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秘書,你還有什麼話可說?」姜睿宇一副要宣判的樣子。

葉靈呆了,這是什麼操作?!她做錯了什麼?!

「姜總,那份文件……」

她差點想說自己知道那份文件的重要性,可說了出來,就證明她知道文件的內容,可文件一直不在她手上,她怎麼知道的內容?完全解釋不通啊,這樣的話,除了偷看,就沒有更好的解釋了,如果被解讀成偷看的性質,別說工資,就是以後都不一定找得到工作的那種!

被懷疑成偷取商業機密被揭發,那還有人敢要這樣的人來公司啊。

葉靈詫異的看向林小美,終於知道原主被冤死是怎麼一種感覺了,是她太輕敵了嗎?灰姑娘不是一直都是鄰家女孩的模樣嗎?為什麼才一開始,就挖了這麼大的一個坑讓她跳?

難道是想逼她走好繼承她的大位? ……

袁雪嫻來了,她的心情不是很好,臉色有些難看。

她沒想到林逸居然這麼膽大,直接把中華閣總部夷為平地,她是當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這麼多天過去了,居然沒有一個人敢動林逸,當權者也都不敢去處理林逸。

袁雪嫻有些憤怒,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過好在她碰到了兩位老朋友,詭門針的傳人,沐婧瑤和沐婧琪。

同為女人,她們知道一個女子練武而且有成就是多麼的難,只是這些年來,沐婧瑤和沐婧琪都在國外,平日里連見上一面都很困難,別說在一起喝茶聊天了。

不過今天總算是有這個機會了,本來應該高興,可袁雪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茶樓當中,緊靠大櫥窗的位置,此時正坐著三位大美女,三個人的穿著都屬於那種古典式的,一點也不像現在大街上面那些女子的穿著。

「你們二人什麼時候來的京城?」袁雪嫻強裝笑意問道。

沐婧瑤輕輕的搖了搖頭:「袁師姐,我們二人來京城已經好幾個月了。」

「好幾個月?」袁雪嫻黛眉輕蹙:「為何來這裡不告訴我一聲?不把我這個師姐放在心上了嗎?」

「不,不是這樣,」沐婧瑤緊咬嘴唇,嘆了一口氣道:「師姐也知道,我們姐妹二人一直在美國那邊為洪門效力,可是數月前,林逸居然用了好幾頓TNT把洪門總部炸成了一片廢墟,洪門有恩與我們姐妹二人,所以來到京城,伺機殺掉林逸,可是來這裡已經好幾個月了,卻沒有找到任何機會。」

「林逸?」袁雪嫻黛眉輕蹙了起來:「你們說的是哪位林逸?」

「就是哪位號稱刀鋒的林逸。」沐婧瑤趕忙道。

袁雪嫻的粉拳緊握了起來,表情當中儘是憤怒:「又是這個林逸,這傢伙膽大包天,罪大惡極,該死!」

一旁的沐婧瑤一愣,不解道:「袁師姐,莫非你也與那林逸有過節?」

袁雪嫻輕輕的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道:「實不相瞞,幾天前,那林逸圍攻我中華閣的總部,動用了重火器,把我中華閣付之一炬,燒了!」

「什麼?」沐家姐妹二人俱是面面相覷了起來,表情當中儘是不可置信。

「這林逸,膽大包天,什麼事情都敢做,欺人太甚!」沐婧琪想起了在美國那邊的事情,一時之間怒不可揭道:「如不是出了意外,我們姐妹二人早就殺了他了!」

袁雪嫻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兒道:「現在林逸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一定要找到機會殺了他,不然難泄我心頭之恨!」

沐婧瑤和沐婧琪姐妹二人那粉嫩的臉頰之上立刻掛上了一抹喜色,沐婧瑤道:「袁師姐這麼說是願意幫我們了?」

「不是幫你們,而是幫我自己,」袁雪嫻冷聲道:「前些日子,那林逸數次辱我,這也就罷了,可他敗壞我中華閣的名聲,還把中華閣數十年的基業付之一炬,這等深仇大恨,如不殺他,我死不瞑目!」

