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今天還想從這裏出去嗎?”

金髮中年人看着遊子等人的眼底是硬裝出來的同情:

“嘖嘖嘖,到底得是多麼天真的腦袋,才能升起這種念頭?爲了讓你們死的瞑目,我可以大發慈悲地把我的名字告訴你們——

Rum,你們可以這麼叫我。”

“Rum?朗姆酒嗎?”

遊子並沒有被金髮中年人,也就是Rum的話激怒,反而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

以酒的名字當做外號,遊子現在大概猜到了,這些人應該就是把柯南變小那個黑衣組織。

沒想到他們的勢力竟然這麼大,不但涉黑,甚至還包含了人體實驗!

而且不是簡單的人體實驗,是研究擁有特殊能力,也就是在普通人的眼裏超能力者的人體實驗。

這個組織的幕後首領到底是誰?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當然,這些都是以後要考慮的問題,現在對於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從這裏出去,所有人完整無損地出去。

“我沒有把自己朋友給別人當實驗品的習慣,如果Rum先生喜歡的話,我一點都不介意滿足你這點小小的愛好。”

遊子說着,忽然一揮手,一把鬥神符灑出來,瞬間一道道金光閃過,自己這邊所有人的身體外邊都圍上了好幾個大大的金色“護”字。

除了什麼都看不到的京極真,手冢、戈薇和犬夜叉眼神同時閃了閃,然後警惕的眼神放鬆了一些。

雖然不知道遊子扔了什麼東西,不過他們知道,自己應該已經沒有危險了。

遊子的突然動作讓Rum眼底厲芒一閃,他是看不出遊子灑出一堆紙是要幹什麼,可是那些紙在空中突然消失了他還是看得見的。

眼神閃了閃,Rum的嘴角忽然向上一勾,看着遊子的眼裏滿是興味。

哈哈哈,除了那兩個少年少女之外,今天這個來救人的能力似乎更強呢!

如果把這個少女獻給那個人……自己一定會受到非常豐厚的賞賜的!

戰鬥,一觸即發。 “上!”

不知道是哪一方先喊出來的,反正短暫的對峙之後,雙方戰到了一起。

一方是幾十個手拿着現代熱武器的大漢,另一方是幾個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少男少女,任誰都不會對戰鬥的結果產生懷疑。

然而,在短短几分鐘之後,在後方掠陣金髮中年人,也就是Rum臉上勢在必得的笑容收起來了,而且臉色越來越凝重。

自己這方各種型號的子彈不停地射擊着,卻總是在那幾個少年少女面前的時候,好像碰到了什麼透明的屏障一樣,全都在半空中就掉了下來。

雖然在來之前就已經從監視器上知道了這次來救人的三人中的少女有辦法可以擋子彈,可是自己都已經換上了威力更強的槍支了,怎麼還是沒有辦法穿透那層看不到的屏障?

反之對面的幾個人,除了被當做實驗體的叫做戈薇的少女之外,其他的幾人戰鬥力都非常強,柔道、空手道、劍道……

明明自己這邊的人數遠遠超過他們,一時之間戰鬥竟然陷入了膠着之中,捉住他們還得費一番力氣!

Rum能夠看出來的事情遊子自然也看得出來,雖然乙方有一個空手道的全國冠軍在,不過犬夜叉沒有妖力、手冢剛剛受到了那麼大的折磨而戰鬥力打雜折扣,戈薇更是在沒有了弓箭的情況下只能拖後腿。

如果照着這種情況發展下去的話,他們今天還真不一定能夠安然無恙地從這裏出去呢!

遊子的眼神閃了閃,想到了自己家裏的三人在看不到自己回去之前是絕對不會放心睡覺之後,知道自己不拿出點真本事是不行了。

而且,也實在是沒有必要再拖下去了,沒有意義。

“村雨!”

想到這裏,遊子不再猶豫,衝着空中大喊一聲,然後,一隻黑色的烏鴉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迅速朝着遊子飛了過來。

一道光芒閃過,烏鴉,也就是村雨恢復了刀的形態,被遊子緊緊地握在了手裏。

“雖然村雨更加擅長砍妖怪,不過對付你們這些比妖怪還要邪惡的人類,也是絲毫沒有問題的!”

