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趙天驕又去了亂墳崗,將方青等羣鬼也收了進去。

雖說他和域界器靈鬧得不愉快,但只要獨孤勝寒他們不登山的話,對方也無法下來,自然也沒有什麼危險存在。

將自己的鬼軍都收在身邊後,趙天驕這才返回,和宋雅琪以及沙樂,打車去了宋雅琪的家。

到了門口,錢八齊喚出方青幾個小鬼,叫他們去尋一些煉丹的材料,儘可量的多弄一些,畢竟現在有地方存放,免得每次都現用現找,怪麻煩的。

進了屋子,宋雅詩熱情的迎了上來,圍着圍裙,穿着居家服,長髮過腰,沒有了第一次初見時的霸道總裁範兒,反而多了一些居家女人的柔情似水。

飯間,宋雅詩姐妹不停的給趙天驕夾菜:“天驕,你嚐嚐我做的排骨,小琪最愛吃了。”

“還有這個清蒸魚,也是我姐的拿手菜,你多吃點。”

不一會,趙天驕的碗,就被堆滿了。

“姐妹花共侍一夫,我怎麼感覺我這麼多餘呢……”沙樂看的一陣心塞,這做人的差距也太大了,要不要這麼氣人啊!

一句話,將大家鬧了個大紅臉。

“吃飯也堵不上你的嘴是不!”趙天驕沒好氣的道。

酒足飯飽之後,趙天驕問道:“到底是什麼事啊,雅詩姐?”

“我的一個合作伙伴,也是我的閨蜜,在西郊背山面水的一塊寶地,開發了一片高檔的別墅區,投入了大量的資金,眼看就要進入收尾階段了,可偏偏在這個時候出事了。”

宋雅詩皺眉道:“白天工人幹活乾的好好的,突然就會情緒失常,不是打人,就是自殘,而且還經常有意外事故發生。到了晚上,還頻頻有人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幾天下來,就有了鬼怪吃人的傳聞,現在鬧的是人心惶惶不說,這件事怕也要壓不住了。”

“如果鬧鬼的事一旦傳開,別墅就別想賣出去了,那對楊盼……也就是我的合作伙伴兼朋友來說,將會是致命的打擊,破產都是輕的。”

宋雅詩感同身受似得,急道:“她都要急瘋了,到處找精通捉鬼的大師,可卻沒有一個能解決問題的。楊盼說了,誰能解決工地的問題,竣工之後,直接送一套別墅外加現金一百萬。” 趙天驕一聽有房子送,還有錢……

這要是有了房子,就能和李芷煙搬出來住,到時候同居了,就沒有李乾文那個大燈泡了。

嫁惡婿 有了一百萬,更是天天約會都不怕!

“工地在哪,帶我去看看。”趙天驕直接道。

宋雅詩道:“天都這麼晚了……”

“只有晚上才更有可能找到事情根源。”趙天驕直接打斷宋雅詩道。

宋雅詩見趙天驕辦事如此利落,好感又增加一分,笑道:“那你等我一下,我換件衣服帶你去。”

就在這時,方青他們回來了,因爲室內有蘊生罡氣的陣法,他們只能徘徊在外面。

重生之武道復蘇 趙天驕走出去,將他們帶回來的煉丹材料留下一部分之後,便將他們收入域界。

回到別墅,趙天驕找宋雅琪要了一個空餘的房子,便進去煉丹了。

趙天驕突然想到,還沒有鬼見愁所需的頭髮,便從房間走了出來,想找宋雅琪要幾根。

來到客廳,只有沙樂一個人,在那傻乎乎的坐着。

“宋雅琪呢?”

“剛剛上樓了。”

趙天驕想了想,也上樓了,正好看到一間房門虛掩着,趙天驕便推門走了進去,看到宋雅詩,張嘴便道:“雅詩姐,我想要……”

可話說到一半,便說不下去了。

宋雅詩正背對着門,在衣櫥裏挑衣服。

你說你挑衣服就挑衣服吧,爲毛上身不穿衣服。

不穿也就算了,你那麼長的頭髮披散着,看你背影也看不出來啥,可你爲毛聽到爺們的聲音,還轉過身子?

