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死亡之城,在域外勢力之中,是赫赫有名的地方。

不是因為那裡的修士有多強,也不是因為那裡的資源有多好,而是因為那裡是修真界最殘酷的地方。

在那裡,沒有法則,沒有憐憫,只有絕對的實力。

弱者,在那裡沒辦法生存;心慈者,在那裡也沒辦法呆下去。

但是,那裡是修真者的天堂。

在那裡,你殺人沒人管,你強搶女人沒有反對;在那裡,沒有執法隊,沒有領主,只有各種各樣分散的勢力。

四人御空飛行,半天之後,就到了死亡之城。

葉雄原本以為,這死亡之城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城市,來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錯了。

死亡之城,建上一片一望無際的古戰場遺址上,被包裹在萬山群中。

在這裡,可以看到無數巨大的裂縫,綿亘數千米,就像被一把巨劍將大地劈成兩半。

還可以看到,無數巨大的殞石,從天而降,把大地砸得坑坑窪窪。

平原,峭壁,山澗,山谷,什麼都有。

在這複雜多變的地方,建了許許多多的房子,這些房子,無一例外,全都被各種各樣的禁制保護著。

神級人氣轉換器 就在這些禁制外面,不斷地有人在撕殺著,外面的人殺得驚天動地,裡面的人卻悠閑地喝著茶。

截然相反的對比,讓四人看得瞠目結舌。

「死亡之城,果然名不虛傳,這裡估計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在干架。」蒙淼嘆道。

「在這地方呆著,有安全感嗎?」冰公主蒙冰兒感嘆。

「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在哪裡弄得最安全的禁制。」雪莉頭皮發麻。

只有葉雄,一如即往的淡定。

不是他不怕,而是覺得,其他三人都怕了,他如果也怯場的話,那大家都更沒信心。

「咱們進去,看看傳聞之中的死亡之城,有什麼不同。」

他帶頭飛進去,剛落下死亡之城,葉雄馬上就感覺到,有很多人盯上自己這四人。

在這三不管的地帶,幾個陌生人過來,肯定有很多人打主意。

特別是雪莉跟蒙冰兒,兩人都姿色不凡;一個是年輕的美少女,另一個是成熟的少婦,這兩人的出現,幾乎讓這裡大多數男人都起了歪念頭。

葉雄跟蒙淼年輕得離譜,一點都不像是厲害的樣子,更讓周圍的人肆無忌憚。

嗖嗖嗖!

幾乎同時,三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到三人身邊,把三人圍住。

面前是一名赤著上身,頂著大肚腩的大漢,滿身肥油;後面是名委瑣的矮個子男子,賊眉鼠眼,目光委瑣地在雪莉跟蒙冰兒身上描來描去;側而是名身穿白袍的翩翩少年,一看就知道是斯文敗類。

「杜老三,溫敗類,是我先看上的,你們靠邊去。」那賊眉鼠眼的男子喝道。

「賤人強,你少說屁話,明明是老子先看上的,你敢截胡,老子擰斷你的脖子。」大肚腩的男子杜老三喝道。

「我說,能不能看看自己那熊樣,這兩個又白又嫩的小姑娘能看上你們嗎?」溫敗類扇子一攤,輕搖著,朝雪莉拋了個眉眼,笑道:「這位姐姐,在下溫仁,給你請安了。」

雪莉看著周圍這三個委瑣的傢伙,臉上說不出的厭惡。

突然,築基巔峰氣勢釋放出去,氣勢如虹。

「滾!」她大吼。

氣勢化作狂風怒浪,直接將杜老三那肥胖的身體震飛出去。

杜老三砰地落在幾十米外的地上,跌了個狗吃屎。

「卧草,築期巔峰,卧滴娘啊!」

杜老三連滾帶爬,頭也不回地跑了。

雪莉轉過身,目光掃過溫仁跟賤人強。

「美女,誤會,小強有眼不識泰山……」

賤人強嘻嘻地陪笑一聲,嗖地轉身就逃。

斯文敗類輕手攝腳,正準備離開,雪莉突然一聲大喝:「你,給我滾過來。」

溫仁不但沒留,反而加快速逃跑。

「死走,不知死活。」

雪莉嗖地沖了出去,片刻之後,就單手提著死狗一樣的仁溫,扔在葉雄面前。

「姐姐,我錯了,我有眼無珠,你就饒了我吧!」仁溫眼淚鼻泣流了下來。

「行了,別裝了。」葉雄不耐煩地罵著,這樣的苦肉計,他用得多了:「把眼淚鼻泣擦乾,老實回話,說完之後就可以滾蛋了。」

溫仁聽說不殺自己,連忙用衣袖把臉一抹,臉上的眼淚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影,換成一副陪笑的奴才相。

