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來到這裡,就不怕被天神帝國追殺了。」葉雄反而快樂起來。

這裡是距離天神帝國最遙遠的星域,哪怕天神帝國再想殺自己,也要考慮一下路程。

這麼遙遠的距離,他們才不會廢那麼大的周章過來呢!

「在你暈迷的時候,我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空間蟲洞,那個蟲洞很有可能傳送到暴風星域附近,也就是說,如果我說出這條路徑,天神帝國追殺也不會花多少時間。」鐵男道。

「靠,我可是拼了老命救你,你不會這麼無情吧!」葉雄不由得叫了起來。

由於太激動,牽扯到傷勢,他不由得嗷嗷地叫了起來。

「那麼激動幹嘛,我想殺你早就殺了,還會救你。」 棋盤巖 鐵男白了他一眼。

這個眼神有點暖味,讓葉雄看了心花怒放。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現在的鐵男終於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答應過你,三年之內不會殺你,絕對不會言而無信。」

「你現在受傷沒好,等好之後,我就會離開,三年之後,我再來找你。」

拋下這句話,鐵男就離開了。

接下來的日子,鐵男一直守在葉雄身邊,等他養傷。

葉雄的傷雖然很重,但是都是皮骨傷,在鐵男用藥之下,恢復很快,一周之後就可以走路了。

一個月之後,他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

這天晚上,葉雄正呆在房間裡面,鐵男從外面走了進來,向他告辭。

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她,全都是依依不捨的目光。

開始鐵男還不覺得怎麼樣,但是被他看得久了,她開始有些不自在,轉身就走。

葉雄突然伸手,一把將她的手拉住,然後瞬間就摟在自己的懷中。

這一下太突然,鐵男整個人愣住了,半晌沒能反應過來。

等她反應過來,想要反抗的時候,葉雄已經緊緊將她擁住了。

「別走,留在這裡,咱們永遠也別回天神帝國,過二人世界。」葉雄濃情地說道。

絕對叛 這話要是換在以前說,鐵男不但不會同意,還會狠狠將他推開,甚至會一掌拍死他。

但是現在,她居然沉默了,半晌沒有回話。

她腦海里回想著這些年,追殺他的情景。

從開始的必殺,到捨不得殺,再到現在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很清楚,在經過長時間相處,經過生死與共,這個男人已經刻在她心裡了。

葉雄開始還有些擔心火候未到,害怕她發飆,正準備承受嚴重後果,那知道此刻的她就像一隻溫馴的小貓咪一樣,捨不得離開。

鐵男本來就長得漂亮,身材高挑,身上散發著女人特有的芳香氣息。

摟著這麼一個女人,葉雄心裡沒點想法才是假的。

「這裡很遠,天神帝國勢力來不到這裡,伊莎找不到我們,咱們再想辦法假死,到時候伊莎以為咱們死了,不會再找我們,咱們就可以過自己想要的日子,別再打打殺殺了。」葉雄繼續說道。

鐵男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追似的,突然用力推開他。

哪知道,這個男人不但沒有被推開,反而突然親了她的唇。

突如其來的感覺,讓鐵男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呆住了。

葉雄心裡撲通撲通地跳著,他真害怕鐵男會突然大力一咬,將他的舌頭咬斷。

哪知道,她不但沒有咬,在片刻之後,她居然回應起來。

這簡直是葉雄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他原本以為征服鐵男會很難,非常難。

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她居然會同意,而且沒有半點反抗。

這麼好的機會,葉雄怎麼可能放過,當下將她抱起來,放到了床上。

一夜無話。

……

第二天一早。

葉雄躺在床上。

鐵男翻身起來,當著他的面穿起衣服,一點都沒有避忌。

或者她覺得,反正以前葉雄也看過了,再看也無所謂。

真是人不可貌相,沒想到鐵男骨子裡是這樣的一個內騷的女人。

「親愛的,還早呢,不再睡一會嗎?」葉雄說道。

鐵男穿衣很快,片刻就全部穿好了,淡淡地說道:「我要離開了。」

「什麼,不是說好了,咱們留在這裡嗎?」葉雄急道。

鐵男現在的感覺就像一個穿起褲子不認人的渣男,那種感覺讓葉雄非常不爽。

「昨晚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三年之後我會再來執行任務,再見。」

話剛說完,鐵男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葉雄連忙穿上衣服,追了上去,但是出去之後,哪裡還有她的影子。

「鐵男,你給老子回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想白嫖嗎?」

「你把我當什麼了,把自己當什麼了嗎?」

「你給我回來,回來。」

葉雄朝著無盡的星空大吼,但是哪裡還有迴音。

找了一天也沒有找到鐵男,葉雄心情有些失落。

昨晚還一起瘋狂,那麼快活,就像夫妻。

今天就各分東西,這種感覺讓他很難受。

征服了趙麗貞,現在又征服了鐵男,心裡應該很高興才對,但是葉雄心裡半點都開心不起來。

昨晚,他嘗試了很久都沒有感受到的東西,原本以為自己可以擁有她了。

哪知道,她就這麼走了。

葉雄走在大街上,有些失魂落魄,一點征服后的快感都沒有。

這種感覺好像不是他欺騙了鐵男的感情,而是鐵男欺騙他的感情似的。。

在這座不知名的小城四下閑逛著,葉雄眼前突然出現一根漂亮的羽毛,握在一個幾歲的小姑娘手裡。

「鳳凰羽。」他眼睛瞬間一亮。 「小姑娘,你手裡的羽毛從什麼地方拿的?」葉雄臉上堆滿了笑容地走過去。

「壞蛋?」小姑娘轉身就跑。

葉雄無語,自己長得有這麼壞嗎?

