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馬回到了大廳,上樓,簡單的收拾了一番,立馬下樓開車,打算去接陸少宸。

然後,轎車剛剛開到門口,就遇到了一人。

慕行之!

她蹙了蹙眉,停下了車,“行之?”

喚了一聲。

身着黑白格子風衣,打扮的油光可鑑的慕行之神采奕奕的朝着她走了過來。

“薇兒?”

蘇薇兒從車上下來,站在他的面前,問道:“你怎麼過來了?”

想一想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慕行之也沒有怎麼來過問,今天忽然過來,到讓她有些意外。

“薇兒?”

男人深情的喚着她的名字,走上前,給了她一個擁抱。

蘇薇兒下意識的朝後面退了一步,但後面是轎車,她退無可退,被男人抱在懷中,讓她有些不習慣。

“行之,我……”

她伸手推了推慕行之,卻沒有把他推開。

慕行之抱着她,下巴墊在她的肩膀上,閉上眼睛,說道:“薇兒,你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前一陣子我去了非洲處理公司的事情,所以你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抱歉,現在纔來安慰你,是我不好。我也很內疚,是我沒有照顧好你。”

“行之,這些事情跟你沒有關係,你不用自責不用內疚。”

蘇薇兒說道。

婚色撩人 從一開始她就沒有怪過慕行之,只是他自己壓力那麼大,讓她也有些無奈。

“不,我應該自責,應該內疚。”

慕行之鬆開了蘇薇兒,看着她,“我說過要好好的保護你,可我沒有做到,我很抱歉。”

“真的是沒事。那個,慕行之,我現在要去……”

她想說現在要去機場接陸少宸,可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慕行之就緊緊地抱着她,絲毫不給她機會說道。

重生之我不成皇 被他再一次抱在懷中,蘇薇兒居然有一種被人揩油的厭惡。 沉默了好久,拿着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吩咐道:“現在,全面展開對風成集團的攻擊。不要讓人知道是我做的。”

掛了電話,慕行之看着手機屏幕,上面的屏保赫然就是蘇薇兒的照片。

他拇指指腹摩挲着照片,眼眸微微眯縫着,“蘇薇兒,我給過你機會,你一定要跟陸少宸在一起,我可沒有辦法。既然求你,你不給機會,就不要怪我不擇手段了。”

他慕行之這一輩子沒有愛過一個女人,既然喜歡上一個人,自然就要得到。

這纔是他做事的風格。

血色征途:東北那些年 專心專注,固執。

固執到令人恐怖的地步。

一個小時後,蘇薇兒抵達機場。

剛剛停好車,就看見了站在路邊的陸少宸。

昔日裏那樣傲嬌的男人,走在哪兒都由一羣人簇擁着,而現在卻孤零零的一個人,看着着實讓人有些心疼。

就連陪在他身邊的成瑾都不在了。

風,放肆了吹着。

已經入了深秋,男人似乎有些冷,攏了攏身上薄薄的外套。

蘇薇兒有些懊惱,忘了給他哪一件衣服。

“少宸?”

下了車,喚了一聲,朝着陸少宸跑了過去,與他揮了揮手,“是不是等很久了?”

聞聲,陸少宸側目看了過去。

一見到蘇薇兒小跑着朝他撲了過來,他冷峻的面容好似千年寒冰遇到暖陽,融化成了水。

冷峻的面龐染上了些許笑意。

走了過去,將撲過來的女人擁入懷中,“薇兒。”

“少宸。”

兩人緊緊相擁,感受着彼此身上的氣息和溫度,甚至都能感受到彼此加速的心跳。

蘇薇兒依偎在男人的懷中,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氣息,止不住的笑了,“少宸,辛苦你了。”

有太多的事情她不知道,也讓陸少宸跟着受委屈了,她着實很心疼。

但不管怎麼說,現在蘇薇兒知道了,便不會讓他一個人在默默地承受那麼大的壓力。

“不辛苦。”

陸少宸鬆開了她,擡起她的下巴,輕輕地摩挲着她的肌膚,溫潤一笑,“就是想你了。”

話音落下,以吻封緘,輕輕地覆在她的脣瓣上,不顧及四周來往的人。

感受着他脣瓣的溫度,甜甜的,卻又帶着男性特有的剛毅氣息,令她心跳加速,沉淪其中。

伸手摟住了他的脖頸,踮起腳尖回吻。

那一剎,陸少宸身子一僵,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蘇薇兒。

那種眼神看的蘇薇兒渾身發憷,“怎……怎麼了?”

“呼……”

男人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緊張的心終於鬆懈了幾分,“薇兒,你知不知道你在熱火?”

俯身,靠近她的耳旁,“大庭廣衆之下,你這樣很危險,你知道嗎?”

曖昧的氣息,儘管沒有點明他的意思,蘇薇兒也明白了陸少宸的意思。

男人接着又說道:“難不成,你想讓我……當衆要了你?”