「大哥,你說,我知無不答。」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氣勢只有築基初期的傢伙,才是這一行人之中的老大。

「你叫什麼名字?」

「溫仁,溫柔的溫,仁慈的人,我跟你說,我是死亡之城最善良的人,從來沒殺過……」

「再多說一句廢話,我把你的腦袋切下來。」葉雄罵道。

「是是,大哥,你繼續問。」

葉雄想了一下,這才繼續問道:「這死亡之城之中,勢力是怎麼分佈的,老大是什麼人,什麼境界?」

「回大哥,死亡之城,表面上是沒分勢力的,但是住得久的人都知道,這裡分三大部份,上城,中城,下城。上城就是上面那片山脈的地方,地勢比較高;中城就是平原,我們現在就在中城;至於下城,就是山谷跟沼澤地那邊。上城的老大是馬三爺,實力是半步金丹,據說差不多結丹了;中城老大是陰夫人,金丹初期;下城老大是馬斧,也是半步金丹。」溫仁介紹。

半步金丹,就能在死亡之城稱王稱霸?葉雄有些無語。

他還以為這死亡之城多厲害呢,原來不過如此。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很正常。

金丹修士,已經是修真界最頂尖的存在,像北域,才有四名金丹修士,這死亡之城不過是域外勢之中一塊小地方,有一個金丹期,已經很不了起了。

葉雄這陣子遇到的強者實在是太多了,像裂組織三大首領,南帝愛羅莎,天劍門掌門,還有冰皇,國師,左右聖衛這些人,才會覺得半步金丹不算什麼。

這也是為什麼,剛才三個人,見雪莉暴露出真正實力之後,落荒而逃的原因。

築基巔峰,在死亡之城,已經是很了不起的存在了。

(本章完) 「我們準備在這裡住下,想找個房子,應該找誰?」葉雄繼續問。

「簡單,你看中哪間,直接搶唄!」

葉雄:「……」

「以姐姐的實力,只要你們看中哪一間,他們還不乖乖讓出來,別忘記、了,這裡是死亡之城,沒有法則,只有實力。」溫仁說道。

「我們不強搶。」葉雄指著中間那一幢房子,問:「我們想要那間房子,應該找誰?」

溫仁順著他的手指方向看去,頓時搖了搖頭,說道:「其餘的地方,應該都沒問題,但那房子是陰夫人的,誰也別想拿走。」

「陰夫人,是你剛才所說的,那名唯一的金丹期修士?」

「就是她。」

葉雄決定親自去拜訪一下。

雖然他現在的境界,只是築期後期,但是真正拚命起來,半步金丹期也得害怕。他身上有冰皇送的奪天造化丹,幾乎一隻腳已經踏入築基巔峰,只要不得罪這裡唯一的金丹修士,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陰夫人現在在什麼地方?」葉雄問。

「看到沒有,那間最豪華的房子就是她的。」溫仁指著中間最大的房子回道。

「行了,你可以走了。」葉雄揮揮手。

溫仁如蒙大赫,他還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對方這麼輕易就將她放了。

「這位大哥,你們不會想去拜訪陰夫人吧?」溫仁問。

「怎麼,有問題嗎?」葉雄反問。

「你自己去,自然沒問題,但是她們兩個,絕對不能去。」溫仁突然湊過耳朵,小聲地在葉雄耳邊細語一番。

葉雄臉上頓時露出古怪的神色,最後揮了揮手,讓他離開。

等溫仁走之後,蒙冰忍不住問:「葉大哥,他神秘兮兮的,在說什麼。」

「他剛才說,陰夫人是同戀性。」葉雄回道。

蒙冰兒跟雪莉一臉蒙,完全聽不懂。

葉雄這才想起,在修真界沒有同性戀的說法,當下解釋:「就是喜歡女人的意思。」

雪莉跟蒙冰兒同時打了個哆索。

同性雙.修,她們聽說過,但是從來沒遇到過,沒想到今天遇上了。

一想到,被一個女人寵著,她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葉大哥,我們不去見那不陰不陽的夫人。」蒙冰兒急道。

