就吃下去足有半條。

大家都沒什麼意見,唯獨艾莉芸有點不願意動彈,便表示不想去。她這一表態,雍博文看她臉上又累又倦的樣子,一心疼,也就不想去了。這樣一來,雖然魚純冰是很想很想去瞧瞧熱鬧,可也不好自己去不是。

趙大英不明所以,見幾人不願意去,還以爲自己招待得不滿意,心裏大急,直拿眼睛瞟劉意。雖然說得好聽這是做生意,租人家的鬼,但劉意之前跟他說過,人家雍天師身家不菲,出手一次就幾百萬美元,壓根就不在乎這點小錢,還是他劉大師好說歹說好大的面子,雍天師才肯答應下來的。所以趙大英便總覺得這是自己在求人,而不是在作生意,也就難免要低聲下氣看人臉色了。

劉意倒也覺得去不去看那些假鬼無所謂,便打了個哈哈重新挑起話題,“雍天師,既然不去看,那就把帶來的鬼給老趙看看吧。”

雍博文點了點頭,把帶來的四個鬼放了出來。

普通人是看不到鬼的,但這不是大問題,魚承世的公司早就開發出了鬼影顯形噴劑。就是在醫院那裏魚純冰扔進的那個閃光彈裏面裝的東西,只要給鬼噴上,便可以保證顯形十二小時。

這四個鬼是雍博文精心挑選的,兩男兩女,都死的不是那麼太難看。一個是因爲碰上黑幫火拼被誤殺的,只是胸口前面有一大片血跡;一個是冬天燒煤爐二氧化碳中毒,皮膚透着不正常的粉紅;一個是吃錯了藥毒死的,七竅流血;還有一個卻是被雷劈死的,通體焦黑,直冒青煙。

這是劉意建議的,畢竟這裏嚇人只是一種娛樂,要是選像那種被火車撞得七零八落的超難看死鬼,一露臉把人給嚇死,把娛樂變成謀殺,那未免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四鬼一放出來,花廳裏便立刻起了一陣陰風,原本明媚的陽光變得一片慘淡。四鬼身上都噴了顯形劑,所以通體上下一片油綠,再加上半透明的身體,實在嚇人。

趙大英也向來是自詡膽大,但一看到這貨真價實的鬼魂,也不由頭皮發麻,背上涼嗖嗖彷彿不住有冷風吹過,嚇得臉色都變了。

“這是趙老闆,跟他打個招呼吧。”雍博文想緩和一下氣氛。

四鬼知道這就是租他們的人,便異口同聲道:“趙老闆,今後請多關照。”

有道是鬼聲鬼氣,可見鬼說話的動靜絕不是那麼好聽的,陰滲滲的聲音一響,便把趙大英嚇了個哆嗦,臉上堆起強笑,衝着四鬼一躬身,“四位請多關照。”

得,瞧這場面也不知道誰是老闆了。

雍博文見他怕得厲害,把四鬼收起,問:“趙老闆,鬼你已經見過了,這租還是不租,就你一句話了。”

“這個……安全吧。”趙大英試探着問,畢竟人鬼殊途,鬼害人的事情但凡是有耳朵的都沒少聽過。

“放心,絕對安全。”雍博文道,“我已經下了法咒,使他們身上的陰氣不至外泄傷人,而且他們四個生前都學過急救,要是有被嚇得犯心臟病的,還可以當場搶救。”

要是還有其它辦法的話,誰願意租真鬼來玩,這簡直就是玩命啊。

趙大英咬了咬牙,狠了狠心,道:“那我就租吧,不知道這個租金怎麼算。”

這一點來的路上幾個人已經商量過了。

雍博文此時只不過是裝作老成的樣子複述出來:“你現在的生意也不好……這樣吧,四個鬼的租金就佔你每月營業額的百分之五,你覺得怎麼樣?”

