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蹬車怎麼着也得半小時到達門嶺村。而他們是徒步行走。在返回時。途徑東華村。門檻村。難道在路上就沒有遇到什麼人嗎。 011 底限

幾隻手電光束交叉狀態。在暗夜裏漸漸靠近。那座讓人談其色變的門嶺村。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原本是他們自己走動時發出的。卻也不適的被小小嚇一下。

小明胸口那一枚在電筒光束下。一閃一閃的五帝錢。給了他無窮的力量。在他的帶領下。不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找到進入的那一家。快要倒塌的屋子裏。

屋子裏沒有他們所說的棺材。也沒有發現韓斌的蹤跡……

小明帶着人去尋找韓斌。蔣蓉在廚娘細心的安慰和關照下。恐慌的情緒逐漸安靜下來。女孩子愛潔淨。在山林裏奔跑一陣。渾身都是冷汗外加雨水的淋溼。怎麼着也不舒服。所以就得洗澡。

老宅洗澡間就是一個巨大的木盆。根本就不像是城裏那種淋浴器以及瓷缸洗浴器。洗澡水。還得在一口大鐵鍋裏燒。

廚娘是幹粗話習慣來的。她很有耐心的一木桶。一木桶提起冒着熱氣的熱水。傾倒進大木盆裏。扔給蔣蓉一條幹淨的毛巾。就抽身離開了。

蔣蓉知道這間屋子外面還有兩名同伴在等待洗澡。在廚娘離開後。也就覺得沒有什麼好顧忌的。疲軟的身子。侵進溫度適宜的熱水裏。渾身神經都得到一種無比愜意的緩解。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徐徐繚繞的蒸汽酷似嫋嫋娉娉。一位含羞的少女般。舞動阿娜多姿的舞步包容着蔣蓉。身子在水浮力的承託下。愜意無比的慢慢滑下。水漬帶着淳樸的皁香氣息。撲進鼻息間。

就在蔣蓉閉眼假寐。享受着這一刻的寧靜時。身子輕輕巧巧繼續滑動下去……恍惚間。深陷在一大片黑乎乎的樹林裏。第一時間更新她在前面跑。身後緊追來一個邋里邋遢。不似正常人的男人。

男人蓬頭垢面。手裏拿着一把閃爍寒光像極了劍的玩意。這種劍還是在養父家看見過。據養父說這把劍的主人。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可是那把劍是家裏掛着。怎麼可能在這個瘋癲男人手裏。蔣蓉來不及細想。不要命的狂奔。她越是跑。後面的那個男人越是追得快。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蔣蓉覺得自己快要跑不動了。後面的男人。呲牙咧嘴。好一副醜態。眼看就要抓住自己。前面很意外地閃出一個身穿黑色夜行裝的蒙面人來。蒙面人一把拉住她就跑。

在蒙面人的手握住她的手時。整個人僵了僵。好冷的手。一股潛在的寒冷。在蒙面人握住她時。沒頭沒腦襲擊而來。

蔣蓉很想掙脫開這雙沒有溫度酷似死人才具備的手。無奈的是。後面那個奇怪的男人。在自己被蒙面人拉住時。更加瘋狂的追來。不但是追來。口裏還發出嗷嗷的大叫。

蒙面人好像是練家子來的。三兩下就帶着蔣蓉跑離開。 九天 追蹤者的視線。最後到達一個比較陰暗的區域。才慢慢停下。

“你是什麼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她終於大力掙脫開對方強制拉住的手。大聲質問道。

蒙面人沒有出聲。但是她很清楚的感覺到。他在獰

笑。面對這個神祕兮兮的蒙面人。她似乎覺察到不對勁。後退一步。再後退一步……

“別害怕。你只要把這個給他服下。保證以後不會看見有人追你。”蒙面人的聲音。就像是從地獄傳來那麼滲人。聽得她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冷戰。自然而然居然相信了他的話。

“什麼東西。”

蒙面人攤開手掌心。蔣蓉看見。在蒙面人手掌心那粗大的掌紋線上面。有一顆透明的結晶體有點像藥丸的東東。

緊張的咽咽口水。遲疑的伸出手。“這是什麼。”