「我也不去。」雪莉堅決地說。

「你們放心,就算她看上你們,我也不會讓你們有事的。」葉雄指著一間酒樓:「你們先在那裡等我,我一個人去見見陰夫人。」

「小心一點。」

「我們等你的好消息。」

離開他們三個,葉雄朝那邊最大的房子飛去。

一路上,他遇到無數的撕殺,還親眼看著不少的人死去。

這死亡之城的惡名,還真不是亂說的。

最強逆襲傳說 眨眼之間,他就來到那幢大房子門口。

正準備走上去,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凌大哥,是你嗎?」

葉雄轉身一看,十幾之外,小蝶一臉意外地看著他。

小蝶以前是冰后的人,曾****過葉雄,從那時候開始,葉雄就記住了她。

後來,冰后真面目被識趣,冰後宮很多人被誅連。葉雄把小蝶救出來,讓她離開冰宮,沒想到,兩人居然會在這裡再次相見。

「你怎麼會在這裡?」葉雄有些奇怪。

「凌大哥,真的是你。」小蝶欣喜若狂,連忙跑過來,激動地說道:「我離開冰宮之後,害怕被冰宮的人抓到,又得罪冰后,怕被魔界抓到,走投無路,只好來死亡之城。」

「死亡之城離冰宮天南地北,你怎麼過來的?」葉雄有些疑惑。

哪怕有傳送陣,也需要一大批能量石,她一個小小的侍女,哪來那麼多能量石?

「凌大哥,你懷疑我嗎?」小蝶幽幽地問。

葉雄突然覺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小蝶不就是冰王子跟冰後身邊一個侍女而已,有什麼值得懷疑的。

再說,自己來死亡之城,是冰皇臨時決定的,只有冰皇跟國師知道,她怎麼會知道。

看來自己被冰靈的事情,弄得疑神疑鬼,什麼人都不敢相信了。

「我不是懷疑你,來死亡之城需要一大批能量石,我有些奇怪而已。」葉雄說道。

「其實,我偷了冰后的能量石,當冰后的侍女十幾年,我知道她的能量石在哪裡,也知道冰宮有一個單向的傳送陣,能來死亡之城……不過,來這裡之後,我就後悔了,這裡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小蝶說完,反問:「凌大哥,你怎麼也來了?」

葉雄想了一下,告訴她事情經過。

「王子殿下在哪,我想去見見她。」小蝶急道。

葉雄記得,小蝶好像侍候冰王子很多年,從小到大,兩人之間感情挺深的。

冰王子還說,他一直想得到小蝶,都沒能如願

「以後別喊王子跟公主,直接喊名字。」葉雄吩咐完,這才指著那邊酒樓:「他們在吃飯,你先過去找他們,我還有點事情,一會再過去。」

「凌大哥……」

「凌戰是我在冰宮的假名字,我叫葉雄,你以後叫我葉大哥吧!」

「葉大哥,有件事情我想你幫我一下。」小蝶低著頭,弱弱地說道:「我是冰后的人,這件事情你能不能別跟王子說,不然的話,他肯定會看不起我的。」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不許對他們有任何不良目的,不然我不會放過你。」葉雄嚴肅道。

「葉大哥你放心,你的救命之恩,我永世難以回報,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小蝶突然跪倒在地上,說:「葉大哥,小蝶請求以後跟在你身邊,為奴為侍。」

葉雄頓時沉默了,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決定。

說心理話,他心裡挺喜歡小蝶,看到她,葉雄不由自主就想到安樂兒。

兩人從某種程度上,非常相似。

開始,兩人都想殺自己;後來,都成為自己的侍女。

關鍵是,兩人都挺漂亮的。

只是,現在葉雄從心裡上,還是沒辦法完全相信小蝶。

Views:
5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