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尋顯然處人緣的方式不錯,這些人看起來跟燕北尋的關係都還挺不錯的,都笑着問向誰求婚。

燕北尋也不說,昂首挺胸的走在最前面,從艾唐唐手裏接過一捧玫瑰花,拿着一枚戒指。

我們跟在後面,那些保安留了一個看在學校大門,其他人也一起起鬨,我們來到一棟教學樓的樓下。

燕北尋走到二樓,推開一間教室的門。

此時曉萍姐正在裏面上課呢,她聽到開門聲,扭頭一看,頓時驚住了。

我一路上都扛着一個小音箱呢,在曉萍姐回過頭的時候,我立馬放起陶喆的《今天你要嫁給我》。

燕北尋走進去的時候,這個教室裏面的學生也沸騰起來。

學生是最喜歡看熱鬧的,此時一個個也不顧什麼課堂的紀律,一個個開始起鬨。

“曉萍,嫁給我好嗎?”燕北尋走到曉萍姐面前,單膝跪在地上,真誠的看着曉萍姐。

曉萍姐看起來也是很高興,還有一些害羞,忍不住笑罵道:“你怎麼在我上課的時候玩這出?”

“驚喜。”燕北尋道。

“那萬一我不答應呢?”曉萍姐笑嘻嘻的說。

“不答應?”燕北尋抱起曉萍姐就說:“那就搶親咯。”

說完抱着曉萍姐就往外面跑。

保安,艾唐唐,江陵跟在燕北尋後面起鬨呢,那些學生一個個也想跑出來看熱鬧,本着一個曾經好歹是一個人民教師的責任,我就衝這羣學生說:“上課期間呢,起什麼哄,大家要看熱鬧,有秩序的出來啊,那個班長是誰,組織一下再出來看熱鬧。”

說完我扛起音箱就跟着跑下樓去。

此時附近很多的老師都被這邊的聲音鬧得走出教師,這些老師基本上剛出來的時候都是有一些聲音,畢竟喧雜聲音太大,有些影響學生上課。

但一看到是有人向曉萍姐求婚的情景,頓時一個個笑着走回教師,而沒上課的,都會走上來說一句恭喜。

燕北尋此時拉着曉萍姐在學校的操場中間,求婚呢。

並且一個保安不知道從哪裏搞來的一個話筒,他說的話全學校都能聽到。

“曉萍,我燕北尋沒什麼錢,你跟着我或許會委屈,會吃苦,你願意嫁給我嗎?”燕北尋半跪在地上,看着曉萍姐。

曉萍姐她們班跟出來的女學生全都異口同聲的說:“願意。”

就連艾唐唐,甚至那些男保安都都跟着起鬨喊了一聲呢。

曉萍姐臉都羞紅了,低着頭,高興得說不出話。

“哦!”艾唐唐高興的拿着手機使勁的拍,還在喊:“曉萍姐,我要做伴娘。”

折騰了挺久,反正就學校的很多老師下課了就來祝福,顯然曉萍姐在學校的人緣很不錯,後來學校的一個副校長放了曉萍姐半個月的假,讓她籌辦結婚的事。

當天下午,燕北尋就跟曉萍姐一起去買婚紗,艾唐唐自然跟着去湊熱鬧了,還把江陵給拉着一起,美名其曰是讓江陵幫忙參考。

只不過江陵這一個唐朝人,能有什麼審美啊,叫上他的原因無非就是讓他去幫忙拿東西之類的。

一開始艾唐唐還準備叫上我去當苦力,說什麼我的眼光好,我纔不相信她的這些鬼話呢,打死不去。

等他們離開後,我一個人走在觀音橋步行街上,一個人也蠻無聊的。

隨隨便便的逛了一會街,我便回到了中藥鋪。

接下來的這些天,把我累得夠嗆。

我第一次知道結婚原來這麼麻煩。

其實算起來,燕北尋跟曉萍姐都沒多少親戚來着。

燕北尋孤家寡人,親屬團也就我,艾唐唐,江陵,當然,還給老大以及韓風嬌都打了電話。

而曉萍姐家裏比我們這邊更少,就她一個老爹。

好像她家的其他親戚,因爲她爹吸毒這事,全部跟她家斷交了,不過她們學校,結婚那條很多沒有課的老師都會來,聽說還有一些曉萍姐以前的大學同學。

辦婚禮特別麻煩,訂酒店,策劃婚禮,租車,各種各樣的麻煩事。

如果光是燕北尋一個人肯定搞不定,江陵也不懂這些東西,至於艾唐唐,別提了,這丫頭除了搗亂,好像也沒別的本事。

就這樣,我挑上了重任,跟着燕北尋忙活了很多天。

很快,十天後,來到了婚禮的前一天晚上。

明天的婚禮是韓風嬌親自算的,說是今年很好的日子。

此時我跟燕北尋站在江北國際機場門口,等待着老大跟韓風嬌。

韓風嬌跟燕北尋的關係,燕北尋結婚,他是不可能不來的,至於老大,我至今有點迷糊,老大和燕北尋又是怎麼認識的呢?

