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成貞嘖嘖幾聲。

“你們天天在這山洞裏鑽嗎?”他說道。

沒人理會他,謝柔嘉停下腳和安哥俾說話。

“你還記得怎麼走嗎?”

“我記得路。”安哥俾答道。

謝柔嘉搖頭。

“不是說你記得路,路不是讓你死記的,你記得怎麼找到路嗎?”

安哥俾哦了聲不說話了看着眼前的山洞,此時前邊有四五條大大小小的洞窟,讓人眼花繚亂。

謝柔嘉退後一步,等着他邁步。

有人伸手戳了戳她的臀。

這小畜生!

謝柔嘉蹭的跳過來。擡手就打過去,周成貞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急什麼啊,我就是問句話。”他說道。

謝柔嘉瞪眼看着他呸了聲。

“你們能改日再教和學嗎?”周成貞說道,“我畢竟受了傷還等着出去呢。”

“死不了。”謝柔嘉沒好氣的喝道。

“你到底給我吃的什麼藥?怎麼我就沒事了?”周成貞問道。

謝柔嘉甩開他的手。

“草藥。”她說道,轉身不再理會他。

安哥俾已經看完了,擡腳向一個方向走去,走了幾步回頭,看到謝柔嘉衝他露出笑,他也忍不住咧嘴笑了。

謝柔嘉笑一收猛地回頭,周成貞伸向她臀部的手停在半空。

“可以走了吧?”他若無其事的問道。

“上前邊去。”謝柔嘉喝道。

周成貞搖頭。

“不。”他說道。

謝柔嘉瞪眼。

周成貞上下打量自己。伸手捂着腰。按住僅存的半條褲子。

“我怕你將我扒光。”他說道。

謝柔嘉吐口氣,喊了聲安哥。

“把衣服脫給他穿。”她說道。

安哥俾沒有絲毫的遲疑,伸手解開外衣,轉眼就赤裸胸膛。

醜不醜的。長的倒挺結實。

周成貞嗤聲。

“我可不穿別人的衣服。”他說道。

話音未落。謝柔嘉擡腳踹在他的屁股上。周成貞嗷了聲。

謝柔嘉疾步從他身邊過去,越過安哥俾向前而去,安哥俾看了周成貞一眼。擡腳邁步。

周成貞挑挑眉大步跟上。

……………….

密林裏十幾個隨從彙集而來,站在邵銘清身前。

“表少爺,我們人太少了,根本找不到。”一個隨從說道。

從清晨到現在太陽西斜,已經過去快要一天了。

這麼大的山,最關鍵是那丫頭又特別會躲,更是不好找。

當初她曾經躲在山裏,謝大夫人派人搜了三天山都沒搜到,那時候她來山裏還沒多久呢。

邵銘清擡頭看着山野。

“發消息告訴家裏吧。”隨從說道,“讓他們派人來。”

“可是告訴家裏的話,也就告訴朝廷的人了。”邵銘清說道。

那謝柔嘉這次無論如何也瞞不住了,少不得要被一番盤問。

並不是說謝柔嘉見不得人,只是謝文興和謝大夫人能承受謝柔嘉的事被翻出展露人前多少?如果超過他們的承受能力,他們會做出什麼事?而得知這些事的人又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別的人倒也罷了。

邵銘清的眼前浮現東平郡王的身影,白淨的面容,深邃的眼,皇親國戚與生俱來的貴氣與文雅淡然之氣巧妙的融合在一起,讓人見之心生歡喜不會覺得惶惶汗不敢出。

但謝五爺說東平郡王在三月三之前已經提前來過鬱山,還住在了大宅裏,如果不是謝五爺正好過來察覺他們不對,請了府城的師爺來偷認,只怕等人把謝家上下看光了他們都不知道。

只要想到這個,邵銘清就覺得脊背發毛,尤其是那幾次見到東平郡王,他的那雙眼邵銘清都不能直視。

那雙眼如果看到深處,就會讓人如芒在背心中冰涼。

這個人不可輕易結交,他看得透你,你卻看不透他。

所以他敢跟周成貞相交,卻不敢去和這位東平郡王過多接觸。

“再找,如果今晚找不到,明日再告訴家裏。”邵銘清說道。

隨從們對視一眼。

“少爺,這瞞不住的。”一個說道,“那周世子雖然看起來孤身一人,但肯定有護衛跟隨的。”

這一點邵銘清也知道,周成貞爲了避免被他發現,肯定不讓護衛一同來鬱山,或者約定了時間,或者護衛們就在附近。

“說不定我們一會兒就找到他們了,在他們找來之前。”邵銘清依舊說道,對隨從們擺手,“繼續,繼續。”

隨從們對視一眼,只得無奈的散開。

邵銘清也跳下山石。撥開灌木搜尋。

他知道消息瞞不住,他也沒想瞞住,只是想在消息傳出去之前,能和周成貞談一談。

臭丫頭啊臭丫頭,你可千萬別一時氣憤把周成貞這個夢裏的仇人困死在山裏。

不過,那怎麼可能。

她也只是伸手抓花自己的臉,並沒有要了自己這個夢裏仇人的命。

她的姐姐幾乎要了她的命,她的父母棄她生死無情,但直到現在不管是人前人後她連一句惡言都沒說過。

她絕不會將人困死在山裏,如果困。肯定是她也被困住了。

邵銘清深吸一口氣擡起頭。發出響亮的呼哨。

“少爺!”

