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

宋陽一拳捶在桌子上發出聲響,伴隨着嘎吱一聲,整張桌子都碎裂開來!

燕黛駭然的看着這一切,一拳粉碎桌子?這是何等實力,就算燕黛之前覺得已經夠高看宋陽了,現在也才發現自己到底還是低估了對方,這等實力可能比起自己家族曾經那個強大的古武修煉者還要厲害!

“宋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認識那個女孩對吧?”燕黛詢問道,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宋陽這件事情必然有隱情。

“我被人偷襲了!”宋陽沉聲道,面色很不好看,他自己都萬萬沒想到竟然會有人偷襲自己,而且對方的實力可以肯定的是比起自己要高,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一個可怕的人來到西海,還將自己打暈了仙人跳,雖然宋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但是心裏也是極端的不舒服!

“什麼? 美女總裁的特種兵王 你被人……偷襲了?這怎麼可能……”燕黛也是駭然,宋陽被人偷襲了?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啊,一個強大的古武修煉者被人偷襲,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宋陽陰沉着臉,目光不斷閃爍,隨即頹然坐下:“燕黛,如果我說一個極端可怕的人物來到西海你信麼?”

“這……可怕到什麼程度?”燕黛遲疑道,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隨即想到了之前西海發生的事情,難道是牟圖華夏南域的那些人來了?

“可怕到……足以在三分鐘之內將整個西海警察局殺的片甲不留!”

聽着宋陽肯定的聲音,燕黛陡然間瞪大眼睛,駭然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久久不語……

(本章完) 看着燕黛震驚的樣子,宋陽沒有感到絲毫的詫異,當然他也沒有危言聳聽,因爲對方既然可以偷襲自己將自己制服,那麼想要對付這些普通人並不是什麼難事,三分鐘……綽綽有餘!

面對真正的高手,人數根本無法起到任何作用,就拿西海警察局來說,影子王奇鷹就有絕對的把握在三分鐘之內完成暗殺,將這裏輕鬆血洗,這便是古武修煉者的強大,儘管影子還沒有邁入大師級水平。

而自己更不用說,這些對自己並不是難事,對於那個神祕的傢伙也不是什麼難事,最讓宋陽頭疼的就是自己壓根沒見到這傢伙的樣子,只是在記憶中聽到了對方的聲音。

聽着宋陽所說的,燕黛頓時憂心忡忡,過了半晌凝重道:“宋陽,你所說的人該不會是哪些圖謀華夏南域之人中的一人吧,如果此人的實力真的那麼可怕,豈不是意味着就算是西海軍區出手也未必奏效?”

聞言,宋陽頓時苦笑,豈止是未必奏效啊,就算西海軍區出手,除非是將整個西海轟成廢墟,否則根本不要想殺死對方,一個頂尖高手的隱匿能力絕對可怕,敵暗我明的情況下幾乎不可能幹掉對方。

“這傢伙應該不是衝着華夏南域來的,否則之前西海就已經出問題了,至少目前沒有人可以對付他,就算我也不行!” 綜美劇天才不值錢 宋陽搖頭道,他知道對方絕不可能是爲了圖謀華夏南域而來,因爲如果是那樣,自己恐怕已經死了,而不會僅僅是仙人跳,至於對方這種可以說是無聊的行爲到底爲了什麼,宋陽也十分納悶。

抗日之暴力軍團 聽到宋陽所說,燕黛也是悄然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圖謀華夏她都不會太過擔心,其他的事情她倒是不會太過在意,因爲她是中央情報小組成員,主要是爲華夏做事。

“燕黛,我今天的事情不要聲張出去,此時非同小可,我需要進一步確認他的動機。”宋陽囑託道,燕黛點頭答應下來,以她在警察局的身份就算放任宋陽離去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畢竟自己身份不一般的事情這裏的高層可都是知道的,到時候隨便找一個理由就可以過關。

“對了,宋陽,你讓我去福利公信社抓的人我已經抓來了,你的意思是?”燕黛忽然說道,聞言宋陽眼中閃過一絲冷色,一想到徐若琳的遭遇宋陽就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殺了那個人面獸心的傢伙。

“他的罪行不少足以讓他吃一輩子牢飯了,甚至足夠槍斃,至於審訊的事情應該難不倒你吧,這種人渣……還是不要放出來的比較好!”