趙大英這山莊自打建成,生意就沒好過,每月營業收入就沒破過三千。他心裏一盤算,覺得能接受,而且他也不敢跟這種神祕高人討價還價,便道:“行!不過,我想今晚先試驗一晚,看看具體效果怎麼樣再簽約。”

買東西之前先驗貨,這道理也說得通。

雍博文便無可無不可地答應下來。

但趙大英考慮到沒簽合約,這幾個鬼要是單獨留下,萬一看他不順眼搞上一搞,那他可就嗚呼哀哉了,所以又要求幾人,尤其是雍博文,今晚一定要留下來才成。

好在這幾位現在是些沒什麼大事的閒人,這地方風景也相當不錯,便都答應留下來。

趙大英見幾位高人都願意留下,心裏真是說不出的高興,便趕緊地叫人給他們安排房間。

四人住的是四個緊挨着的二層小樓,每個小樓都是一個單獨的住宿單位,從豪華程度來看,基本上等同於五星級的總統套房。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安排的,劉意的小樓單獨在前,而其他三人的小樓則在後排成一排,雍博文恰好住中間,左邊是艾莉芸右邊是魚純冰。

而趙大英爲了保險起見,並沒有住在屬於自己的住處,而是跑到了劉意的小樓去住。當然了,如果他要是知道這位劉大師比他還要怕鬼的話,那就肯定不會做這樣的選擇了。

雍博文先把艾莉芸送回房間休息,回到自己的房間坐了一會兒,見時間還早,便琢磨着出去轉轉,欣賞一下風景,當然了在他的潛意識中還有某種渴望,希望能夠有機會再見那少女一次,他總覺得自己似乎有些話想要問她,直到了有種不吐不快的感覺。

但可惜的是,他的這一計劃並沒有來得及實施,就在他做出決定的同時,門卻開了,進來的正是剛剛被他送回房間的艾莉芸。

“小芸姐,有事嗎?”雍博文不解地問。

艾莉芸走到他身邊坐下,低着頭玩弄着衣角,好一會兒才輕聲說:“我晚上在你這兒睡好不好?趙大英說這裏的房間都有嚇人的設置,我有點害怕……”

這就是傳說中的投懷送抱啊!

看着面孔紅通通說不出可愛的艾莉芸,雍博文只覺得腦中轟的一聲,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涌了上來,一時間激動得有點迷迷糊糊,未來丈母孃的警告立時拋到九霄雲外,至於剛剛的行動想法估計得去火星找了。

他只覺得自己心中砰砰亂跳,站起身把艾莉芸抱到懷裏,然後坐到她的住置上,笑嘻嘻地貼在她耳邊說:“放心,今天晚上我就這麼抱着保護你,就算是有真鬼不識趣的跑來,我也把它們都趕走!”說着話,手已經開始不安份的動了起來。

“別,不要,小文這樣不行。”艾莉芸被他那麼一抱就已經渾身發軟了,此時只是憑着最後一絲理智,勉強抗拒着他的魔爪,掙扎着想要站起來,但一時間哪能擺脫得了,更糟的是在他的愛撫之下,整個人都有種理智崩潰的前兆。

如果按這種情況順利發展下去的話,那麼雍大色狼很可能用不着等到晚上便可以得嘗所願,將懷裏的美人成功吃掉。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但可惜呀……

“哇呀,非禮勿視,非禮勿視!”某個突然穿牆而入的不速之客雖然這樣叫着,但眼睛卻睜得大大,一眨不眨盯着調情的兩人看個沒完,這就是手頭沒有照相機DV之類的設備,要不然一準得大拍特拍。

“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雍大色狼內心深處忍不住仰天長嘯,連忙停下動作。艾莉芸羞得連脖子都紅了,把腦袋鑽到他懷裏,不敢露出來。

“魚小姐,你來幹什麼?”雍博文忍着怒火,不,是慾火,咬牙切齒地瞪着打擾他好事兒的某女。

“都這麼熟了,你叫我小魚兒就行。”魚純冰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笑嘻嘻地說,“死色狼,你也太猴急了吧,至少也等天黑再行動啊。”

雍博文很想說自己已經關好門了,再質問她怎麼不敲門,但轉念一想,這位似乎很少有走門的習慣,便把這句話給壓了下去,又問了一遍,“小魚兒,你不在房間休息,跑我這來幹什麼?”