很快,是韓風嬌先到的。

韓風嬌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裝,一副標準的神棍模樣,笑呵呵的說:“小燕子,沒想到啊,這麼快一轉眼就結婚了?等會必須得把我弟妹叫出來看看哈。”

“滾粗,那是你嫂子。”燕北尋笑罵道。

韓風嬌看我們沒有要走的意思,問:“怎麼還有人沒到呢?”

“恩,在等那老禿驢。”燕北尋點點頭。

獨家星婚 “老禿驢?法海?”韓風嬌一聽,眉頭微皺:“你還跟他有聯繫呢?” 燕北尋笑着點點頭:“這麼多年的老兄弟了,不叫他來,怎麼行?”

“哼。”韓風嬌一副不滿的模樣。

我一看,心裏頓時好奇,有大八卦。

我笑道:“韓大哥好。”

雖然韓風嬌的年紀比我大不少,不過畢竟我是燕北尋師弟,只能叫大哥。

我說:“韓大哥,聽你的口氣,你認識我老大?”

“不是很熟。”韓風嬌說:“你老大離開龍隱寺後,是跟着燕北尋廝混的,所以多多少少聽說過。”

“燕北尋跟我老大好像關係不太好?”我疑惑的問。

“雲海這傢伙。”韓風嬌臉上露出稍微的停頓,看向燕北尋,好像在詢問要不要說。

燕北尋點點頭道:“說唄,又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

韓風嬌笑道:“其實也沒什麼,當初雲海從龍隱寺出來,在重慶生活後,認識了燕北尋,當然,我跟雲海並不熟悉。”

“只不過聽說一開始雲海跟燕北尋關係很好,可後來倆人卻互相仇視了起來。”韓風嬌說到這的時候,他也看向了燕北尋,好像他也很好奇這件事情一樣。

燕北尋聽到這,撇嘴說:“給你倆說也沒關係,你倆都知道我殺了東方博喜歡的那個女子吧?”

“當初我要殺她的時候,雲海阻止過我,說如果我殺了,肯定要後悔,後來我依然殺死了那隻妖怪。”燕北尋嘆了口氣:“雲海可能也是觸景生情吧,他當初就是這樣殺死了自己心愛的女子,所以決定不再和我來往。”

“我現在也有點後悔,當初做的那些傻事。”燕北尋抓了抓後腦勺:“當時如果不那樣做,現在我徒弟也不會跑進行陰人裏面。”

說到這,雲海老大竟然也從機場裏走了出來。

他好像聽到了燕北尋的話一樣,笑呵呵的走過來說:“你還知道呢?當初我都那樣勸說了,你還是一意孤行。”

“後悔能有什麼用?”燕北尋白了他一眼:“走,先跟我去酒店吧。”

說完,我們走出機場的時候,我就問:“老大,貓大財呢?沒跟你一起來嗎?”

雲海老大一聽,說:“龍隱寺現在是多事之秋,不讓貓大財鎮守在龍隱寺,我也不敢出來。”

我們一路坐車趕回了酒店。

此時曉萍姐正在一個總統套房中呢。

我們四人打開總統套房的門口,裏面很多曉萍姐的朋友,還有她父親,當然,艾唐唐和江陵也在。

一走進去,我就看到了兩個人。

東方博和業凡柔。

東方博此時坐在沙發上,笑呵呵的看着我們。

而業凡柔則是跟曉萍姐使勁的聊家常。

突然我纔想起,燕北尋結婚怎麼沒叫上業凡柔呢?

還有,他當初告訴我他的父母離婚,他母親應該也還在啊,一忙起來,竟然連這些事都忘了。

“哥,你回來了?你跟嫂子結婚怎麼不叫上我啊。” 心有不甘 業凡柔站起來衝燕北尋笑道。

燕北尋臉色垮了下來,看着坐在沙發上的東方博。

“你來做什麼?”燕北尋看着東方博一字一頓的說。

“你和師母結婚,我這個做徒弟的來送一份賀禮,不過分吧?”東方博沒有看燕北尋,而是站起來,徑直往曉萍姐走去。

此時曉萍姐坐在牀上,臉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她或許知道東方博是燕北尋的徒弟。

但並不知道燕北尋跟東方博的事情。

“站住!”雲海此時大喝一聲:“孽障!你師父養你這麼大,他今日結婚,你想做什麼?”