宋陽冷冷的丟下一句話便離去了,對於那個人面獸心的傢伙,他不會有絲毫的同情,就該繩之以法。

宋陽離開警察局並沒有回去,而是直接去了福利公信社,他知道徐若琳這個小丫頭對於奶奶很是重視,絕對不捨離去,肯定已經回到了這裏。

當宋陽來到福利公信社,發現不少人圍着徐若琳的家指指點點,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當宋陽到來一個個面色畏懼,顯然認出了他來。

在福利公信社發生命案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這裏太過雜亂,本就是棚戶區,這些傢伙根本不懂什麼是法律,知法犯法的人不在少數,就算是弄出人命來也不是奇怪的

事情。

平時這裏根本不會有警察過來,但是今天不一樣,誰都知道徐若琳的奶奶被殺了,屁大的地方弄出人命來不需要幾分鐘就會傳遍這裏。

這些人圍在這裏,一個個議論紛紛,對於之前警察親自過來的事情可謂清楚的很,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情,尤其是那個帶隊的女警實在是可怕,徐若琳的養父一開始還耍橫,結果直接被揍得不成人形了!

這下子福利公信社的人方纔知道這些所謂的警察並不是那麼好惹的,簡直比起棚戶區的土匪還要厲害,一個個都老實起來,不敢有什麼出格的事情。

所以後來徐若琳回來,見到她的人也都不敢說什麼,只能背後議論了,因爲他們知道,這些警察絕對不會是平白無故來到棚戶區的,絕對是跟徐若琳有關,去招惹這麼一個存在實在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當宋陽到來也都一個個畏懼的看着他,生怕招惹了給福利公信社帶來不祥的男人,哪怕是之前那些**的應召女也都收斂起來,不敢上前。

嘎吱~~~

推開門,宋陽向着裏面看去,不出所料,徐若琳那嬌小的身軀正坐在牀邊,一個人怔怔出神,而在徐若琳身旁,奶奶的遺體靜靜的躺着。

此時的徐若琳魂不守舍,就算是宋陽推門而出也都沒有發現,目光閃爍似乎在思索着什麼。

宋陽靜靜的站着,看着小丫頭魂不守舍的模樣十分心疼,前不久奶奶才離世,之後就跟自己一樣被那個神祕高手抓住了,結果還失身於自己,雖然不知道這種無聊的事情到底有什麼意義,但宋陽還是覺得對不起她。

想到徐若琳一生坎坷,若不是因爲老奶奶的緣故早已經離去了,不會被束縛在這裏,但是徐若琳重情重義,不像社會上某些人因爲自己的母親年事已高便不再理睬,甚至對方千里迢迢趕來看望兒子還會直接被丟在街頭不予理睬。

徐若琳十分重情義,在這方面哪怕是犧牲自己都要替奶奶着想,去夜殤酒吧便是最好的證明,爲了奶奶甚至連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都可以捨棄,這是何等的大義啊。

現在徐若琳的奶奶死了,宋陽可以理解對方的心情是怎麼樣的,魂不守舍,彷彿一下子世界崩塌了一般,就像是當初的宋陽。

宋陽現在很是慚愧,原因有兩個,一是當初自己竟然沒有發現這個老人實際上並不是癡呆,而是隱忍着,想要一命換一命殺了養父這個禽獸,好讓徐若琳就此離開這裏。

徐若琳奶奶可謂是用心良苦啊,這麼簡單的道理宋陽竟然現在才明白過來,豈能不慚愧?

第二讓他慚愧的就是自己已經奪走了徐若琳的貞操,雖然之前徐若琳便已經要將它賣給自己,但宋陽也不是隻會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對於這種事情很是不齒,並沒有打算跟徐若琳發生什麼。

就像是自己當初跟林冰一樣,就算宋陽也認爲林冰長得漂亮氣質出衆,但是絕對沒有想要跟對方發生什麼,即使自己救下了林冰,也不會無恥到要求對方以身相許來報答自己。

現在面對徐若琳也是如此,宋陽雖然好色,但是有自己的原則!