“其他的別問。你儘管把這個給他服下就是。”蒙面人說完。一閃不見。

“哎。”蔣蓉大叫……嘩啦一聲。有人一把抓起沉溺在水裏的她……

“怎麼回事。嚇死人了。”一名夥伴尖叫道。

“她沒事吧。”另一名夥伴吃驚道。

“應該沒事。你們把她扶住……”

蔣蓉有聽見一個是廚娘的聲音。另外兩名是同伴的聲音。

緩慢的睜開眼睛。身上已經包裹上一條溫暖的毛巾。有夥伴看見蔣蓉醒來。急忙湊過來。又驚又喜。有喜有悲道:“蓉蓉。你沒事就好。嚇死我們了。”

“什麼事。我好好的。沒有什麼事吧。”蔣蓉納悶道。

“你還說沒事。你看看時間……”夥伴把手腕上的表遞給她看。剛纔在洗澡前是9.15分。現在是11.40分。

蔣蓉愕然一呆。“我洗那麼久。”

夥伴點點頭道:“你不是洗那麼久。而是在水裏泡那麼久。我們在外面等得不耐煩了。進來看木盆裏沒有人。嚇壞了……接下來就這樣。”夥伴貌似顧及她的面子。剛纔慌亂中。把她從水裏拉起來時。可是衣無寸縷的。一切的一切都暴露在她們的目光注視下。

蔣蓉是一個很要面子的女孩。雖然夥伴是同性。也不願意在她們面前露出一點點。女兒家的羞怯之處。她從她們倆閃爍的目光中好像覺察到什麼。發生之前的一切似乎觸及了她的底限。剛剛還柔和的眼眸。變得犀利如芒刺般。狠狠的瞪了她們倆一眼。就不在言語。

倆夥伴在她的眸光掃視下。也不敢多說什麼。畏畏縮縮的退了出去。恰好看見小明帶着如干人等迴轉。廚娘聞聽小明他們回來。急忙走了出去。

在屋裏的蔣蓉捏緊的拳頭慢慢展開。手掌心不知道什麼時候捏了一顆透明狀態。酷似藥丸的東西……蹙眉仔細一想。驀然想起剛纔恍惚間見到的情景。在聽到外面傳來說話聲時。趕緊把藥丸隱藏起來。

沒有找到韓斌。蔣蓉自然又是一番着急。可人不是鐵打的。小明他們幾個。經過一番折騰累得夠嗆。連走路都踉踉蹌蹌。哪還有精神繼續折騰。在小明的吆喝下。他們都洗洗準備睡覺。只有等到第二天看情況說話。

這一晚。蔣蓉翻來覆去睡不着。她一直在捫心自問。一直不停拿出那顆奇怪的藥丸來看。送到鼻下下嗅聞。藥丸有一股悶悶的。很像魚肝油那種的氣味。形態跟蠟丸很相似。 012 蠟丸夢

老宅也是多事之秋的地,小明和廚娘都是瞎子吃湯圓心中有數。守夜老頭,有一會沒一會的在院壩裏走動。腳上那雙破拖鞋摩擦在地面發出‘噠噠’破碎的響聲。在冷風的襲擊下,佝僂着脊背的他,直起脖子‘咳咳咳’就像一架在風中攪動的風簸箕。吭哧吭哧很吃力的樣子,幾乎要咳破嗓子一般,一下一下的重擊在人心坎裏,聽着讓人難受。

身處在惡劣環境裏,才知道以往那些是好的。蔣蓉懊悔不已,沒有聽養父陳誌慶的話,好好的學習,卻固執的來到這窮鄉僻壤的地,尋找什麼靈感。不但嚇壞了自己,還丟失了男朋友韓斌。

想到韓斌,她也有想到養父的兒子陳俊。

陳俊現在在a市刑警隊上班,人長得不賴,可就是很冷酷的樣子。比蔣蓉大好幾歲,說她需要增加社會經驗和閱歷。可她就是一句也聽不進去,索性搬出養父家,再也沒有回去過。反正那死了的父母給自己留下一大筆財產,足夠自己開銷的。