他沒有追上去,而是用靈識追蹤。

在天神帝國他的實力都是星主級別的,更別提在這邊遠星域了。

很快,他就找到小姑娘的落角之地。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來到那小姑娘的家,輕敲一下房間。

片刻之後,小孩子父親出來開門,一臉奇怪地看著他。

「你好,有件事情我想了解一下。」

葉雄一邊說,一邊從身上將一些星石拿出來。

面前的男人,只是普通的金丹期修士,在神界是很弱的存在。

這些星石,哪怕他一輩子都沒辦法賺到。

「你好,有什麼可以幫你嗎?」男人問。

「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你家一個小女孩,她手裡有根漂亮的羽毛,我想問問這羽毛從哪裡得到的?」葉雄開門見山地問。

「原來是這點小事情,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男子鬆了口氣,笑著從身上掏出幾根鳳凰羽,問:「你說的是這個嗎?」

「沒錯,就是這個。」葉雄點了點頭。

「這羽毛是我無意間在一個山谷的山洞裡發現的,那裡離此地有些遠,我帶你去。」

「不用,你直接告訴我位置就行了。」

「有點遠,十幾萬公里,在這星球另一邊。」

「無妨,我的靈識能覆蓋到。」

男子眼睛睜得老大,震驚看著他,顯然被他這話嚇到了。

靈識能覆蓋這麼遠的地方,那至少也是煉虛境修士了。

「有沒有地圖?」葉雄問。

男子點了點頭,從身上將一張波羅星的地圖拿出來,然後指著上面一個位置,說道。

「在古哇國,這裡有一個叫十丈淵的地方,中段有一處山谷……」

順著他的話,葉雄將靈識釋放出去,瞬間星球另一邊就在他的靈識籠罩之下。

「山谷是不是U型的,谷底是沼澤地?」葉雄問。

「沒錯,就是那裡,山谷中間有個洞穴,入口兩米高左右……」

「找到了,多謝了。」

葉雄將手中的星石塞到他手裡,身影嗖地就在原地消失了。

男子目瞪口呆,眼神之中全都是羨慕之色。

眨眼間,葉雄就到了那男子所說的山谷,進入洞口。

他直接走進去,沒有絲毫害怕。

現在他的世界是宇宙和星空,早就脫離小小的星球束縛,根本不會將這些小小的地方放在眼裡。

這樣的地方能有多危險,現在他輕易都可以將一顆星球毀滅。

山洞裡面有些黑,葉雄身上光芒大盛,很快整個山洞就恍如白晝。

裡面是一個空的山腹,地上散落了很多羽毛,一些在地面上,一些已經陷進土裡。

葉雄蹲下來,將一根羽毛拿起來,細細看了一眼,這才站了起來,淡淡地說道:「出來吧,別躲躲閃閃了。」

沒有人回應。

葉雄面向左邊的山壁,冷冷道:「你肉身已毀,元嬰身受重傷,還故意布了這麼多的鳳凰羽在這裡,不就是為了吸引人過來嗎,怎麼我來了,你連出來的勇氣都沒有了。」

周圍依然沒有回應,葉雄就像自言自語一樣。

「不出來,那我走了。」

葉雄說完,轉身就要出去。

「等一下。」

一道虛弱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團虛弱的光團從石壁裡面出來,拳頭般大小,卻是一個元嬰。

元嬰很虛弱,飄飄蕩蕩,好像隨時都要消散一樣。

從元嬰外表能看出是一個女人,外貌三十多歲左右。

「你是何人,故意引人過來有什麼目的?」葉雄直接就問。

「我沒有故意引誘人過來。」

「別挑戰我的智商。」葉雄指著地面上的羽毛說道:「山洞裡面無風,這些羽毛如果沒有人經常動著,早就陷入泥土之中,怎麼可能還會在地面上,數量還這麼多。別跟我拐彎抹角的,不然別怪我手下無情。」

「小女知錯了,還請前輩別見怪。」那女子連忙說道。

「說。」

女子猶豫著,半晌才說道:「小女子是真鳳族的人,是護法長老火夢竹身邊的侍女……」

「還敢撤謊,真鳳族是神獸一族,修鍊血脈力量,根本就不會修鍊成元嬰,你敢當著我的臉說瞎話。」

「前輩,我沒騙你,我真的是火長老的手下。我並非真鳳族純正血脈,而是外面的人,只不過在鳳凰境幫忙而已,前輩,我敢以自己的名義發誓,我絕對沒有騙你。」女子連忙說道。

「既然你是真鳳境的人,怎麼會淪落此地,這一地的鳳凰羽又是怎麼回事?」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她。

「在回答之前,小女人敢請問一下,前輩是什麼人?」女子反問。

葉雄看了眼女子,再看了眼地上的鳳凰羽。

從女子目光之中,顯然她有顧慮。

一方面她需要人幫助,不然的話就不會想盡辦法將鳳凰羽流傳出去,吸引人注意。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