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看周圍的山林,站在阿拉古山頂對雷達說道:“事情過去十幾天了,就算有雷諾的氣味,早被風颳走了。還是按照原計劃進行吧?”

雷達立正答道:“是的,大隊長!”

“我們走吧!”

我帶着狐狸柳葉刀李大牛機關槍等人從左側下山,雷達帶着火眼鯊魚卡車等7個人從右邊的公路下山。

雷達是按照正常路線尋找,我是走進了沒有路的地方,用非正常的方式去尋找。

雷諾這小子的思維跟別人不一樣。必須留一手,用非常規的方式思考問題。

夏天的阿拉古山,如同燜鍋一樣熱,人走進山中,頓時揮汗如雨。不一會兒,人的全身就溼透了。

我不斷提醒隊員:“主意腳下,主意樹枝與灌木,通常情況下,這是分辨人行走方向的重要方式。”

“叢林追蹤是最難的,只要我們細心觀察,把心靜下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在叢林中,我們最怕的是地雷,還有猛獸毒蛇的侵襲。除此,還有一個重要危險,那就是獵人佈置的陷阱。”

“通常情況下,這些所謂的獵人,都是非法偷獵者,他們手中可能有槍,但也是獵槍。他們使用是原始的辦法捕獲野獸,比如陷阱,暗樁,機關。”

“他們設置的暗器,有個最明顯的特徵,那就是地形複雜,大樹林立。樹枝的柔韌性特別好。因爲只有樹枝的柔韌性好,才能作爲彈弓式的機關。”

“除了上述幾條,我們這次任務面臨最大的敵人是境外滲透的非法武裝分子。”

“我在飛機上跟大家講了,阿拉古山不安寧,一直是敵人滲透的主要路線。我現在懷疑,雷諾是不是被境外非法的武裝分子擄走了?”

“爲什麼沒有痕跡呢?原因只有這一條!”

我的一番話語落在兩組士兵的心中,讓他們心裏頓時緊張起來。

不過這種緊張不是畏懼,而是一種高度戒備的狀態。

我現在需要的是高度戒備。

因爲只有小心謹慎,高度戒備,才能發現潛在的細節,還能避免突然而來的襲擊。

我們順着山脈走了一個多小時,上面沒發現什麼。便下山,朝下面的山谷走去,我們走的是“之”字路線,這樣的話,不會遺留死角。

走到一股山泉邊,隊伍慢下來,兩個兵警戒,幾個兵去灌清涼的泉水。狐狸拿出軍用筆記本電腦,調出一幅衛星地圖給我看。

“頭兒,這麼大的山,這麼密的林。這樣沒有目的的找,不是個辦法啊!”

我擡頭望天,一臉苦笑道:“只能這樣了,不移動,怎麼會找到細節?”

我看着幾個兵坐在草地上,喊道:“起來啦!出發了,大家保持好隊形,按照我們平時訓練的方式散開。人與人的距離,保持在7米左右,成扇形隊形。”

隊伍又出發了,鑽進了枝繁葉茂的原始森林。

森林裏的光線頓時暗淡下來,偶爾有陽光射在地上,白花花的有些晃眼。樹林裏很安靜,散發出樹木腐敗的味道。

野草灌木長滿了整個林區,看不見有人留下的蹤跡。除了野草,就是灌木,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花,星星點點點綴在大樹之間。

如果不是執行任務,這路上的景色會讓我們流連忘返。這裏實在太美了,簡直是天然的氧吧。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雷諾進了林區,到底想幹什麼?真是負氣出走嗎?或者想去凹子山?

從這裏走向凹子山,沒三個月。恐怕走不到,雷諾沒那麼傻吧? 643:倒黴蛋雷諾

事實上雷諾真有點傻。

他固執的以爲,只要往東筆直走,就一定能走到凹子山。那個時候看見我,就可以當特種兵了!