後來在一次偶然的聚會認識韓斌,蔣蓉覺得幸福來敲門了。心裏美滋滋的,在他攻勢迅猛的階段,終於答應做他的女朋友。

沒想到他身邊一直有一個交往三年的女朋友。韓斌口口聲聲稱那個女朋友已經分手,卻時時注意到他總是很神祕的樣子,接聽電話……事後無論她怎麼盤問,他都極口否認接聽的電話,是那個分手的女朋友打來的。

翻來覆去的想,大腦一片凌亂,閉眼仰靠在牀頭……腦海浮現出得到那顆蠟丸的情景,再次欠身摸出那顆蠟丸,湊近來看……透明的蠟丸……中心好像有什麼東西……迷惑中,蔣蓉彷彿置身在一扇門前,下意識的擡起手,手指觸及到那扇門時,心裏隱隱觸動一下,意識預示着即將看見可怕的景象……

雖然有這種可怕的預示,蔣蓉還是很好奇門後面究竟是什麼?房門在她的推動下,輕輕開啓。一束刺目的白,呈扇形逐漸擴散,一直擴散,最後把她淹沒在扇形光束中。

進入的空間沒有任何色彩,滿眼的白……一個小不點蹲在地上,很認真的在做着什麼?蔣蓉謹慎小心的一步步上前,視線慌亂的掃視這個既陌生,又充滿詭異的空間。

“你是誰?怎麼一個人在這?’ 邪帝纏身:小萌妃,來生崽 蔣蓉覺得自己的聲音很蒼白無力,甚至於懷疑眼前這個小不點,能否聽得見她的問話。

小不點果然沒有聽見,依舊以跪伏的姿勢,面無表情的在畫着什麼。

蔣蓉再小心翼翼的靠近一點點,仔細端詳小不點許久。不由得啞然失笑,小不點是一個小女孩,比自己有可能小好幾歲的樣子。

娃娃臉,蒜頭鼻,一頭短髮,滿臉髒兮兮的。眼神複雜慌亂,神情卻很專注。手上拿着一隻筆,機械移動的手指,在胡亂塗抹着什麼。

視線慢慢移動從小女孩的身上,移動到她胡亂塗抹的地面上……一張人臉,在小女孩胡亂塗抹下,逐漸顯現出清晰的輪廓來。

這張臉似曾相識,蔣蓉蹙眉想了好久好久。終於想起,這張臉的主人,已經死亡……

一個陌生的小女孩,在一個不知名的空間裏,繪畫出已經死亡的人臉。嚇!這一幕真心的把蔣蓉給嚇住了,半蹲的姿勢,蹭站起……畏懼的後退一步,看看剛纔推開的房門……

沒有房門,完全就是一片白,白茫茫就像沙漠。蔣蓉驚呆了,瞪大眼睛,看向小女孩。“這裏是什麼地方?你怎麼進來的?我們怎麼出去?”

小女孩對於她的質問,反應很遲鈍,慢騰騰的擡起頭。也就專注的神情,一對空洞無神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

“這是我設計的空間,我要把你關起來。”小女孩的聲音,有一種淒涼感。說完話之後,就再也沒有搭理蔣蓉,而是自顧的繼續胡亂塗抹起來。

“不要,不要,求你別畫死人臉。”她近乎哀求的語氣,看着小女孩說道。

小女孩沒有停住舞動的手,反而因爲蔣蓉的哀求,加大舞動的頻率。小女孩的叛逆舉動,惹怒了蔣蓉。莫名之火騰騰竄動起來,她怒不可遏的上前,一把拉住小女孩的手,大聲呵斥道:“別畫了,叫你別畫了。你給我住手……”

小女孩沒有做出大的反抗,而是惶惶然的盯着她。就像看見一個怪物似的那種恐懼眼神,一動不動的盯着她。

щшш •Tтkд n •¢〇

小女孩的眼神,讓她畏懼。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要這樣盯着我?”蔣蓉覺得自己在發抖,連聲音都在顫抖,語句也不連貫那般。忽然,她覺得握住小女孩的手指,熱乎乎的滾燙。

還來不及丟開小女孩,一聲無比淒厲的慘叫從小女孩的口裏傳來。接着她身上開始冒煙,最先是臉上,一股火焰衝口而出,接着是脖子,胳膊,腿……

蔣蓉神經質的丟開燃燒的小女孩,一步步的後退,抱住頭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吼叫出聲的她,驀然醒來,渾身汗溼透了。大口大口喘氣,沒有感觸到那種嗆人的味道,才明白自己剛纔是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噩夢。