沐婧瑤趕忙道:「袁師姐,我姐妹二人願意助你,只要能殺了那林逸,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袁雪嫻輕輕的點了點頭,拉住了沐婧瑤的手:「二位師妹,現在我們都有共同的敵人,我們一定要聯合起來,殺了他林逸!」

沐婧瑤和沐婧琪俱是點了點頭,這幾個月來,終於看到了報仇的曙光。

想要報仇的女人是非常可怕的,她們願意付出自己的一切,此時她們三個人聯合起來共同對付林逸,哪怕殺不了林逸,也會讓林逸難受一陣子。

有了共同的話題,三個人便開始滔滔不絕了起來,可能她們三個人都沒有發現,她們三句話不離林逸,好似林逸成了她們生活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般。

袁雪嫻安頓好了沐家姐妹,當年詭門也是中華閣的一部分,詭門創始人陳鬼更是中華閣數位長老之一,只是幾年前陳鬼去世,只留下了兩位女弟子。

再說沐家,沐家當初也是國內的權貴氏族,只是時過境遷,沐家沒落了,被仇家圍攻,最後不得已之下把兩位女兒交給了陳鬼,留下了沐家的血脈,當然了,這種事情沐家姐妹二人暫時還不知道,如果知道,她們可能就會想著報更大的仇,而不是僅僅看著眼前的林逸了。

暢春園。

天色漸冷,龍老爺子身上的汗衫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席長袍,配上老爺子本身所應有的那種氣質,都是有些仙風道骨的味道。

秋天蕭瑟,讓人心生悲涼,望著樹林中的蕭蕭落葉,龍老爺子忍不住搖了搖頭,又是一年,記得前些年樹葉落下的時候,好幾位老戰友都去世了,悲痛萬分哪!

蘇國偉不動聲色的走了過來,就這樣靜靜的站在龍老爺子的背後,一言不發。

過了半晌,龍老爺子頭也不回道:「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情?」

「林逸已經來到京城好幾天了,可是這小子卻難得的很有耐性,這麼多天就一直呆在酒店裡面,也不出來走動,好像突然低調下來了一般。」蘇國偉道。

「哼,這小子倒是挺有耐性的嘛,」龍老爺子冷哼一聲道:「那就把這小子給逼出來!」

「逼出來?怎麼逼出來?」蘇國偉不解道。

「讓中華閣的那群人動手。」龍老爺子冷聲道。

蘇國偉更加聽不懂了:「爺爺,中華閣的總部前幾天才被林逸夷為平地,現在人人自危,怎麼會讓他們動手逼出林逸?」

「憤怒的人是沒有理智的,再者,這裡是京城重地,權貴們人人都有天子腳下不敢亂來的想法,所以只要他們得知了林逸來到了京城,定然會用各種手段殺林逸,」龍老爺子沉聲道:「這禍事是他林逸自己惹出來的,就讓他自己去收拾吧,我才沒有這個閑工夫去管他們,等他們兩家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把我們手中的資料公布出去,然後取締中華閣!」

蘇國偉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爺爺好手段!」

龍老爺子則是笑道:「國偉,你是不是想說我的手段有些太殘忍了,前些日子還在利用中華閣,可是用完了之後就鳥死狗烹?」

「不敢……」蘇國偉趕忙道:「爺爺這樣做肯定有自己的用意!」

龍老爺子背負雙手,緩緩道:「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已是半截入土的人了,國偉,你要牢記,國家利益高於一切,自己的羽毛又能算的了什麼?你也要謹記,日後切莫做出那種讓人抓小辮子的事情,林逸那份名單上面所有人的下場就是前車之鑒,明白嗎?」