身後隨從喊道,聲音裏帶着幾分驚慌。

邵銘清回過頭,見不遠處的山林裏飛快的奔來七八個身形魁梧動作敏捷的護衛,心裏咯噔一下。

來的比想象的還要快。

“我們世子爺呢?” 影帝的黑鍋 爲首的護衛面色肅穆聲音低沉說道。視線掃過這些人。握住手中的刀。

柯南之所謂記者不好當 “正在找。”邵銘清說道。

那護衛立刻從腰裏取下一直竹筒。

“稍等!”邵銘清喊道。“馬上就要找到了。”

護衛看着他,露出我是傻子嗎的表情。

邵銘清看着這護衛,眼角的餘光掃過其他護衛。這些人只有七個,他則有十七八人,不知道把他們困住的勝算有多大……

短暫的沉默,讓山林裏的氣氛變的詭異起來,雙方的人都慢慢的繃緊了身子。

一聲呼哨就在此傳來,劃破了這凝滯。

邵銘清大喜。

“找到了!”他喊道,扭頭就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奔去,同時大聲的迴應呼哨。

護衛們對視一眼,爲首的護衛將竹筒放回腰間,一行人也疾步追了上去。

呼哨聲越來越近,轉過一片密林,擡頭就看到半山腰上出現三人。

邵銘清張口要喊,又硬生生的嚥下差點脫口而出的名字變成了一聲啊,衝他們招手。

山腰上的女孩子也揮手。

衆人再向前,看清這三人不由愣了下。

女孩子披頭散髮,衣衫凌亂,臉上還圍着一塊布,而站在她身旁的一個男子臉上雖然沒有蒙着布,但頭臉腫大,灰土斑斑,而身上則乾脆可以說是赤、身、裸、體了,全身上下只剩下一圈褲腰以及一條褲腿。

這是大山裏的野人嗎?

這樣看來,只有另一個站在女孩子身邊的少年人還像個人樣。

“世子爺?”一個護衛似乎有些不確信的喊道。

周成貞想到一句話。

老子把你打的你娘都認不得你。

這是他在京城常說的一句話,只不過從來沒想過這句話有一天會在自己身上應驗。

雖然,他沒有娘。

他哼了聲,擡腳邁步向山下跳去。

“世子爺小心。”護衛們終於確信了忙喊道,一面接過去。

邵銘清也鬆口氣,雖然臉上看起來很嚇人,但其實並沒有什麼傷,動作如此的敏捷,他也忙迎接過去。

周成貞在山腰接連跳了好幾步,就在快要接近護衛們時,忽地一聲大叫,人噗通摔倒直直的滾了下去。

這突然的變故讓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

這是……絆倒了?

“世子爺!”

轟的一聲衆人涌上來去,周成貞已經滾落下來,撞到一塊山石被絆住再次發出一聲痛呼,便一動不動了。

還站在山腰上的謝柔嘉伸手掩住嘴,隔着布堵住驚呼。

“世子爺!”

“別拽我!我不能動了!”

亂哄哄的喊聲中,周成貞的聲音響亮。

沒死。

謝柔嘉鬆口氣,不過這咒只能撐這點時候啊,還以爲就是永遠好了呢。

“殿下是傷了脊背。”一個護衛檢查後說道,一面解下自己的衣衫,也招呼着大家再解下幾件,“將世子爺固定,擡世子爺下山。”

脊背受傷?

當然,周成貞知道自己脊背受傷,不久前他也這樣躺着不能動呢,但他以爲沒事了,他可是鑽過了那麼深的山洞走出來的。

他視線看向山腰,那小姑娘還站在那裏看着他。

“喂。”他喊道,但人影亂亂,他被擡起來向下移動,還有一隻手扶住他的肩頭,站過來的身子擋住了他的視線。

“世子爺,我們下山。”邵銘清說道,緊緊的按着周成貞的肩頭,小心而又快速的向下而去。

謝家大宅裏已經得到消息了,受了傷的謝文俊被人攙扶着親自出來迎接。

“怎麼回事?”他急問道,“世子爺怎麼就傷了?”

周成貞的護衛看了眼被擡着的周成貞,似乎也在想是怎麼回事。

“世子爺,下山的時候摔了下。”他說道。

下山的時候摔的!啊呸!難道我是三歲小兒嗎?摔一跤就摔成這樣了?

我明明是跟那丫頭跌下山崖滾進山洞的時候受傷的!

周成貞瞪眼張口。

“少廢話!快找大夫來!”但他最終吼道。

謝家大宅裏就有現成的大夫,剛剛給謝文俊診治過,給周成貞包紮了傷口上了藥,趕着小丫頭們去熬藥,做完這一切天已經黑下來了。

邵銘清在外邊問了大夫幾句話,便走了進來,屋子裏的護衛看着他神情不善。

周成貞躺在牀上閉着眼似乎睡着了。

“世子爺。”邵銘清說道,“我有幾句話想跟您說。”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