說着,遊子手一緊,拿着村雨就衝進了拿槍大漢們之中。

有了武器的遊子的戰鬥力可以說是無限飆升,每刀過去,最少就有一個拿槍大漢慘叫着倒地,片刻間,就倒下了一大面,戰鬥的天平瞬間偏移了。

見過一次遊子拿着村雨砍虛的手冢對於這一幕並沒有多少驚訝,早就知道遊子擁有着強大靈力的犬夜叉和戈薇也沒有多奇怪,最驚訝的自然還是京極真。

眼睜睜地看着一隻烏鴉在遊子的呼喚之下變爲了一把神兵利器,京極真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就算已經見識了遊子可以擋子彈的神通,再見到村雨變形的時候京極真還是一下子有點接受不能。

幸好雖然驚訝,京極真的心智畢竟要比同齡人要強大地多,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開始配合着遊子的行動來打到更多的敵人。

異變發生地太快,等到Rum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他的部下已經倒的差不多了。

Rum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毫不猶豫地一轉身,就要戰略性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雖然犧牲了這些一看就很有研究價值的實驗品和這個基地有些可惜,可是比起被抓到然後可能暴露出組織的危險,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

準備跑出去然後啓動這座基地自爆裝置的Rum一邊心裏可惜着一邊逃跑,可惜,他今天遇到遊子實在是他的不幸。

別看遊子一直砍人砍得歡,實際上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Rum的身上,他剛一動遊子就知道他在打着什麼主意,眼一眯,村雨立刻脫手而出,好像一支利箭一樣,瞬間穿透了Rum的肩膀,狠狠地把他釘到了地上。

“唔……”

Rum發出一聲痛哼,想要忍痛爬起來,可惜村雨早就已經入地三分,根本就不是已經受了重傷的他所能撼動地了的。

Rum的逃跑和受傷顯然也影響到了那些剩下的拿槍大漢,就在他們心生動搖的片刻間,遊子、京極真、手冢和犬夜叉合力,很快就把剩下的幾個大漢全都打倒在地了。

倒地的大漢如果是被京極真和手冢打倒的還算是比較幸運,頂多胳膊或者肋骨骨折,可是那些倒在遊子和犬夜叉刀下的就很可憐了。

雖然躲過了致命的地方,那些人的身上卻最少都有一道刀傷,血淋淋地看的戈薇一陣不忍。

雖然他們不久之前還對自己做了很過分的事情。

遊子的靈力已經在整棟樓裏掃了一圈,知道除了這些人之外,某些樓層裏面還有漏網之魚。

本着斬草要除根的原則,遊子讓其他人先在這裏呆着,自己一個人拿着村雨在樓裏轉了一圈,把所有剩下的都給弄暈過去了。

當然還不止這些,爲了怕手冢和戈薇的祕密曝光,遊子順便摧毀了所有的文件和電腦硬盤,毀掉了和實驗有關的一切資料。

在做完這些之後,遊子又對着所有的俘虜使用了記憶置換器,有選擇地消除了他們關於人體實驗的所有記憶。

一邊消除着他們的記憶,遊子還一邊感嘆着浦原的能力還真是好用,他特製的記憶置換器這不就派上用場了嗎?

最後,遊子把所有人都弄出來之後,找到了大樓的自爆裝置,把整棟建築物給引爆了。

至於一開始讓遊子爲難了半天的結界,她只在修改Rum的記憶之前,從他的的嘴裏得到了很少一點信息。

對於結界什麼的Rum的瞭解很少,只知道那是首領親自設置的,至於如何設置的他根本就不知道。

感覺着隨着整棟大樓的倒塌而消失掉的結界,遊子的眼神閃了閃,心裏有了大致的猜測,不過她並沒有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

後面的事情就很簡單了,悄悄地把所有黑衣組織的人扔到了警局門口之後,遊子一個個得把其他人安全送到了家裏。

因爲失蹤的時間很短,戈薇和手冢的家裏人甚至根本就沒有察覺到自家的孩子曾經被綁架過!

犬夜叉也在日暮神社暫時休息一晚,然後,就剩下京極真一人了,他還等着遊子的解釋呢! 深夜,公園,一個長相柔美的少女坐在長椅上,影子被頭頂的燈拉的老長。

少女垂着頭望着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個時候,一個英挺的少年走了過來,和少女坐在同一張長椅上,默不作聲的把手裏拿着的兩杯飲料給了少女一杯。

“謝謝。”

少女道了一聲謝接了過來,兩隻手環在杯子上,感受着杯壁上傳來的溫暖。

“應該是我說謝謝纔是,如果沒有你,現在的我將會和那兩個人一樣,躺在冷冰冰的實驗臺上成爲人體實驗品。”

少年的表情有些冷硬,聲音卻很柔和。

“適逢其會罷了。”

少女搖了搖頭,並沒有因爲成爲了少年的救命恩人就自鳴得意。

不用說,這對少年少女正是從山上回來,又把手冢、戈薇和犬夜叉送回去的遊子和京極真了。

“在那種情況下都會碰到黑崎桑,與其說是適逢其會,我更願意相信我們之間是有緣分的。”

京極真偏頭望着遊子,眼底的熾熱毫不掩飾。

京極真露骨的話讓遊子心裏驚訝了一下,她一直以爲京極真的性格是很嚴謹嚴肅的,沒想到說起情話來倒是臉不紅氣不喘的。

不過想想京極真在和自己認識不久之後就成爲了第一個對自己表白的男生,遊子倒也是釋懷了。

也許,正是因爲性格太過於認真,京極真纔會那麼坦率地面對自己的感情,既不掩飾,也不覺得難以啓齒。

可是這種坦率的性格還真是讓遊子有些難以應付,拒絕他的話總覺得有罪惡感,可是接受又是萬萬不可能的。

“按照這種邏輯,那是不是說明你和犬夜叉也很有緣分?”

