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男子眼眸中閃過的狡黠,哪裏還有一點爭鋒相對時的冷漠。

◆【他是最壞的“騙子”】

“啪——”老爺子一拳重重砸在了桌子上面。“給你最後一個機會,是堅持要嫁給你那個老闆,遠離夏家!還是聽爺爺的話,嫁給蘇家少爺!”

夏以沫雙手相環,冷漠站在原地。嘴角噙着諷刺的笑容,氣場分明沒有減弱一分:“我只嫁給——”

忽然間一聲戲佻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這麼嚴肅幹嘛,兩個人都是我,吵什麼吵?”

男人漫步而來,從殺氣中淡然走過。

老爺子一怔,轉而咧嘴笑了出來。

夏以沫瞪大了眼睛,一股莫名受騙的感覺從心底醞釀而起。

都是蘇,那麼說來——同一個——

她揮拳重重的砸破了某男高聳的鼻子。

空氣中留下委屈的聲音:“老婆,破了相也還是你老公!” 公告及作品相關 推薦現代新文,超勁爆好看的。

作品名字《軍寵撩人,上校的惹火甜心》,作者安若隱

直接搜索安若隱,在作者其他作品中尋找,麼麼噠

&9728;新婚宴會上,新郎摟着她昔日的好友,冰冷的聲音刺破她的耳膜。

“楚汐,我愛你,但比起愛你,我更想要親手毀滅了楚氏!”

楚汐震驚的望着新郎,一夜之間,她從新娘淪爲伴娘,從名門貴族淪爲落魄千金。

&9728;一場人爲的致命陰謀,她慘遭下藥,她淪爲陌生男人的身下尤物,嬌媚、青澀的身軀在男人熾熱的手掌下徹底綻放。

她更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是強逼她下千萬鉅債的色狼!

他堂堂韓徐集團七少,H國最年輕的鐵血上校!

居然,居然這麼無恥!

&9728;冰冷的大牀上,楚汐捂住自己赤裸的胸口,“混蛋,滾開!”

韓少澤勾住她小巧的下巴,“楚小姐,欠了我的錢,奪了我的處男身,你敢不負責試試!”

【誘婚篇】

&9728;辦公室,某男強勢來襲。

“楚小姐,祕書給你送的文件,請簽字。”

只是,若干分鐘後,誰能告訴她,爲什麼她變成了一個已婚的?

【夫妻篇】

&9728;何爲夫妻守則?

第一條,不得對女方的私生活幹擾,無條件配合女方任何的請求。

第二條,兩人結婚期間,男女方不得跟其他異性親密接觸。

第三條,男方必須每天做飯給女方吃!

“楚汐,你確定,你是嫁老公,不是找保姆!”

“不同意,現在就離婚!”

“沒問題,不過向男方提問一次,做一次!”

“可以,啊,韓少澤,誰讓你碰我?你撕我衣服幹什麼?你敢再摸我一下試試?”

韓少澤咬住她嘖嘖不休的嬌脣,“老婆,你跟我提問三次了,唔,難道你還不夠嗎!”

“…”

【對決篇】

&9728;楚汐背光而立,“我們離婚吧!”

“你就非要離婚嗎!”韓少澤眼底一片戾氣。

楚汐冷笑,翦瞳一片清明,“如果說我們的婚姻只是一個約定,那麼我認爲沒有必要維持下去!”

“就算是軍婚,你也要離嗎?”韓少澤滅去手上的香菸。

“就算無法離,我也要離!”楚汐轉身,腳步毫無停留,心卻早已冰涼。

身後男人低沉的聲音墜落耳膜,“楚汐,就算我暗戀你六年,你還要離婚嗎…” 推薦銀子新文,貴女重生之第一狂醫

◆◆他號稱殺人魔頭,耳聾殘疾鬼面王爺,實則溫柔嫡仙,披着狼皮的“禽”獸一枚。

她號稱美麗動人,懦弱無能第一貴女,實則奸詐狡猾,坑人不吐骨頭的魔女一枚。

陌染,將門之女,醫術超羣,卻被摯愛所害,豈料再次睜開,化身爲墨國第一貴女洛清瑤。

大婚之日,慘被陷害追殺,意外的喪失清白,更悲劇的懷孕,靠,有這麼坑爹的重生嗎!

未來的夫君強行完婚,任憑她生死由命,妾氏的刁難,毒計層出不窮!