沒錯,趙天驕看到了宋雅詩不着片縷,光潔如玉的上身,雙峯挺拔,曲線傲人,看的趙天驕身子立刻起了反應。

宋雅詩啊的一聲,連忙伸手擋在了胸前。

“怎麼了姐?”宋雅琪也在樓上,聽到聲音,開口問道。

宋雅詩一驚,對着愣神的趙天驕道:“天驕快把門關上,別讓小琪誤會了!”

“啊……我還是出去吧,不然誤會更大了。”趙天驕轉身就要走。

宋雅詩上前一把拉住他,然後另一隻手將門關上,反鎖。

趙天驕心裏咯噔一聲,這該不會是因爲被爺們看到了身子,就賴上爺們了吧?

“那個……雅詩姐,我不知道你換衣服……”趙天驕想要解釋。

卻是被宋雅詩翻了個白眼,轉過身子,打斷道:“你就是故意的,我剛纔不都說上樓換衣服了麼。”

趙天驕無語道:“誰知道你換衣服還不關門,我真不是故意的!”

“哼……你剛纔進屋說什麼了?”

趙天驕眨了眨眼,說什麼了?

“我說,雅詩姐我想要……”說到這裏,趙天驕滿頭黑線。

他大爺蛋蛋的,對着一個正換衣服的美女說想要,這特麼換做誰誰都會誤會啊!

趙天驕無奈,只能再次開口解釋道:“雅詩姐你可別誤會啊,我不是那個想要,我是想要你……”

“對,看我換衣服沒關門,身體起了反應,正好人家現在有求於你,就想要,是不是!”宋雅詩披了件衣服,將上身包裹起來,轉過身,似嗔還怪的看着趙天驕。

此刻的宋雅詩,又恢復了她那霸道女總裁的範兒,可偏偏臉上,還帶着羞人的紅暈,看起來別有一番韻味。

趙天驕有些口乾舌燥,這咋還解釋不清了呢。

“算了,反正爺們在你們心裏,就是悶騷,不解釋了。我去找宋雅琪要去。”趙天驕說着,轉身就要開門。

宋雅詩連忙靠在門上,因動作過猛,衣服敞開,只將兩座玉峯遮擋住,中間秀麗的溝壑,還有白皙光滑的小腹,展露無遺,簡直比脫光了還要誘人。

趙天驕心跳咚咚,有種要把持不住的感覺,狠狠的吞了口唾沫,道:“雅詩姐,我不管你要了還不行麼,你就放我出去唄!”

宋雅詩連忙將衣服合攏,冷哼道:“不管我要,去找小琪?你是不是當我們姐妹,真能讓你隨意欺負?”

“我沒欺負啊!”趙天驕要崩潰了:“爺們就是想要幾根頭髮,這咋還成欺負你們了呢!”

宋雅詩一愣:“要頭髮?”

“對啊!”

“你……要頭髮幹什麼?” 天行戰記 宋雅詩更懵了:“你不是要……那個?”

趙天驕長嘆口氣:“雅詩姐,怎麼幾日不見,你還是那麼污啊。”

“你才污呢,也不說清楚!”宋雅詩白了一眼趙天驕,頗有種風情萬種的感覺。

趙天驕嘟囔道:“你也不給我說清楚的機會啊!”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宋雅琪的聲音:“姐,天驕是不是在你房間,你們在幹嘛?”

“沒幹!”宋雅詩忽然覺得,這樣回答不對,連忙再次開口:“沒幹嘛。他……找我要頭髮。”

隨後,宋雅詩也不管趙天驕要頭髮幹嘛,直接拔了幾個秀髮,見他走了之後,忽然噗嗤一聲樂了出來:“第一次見到這麼有趣的……小爺們。”

趙天驕從房間出來,宋雅琪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臉八卦的看着趙天驕:“你們真的什麼也沒幹?”