“若琳,你奶奶將你

託付給我,我就一定會照顧好你的。放心吧,我會帶你離開這裏,將你奶奶安葬,以後你上學包括工作的事情都放在我身上吧。”

宋陽忽然出聲,輕柔道,頓時將失魂落魄的徐若琳嚇了一跳,驚的一下子跳起來了,當發現是宋陽之後頓時一陣驚慌,結結巴巴道:“宋……宋大哥……你來啦……”

宋陽點頭,他能夠理解徐若琳爲什麼會出現這種表情,這妮子現在恐怕不是很想面對自己吧,至少目前還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自己這個奪走了她貞操的人,哪怕對於自己並不討厭。

徐若琳貝齒緊咬,面色複雜的看着宋陽,幽幽道:“宋大哥……謝謝你……”

在徐若琳眼中,宋陽還是十分夠義氣的,面對自己這個萍水相逢的人都能夠如此仗義,幫助自己卻不求回報,這點讓她感動。

徐若琳知道宋陽跟自己那天發生關係必然不是他的本意,肯定有着隱情,但是她並沒有去問,就讓這些事情埋葬在心裏好了。

“好了,我們走吧,你奶奶也不希望你繼續呆在這裏,或許這是他老人家生平的唯一一個願望吧。”宋陽說道,老人用心良苦,哪怕是自己死去也不願意徐若琳繼續呆在這裏受苦。

徐若琳聽着點點頭,起身,兩個小時之後,宋陽帶着徐若琳來到了西海最好的公墓,奶奶的遺體已經火化,靜靜的安葬在這裏了。

徐若琳在這裏站了差不多三個小時,宋陽也陪伴了三個小時這才離去,開着車宋陽帶着徐若琳來到鳳凰城大酒店,並沒有將她帶回去。

一來現在兩人的關係有點曖昧,但也有點尷尬,宋陽知道現在帶徐若琳回去有點不妥,而且現在他還有事情要處理,不如將徐若琳帶來鳳凰城酒店交給徐倩比較好。

比較巧的是,徐若琳在西海大學學習的正是工商管理學,在酒店管理方面理應還是有一點涉及的,讓她跟着徐倩學習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他看得出來徐若琳本身很要強,與她柔柔弱弱的氣質並不一樣,所以他並不打算直接給徐若琳一切,那種類似包養的方式太過赤裸了,所以他讓徐若琳跟着徐倩學習,一來是自食其力,而來宋陽決定以後開公司的話一定讓這些丫頭去管理,自己去做甩手掌櫃!

“宋陽,你又要走麼?”徐倩見到宋陽來了還沒有半個小時就要離去,心裏有點不捨。

宋陽拉過徐倩的小手,十分滑膩舒服,輕聲道:“倩妹妹,放心吧,我這次還有點事情,等到閒下來一定會過來看你們的,並且……將你們帶回家!”

聽到宋陽的話,徐倩咬咬嘴脣,不捨的點點頭,一旁的徐若琳蘭質蕙心自然看出來宋陽與徐倩關係不凡,隨即想要躲一躲但是被宋陽揪過來。

“若琳,你在這裏好好學習,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會替你安排好的。”

宋陽將一切交代完畢便離去了,因爲他現在需要知道這個神祕的傢伙爲什麼來到西海,更是爲什麼對自己出手,而且做出那麼“無聊”的事情,如果此時不解決,那麼宋陽總覺得心頭有一顆毒瘤!

坐上奧迪A6,沒有多久宋陽便來到了小七的酒吧……

(本章完) “老大,怎麼這個時候就過來了,酒吧都還沒開始營業呢。該不會是在家裏被嫂子們給修理了吧,所以才跑過來尋找寂寞?”

小七一見到宋陽就打趣道,這傢伙現在心情好的很,宋陽答應出山,而且李逍遙這個傢伙一天到晚的呆在這裏,這兩個好基友不知道整天在搞什麼。

現在也就早上時分,宋陽連早點都沒有吃就過來了,小七還是睡眼惺忪的樣子,平時酒吧都要到凌晨纔會打烊,那時候也就是小七休息的時候,結果被宋陽直接給拉起來了。

“李逍遙這傢伙呢,他不是在這裏麼,難道又跑去哪裏鬼混去了?”宋陽問道,李逍遙這傢伙不出現實在有點奇怪了。

小七卻滿不在乎道:“切,別管那個傢伙,那傢伙鬼混還需要跑出去麼,現在那傢伙每天晚上就在我這裏鬼混了,不是聲稱自己是醫生,要麼就說自己是某某公司的公子哥,連我這家酒吧都是他開的,然後肆意俘獲小妞的心,已經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個了!”