明媚少女狡黠一笑,夫君野心滅門,贈他腦袋開花!妾室狠毒陷害,送她黃泉一遊!

什麼,好不容易滅掉了夫君,居然讓她改嫁!

還要嫁給傳聞妻妾成羣,虐人慘絕人寰,醜陋狠毒的殘王!

進入王府,明槍暗箭鋪面而來,她毫無畏懼一一化解!

兩世命運驚人重合,爲得“七浦圖”,她設計闖入王府密室,原以爲一切盡在掌握中,卻不想……

密室的血池之上,絕色謫仙的美男雪白的長髮披散,撫琴輕笑。

“你是誰?”

卻不想男子妖嬈一笑,“聽聞夫人剛進府,便滅了本王十八房小妾,如此厲害的夫人,不如先想休夫,再讓本王入贅如何?”

“……”

紅色的綢帶垂落,香汗順肩滑落,她媚笑的抵住男子的胸膛,“我不是處子之身,王爺確定要我?”

“你說呢?”男子俊臉溢出邪笑,“第一次的感覺本王還記憶難忘,不如王妃陪我重溫?”

男子無神的眼眸,霍然如同星辰耀眼。

洛清瑤瞪大着美眸,咬牙切齒的怒吼,“你怎麼知道,我的第一次是跟……!你不是聽不見嗎!”

話音還未落下,男子精準的解開她的衣衫,強健的身體覆壓而下。

“唔,娘子,你不知道的事情,讓本王幫你好好的溫習!”

某女欲哭無淚,該死的混蛋,居然還敢一直騙她,她到底被吃了多少豆腐! 公告及作品相關 推薦自己的兩部包月文

妞們,銀家的兩部新文都包月了,這表示大家只需要花一點點錢就可以看了,麼麼噠,期待親們的光臨。

推薦現代寵文《婚寵之邪少誘妻成癮》新婚宴會上,新郎摟着她昔日的好友,冰冷的聲音刺破她的耳膜。

“楚汐,我愛你,但比起愛你,我更想要親手毀滅了楚氏!”

楚汐震驚的望着新郎,一夜之間,她從新娘淪爲伴娘,從名門貴族淪爲落魄千金。

一場人爲的致命陰謀,她深陷巨大的危機,然而這樣的她不得不誠服在男人的手下……

她更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是強逼她欠下千萬鉅債的幕後黑手!

他堂堂韓徐集團的少東,A市赫赫有名的冷麪七少!

居然,居然這麼無恥!

【誘婚篇】

辦公室,某男強勢來襲。

“楚小姐,祕書給你送的文件,請簽字。”

只是,若干分鐘後,誰能告訴她,爲什麼她變成了一個已婚的?

【夫妻篇】

何爲夫妻守則?

第一條,不得對女方的私生活幹擾,無條件配合女方任何的請求。

第二條,兩人結婚期間,男女方不得跟其他異性親密接觸。

第三條,男方必須每天做飯給女方吃!

“楚汐,你確定,你是嫁老公,不是找保姆!”

“不同意,現在就離婚!”

【對決篇】

楚汐背光而立,“我們離婚吧!”

“你就非要離婚嗎!”韓少澤眼底一片戾氣。

楚汐冷笑,翦瞳一片清明,“如果說我們的婚姻只是一個約定,那麼我認爲沒有必要維持下去!”

女魔頭的現代日常 “就算我捨棄一切,你還要離嗎?”韓少澤滅去手上的香菸。

“是,無論任何的理由!”楚汐轉身,腳步毫無停留,心卻早已冰涼。

身後男人低沉的聲音墜落耳膜,“就算我暗戀你六年,你也無所謂嗎……” 腦白金重生

有人說人生就像是做了一場夢,夢醒了才發現在夢中的自己像個傻瓜。

鋼琴敲擊的聲音在耳邊迴響,震撼靈魂般溫柔的音調時時刻刻在身邊留戀,彷彿正在彈琴的手對他有多麼不捨。

金木研覺得他應該是在做夢,因爲他現在正像個傻瓜一樣盯着衛生間的鏡子,並且不停的試圖折斷手指。

骨骼清脆的響聲過後傷口沒有快速癒合時的瘙癢感,反而把一陣又一陣的疼痛傳遞給神經,讓他麻木的臉上終於充斥一種驚駭以及——狂喜。

人類,沒有一刻這麼清晰的意識到他現在的身體是人類。

“重生……復活……穿越……”兩瓣乾澀爆皮的嘴脣顫抖的開合,溫潤的黑色眼睛越來越亮,最後沉默了一陣才淺淺吐出,“是奇蹟。”