“不是來找你,我想去找小芸姐聊天,只是路過。”魚純冰的回答讓雍博文哭笑不得,這穿牆而過的路過方式大概也只有這位茅山奇門遁甲的高手能做得出來吧。

艾莉芸冷靜了一下情緒,從雍博文的懷裏鑽出來,坐到魚純冰身旁,拉着她的手道:“小魚兒,要不然你晚上也過來睡吧,咱們兩個睡一個房間。”她被剛纔的事情嚇得心裏亂跳,原以爲剛強的理智防線在輕輕撫摸下就一潰千里。這讓她感到有些苦惱,要是這樣的話,以後總跟他在一起那不是玩火嗎?但一時也想不出其它辦法,只得暫時先找個第三者陪着。

這小樓裏的臥室有四間。這種小樓本來就是給有錢人準備的,除了主臥室外,還要給傭人保鏢之類的手下準備出休息的地方,臥室多點也很正常。

“行啊。”無視某色狼的威脅目光,魚純冰一口答應,但隨即不解地問,“去你的樓裏不好嗎?爲什麼要在死色狼這兒住?很不安全啊。”

艾莉芸把嘴貼在魚純冰耳邊低聲說:“你也說他是色狼了,我要不看緊點,那他還不得出去禍害良家婦女啊。”

魚純冰便忍不住吃吃直笑,看着雍博文,大點其頭,表示贊同,弄得大天師又鬱悶又惱火,但卻無可奈何。 太陽剛一落到山後,密林山谷間便黑了下來。

彷彿突然間開動了某種巨大的冷氣機一般,陰風從山莊後方陣陣涌來,一股股淡淡白霧從山莊各處涌出,將幢幢小樓掩得若隱若現,遠山、叢林、土丘,全都濛濛朧朧,象是罩上了頭紗。

陰風吹拂下,密林發出刷刷擺動聲響,其間隱約可聞蟲鳴鳥啼,混在一處形成一種怪異的交響,不停地迴盪在山谷中房舍間。暗夜下的樹林不再是綠色,而是變作了深淺不一的黑,有墨黑、濃黑、淺黑、淡黑,還有象銀子似的泛着黑灰色,很象中國丹青畫那樣濃淡相宜。點點瑩綠光芒在那黑暗中閃爍不定,無數猛獸惡鬼潛伏其間欲將擇人而噬。

山莊的花樹間、矮牆下、溪水裏……但凡是陰暗的犄角旮旯都可看到一些怪異的身影在晃動,有的如殭屍般跳個不停,有的好像鬼魂一樣飄來飄的,有的不停地把自己的腦袋拿下來把玩,細若遊絲的哭聲、若有若無的陰笑、隱隱約約的慘叫,種種讓人聽了就發毛的聲響從各處傳來,着實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就在這陰森的莊園小路上,四個半透明的綠色人影正懶懶洋洋地順沿路向前飄着,正是趙大英租來的四個鬼魂。

七竅流血鬼看着周圍那些人造恐嚇設備,很不屑地撇着嘴說:“一看就是對咱們鬼一點了解都沒有的傢伙設計出來的東西,這哪像鬼啊,簡直就是一羣精神病。”

雷劈鬼無聊地打了個哈欠,“回頭我給他們好好設計一下。”他死前就是個機械設計師。

“記得跟老闆說,這得另算錢,不能白白給他們設計。”粉紅鬼以前是做會計的,對錢向來算計得精。

誤殺鬼左轉右看,問:“你們確定沒走錯路嗎?”

“錯不了,那趙大英說得清楚,就是前面那幢小樓,那個不怕鬼的海歸小丫頭就住那裏。”七竅流血鬼忍不住摸了摸下巴,“說起來,那可真是個美人啊。想到要嚇唬那麼個美人,我還真是不忍心呢。”

等到天色完全黑下來之後,應趙大英的要求,雍博文把四鬼放了出來。趙大英希望能讓鬼嚇人給他看看效果怎麼樣,並且親點了那個不怕鬼專門要住鬼屋的美國華僑。如果真能嚇住的話,那他這山莊的名聲可就一下子傳到美利堅合衆國,到時候沒準兒就可以大把地賺美元了。

雍博文便派四鬼出動,同時他還給這幾位安排了另一個任務,嚇唬人的同時,詳細打聽一下這位美國美人的情況,這個任務惹來粉紅鬼一陣白眼,直個勁地嘟囔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全都吃着飯裏的看着鍋裏的,連路邊碰上的也不肯放過。

四鬼一路閒扯着飄過去,眼看着離那小樓只有二百多米的距離,空中忽地傳來一陣咯咯輕笑,平地裏颳起一陣旋風,隨即一團白影憑空出現。

“有,有鬼……”粉紅鬼比較膽小,看到這種詭異的景象,嚇得哇哇大叫,回頭就想跑。

誤殺鬼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跑什麼,你自己就是鬼,有什麼可怕的。”