遊子乾笑了幾聲,故意這麼說着。

果然,聽了遊子的話之後,京極真的臉黑了一下。

和犬夜叉有緣分? 邪帝狂妻:神醫王妃要逆天 說心裏話,在見識到了遊子那異於常人的能力之後,對於犬夜叉的種族問題,京極真心裏是越來越懷疑了。

看出了遊子現在還沒有接受自己感情的意思,京極真的眼神黯了黯,因爲天太黑,並沒有被遊子注意到。

“說到犬夜叉……他到底是什麼人?”

既然話題已經轉到了犬夜叉的身上,京極真的表情正了正,問出了困擾了自己一晚上的問題。

當然,京極真更想要知道的是遊子到底是什麼人,不過這次他並沒有那麼直接,而是選擇從無關人士的犬夜叉開始問起。

也許,是想要先有個心理準備。

丫頭,惹定你了! “嗯……”

遊子組織了一下語言,早在京極真去買飲料的時候她就已經決定讓他知道一些真相,也許知道了那些之後他就熄了對自己的感情了呢!

“犬夜叉並不是人類。”

遊子沒有多少廢話,直接點名了犬夜叉的種族:

“他是一個半妖。”

京極真的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雖然從第一次見面就覺得犬夜叉有些特別,可是真的聽到他不是人類,而是什麼半妖的時候,京極真還是震驚不已。

“半妖?”

京極真一臉震驚的重複了一遍:

“半妖是什麼意思?”

不是妖怪,而是半妖嗎?

“犬夜叉是人類和妖怪相結合所生下的孩子,他的體內有一半人類的血統,也有一半妖怪的血統。”

遊子解釋道,然後還不忘叮囑京極真:

“雖然以後你和犬夜叉基本上不會有接觸的機會了,不過他很不喜歡自己半妖的身份,所以一旦你們再次見面,千萬不要在他的面前提到‘半妖’這個詞。”

否則,犬夜叉真的會翻臉的。

“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有妖怪嗎?”

震驚過後,京極真喃喃自語着。

如果是別人告訴他犬夜叉是什麼半妖的話他絕對會嗤之以鼻,可是說這話的人換成是遊子的話,京極真卻十分相信。

雖然這已經完全顛覆了他十幾年來的認知。

“可不僅僅有妖怪呢……”

遊子低語着,因爲聲音太小,京極真並沒有聽到。

“那麼日暮戈薇和手冢國光呢?”

之所以知道戈薇和手冢的名字,是因爲在他們脫險之後就互相介紹過了。

“戈薇和國光的體內都有靈力,不過他們倆確實是貨真價實的人類。”

遊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京極真鬆了一大口氣的樣子,難道他以爲非人類是那麼好見的嗎?一抓一大把?

“黑崎桑,你……”

把所有人都問完了,京極真望着遊子,難得磕磕巴巴地欲言又止。

雖然已經提前做好了心理建設,無論遊子到底是什麼種族,就算真的是妖怪還是半妖也好,自己對她的感情都不會改變,可是真的事到臨頭,京極真一時之間還真的有點張不開嘴。

京極真不知道,如果得到的回答真的是那一種,自己會不會露出什麼不正常的表情。

即使京極真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完整,遊子也能猜測地到他到底想要問什麼,因爲他把所有想要說的話都寫在臉上了。

“放心吧,京極君,雖然我可能擁有一些特別的能力,不過這具身體,確實是人類。”

遊子斜瞄了京極真一眼,對於他的擔心再明白不過了。

“無論黑崎桑到底是不是人類,我對你的感情都不會改變的!”

京極真望着遊子的雙眼,非常認真地道。

這確實是京極真的心裏話,不過在聽到遊子承認自己是人類之後,他在心裏卻也是鬆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說,只要是人類,自己能夠追求到她的機率會大很多吧!

可憐的京極真不知道,實際上對於他或者那些喜歡遊子的男人們來說,遊子接受他們與否的主要原因從來和種族之類的沒有太大的關係。

“對了,我還沒把村雨介紹給你認識。”

聽到京極真的再次表白,遊子不自在地移開了視線,正好見到停在燈柱上興致勃勃看着自己笑話的村雨,眼睛一亮,趕緊轉移了話題。

聽到遊子提到自己的名字,村雨張嘴“嘎嘎”叫了幾聲,從燈柱上飛了下了,停在了遊子的肩膀上。

用手在村雨的腦袋上摸了摸,遊子笑着對京極真道:

Views:
4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