走在大街上,自成爲食屍鬼後已經扭曲的街道重新恢復回人類視覺看起來是沒有想過的奇妙。

那邊的女生長的好可愛,判斷不出肉質的好壞,那邊的男性看起來有三十多了,卻還挺時髦的,竟然穿漏洞牛仔,拉低兜帽小小聲的唸叨,大腦裏卻已經清晰的意識到,金木研沒有認真的把他視作食物,無論男人……還是女人。

這到底是好是壞,亦或者他現在究竟應該做什麼?

視線落在東京街道上的廣告屏幕上,長相端莊的女主持人正措辭清晰的播報。

“高田大廈的大街上發現男性屍體的一部分,現場殘留被認爲是名爲食屍鬼的生物體、液,搜查局認爲這是食屍鬼的捕食,現在正開始周邊調查……”

好奇怪的感覺,似乎重來了一次,神……讓他重新選擇了以後的生活,是過去佈滿腦子的食慾危險,還是普普通通的人類未來。

忙於思考的金木沒有看到另一出新聞,挾持英幼所的犯人突發心臟病死亡,死因是心臟麻痹。而在他忍不住低着頭猛衝回公寓的路上又碰到一衆容貌優秀的網球少年,轉回家的拐角還險些撞到一羣自稱少年偵探團的小學生。

金木研唰的拉開大門後猛的關上跌坐在玄關劇烈的喘息。

口水汗水淚水混合在一起從扭曲的臉上流下來,像極了成爲食屍鬼那天的狼狽。

“咕嚕……”

腹腔傳來一聲飢餓的叫聲,金木呆呆的站起身,從冰箱裏拿出早前的漢堡,咬了一口。

我就是大牌 …………

一陣沉默過後,淚水自然滑落,金木緩緩道:“好吃。”

不受控制的喜悅隨即淹沒了他。

“金木,我說的你聽到了嗎?我說金木!”

第二天,金木研很正常的融入到人類之中,雖然行爲還有些奇怪,但已經不像是剛剛醒來時那般引人注意,而接下來也是正常的,屬於人類金木的人際交往自然的介入生活,就好像早上找上門來的永近英良。

金木研懷念着這樣的英良,重活一世,他沒有意識到生活的世界有哪裏充斥着違和,但是在很久之後他和英良的見面只能說是災難,炫麗的火焰,看不清的話語,實在是很奇妙。

“想說什麼?英良。”金木自然的微笑着,黑髮黑影的柔軟少年笑容也如同春風般溫柔。

“我……說……”英良看着這樣的金木猛然發覺自家的青梅竹馬有些奇怪的改變,比如這看似和善實則強勢的話。

永近英良認真的盯了會兒金木的眼睛,直到金木開始奇怪的看自己有哪裏不對時才鬆了口氣,大喘了一聲,抓着金木的肩膀認真道:“我發現金木還是原來的金木,一點也沒有變。”

金木研微不可查的頓了頓,一如既往的無奈道:“英良你是不是沒有睡好?”

帥氣的金髮小夥子永近英良兩指觸頭堅定道:“我發誓我沒有做夢!”

兩人互相都很微妙的看了一會兒,齊齊笑出聲,就好像多年的好友一樣自然的在陽光下打鬧。

笑完之後,英良推着車走在前面,金木抱着書慢慢跟着他走,兩人間還很熟稔的在說話。

“你說什麼啊,白天做的夢那不就是白日夢了嗎?英良你好奇怪。”

“金木,沒有做過白日夢的男人不是真的男人,快跟我一起做!”

和朋友愉快的交談似乎很久沒有過了,金木研在夜晚推門回家之後,還不停的計算着,和永近英良的相處有沒有哪裏失誤。

不管怎麼說,和人類的相處已經是很久之前,拋棄人類身份之後的他無論是爲了他們安全也好,還是怕被暴漏行蹤,一直都沒有產生再接觸曾經羣體的打算。

人類的金木研是多愉快和永近英良這個朋友相處,現在的金木就多困擾。

不管怎麼說,現在的金木也是傷害過摯友的食屍鬼。

現在愉快說笑的永近英良,正是在未來裏最絕望的陰影。 王的鬼醫狂妃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