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當年,小丫頭率真可愛的樣子,夜魅修感到心裡更加痒痒的。抬起頭,他朝著車前方的擋風玻璃看了一眼,恨不能立刻到家,將小丫頭擁進懷裡。

Theeliteclub到別墅,路程並不太遠。

過了大約十分鐘左右,車子拐上了輔路,沒過多久,希臘復古風格奢華的別墅,便出現在了車子前方。

然而,映入夜魅修眼瞼的別墅,卻讓他感到與以往有些不大一樣。

別墅里黑漆漆的,竟然沒有亮燈。

會是電路出問題了嗎?

夜魅修心中隱隱感到有些不安了起來,抬起手臂,他看了下腕錶上的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這個時間,小丫頭應該已經睡著了吧。

正在惴惴不安,胡思亂想時,車子已經來到別墅前,停了下來。

夜魅修連忙推開車門下了車,手裡拎著精緻的手提箱,大步朝著別墅門口走去。

食指在指紋識別器上按了一下。

「咔噠」

房門鎖打開了,夜魅修立刻推開房門,邁步走進了房間,伸手在房門口電燈開關上按了一下。

燈沒有亮

果然是電路出了問題。

心裡惦記著小丫頭的情況,夜魅修顧不上去查看檢修電路,立刻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打開照明功能,隨後,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擔心小丫頭已經睡著了,他腳下的步子雖然匆匆,但卻很拿捏得很輕盈,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

沿著蜿蜒的樓梯走上樓,在臨近三樓主卧室時,他將腳下的步子又放輕了些。

走上三樓,忽然,一道奇怪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鼓。

心中一稟,夜魅修連忙警覺地關上了手機的照明。

周圍頓時變得漆黑一片,奇怪的聲音還在時隱時現地響著,空氣中瀰漫著陰森詭異的氣氛。

稍加適應了一下周圍漆黑的環境,夜魅修將身體緊貼在牆體一側,大手緊握著手提箱的把手,憑著感覺,輕輕走進了主卧室的客廳。

沒有貿然前行,夜魅修屏息著自己的呼吸,墨染的星眸透射出宛如獵豹捕獵一般銳利的光芒,小心翼翼洞察著周遭的環境。

一雙聰敏的耳朵,極力地辨析著空氣中細微的異動。

還有那不為自己所熟悉的氣息…

很快,他便聽出這道忽高忽低,時隱時現的怪異聲音,是從卧室方向傳出來的。

糟了,小丫頭出事了。

絕命毒屍 夜魅修的心猛地揪緊,提到了嗓子眼,鷹隼般的眸子頓時閃現出一抹嗜血的光芒。

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立刻提起腳步,朝著卧室的房門悄悄靠了過去。

「嗚嗚,嗚嗚…」

距離卧室的門越來越近,房間里傳出的聲音也變得漸漸清晰了起來。

這聲音怎麼聽起來好像是刮狂風?裡面好像還夾雜著「噼里啪啦」下雨的聲音?

夜魅修奇怪的頓下了腳步。

颳風?

他剛才從外面回來,並沒有起風?!

而即便是起風了,此時正值的隆冬季節,也不可能會下這樣密集的雨。

就在夜魅修心生疑惑的時候,房間里忽然又傳來了一道沉悶地打雷聲,將夜魅修心中的疑惑,隱約解開了。

是了,一定是停電了,小丫頭害怕,在看片子給自己壯膽…

危險解除了。

想明白奇怪聲音地出處,夜魅修長長鬆了口氣,這才將懸在嗓子眼的心臟平穩放回到了胸腔。

伸手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重新打開照明功能,隨後,推開卧室的門,邁步走進了房間。

借著手機照明的光亮,夜魅修看到卧室中央kingsizebed大床上,小丫頭從頭到腳整個人埋在被子下面,不知在搗鼓些什麼.

「咣當」

那道聲音還在房間里繼續響著,像是有什麼東西倒在了地上,房間里傳出了「稀里嘩啦」東西被撞翻的聲音…

接著,好像是喘息聲,

濃重的喘息聲…

那是一道來自於男人濃重地喘息聲…

夜魅修墨染的星眸微微閃動了一下,心中感到有些氣惱。

這個小混蛋,該不會是趁他不在家,偷偷在看網上的黃片…

小東西,千萬別讓他逮到,否則的話,今晚,他決不輕饒她。

將手裡拎著的皮箱隨手放在了沙發上,他邁步走到大床前,伸手掀開了蒙在小丫頭身上的被子。

「啪——」

「啊——」

一道閃電聲,伴隨著小丫頭髮自喉嚨深處,歇斯底里的驚叫聲,在夜魅修掀開被子的一瞬間,驟然在房間里響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變化,把夜魅修弄得一愣,沒等他弄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俊美的臉上已經被小丫頭掄起的枕頭結結實實砸了一下。