粉紅鬼訕訕地站住,很不好意思地道:“我剛纔一着急就忘了自己是鬼的事情了。”

那白影在空中一邊笑着,一邊好像個被不停揉捏的麪糰一樣不住蠕動變幻,眨眼工夫就變成了一個白衣少女。

她虛懸在離地三尺的空中,赤足白衣黑髮,通體罩着一層濛濛白光,烏黑的長髮無風自動,臉上一團模糊連鼻子嘴都看不清楚。這一亮相形象,可比鬼還要嚇人許多了。

四鬼都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這詭異的白衣少女身上所帶着的強大威懾感,一時全都不敢上前。七竅流血鬼戰戰兢兢問:“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嗎?”

“喲,原以爲這裏就那些嚇唬人的假玩意,沒想到還真有鬼啊,雖然只是四個小鬼,不過也比沒有強。”白衣少女的語氣居然顯得……很高興,“你們四個這是去幹什麼啊?”

“去嚇唬人。”雷劈鬼大約是被雷劈得腦筋不太靈光,聽到人問就實話實說。

“去嚇唬人?”白衣少女順着他們前進的方向瞅了瞅,然後便好像是聽到了天下間最可笑的事情一般,放聲大笑起來。

她的笑聲好響亮,隨着笑聲,身上的白芒便好像水紋一般一圈圈的漾出去,連帶着整個夜空都如同突然間變成了幻影一般飄動不定。

四鬼立時只覺得彷彿置身於可怕的狂風之中,強大的氣流從四面八方涌來,包裹撕扯它們,使它們整個都要散花一般,半透明的身體忽明忽暗,不住扭曲變形,忽而伸長忽而團圓忽而壓扁,似乎隨時都有可能魂飛魄散。

但最詭異的是,這笑聲與異像其實只覆蓋了方圓十米的範圍,若是出了這個範圍便會發覺,不但什麼異像都沒有,連笑聲都根本聽不見,唯一能看到的只有那一白四綠靜靜對峙的身影。

“我們不是孤魂野鬼,是有老闆的僱鬼!”七竅流血鬼一看大事不妙,扯着嗓子大喊,“是這裏的老闆趙大英租我們來幫工嚇人的,你不信可以去問。”

“對,對,你看我們頭上都有字的!”粉紅鬼哭哭啼啼地指着自己腦袋上面飄着的那個淡淡的咒文,大叫大嚷。他們本來是嚇人兼打探消息的,可這會兒倒好,被人一嚇,就把自己的老底先都全交待了出去。

“我知道。”白衣少女突然停止了大笑,淡淡地說,“但不管怎麼說,嚇人是不對的,而且你們打算嚇唬人的想法,讓我很生氣,所以我打算把你們打得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不要啊……我們都是安分守己的良鬼,目前工作等待投胎轉世,從來沒有害過人,不要殺我們啊。”四個鬼很沒志氣地被嚇得哇哇大哭,跪倒在那白衣少女面前連聲求饒。這少女但強大了,強大到了使他們甚至連逃跑的心思都不敢提起的地步,更別說有膽量反抗了。面對這詭異的少女,他們覺得自己就好像是隻微不足道的螞蟻,她只用小指尖輕輕一點便可以滅掉他們。

“不過……”白衣少女話頭一轉,挑了挑眉毛道:“我給你們一個喊救命的機會,大聲喊吧,讓你們老闆來救你,他要是三分鐘內不出現,那可就對不起了。”

粉紅鬼試探着問:“多給兩分鐘行不行?”她比較擔心,那色鬼老闆現在身邊就有兩個美女,萬一做某些事情正興頭上,不能及時來救援,那他們掛得可就太冤了。

“好吧,四分鐘。快喊吧。”白衣少女表現出了通情達理的一面。

四鬼立刻扯着嗓子大喊,“老闆,救命啊,有人要殺我們……”

鬼魂那尖利刺耳的嘶喊聲在莊園上空迴盪不休,若是普通人聽在耳裏,便只是一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莫名怪叫,但是在如雍博文這樣的術法者耳中,那意思可就很清楚了。