“當然了。我就是想要幾根頭髮煉丹來着。”趙天驕故作輕鬆道。

宋雅琪噗嗤一笑:“我知道你要頭髮是煉丹,不用說的這麼詳細。”

“不過,這頭髮要的時間……有點長哦。”說完,宋雅琪揶揄的看了眼趙天驕,轉身離開了。

趙天驕下了樓,去了客房繼續煉丹。

十多分鐘後,從房間出來,宋雅詩也已經換好衣服了,穿着一身夏日束身米色西裝,簡潔利落的同時,更是將姣好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

宋雅詩開着一輛路虎,帶着趙天驕和沙樂,直奔西郊駛去。

約莫一個小時,車子進入一段盤山路,坡度不大,但卻有種九曲十八彎的感覺,十多分鐘後,來到了事發工地。

此刻的工地,在工人住宿區,燈火通明,似乎有種壯膽的感覺。

“很多工人因爲擔心出事,寧可不掙錢也不幹了。楊盼提高了五倍的工錢,才留下一部分工人,可也是提心吊膽的。”宋雅詩將車子停下,帶着趙天驕二人,朝着一間辦公房走了進去。 到了近前,房門被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女人打開了。她面容有些憔悴,目光中也帶着難以掩飾的恐懼。

經過宋雅詩介紹,趙天驕知道,這個女人,就是負責這個工程的老闆……楊盼。

楊盼得知面前的黑臉少年就是趙天驕後,臉上頓時堆滿了笑容,更是熱情的拉着他的胳膊進了屋子。

“原來你就是小詩說的道士,真是人不可貌相。快進來……是喝茶還是咖啡,哦……也有飲料啤酒……”楊盼一邊說,一邊將趙天驕拉進屋子,更是不由分說,將他推坐在了沙發上。

對方這熱情的,讓趙天驕有些發懵。

難道對方是因爲自己能挽救她工程,所以才這麼熱情?

沙樂看的是豔羨不已,看看,看看,有能耐到哪都招人待見,我啥時候能趕上一半也行啊。

宋雅詩瞭解楊盼,二人都屬於職場女強人,從來不會對任何人假以辭色,今天這是咋了?

難道是太過絕望之下,從趙天驕身上看到了希望?

“大姐,你別忙活了,跟我說說你工地的事吧。”趙天驕道。

楊盼將茶几上堆滿了各式飲品,這才落座,說起了工地的怪事。

說了半天,和宋雅詩說的差不多,白天干活不是出現事故,就是工人無故發瘋,到了晚上,就會有人失蹤。

趙天驕直接打斷問道:“怪事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三天前。”

“帶我去工地看看。”在沒親眼見到前,趙天驕也不會妄下定論。

楊盼起身,帶着趙天驕幾人出了辦公室,朝着已經規模可觀的別墅區走去。

“對了,你一個女人家家的,大半夜的在這裏就不害怕?”趙天驕突然問道。

即便是沒有怪事,一個多金的年輕美女,在這荒山野嶺的男人堆裏,那也是有不小的危險。

楊盼笑道:“我是聽小詩提起了你,今晚就一直沒走。左盼右盼終於把你這尊大神盼來了。”

宋雅詩笑道:“我聽小琪說了你在學校的事,也跟盼盼說了,她也把你當成神仙轉世了。”

趙天驕被兩個各有氣質的美女夾在中間,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香風陣陣,呵氣如蘭,還不吝言辭的誇讚,讓趙天驕這小爺們如墜雲端。

像這種大型建築工程,都是分期進行。

可這片別墅區,除了楊盼以外,還有一個大老闆跟她合夥,使得強強合作之下,一期就把整片別墅羣都建了起來。

此刻,趙天驕走在別墅羣裏,來來回回走了好半天,也沒發現有任何鬼氣,就連陰氣也沒有。

而且通過他大致的判斷,這裏的風水極好,不易招惹邪祟鬼怪。

看了一會,也沒發現什麼所以然,趙天驕又問道:“楊姐,每晚都會有人失蹤?”