這個兵雖然聰明機靈,但由於涉世不深,不瞭解社會,頭腦比較簡單,所以處理問題的方式比較偏執。

跟馬大娃的二班打了一架後,他萬萬沒想到,連長段喬山直接把矛頭對準他,也不調查是怎麼打架的。他感到非常憋屈,覺得在阿拉古山頂呆不下去了。

他做出離開一連的想法是經過長時間考慮的。我一走,他就想跟着過去,無奈事情太突然,誰也無法預料會是這樣的結果。一架直升機突然就來了,我登上飛機,就直接飛去了。

一架直升機來阿拉古山接一個軍人,這更讓雷諾覺得我不平凡,他就要跟着我這樣的特種兵,去打仗,去跟敵人真刀真槍的幹。

一連平時發生的小事,在雷諾的眼中,還真不是個事。他心高氣傲,總瞧不起那些兵。一個個嘰嘰歪歪的,像娘們一樣心胸狹窄。正好遇到了打架這回事。

事實上他知道,打架這事是馬大娃他們早預謀好了的。他心裏氣憤,也不願意躲避,所以就將計就計,將那些兵摔進糞池裏。

可他萬萬沒想到,從此連隊所有的人都冷落他了,對他視而不見。他忍了好長時間了。連長排長說話不算數也就算了,不能這樣故意歧視他。

他也是一連的一員嘛!

既然如此,不如離開。所以就趁夜離開了阿拉古山頂,離開了一連。

一連,這個讓他傷心欲絕的地方,他再也不想再回到那裏。

雷諾臨走時,在廚房帶了十幾個饅頭,一壺水,兩套軍裝,一把匕首,一瓶防蚊藥,一個急救包,一根繩子,一條牀單,一條毛巾。將這些東西裝進揹包裏,披星戴月朝阿拉古山走去。

出營房的時候,本以爲哨兵會過問。

那些哨兵站的筆直筆直,就算他過去,一句話也沒有。這更讓雷諾覺得離開是正確的。

雷諾下了山,順着山谷筆直往東走。

天太黑,路坑坑窪窪。走了幾里路,雷諾找了個地方坐下,就不再往前走了。他尋思着,等明兒天亮,再出發。

不得不說雷諾還是很聰明的,他把路上所需的東西全帶上了。

找兩棵大樹,用揹包繩一栓,將綠色的牀單系上,就成爲一個吊牀,把揹包放在上面做枕頭,縱身一躍,穩穩當當的躺在上面,睡的可舒服啊!

第二天早上,他才發覺在原始叢林裏睡覺不是什麼好事,臉上癢得難受,用手一摸,臉上居然趴着十幾只肥碩的大蚊子。手一拍,全是血。

幸虧帶上了防蚊藥,往臉上一抹,吃一個白白的饅頭,喝了兩口水,接着出發了。

翻了兩道山樑,花了4個多小時,從虎跳崖附近經過,穿過一條山谷,來到一座不知名的大山上。

這山啊!高的令人眩暈。上面奇石怪林,參天大樹長在崖壁上,看上去怪嚇人的。最令人絕望的是,這座山的山峯被白雲覆蓋着。

要翻過這樣的大山,肯定要耗費不少時間。雷諾便往北邊走,想繞過這座大山。

山腳下沒有路,全是半人高的茅草,偶爾有岩石當道。儘管雷諾身體靈活,走了一個多小時,仍花了不少時間。渾身溼漉漉的,又累又餓。

站在高處,回望剛纔那座山,才發現只不過走了兩公里的路程。

一個多小時只走了兩公里路。這路該多難走啊!

那座高高的山好像專門跟他作對,走一段時間,它好像原地不動。站在高處,看到山豁口,似乎再走一會兒,就能繞過去。就被這樣的僥倖激勵着,整整走了4個小時,一天的時間又過去了,已經到了傍晚。

最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他看了看周圍的景物,發現居然回到了原地。仍然是剛纔那座高山的下面。

真是又氣又累,又怕又惱。在這裏轉了一圈,仍然沒繞過擋在前面的大山。

這時候的雷諾開始冷靜了。

這裏是不是個山谷,周圍全是這樣的山?他在橢圓形的山谷順着崖壁走,走着走着,就回到了原點。

雷諾冷靜的思考着,覺得應該是這樣。

看見天色已晚,不能繼續向前了。他便想法子在這裏安窩。

找個地方休息。

什麼地方呢?