聞言,宋陽一陣愕然,李逍遙這傢伙還真是奇葩,竟然到處忽悠女孩子,不過以對方的風格倒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這傢伙名字就是逍遙,行事也是**不羈,以追求快樂爲最大,其他的暫時放一邊。

而且這個傢伙可以說是整個夜組當中最是博學多才的人了,身爲頂尖黑客的李逍遙幾乎在所有領域都有一定的涉足,要是忽悠女孩子的話還真不是什麼難事,幾句話就能讓對方暈頭轉向了!

“哎,這傢伙也不怕的花柳,要是哪天得病了我可是要送上賀禮了。”宋陽笑道。

“得,老大,那傢伙得不得花柳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如果這傢伙要是再在這裏呆上一兩個月,我這酒吧裏面質量最好的那些妞可就都要遭殃了!”小七頗爲無奈道,這些女孩子面對李逍遙壓根沒有抵抗力,直接被拔光了做點美好的事情,還樂呵呵的以爲找到了白馬王子。

聽到小七的抱怨,宋陽毫不猶豫的給了一箇中指,鄙視道:“你這傢伙激動毛線啊,反正你丫的也不會去泡妞,這些獵物與其留給別人不如給李逍遙這傢伙糟蹋算了,好歹也是自己人。”

“靠,老大我也是男人好吧,整天面對這麼多美女也難免會動心,總要爲自己留條後路,說不定哪天想要尋找美好呢,到時候要是連獵物都沒有豈不是悲催了。”小七不滿的抗議道,咬牙切齒。

懶得理會小七,宋陽直接來到二樓,推開門果然李逍遙這傢伙還在睡着,寬敞的大牀上面,李逍遙赤身**的趴着,睡的很是安穩,在他的身旁一個身材火爆臉蛋清純的女孩熟睡,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兩隻碩大可愛的白兔彷彿在向宋陽招手。

“次奧,李逍遙這傢伙……小七還是你來吧,將他叫醒。”宋陽有點無奈道,結果小七果斷搖頭拒絕,打死他也不幹!

無奈之下兩人來到大廳,取出幾瓶酒點上菸草抽了起來,一邊喝酒,小七笑道:“老大。李逍遙這傢伙你是知道的,還是等他自己醒來吧,估計這傢伙醒的時候還要再尋歡作樂一下,他玩女人一般都是二十四小時之

內生效,過了二十四小時可就沒興趣了,所以現在會好好玩一玩。”

宋陽點頭,這點他自然知道,李逍遙這傢伙本就逍遙,行事也是如此,宋陽有時候懷疑這傢伙是不是金魚轉世,對一個女人的記憶基本上停留在二十四小時之內。

過了二十四個小時,就算是在遇到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在他眼中新的獵物纔是最佳的選擇!

“對了老大,你今天來到這裏有什麼事情?”小七狐疑道,宋陽可謂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既然來了肯定是有事情的。

宋陽喝了一口朗姆,目光閃爍,開口道:“這件事情暫且不說,等到李逍遙這傢伙醒了再說,另外我已經通知了影子,這傢伙不接電話肯定是在完成任務,我已經發了短信了,等他回來三個人一起說事情。”

“那要不要叫上韓麒麟這個傢伙?”

“不用了……”

宋陽否定道,雖然說以後肯定會帶上韓麒麟一起去闖蕩,但是目前而言這件事情根本幫不上忙,所以宋陽也就不打算牢飯對方了,況且韓麒麟現在也是忙得不可開交,現在西海軍區需要整頓,他基本上是沒有空閒時間了。

“對了老大,你這段時間沒過來可是沒見到好戲啊,哈哈,李逍遙這傢伙碰壁碰的慘啊。”小七一邊喝酒一邊開心的說道,眉飛色舞的。

“跟你說,前幾天這裏來了一個美女,那長相一個漂亮啊,就算是跟幾位嫂子比起來也是絲毫不差啊,不過跟舞若雪比起來倒是差了一點了,但是那個女人氣質實在是好,一來這裏就征服了全場的男人!”

“不僅如此,這個女人還能歌善舞,上臺跳了一支舞頓時傾倒全場,整個夜殤酒吧都沸騰了,那場面實在是壯觀,我之前請的那些舞女跟她一比簡直就是泥巴,一文不值!”