貼身的小衣,黏糊糊的,讓她很不舒服。腦海裏不停重疊着小女孩悽慘哀嚎和那恐怖的燃燒情景,顫動着身子,緩慢的爬起來,摸一把額頭全是冷汗。撒手時,才發現手裏還捏住一顆蠟丸,記憶來一個迴轉,她依稀記得在之前,拿出蠟丸觀看,看着看着就做噩夢了。

很奇怪這顆蠟丸,它爲什麼要帶自己進入那個可怕的夢境?夢境裏的小女孩是誰?渾身黏溼的感覺,不能淡定下來,蔣蓉想要去洗洗身上的汗水,或者是把小衣脫下來洗洗,曬晾在風口處應該很快就幹了。

蔣蓉是在二樓,要下一樓洗漱室去才能洗衣服。她匆忙穿上一件外衣,一把捏住小衣,碎步下樓。在經過花格子窗框時,視線隨意那麼一瞥。

很意外的瞥看到,有一個模糊的影子,在樓下轉角處一閃。心咯噔一下,渾身雞皮疙瘩唰唰冒起,很恐懼,下意識的退後一步。緊張的吞嚥唾沫,定定神,稍停片刻再次定睛看時……卻覺得身後就是來自木質樓梯上,傳來沙沙的響聲…… 013 安神香

原本就繃緊的神經,再次因爲來自樓梯下面的響聲,高度懸起……窗口外面的暗影,樓下傳來的動靜,都是那麼詭異地吸引着蔣蓉的視線。

沙沙聲音,變成細碎的腳步聲,距離她越來越近。想要退回房間已經是來不及了,只好硬起頭皮,一動不動就像壁虎一般,緊貼在牆壁處。緊張的看着樓梯下端,慢慢倒影在牆壁上的黑影,看見黑影,蔣蓉的一顆心,倏然提起……腳步聲變得清晰,然後出現了一雙布鞋……看見布鞋,提起的心才稍微鬆懈下來。

她知道這雙布鞋的主人是誰,不就是那位和藹可親廚娘的嗎?

果然,面帶溫暖微笑的廚娘應聲而出,仰望的姿勢看着蔣蓉。很輕柔,就像是一片羽毛般帶着純淨的味道,以及不容置疑的親和力問道:“你怎麼還沒有睡覺?”

“額,睡醒了,起來去洗漱室。”蔣蓉支支吾吾的話,沒有得到廚娘的信任。她依舊含笑,等待她繼續說。看着對方那高深莫測的笑容,她漲紅了臉,整理一下慌了的情緒。想起剛纔看見的那一抹暗影,急忙補充道:“阿姨,剛纔我看見奇怪的影子,不知道是誰?”

廚娘乍一聽蔣蓉的話,不經意間的一怔,很快就恢復常態道:“你別是看花眼了,根本就沒有人。”

“……是真的,我真的看見,那……就是從那裏一閃不見的。”蔣蓉努力辯駁,想讓對方相信自己。

可是她說的話,對方完全是以無視神態笑眯眯的看着她。在她停止絮絮叨叨後,依舊很輕柔的對她說道:“好了,傻丫頭,你不是要去洗漱室嗎?走,阿姨陪你去。”

對方的無視在,蔣蓉看來就是不耐煩聽自己的辯解。無語的抿嘴,不好意思在繼續說什麼。就點點頭,溫順的跟在廚娘身邊一步一步走下樓梯。

蔣蓉進洗漱室,廚娘轉身離開。

不一會兒的功夫,廚娘好像是掐算到蔣蓉已經洗好小衣,很及時的來到門口。手裏多了一隻酷似燒香的香頭,“丫頭,你剛纔一定是睡眠不好,纔會睡不着,待會我給你焚燒一柱安神香,保證你一覺睡到大天亮。”

“真的嗎?那太好了。”蔣蓉感激的笑道。

“嗯,走吧!”