這裏奇峯突起,樹廕庇日,想找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太容易了。雷諾在一座懸崖下面找了兩棵碗口粗的樹,繫上繩子,搭了一個能睡覺的牀。仍然是吊牀,把牀單揹包放在上面。扯了幾把艾草,用打火機點燃,黑色的煙霧一薰,什麼蚊子蒼蠅全沒了。

當天晚上,雷諾就在懸崖下面睡覺。

神奇的相機 他非常愜意,這裏真是世外桃源。再也沒有什麼煩心事了。

吃了兩個白饅頭,喝了半壺水,一天也累了。便躺在上面呼呼大睡。

這座山叫公主嶺。

傳說當年的唐朝公主外嫁到國外,從這裏經過,看見風景迤邐,景色迷人,於是就在這裏安營紮寨,遊覽了兩天。這兩天專門欣賞這裏的風光,真是流連忘返啊。事後,周圍的老百姓就叫這座山爲公主嶺。

公主嶺地形複雜,海拔1500米,距離阿拉古山一連的營地有200多公里。距離邊境線只有5公里。

由於這裏是人跡罕至的地方,所以邊防部隊很少巡邏到這裏。並且,往南走,一直是大山阻擋,所以也不擔心有什麼人從那邊進來。

這裏算是個山高皇帝遠、三不管的地方。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老百姓不管,邊防部隊不管,當地政府不管。

是啊!每個國家都有這樣的地方。沒人居住,連路都沒有,怎麼管?

也活該雷諾這個傻子,誤打誤撞,來到這個三不管的地方。

雷諾在這裏睡的第一晚,還算舒坦,有吃的有喝的,風景也不錯,清涼的風吹進懸崖下,怪舒服的。就算下雨,也淋不溼衣服。

第二天早,雷諾就發現有難題。

什麼困難?

水沒了。

沒水怎麼活啊?

得趕緊找水去! 644:人蟒大戰

早上6點時候,雷諾渴的實在不行了,就出去找水喝。

這裏沒有河流,也沒有水渠,哪裏會有水?

雷諾卻不這樣想。但凡大山,一定會有陰暗潮溼的地方,那邊水草豐盛,就一定有水。

還有,山與山的結合部,就有縫隙,一般情況下,在縫隙的下游就會找到山泉。

可別說,真讓這個傻子找到了。

在懸崖西側的崖壁下,他居然發現一隻山洞。山洞很大,地面全是光滑的岩石,洞頂還有鐘乳石。

這真是個好地方。雷諾拿出手電,像探險隊員一樣往裏面闖。走了十幾米遠,裏面傳來叮咚叮咚的聲音。

雷諾大喜。這不是山泉嗎?連忙撲過去,一束白花花的山泉順着一根三米長的鐘乳石流下來,流進下面的石縫裏。

雷諾當即揚起脖子,喝了個夠。然後灌上一水壺水。這下什麼都解決了。

解決了飲水的難題後,雷諾把行李搬過來了,搬進山洞裏住。他決定,不走了。要做大俠。

隱居在大山的大俠。要練習一身的本領,飛檐走壁。然後去凹子山,當他的特種兵。

反正已經走不出去了,他迷了路,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凹子山。不如就在這裏住下,先住幾個月再說。

如果一連的人找過來,求着他回去,段喬山朝他下跪,他可以考慮。

如果不這樣,那麼他就鐵着心不回去了。

反正事情就這樣了,不如徹底撕開臉皮。

他主意已經打定。反正是這麼想的。

解決完飲水問題和居住問題,剩下就是吃飯的問題了。最要命的是,他那十幾個饅頭已經吃完了。

雷諾躺在山洞裏,傾聽着山泉叮咚叮咚的歌聲,肚子裏唱起歡快的歌。

肚子餓的難受啊!這該如何是好?