“見到這等美女佳人,李逍遙那傢伙當時眼睛就圓了,心裏一直在思索這麼泡上他,以那傢伙的泡妞水平照理說追一個女孩太簡單了,可是偏偏在這個女人身上,李逍遙失手了!”

說到這裏,小七臉上露出開心之色,拍着大腿笑道:“你逍遙這傢伙失手之後就讓我出手,我一看那女人就知道沒戲,所以我就邀請她來酒吧跳舞,一天一萬塊,對方同意了,你猜怎麼着?六次啊,李逍遙這個傢伙死纏爛打了六次,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結果那妞硬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可笑死我了!”

小七幸災樂禍道,李逍遙這傢伙平時泡妞信手拈來,玩女人太簡單了,但是現在卻失手了,而且死纏爛打都用出來了都沒用。

“居然有這種事情,這可奇怪了,李逍遙居然都奈何不了對方,這個女人難道看穿他的謊言了?”宋陽詫異道,面對李逍遙這種花叢老手可不是每個女人都能把持得住的。

“應該不是,那女人本身就是氣質冰冷,拒人於千里之外,就跟林冰嫂子一樣壓根就不理會李逍遙,任憑李逍遙這傢伙使出渾身解數也沒有一點效果,我甚至懷疑那個女人是個百合!”

宋陽聽着一陣無語,林冰性格的確冷淡,但是卻並不冷漠,宋陽對她好她還是知道的,也接受

了宋陽的好意,不過這一切是在宋陽得到了林冰身體情況下,對方思想保守,認定了從一而終的想法,所以宋陽後來的溫柔纔會被認可。

如果當初宋陽沒有跟林冰意外的發生關係,宋陽知道就算自己再優秀再有錢也很難打動這個女人的心啊!

聽着小七的描述,宋陽覺得這個新來的舞女怕是比起林冰還要冷,甚至可以說是冷漠的那種,讓男人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不能僅僅因爲對方不理會李逍遙就一定是百合,這種是老外的思想,在米國一個漂亮女人要是總是拒絕男人的話,那麼老外一定會說那個女人是個同性戀,但是在華夏卻不是。

“你這麼說,我倒是有點期待了,不知道什麼樣的女人能夠讓李逍遙這傢伙吃癟了!”宋陽微微一笑,心裏想着倒是可以用這件事情來奚落李逍遙這個傢伙了,省得他一天到晚臭屁。

“靠,我說今天怎麼感覺涼颼颼的,竟然提前起牀了,原來是你們這兩個傢伙在背後說我壞話啊!”這時,李逍遙從二樓走了下來,一邊穿着衣服。

“喲,騎師竟然起牀了,怎麼沒有再回去跟昨晚那妞溫存一下,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我說你還是別穿衣服了,趕快回去吧,否則人家等的着急了!”小七一見到李逍遙就打趣道,讓後者臉色黑黑的。

拍了小七一下,李逍遙坐下來搶過酒喝了一口,擦擦嘴道:“這事情就不用你管了,溫存一下的事情不急,我已經決定今晚繼續跟這個小妞玩玩了,有的是機會。”

“不是吧,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一夜風流這纔是你的法則,過了二十四個小時那就是陌生人,是吃剩下的,你還要?”

“屁話,你懂個毛線啊,那妞器大活好皮膚白,那技術……嘖嘖,真是讓我難以忘懷啊,來到西海之後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極品,要是不多玩幾天太可惜了!”李逍遙白了小七一眼沒好氣道。

“算了,跟你這個小處男說這種男女之事你也不會明白的,還是跟老大說吧,老大現在後宮佳麗多,昨晚怕是沒有少享受吧!”李逍遙朝着宋陽擠眉弄眼神色曖昧,讓宋陽一陣無語。

不過說實話昨晚宋陽還真的沒少享受,他雖然暈過去了,但是朦朧中記得跟一個美女在不停的做着男女之事,顯然這個人就是徐若琳了。

“切,老大你不是吧,現在還在回味啊?”李逍遙鄙夷的看着宋陽,結果捱了對方一個毛栗子,沒好氣的看着他。

“你先別說我,今晚我倒是要看看是哪個女人將你李逍遙都整的沒脾氣了,我估計影子這傢伙一時半會還回不來,在這裏玩玩也好打發時間。”宋陽無所謂道。

“嘿嘿,今晚那個美女肯定到,對了老大,你的那個小情人今晚也要來,這要是撞在一起……”小七忽然說道,他嘴裏的小情人自然是任清清了,能夠讓宋陽如此照顧的女人,除了是宋陽的情人,小七想不出其他的理由了。