當四鬼求救的聲音傳到的時候,雍大天師正費盡苦心地琢磨着可以把那個不識趣的電燈泡趕回自己房間的辦法。

而魚純冰則毫不識趣的穩穩當當坐在艾莉芸旁邊有一句沒一句的閒扯,坐得累了,便大大方方的躺到牀上接着聊。

艾莉芸雖然聊得有些心不在焉,但卻也不願意魚純冰離開,所以任雍大天師花招百出,卻沒有任何效果,他既想不出辦法來趕走這條粘人的魚,又不甘心就這麼離開,只得苦着臉坐在旁上看兩人聊天。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尖厲恐怖的呼喊聲透過半掩的花窗衝進房間。

雍博文騰地跳起來,一個箭步衝到窗前,向外張望,只是前方樓影重重,視線完全被遮擋,可惜的是他沒有武俠小說裏寫的那種隔着幾裏地就能感知強大敵人的本事,也沒有超人的透視眼,所以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到。

魚純冰也顧不得再神侃了,跑到老闆身邊,探頭探腦向外張望,“他們身上不是有僱傭的印跡嗎?誰這麼不開眼?”

“不知道,我去看看。”雍博文回頭對艾莉芸道,“外面出了點事情,我過去看看,讓小魚兒陪你,一會兒就回來。”

艾莉芸臉色有些發白,似乎是被那鬼叫給嚇到了,雍博文看得心痛,但又不能不管那四個部下,便對魚純冰道:“幫我照看好她。”說完,也不從門走,直接順着窗戶就跳了出去,循聲飛奔而去。

“不要害怕。”魚純冰看艾莉芸臉色變得更差了,便笑着走到她身旁坐下,安慰道,“剛纔派出去的那四個鬼好像遇上了術法中人,所以才大聲呼救,這種事情多半是誤會,過去商量一下就能解決。”

“是,是嗎?”艾莉芸強笑了笑,臉色卻越發的差了,望着窗口呆坐了片刻,突然道,“我去趟洗手間。”

魚純冰怕她害怕,所以問:“要不要我陪你進去。”

“不,不用了。”艾莉芸搖頭道,“這麼兩步遠,沒關係的。”事實上,洗手間就在臥室裏面,要是這也用陪着進去的話,那可真是太讓人笑話了。

魚純冰點頭道:“你要是害怕的話,就別關門,大聲跟我說話。”

“嗯。”艾莉芸心不焉地答應了一聲,走進洗手間,隨即將門關嚴,放下馬桶蓋,坐在上面,從口袋裏取出手機,快速地拆開後蓋,拿出電池,隨即又從上衣口袋裏拿出另一塊樣式相同的電池安進去。

重新開機後,顯示屏上出現的不再是手機原本的開機畫面,而是一種略閃着淡藍色瑩光的深暗畫面,畫面中一個小小的太極圖不停轉動着。

她似乎有些緊張,嘴裏喃喃地嘟囔了兩句,這才站起來走到窗前,輕按下功能鍵,舉起手機,將攝像頭對準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喀嚓”一聲輕響,藍色的顯示器上照下六個深淺不一的圓形光團。

“小芸姐,你沒事兒吧。”門外突然傳來魚純冰的聲音,原來她見艾莉芸進去這麼半天一聲沒出,有點不放心,便特意問一下。

艾莉芸嚇得噌的一下子閃身回到馬桶上坐下,這才儘可能以平靜地語氣道,“沒事兒,我有點拉肚子。”

總裁只借不靠:ceo靠邊玩勺兒把 “哦,沒事兒就好,我就在外面,有事的話叫我。”魚純冰的聲音漸去漸遠,離開了門外。

艾莉芸鬆了口氣,這纔去看手機照下來的光團。那其中四個淡得幾乎就要看不到了,另兩個則亮得好像兩個電燈泡,即使是在定格的景象中也散發着瑩瑩光彩。

其中一個亮度稍遜的光團旁邊標着雍博文的大名,而另一個則標着個小小的問號。

她輕輕用指尖點了一下那個問號光團,畫面便立時一變,閃過一行“開始分析”的字樣,隨即一排排數據流水一般從下向上涌去。

隨着數據的演算,艾莉芸的臉色也越來越差。

還沒等那數據過完,便聽遠處傳來轟的一聲悶響,這一聲好像平地裏打了個炸雷一般,震得小樓都不由得一陣輕顫。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