「是,爺爺,我明白了!」蘇國偉使勁的點了點頭。

「你跟在我身邊也有好多年了,該出去歷練歷練了!」龍老爺子望著遠處的樹林子道。

蘇國偉一愣:「爺爺,難道我當秘書當的不好嗎?」

冷情總裁的玩寵 「不是,你當的很好,」龍老爺子擺了擺手:「你跟在我身邊這麼多年,一直聽我給你講大道理估計也聽的煩了,這一次我就讓你出去自己體驗一下。」

「爺爺,我……」蘇國偉趕忙道:「我一定不辜負爺爺的期望!」

龍老爺子點了點頭:「多聽,多看,多問,不要自作主張,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做的,隨時來找我。」

「是!」蘇國偉應了一聲。

「好了,下去吧,從明天開始,你就不再是暢春園的秘書了。」龍老爺子揮了揮手,示意蘇國偉下去。

蘇國偉則是給龍老爺子鞠了個躬,然後轉身離開了。

從暢春園出去的人,起碼都是個副省級幹部,蘇國偉在心中謀劃了多年,這一次終於可以大展宏圖,施展拳腳了,他的內心當中還是很有信心的。

望著蘇國偉的背影,龍老爺子笑了笑,輕輕的搖了搖頭。

當初的他和蘇國偉一樣,可是只有經歷了事情才知道這裡面有多難,蘇國偉的本質不錯,所以龍老爺子才會放蘇國偉離開,不然蘇國偉這一輩子就只能是一個長春園秘書而已。

蘇國偉親自來見袁世平,這可讓袁世平激動不已,權貴們都知道,龍老爺子國事繁忙,很少離開暢春園,蘇國偉就相當於是龍老爺子在外面的代理,而且都說宰相門前七品官,雖然蘇國偉是一個小小的秘書,可是在大家的眼中也不一般。

「蘇秘書親自到此,不知有何貴幹?」

落座奉茶,寒暄了幾句之後,袁世平就直接切入了正題,現在中華閣的形勢危急,蘇秘書親自上門,那肯定是有事情,袁世平也焦急的想要知道龍老爺子那邊到底是什麼意思。

蘇國偉的嘴上儘是笑容:「袁閣主客氣了,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秘書而已。」

「哪裡哪裡,蘇秘書定有一飛衝天之日!」袁世平趕忙道。

「袁閣主抬舉了,」蘇國偉笑了笑,隨後道:「那林逸來到了京城。」

「嗯?」袁世平的眉頭緊鎖了起來,隨後趕忙道:「沒想到這林逸居然還敢來到京城,蘇秘書,請你馬上稟報龍老,讓他派人去抓林逸。」

「袁閣主,事情遠遠沒有那麼簡單,」蘇秘書搖了搖頭道:「可能袁閣主有所不知,那林逸的女朋友是林氏財團的掌舵人林若煙,林氏財團現在與國家大戰略掛鉤,是國家未來大戰略重要的棋子,萬一盲目的去抓林逸,雙方魚死網破,林若煙那邊也就不好控制了。」

袁世平愣了一下,這才明白過來,怪不得都不敢去動林逸,原來還有這麼一層意思。

「那蘇秘書的意思是?」袁世平不解道。

「很簡單,這件事情需要你們親自動手,」蘇國偉沉聲道:「你們中華閣人才濟濟,對付一個小小的林逸肯定不在話下吧!」

「蘇秘書有所不知,我中華閣眾人雖然都是拳腳方面的高手,可那林逸的手下都用著火器,我們……」袁世平有些為難道,要是以前,他肯定早就派人去對付林逸了,可是中華閣總部一役讓他看清楚了,古老的東方拳腳終究不是現代火器的對手。

「袁閣主,這裡是天子腳下,豈能亂來?」蘇國偉笑著道:「袁閣主盡可以放手去做,他林逸沒有三頭六臂!」

聽著蘇國偉的話,袁世平愣了一下,這才明白過來,說了半天,原來是想要自己親自去動手,仔細一琢磨,還真有動手的必要,如果中華閣的人擊殺了林逸,那以後還能好說一些,可要說藉助朝廷的力量抓住了林逸,終究有些不太好聽。

…… 葉靈找了個理由,不打擾客人的理由。

姜睿宇半信半疑。

葉靈垂著眼,她很想直直的問這位總裁,為什麼你不去懷疑那位隔壁小助理而要去懷疑你自己的秘書呢?