“放心吧,不會有事情,倒是你說的那個女人可別不來了!”宋陽笑嘻嘻道,一邊朝着一旁的李逍遙做個眼神,讓後者一陣白眼。

(本章完) “小陽陽,你今天過來到底是爲了什麼事情,你該不會想說你來到這裏只是爲了看我的好戲吧,不對……你丫的不會又在外面惹上什麼風流債了吧,惹得嫂子們發怒了?”李逍遙這傢伙開口說道,讓宋陽一陣無語,這傢伙的想法竟然跟小七差不多。

“去你的,陽哥我英明神武,家裏那羣小妞對我可是服服帖帖的,怎麼可能將我掃地出門,我今天來這裏可是有正事要跟你們商量的!”宋陽沒好氣的說道,不過話剛說完便是被一陣唏噓,兩人都是鄙視的看着他,顯然認爲他是在胡扯,至少前半句是的。

說到這裏,宋陽也就不再墨跡了,直接攤牌說道,語出驚人:“小七,逍遙,昨天晚上我送徐若琳回去還記得麼?”

“徐若琳?你說的是那個一萬塊賣自己**的小姑娘,嘖嘖,看來還真是風流債啊,不過一萬塊也值了,那種長相的小妞還是處女,絕對是保本了!”李逍遙笑道,讓宋陽嘴角一抽。

“那個小姑娘……的確很漂亮,老大,一萬塊……值!”小七認真的說道,那樣子彷彿是在做什麼重要事情一樣,一絲不苟。

宋陽無奈的捂着額頭:“我說你們能不能想一點好的?我是那麼禽獸的人麼?”

宋陽聲音一落,兩人對視一眼然後認真的點頭,顯然覺得宋陽就是那種人……

“咳咳,補個你們扯皮子,昨天晚上我被人偷襲了,弄暈之後與徐若琳被困在一個地方,不知道那個偷襲我的人用了什麼辦法,讓我跟徐若琳發生了那種關係,你們……明白麼?”

宋陽認真的說道,一想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宋陽就是一陣皺眉,對方到底是誰都不知道便已經成功的偷襲了自己,那種實力,就算是正面相搏宋陽都不認爲自己能夠取勝!

這種高手突然出現在西海,宋陽總覺得心裏長了一根刺,如果昨晚對方不是將自己弄暈了來仙人跳,而是要殺自己,那麼……現在自己早已經是冰冷的屍體了!

一想到這裏宋陽就覺得不寒而慄,更是凝重!

聞言,李逍遙認真的點頭:“明白,一夜風流,跟一個漂亮的女大學生在一個風花雪月的夜晚做了一件令人熱血沸騰的事情,一起感悟男女之間最美妙的事情,這個我自然懂,恭喜恭喜……”

“哦……一萬塊那個小妞,明白明白,春宵一刻值千金……”小七也是一臉認真的說道,絲毫看不出來嬉皮笑臉的。

但是陡然間,兩人渾身一震,彷彿發現了什麼,齊刷刷的擡頭看着送樣,眼中閃過一絲震驚,駭然出聲:“什麼……老大你被偷襲了?!”

兩人同時驚叫道,一個個不可思議的看着宋陽,滿臉駭然,仿若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令人震驚的消息!

宋陽是誰,那可是他們的老大,夜組的創始人啊,一個曾經叱吒風雲的男人,如果說這個世界上能夠與老大相比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了,然而能夠超越老大的人他們目前都還沒有發現。

然而現在宋陽卻說他被偷襲了,而且是打暈了之後被下了藥,這種事情要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來他們一定不會相信,宋陽是誰,他被偷襲了怎麼可能,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但是看到此時宋陽認真的樣子,兩人面面相覷,面色一下子凝重起來,李逍遙沉聲道:“小陽陽,你這是開玩笑吧,怎麼可能,如果是小七的話被人偷襲我還可以理解,但是以你的實力,怎麼可能被人偷襲打暈,恐怕就算是天師來了也不可能做到吧!”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