“這幾天的確如此。”

趙天驕想了想道:“暫時沒什麼發現,今晚我就在宿舍區那裏守着。”

聽到這話,楊盼目光一亮,似乎就等着趙天驕說這句話,立刻點頭道:“有再世神仙鎮守,今晚我終於能睡個好覺了。”

在回去前,趙天驕假借解手,去了僻靜角落,將自己的鬼軍放了出來。

“勝寒,將你的十八戰將留在此地,祕密監視着這裏的動靜,你跟我回宿舍區,如果有什麼發現,叫他們通知你。”

聽到有行動,方青等十八戰將,都是露出躍躍欲試的神色,當即領命,四下散開,潛伏在別墅區四周。

隨後,趙天驕帶着獨孤勝寒還有寧思靜以及女鬼卿伶,離開了此地。

回到宿舍區,趙天驕四下看了看,帶着沙樂和三個女鬼去了東邊,那裏有湖水還有林子,便於藏身。

“主人,要不要靜靜和卿伶去另外方向鎮守?”獨孤勝寒問道。

趙天驕搖頭一笑:“如果分散在四周,容易打草驚蛇。另外,剛纔在別墅區那裏,我總覺得有雙眼睛暗中盯着我,說不定此番是人爲在作怪。”

楊盼則和宋雅詩回到了辦公室,似乎今晚都不打算走了。

回到辦公室,楊盼拿出手機,發了一條信息。

信息只有倆字:搞定!

與此同時,在別墅羣裏的某棟別墅裏,獨孤美玉看罷之後,收起手機,嘴角帶着冷笑,咬牙切齒道:“趙天驕,你還真說對了,那對雜種還真不是我的兒女,但你大鬧我的學校,將我的醜事公之於衆,讓我顏面掃地,你就別想活在這個世上!”

“老曲,你找的人都到位了麼?”獨孤美玉問道。

老曲點頭道:“早就安排好了,就等趙天驕過來呢。”

獨孤美玉面容猙獰:“他是道士,尋常手段對付不了他,那我就找他的同行,以毒攻毒,不信六七個人,還對付不了他一個……動手!”

老曲得到命令,轉身去了另外一間屋子。

屋子裏,有四個身穿黑色勁裝的少女,如果趙天驕在這,立刻就會認出,這正是藍牡丹手下的四個妞。

此刻,除了月季外,一個個臉上都帶着不耐煩的神色。明顯來到這裏已經有些時候。

而在另一邊,還有一個老者,和一個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

這倆人,趙天驕也不陌生,正是在第六局監獄認識的吳道子和張二狗。

獄友相見,自然有不同的感情,正敘舊談論着恩人趙天驕,帶領他們殺出第六局的壯舉。

不過,出於對趙天驕的感恩之心,吳道子都是叫趙道友,而張二狗則豪爽的叫恩人。

使得月季幾個小妞,並不知道這個趙道友是誰,反而聽了他們交談的事蹟,對於這個趙道友,還有一絲好感和結交之心。

就在這時,老曲走了進來,笑呵呵道:“各位大師,那個專門殘害工人的邪道,差不多要出現了,我現在就帶大家去宿舍區附近,你們各自藏好,發現有工人半夜出去就跟蹤,準能找到那害人的邪道。”

“因爲之前我們也跟蹤過,不過那邪道的手段,太過殘忍駭人,去了十多個人,只有一個回來的,還是他特意留下,給我們報信。揚言說,會將工地的人都害死。”老曲聲情並茂的道,一臉的心有餘悸。 這番話,聽得屋子裏幾個人,義憤填膺,恨不得當即抓住那邪道,將他抽魂碎魄!

Views:
6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