“他當年做過什麼,我就做什麼,有問題嗎?”東方博回過頭,眼神中滿是仇恨。

“怎麼回事啊?”

“這人不是燕北尋的徒弟嗎?”

此時曉萍姐的好友跟同事都奇怪起來。

而艾唐唐跟江陵都攔在了曉萍姐前面,警惕的看着東方博。

業凡柔奇怪的對燕北尋問:“哥,怎麼回事啊?”

看樣子業凡柔對燕北尋跟東方博的事,也不清楚。

韓風嬌笑呵呵的說:“小博,你說你,今天你師父大婚,你這來鬧什麼,聽韓叔的話,這事你要找,就找你師父報仇,那事他當年做得的確不對,但你不能把氣撒在你師母上啊。”

東方博深吸了一口氣,韓風嬌笑眯眯的繼續說:“這樣吧,什麼事,等結婚後再說行吧?你師父養你這麼多年……”

“不用說了,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結婚,三天過後,我必要她性命!”東方博指着曉萍姐說完,直接就往外面走。

曉萍姐那些同事一個個都罵開了。

“這人神經病吧?”

“真當殺人不犯法呢?”

“這傢伙怎麼沒被關進精神病醫院。”

韓風嬌此時對我小聲的說:“你跟重慶公安局的人很熟吧?趕緊聯繫人,抓捕東方博。”

“雲海,跟我走一趟。”韓風嬌衝雲海老大使了個眼色。

接着兩人不動神色的就走出門去,顯然是去抓東方博。

他倆離開後,燕北尋擠出笑容說:“剛纔那是我徒弟,開玩笑呢,大家別介意。”

接着燕北尋就走過去陪着曉萍姐的朋友們聊天。

而業凡柔也走了過來,笑着說:“好久不見啊。”

業凡柔此時看起來比幾年前漂亮了很多,穿着一身粉紅色的連衣裙。

“你這幾年做什麼工作呢?”我笑道。

“上班咯,倒是你,沒想到你真能跟我哥學這麼久的道術。”業凡柔說:“可以嘛。”

我乾笑了一下,問:“對了,這麼多年,你怎麼沒來看過你哥?”

業凡柔一聽,說:“我哥不讓我聯繫他,說你們這個職業特殊,還是少聯繫比較好,但這可是結婚啊,他個混蛋竟然沒通知我。”

我一聽就明白了,原來是這樣。

做我們這一行,多多少少會得罪很多人,如果跟業凡柔聯繫太近,說不定生命事就會把她給拖下來,這樣反倒是不好。

傲嬌萌寶:腹黑總裁萌萌妻 明白後,我點點頭,這個時候艾唐唐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詭異的看着業凡柔,衝我問:“你跟她很熟?”

“怎麼了?”我疑惑起來。 “很熟嗎?”艾唐唐瞪大眼睛看着我。

業凡柔笑了一下,說:“我跟他不熟的,你放心吧。”

“哦哦,沒事,那你們繼續聊。”說完,艾唐唐才轉身就跑到了曉萍姐旁邊。

我有些哭笑不得,這丫頭成天瘋瘋癲癲的。

業凡柔回頭看了一眼艾唐唐,對我說:“這姑娘挺漂亮的,你怎麼勾搭上的?”

我摸了摸後腦勺,說:“撿來的。”

“這樣一個大美女還能撿來啊。”業凡柔說:“她挺喜歡你的嘛。”

“是嗎?”我一聽,又皺眉起來。

我當然也不是傻子,隱約感覺到艾唐唐好像是有一點喜歡我,不過也並沒有太過在意,畢竟艾唐唐是龍族公主,怎麼想也是不可能的事。

“行了,我找我哥聊天去了,都好多年沒見了。”業凡柔說完,轉身就朝着燕北尋走去。

我拿出電話,給王副局長打了過去,把東方博的樣貌給描述了下,以及讓他叫人來這個酒店拿監控,這樣才能讓他們確定東方博的相貌。

到時候抓捕會順利一些。

其實東方博這事,我倒是並沒有太過在意,畢竟燕北尋結婚,這麼多高手在這裏。

/?韓風嬌,雲海老大,燕北尋,還有我,對付一個東方博妥妥的夠了。

再說了,不是還有江陵跟艾唐唐麼。

Views:
7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