蔣蓉按照廚娘的吩咐,安靜的躺臥在牀上,木櫃上擺放着香爐。一柱徐徐嫋嫋繞繞的煙霧,帶着一股奇特的味道,飄溢在房間裏。她覺得眼皮好沉好沉,沉得她不得不閉上眼睛,才感覺舒服點……

她是被一陣雜亂的叫嚷聲驚醒的,拍打她房門的是君君。

“蓉蓉開門,蓉蓉快起來。”

“什麼啊!啊啊……”打在哈欠,慵懶得不想動彈。睜開依舊酸澀的眼皮,眯眼看向窗外,天已經大亮“君君,是你在喊嗎?”蔣蓉知道,君君和小希是睡在一間屋裏的。她是從小到大,不習慣給人同在一間屋子裏睡覺,所以廚娘才特意把這間大小適中的房間留給她一個人休息。

君君聽見蔣蓉的喊聲,更加着急道:“快起來蓉蓉,小希不見了

。”

“什麼啊?”蔣蓉一驚,快速的翻身爬起,三兩下把衣服穿戴好。套上鞋子,兩步並作一步,跨到門口拉開房門吃驚的看着滿臉焦急神態的君君,“你不是給她一起的嗎?”君君和小希睡的房間在二樓的另一端,跟蔣蓉的房間是相對的,說着話,視線投向敞開的房門,這麼大聲的說話,真實的沒有看見小希出來。才敏感到,昨晚一定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小希在老宅不見了,這無異於是一件驚天大新聞,一下子就把幾個同伴嚇住了。因爲昨晚的勞頓,小明在酣睡中,被廚娘拍打房門的重擊聲驚醒。

小明在得知小希不見了的事情後,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這不單單是韓斌丟失事件,還得搭上小希……怎麼辦?去報警?這萬一小希沒有出什麼事,在別的地方玩耍或者是做什麼事情去了,豈不是成了謊報?

左思右想,斟酌思忖良久,小明決然道:“大家別驚慌,先不要驚動派出所。我們還是去找找看,如果今天沒有找到,就報警……”

話聲未落,來自小明側面,突然響起一連串巴巴掌拍打的聲音‘啪啪啪啪’“好……啪啪啪啪……好”驚訝得小明以及其他人瞪大眼睛看着,老宅那癡呆兒,流着哈喇子,一個勁的拍打手掌,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口裏一個勁的喊好。

正常人不能給傻子一般見識,小明等人苦着臉,懶得搭理癡呆。各自趕緊的吃飯,準備出發。銅川縣,也屬於那種山高皇帝遠的區域,這裏流動人口頻繁,山外的人進山來,也就是想呼吸新鮮空氣,想看看山裏的景緻。

也有懷揣某一種目的來的,比如想在這裏尋找值錢的寶貝。銅川縣城,說起來也是一座在風雨飄搖中殘存下來的古城。古老的街道,殘破的老樓,民風淳樸,處處隱透出古色古香的氣息。也就是這種古色古香,吸引來很多想發古董財的傢伙們。

舊城改造,也是針對一些實在不能恢復補救的木樓,房屋進行徹底改建。有些保存完善的房屋,比如老宅,就受到相應的保護和修繕。

街道上人來人往,到底沒有夜間行路那般安靜灑脫。小明等人擁擠在來來往往的人流中,視線專注的找尋着小希那張充滿稚氣的面孔。

縣城沒有找到小希,她獨自一個人逛街的說法,不成立!不知道是誰,想起了韓斌。“她會不會去找韓斌了?”

小希去找韓斌?可能嗎?蔣蓉纔是韓斌的女朋友。小希算什麼?可是無論怎麼猜測和瞎想,只要有一線希望,大傢伙心裏的疑惑,還是暫時擱置,找人要緊!不定韓斌現在還真的給小希在一起呢!