“你……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恥。”

她嗔怪着。

伸手取下了自己脖頸上的圍巾,套在了陸少宸的脖頸上,“冷,你穿的太少了,你戴着吧。”

她一個不經意的舉動,瞬間融化了陸少宸的心。

準確的說,是很大的衝擊。

以前跟蘇薇兒在一起,雖然很開心很幸福,但蘇薇兒一直屬於被動的那一位,根本不會主動對他表達情感。

現在,忽然的暖心舉動,讓陸少宸瞬間覺得付出的所有都是值得的。

擡手,欲取下脖頸上的圍巾,卻被蘇薇兒一把摁住了,“我第一次爲你戴圍巾,可不要拂了我的心意。”

陸少宸微微一怔,“謝謝你,薇兒。”

“說什麼話啊,跟我說什麼謝謝。”

蘇薇兒甜蜜一笑,拉着他的手,上了車。

緩緩啓動轎車,朝着市中心而去。

蘇薇兒問道:“成瑾呢?怎麼沒有見到他人?”

“他……踢走了。”

“是因爲那天的事情?” “那你……”

聽見蘇薇兒說這些,成瑾順理成章的想要說她們在一起的事情,但蘇薇兒直接打斷了他的話,“陸少宸既然放棄了那麼多願意跟我在一起,便已經說明了他的態度。你跟他在一起很多年,應該瞭解陸少宸,我希望你能支持我們。”

遠程俏佳人 “做夢!”

“隨你。”

蘇薇兒掛斷了電話,一個人站在臥室的陽臺上,一覽B市的繁花錦繡,不由得一聲嘆息。

好一會兒,忽然有人自後面抱住了她的腰,“乖,在想什麼?”

她身子一震,似乎嚇了一跳。

嗅着熟悉的洗髮水的味道,蘇薇兒說道:“在想,以後我們是不是該要個寶寶了?”

寶寶去世了,陸少宸的心裏一定很難受。

蘇薇兒覺得沒有辦法去彌補跟陸少宸之間的那些空白,如果能生一個孩子的話就更好了。

“真的?”

陸少宸拉着她的手,讓她轉了過來,與他面面相覷。

看着那一張熟悉而又好看的面容,是他日思夜想的女人,而今這一番話讓他心頭一顫,有些心疼。

“你真的願意?”

他似乎有些不相信,便在一起問道。

“嗯。”

蘇薇兒點了點頭,“少宸,你爲我付出很多,我自然想要爲你做些什麼。”

深情款款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幾日不見,他似乎消瘦了很多,冷峻的面容帶着些許疲態。

“有你,我的幸福。”

“什麼嘛,分明有你是我的幸運。”

蘇薇兒笑着,踮起腳,吻上了他的脣。

男人俯視着她,薄脣輕啓,“我覺得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是我們造人的好機會。”

說完,抱着她的腰,轉身直接去了牀上。

“啊,喂,你幹什麼呢?”

“當然是幹……你。”

“噗……陸少宸,你無恥。”

“我只在你面前無恥……。”

……

一番雲雨之後,陸少宸睡着了。

蘇薇兒沐浴之後躺在了牀上,看着他昏昏沉的睡着,一陣揪心。

以前的陸少宸睡眠很淺,稍稍一動就會驚醒他,而現在他睡得那麼沉,可想而知,他有多麼的累。

蘇薇兒擡手,輕輕地觸碰着他的臉頰,鬢角,最後落在他的脣瓣上。

“別鬧,小心我再要你一次。”

男人一把握住她的手,將她往懷中一帶,緊緊地摟着,“讓我睡會兒。”

“嗯。”

蘇薇兒點頭,沒有說話。

看着男人緊緊地抱着她,睡覺,蘇薇兒竟然覺得此刻無比的幸福。

只是……

風成集團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她要不要回去給陸少宸幫忙呢?

但這邊已經答應了李導,她必須去拍戲,不然的話就坑了安然。

畢竟安然是介紹人,如果她有什麼做不好的話,就會直接影響了安然的形象。

晚上五點。

蘇薇兒手機響了。

看着手機屏幕上跳躍着安然的名字,她起身接了電話,“安然?”

“親愛的,在哪兒呢,晚上一起吃飯嗎?”

安然詢問着。

蘇薇兒琢磨着陸少宸還在睡覺,正準備拒絕時,就聽見臥室裏響起了皮帶卡扣的金屬碰撞聲。

回頭一看,發現陸少宸已經起牀了。

她笑了笑,應了一聲,“好啊。”

“那……咱們去吃火鍋吧,海底撈。”

“好,待會兒見。”

……

兩人掛了電話,她轉身走到了臥室裏,看着已經起牀的陸少宸,問道:“你怎麼起來了?”

“睡好了,自然要起來。”

陸少宸穿着襯衣外套,動作行雲流水,舉止優雅,就連扣着釦子的動作都是那樣的儒雅。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