不行,得出去找吃的。

雷諾小時候在山裏住過幾年,唸書又是武校,他那座武校在山頂,男孩子淘氣調皮,爲了解饞,天空飛的,水裏遊的,山裏跑的,全部是男孩子的嘴中食。

雷諾在過去的歲月中,還真學習到一些野外生存的本領。正好在這裏發揮了用場。

雷諾臂力驚人,在武校練過飛刀。他的飛刀使得百發百中。能在奔跑的過程中射碎啤酒瓶。

公主嶺下面的山谷全是各種各樣的石子。真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雷諾揹着挎包,撿了半包的石子。都是鵝卵石,直徑爲五六公分,握在手心正好趁手。

這樹廕庇日的山谷,棲息着各種各樣的小鳥。什麼麻雀,斑鳩,野雞什麼的,應有盡有。

雷諾對着那些鳥兒,胳膊一輪,用力把鵝卵石朝鳥兒扔去。啪的一聲,鳥兒摔在地上。羽毛灑了一地。

這裏的鳥兒太傻了,雷諾站在樹下面,它們還不飛。

雷諾在林子裏轉了兩圈,回來時就拎了兩隻大斑鳩、一隻肥野雞。

找了些柴火,把水壺架在石頭上,把水燒開。把野雞的內臟掏乾淨,出去找了些桑樹葉,用桑樹葉包一些泥土,塞進野雞的腹腔內。把野雞外面的毛拔乾淨。然後去外面找一塊鬆軟的地。

挖個洞,用桑樹葉把肥碩的野雞的外面包好,塞進洞裏,蓋上泥土。再在洞下面挖一個洞。填充柴火點燃。

山谷裏飄起嫋嫋的青煙,這個空曠的山谷頓時有了一絲人間的味道。

這野雞的肉,實在是太好吃了。吃在嘴裏香噴噴的,也不油膩。

第一天雷諾就幹光了兩隻斑鳩一隻大野雞。反正山谷多的是鳥兒,他也不着急。

第二天,是一隻野兔。這沒人的地方,野兔長的像大大的壯壯的。拎起來沉甸甸的,估計二十多斤。

如此美味佳餚,雷諾當然玩的不亦樂乎,也不再想什麼當特種兵的事了。去凹子山的事,也漸漸拋到九霄雲外。反正在山谷裏呆着,有吃的有喝的,風景秀美,景色宜人,自由自在,無拘無束,是個休閒度假的好地方。

雷諾在山谷呆了三天後,山谷裏的鳥兒和兔子全跑光了。他再也打不到好東西了。爲了避免餓肚子,他不得不去更遠的地方。

他的運氣不錯,爬上山崖,總能找到獵物。

第四天,爲了捕獲更多的獵物。他漸漸擴寬了食物的種類。比如蛇,只要是沒毒的,他也想弄回來烤着吃。

在這野外,要想活命,必須想辦法。

他把繩子扔到山崖上面的大樹上,套牢,攀上去。頓時上到山崖上。上面有幾棵大樹,他縱身一躍,跳到大樹的枝椏上,藉助幾棵大樹粗粗的樹枝,像猴子一樣敏捷的上了山。

山上松樹林立,野草繁茂,他幻想着,上面肯定還能發現好東西,如果沒有鳥兒,就算是野果,也能摘回來充飢。

雷諾像野人一樣往上攀登。越往上,野草越多,時而有突起的巨石擋路,沒辦法,他只能繞過去。

在一堵光滑的石壁下面,他有一個驚奇的發現。有一條綠油油的東西臥在太陽射不到的地方。

這綠油油的東西有一米多長,雷諾開始以爲是樹根。走進一看,那根綠油油的樹根筆直的豎起來了!

忽然一股狂風吹來,吹的人身上涼颼颼的。

Views:
4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