這句話是君君這個機靈鬼冒出來的。她看着蔣蓉,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君君的神態,出賣了她內心的祕密。

接下來君君的坦白,差點沒有把蔣蓉氣昏。

小希和韓斌有一腿?誰能信?一向靦腆,不善言辭的小希,怎麼可能勾搭上韓斌?除非是他主動引誘小希,要不然蔣蓉是無論如何也不相信,這個跟她耳廝鬢磨無話不談的閨蜜,會出背叛自己。 014 圖騰

每一次的突發事件都很意外的發生在。小明預備要回家去看看師父的計劃之前。

韓斌還沒有找到。小希間接失蹤。俗話說;活要見人。 陰碑 死要見屍。這二者都沒有。那麼他們倆究竟在什麼地方。

如果君君所說韓斌給小希在一起。那麼他們現在在幹什麼。確切位置在那裏。想到這兒。小明腦海浮現出昨晚去門嶺村的情形。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昨晚去的那一家破房子。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應該就是師父鍾奎曾經描述的屋子。也就是說。這間屋子。是師父的家。

“出大事了。你們快來看。”有人大叫。驚得小明渾身一顫。暗叫不好。以極快的動作起身。尋覓喊聲來源處跑去。

任誰有沒有想到。他們在查找小希時。居然忽略了老太太的靈堂。在靈堂正中央的位置。也就是裝着老太太遺體的棺材之上。靈堂的橫樑上。懸掛着一具已經硬挺的屍體。第一時間更新

從死者的衣服來看。她正是小希無疑。她兩腳直挺挺的垂直。眼珠子暴突。舌頭外露。面上還凝固着一抹可怕的神態。死者的腳上穿着一雙白襪子。在垂直的腳下端。也就是棺材蓋子上有一雙模糊不清的鞋印……。鞋子跌落在棺材邊上。難道小希是攀住棺材。在橫樑上掛住帶子上吊死的嗎。

圍觀的夥伴們。面露懼色不敢靠近。早就有人急急的去派出所報警。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小明凝視着小希的遺體。不敢輕舉妄動。一切還得等派出所來人檢查之後再說。

派出所來人了。在橫樑上方圈了一個死者懸吊的提示點。然後放下死者。在放下小希時。小明有注意到。在她的衣服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有點像圖騰的玩意。遠遠的站着。雖然心裏存在疑問。卻因爲自己的身份不敢上前去奢求問出什麼來。

廚娘跟派出所的人好像挺熟。不時的湊近去看看。嘮叨兩句。

蔣蓉和其他人都不敢露面。一個個平聲靜氣躲避在屋裏。怕派出所的人在看見他們後。就要把他們送回去。或者是驚動家裏人來接他們。

派出所的人離開老宅。廚娘偷偷告訴小明。派出所鑑定小希屬於自殺。上吊的帶子。以及留在棺材邊沿的指紋都是她一個人的。

“那她衣服上有一個圖騰是怎麼回事。”

“圖騰。沒有吧。”廚娘難以置信的樣子看着小明道。第一時間更新

“也許是我看花眼了。”小明嘆息道。

蔣蓉他們還貓在屋裏沒有敢出來。小明還得去給他們支吾一聲。纔會回去看看師父鍾奎的情況。

小明回到家裏時。才覺得真心的累。但是心裏惦記師父。也沒有來得及坐下休息。就急急忙忙跑進師父的房間去看。

可不是嗎。師父還好端端的睡在牀上。看他的樣子。幾乎就沒有起來過。

妻子告訴小明。他的這位師父可真是一位大爺。可會享受了。吃了睡。睡了吃。話都懶得說一句。

師父好好的。小明心裏特別舒心。他咧嘴一笑道:“這就很好啊。你還想咋滴。師父就是我的親人。你給我好好侍候着。別的不要過問。”

賢惠的妻子。對丈夫的話。豈有反駁之理。除了唯唯諾諾的答應。果然無話可說。師父沒有情況發生。自然跟蔣蓉描述中的那個怪人沒有關聯。

排除師父有可能出現在門嶺村的想法不存在。那麼另一個問題浮出腦海。究竟是誰會詭祕的出現在蔣蓉他們視線裏。並且善意的提醒他們。走錯了方向。

小明一路蹬車。一路遐想着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問題。不知不覺來到回龍灣和通往東華村的交界處。算算時間還早。他就毅然調轉車龍頭去了東華村方向。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大白天站在東華村與之門嶺村的交界處。看門嶺村整個局面。視線遠投。一座座孤寂無人問津的墳塋。風呼呼吹起一大片白花花的芭茅花。一上一下的撲打着。收回視線。黑乎乎的窗洞。殘垣斷壁是那麼的觸目驚心。無比淒涼之感。讓人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