姜睿宇收回目光,在林小美那停了一下,然後落在桌上的文件。

伸手翻開,一目十行的看了,翻頁,當著眾人的面看完,然後簽了自己的名。

林小美欣喜的看著合上的文件,想要親手去拿過來,誰知道桌子有點寬度,她個子有些嬌小,手不太夠長,接不到文件,於是踮了踮腳,誰知道腳下突然一個不穩,整個人向著辦公桌撲過去,摔在姜睿宇的面前。

姜睿宇一愣,然後看著眼前的人目標是手上的文件,雖然是摔了,可是手還是抓向文件夾,結果抓是抓到了,卻碰到了夾文件的那個鐵扣,劃出一個血口,當下就嘶的驚呼,而姜睿宇下意識就把她的手抓住了。

不得不佩服他們的下意識反應。

葉靈就在一旁看著他們惺惺相惜。

有些辣眼睛,於是看向一旁的另一個人。

肖越似乎蠻感興趣的,一直似笑非笑的看著互動的兩人,結尾還開玩笑的說:「呦,沒想到姜總還是這麼細心的人,還備著創可貼這種東西。」

是啊,為什麼一個總裁抽屜里能拿出創可貼那種東西呢?

而那個被關懷的女生,正臉帶桃花欲語還休的表情看著幫她貼創可貼的人。

姜睿宇有些不自然的咳了一聲,解釋說:「昨天去拿東西的時候,湊零錢送的。」

的確有的,不過一般是去藥店買東西才有這種東西送吧?

姜睿宇上藥店買東西?

好吧,那是別人的私事。

葉靈想想自己的處境,似乎有點尷尬。

最後,所有人似乎把之前的都一筆抹去了,姜睿宇竟然吩咐她把林小美帶去診所檢查下。

不是已經貼了創可貼了嗎?!

「這位……」姜睿宇有些尷尬自己連名字都沒記住。

「姜總,我叫林小美。」林小美語氣輕快。

葉靈更感覺到了她的竊喜。

「林小美是吧?好,你是……」姜睿宇似乎是想問更多的信息。

誰知道林小美臉色一暗,似乎是在為總裁沒有記住她還不知道她在哪個部門而憂傷一般。

「姜總,我是副總經理的助理……」

看一眼,似嗔似嬌似怨似澀。

姜睿宇被看得心生異樣。

葉靈問還需要去診所嗎?心裡想的是總裁怎麼你不自己帶她去呢?那樣更總裁啊。

當然她只敢心裡說。

兩人又幾句來往,林小美再三表示不用去了才結束。

然後姜睿宇有些意猶未盡的讓人離開。

林小美最後還來了個回眸,又是異樣的眼神。

葉靈表示夠了!

她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離開。

「把這個打出來,下班前給我。」

姜睿宇扔給她一疊資料。

浮生爲息 葉靈接過,點頭,可是心裡已經在計算能否準時下班了。

估計是不可以了。

等葉靈退出房門,裡面的姜睿宇被肖越取笑:「姜總還懂憐香惜玉的嘛……」

憐香惜玉?

她蠻香的,為什麼連正常下班都不給呀,剛才還差點把她定刑……

憐香惜玉什麼的,都是分人的吧。

一一一

葉靈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完文件,堪堪在下班之後處理完,正想送進去,可是人家總裁已經從裡面出來。

葉靈說資料已經處理好了。

「放著吧,明天拿給我。」

然後隨手關門離開。

可以明天給?!葉靈看著人的背影咬牙切齒,卻看見姜睿宇經過副總經理辦公室的時候,停了下腳步,往裡看了一眼,隨即一副淡定的離開。

葉靈低頭,不想知道這樣的信息。

收拾下班,買菜回家做飯。

母親看見她回來,像是盼了好久終於見到的心情,可是就一剎,已經變成平靜的樣子。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