拿在手裡用作照明的手機,也被小丫頭這突然發起地襲擊,撞到了地上。

枕頭是羽絨做的內膽,打在臉上並不疼,但是,卻把毫無防備的夜魅修嚇了一跳,身體立刻下意識的往旁邊躲閃了一下。

就在這時,他看到小丫頭在襲擊完他后,立刻從大床另一側跳到地板上,發瘋了一般朝著卧室外面跑了出去…

「漓兒,站住,你去哪——」

來不及再去琢磨發生了什麼事情,夜魅修立刻轉身追了過去。

然而,忙中生亂,他腳下忽然一滑,不知踩到了什麼東西,整個人一趔趄,朝著前面倒了過去。

夜魅修連忙伸手抓住了一旁的床鋪,這才穩住了自己的身形。

顧不上膝蓋被撞的酸痛,他站起身,抬腿朝著卧室外追了出去。

詭異的喘息聲,還在房間里時高時低地響著。

狂風的怒吼聲夾雜著「噼里啪啦」密集的雨點聲響,像是刻意遮掩著喘息背後深藏的秘密,依然在房間里肆虐地喧囂著…

卧室外面的客廳里,「咚咚咚咚」凌亂地腳步聲、「噼里啪啦」桌椅被撞倒的聲音,還有玻璃器皿「稀里嘩啦」散落一地的聲音,交疊響著。

「漓兒,站那別動,當心地上的玻璃」

夜魅修感到自己的心幾乎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小丫頭沒有穿鞋,他真擔心地上的碎玻璃會傷到她。

然而,小丫頭對他的話卻置若罔聞,依舊無返顧地朝著黑漆漆的前方沖了過去。

「別跑,當心腳下…」

看到小丫頭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夜魅修頓時大驚失色,距離客廳外的不遠處就是樓梯,小丫頭這樣摸著黑跑出去,實在是太危險了。一邊大聲喊著提醒小丫頭注意,他一邊三步並作兩步跟著衝出了客廳。

「啊——」

夜魅修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剛追出客廳,他便聽到樓梯處,傳來了小丫頭的驚叫聲,緊接著是身體滾落樓梯的聲音。

「漓兒——」

宛如野獸絕望般的吼叫聲,頓時,響徹了整個別墅。

——————

半個小時后,希臘復古風格奢華的別墅,裝飾異常奢華的一樓大廳,燈火通明。

兩排黑色西裝打扮的職業保鏢,整整齊齊站在大廳兩側,面色肅穆,在等候著boss發號著命令。

大廳中央,歐式的雙人沙發上,宛如一個來自地獄要吃人的魔王,周身散發著令人膽寒的陰冷氣息的夜魅修,端坐在上面,狂狷俊美的臉上,線條緊繃,鷹隼般的眸子透著嗜血的殺氣。 大廳中央,歐式雙人沙發上,夜魅修宛如一個來自地獄要吃人的魔王,周身散發著令人膽寒的陰冷氣息端坐在上面,狂狷俊美的臉上,線條緊繃,鷹隼般的眸子透著嗜血的殺氣。

在他對面不遠處,閔睿和景鈺額頭上冒著冷汗,垂首站立在那裡,內心都感到萬分的自責。

——————

半個小時前,閔睿回到寓所后,脫下穿在身上的大衣掛在衣架上,一邊結著系在脖頸上的領帶,一邊朝著客廳走去。

冷酷總裁:我的老婆是殺手 這時,放在褲子口袋中的手機響了起來。

多年職業養成的習慣,每當深夜聽到手機鈴聲響起,閔睿都會不由自主感到心頭一緊,唯恐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此時,已近午夜,聽到電話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他不由得一愣,緊接著下一秒,他快速從口袋中掏出手機,精明的目光迅捷地掃了眼液晶屏幕,在看到電話是墨言打來的,他這才輕輕鬆了口氣。

不是boss打來的電話就好。至於墨言打這通電話,他猜想著,十有八九是剛才輸錢感到肉疼,讓他陪著繼續喝酒去。

「言,找我有事」

腳步未停,閔睿滑開解鎖鍵,一邊接聽著電話,一邊來到沙發前坐了下來。然而,沒等他在沙發上坐穩,便被電話里墨言說的一番話驚得從上面彈跳了起來。

「睿,快趕緊帶人到修的別墅,小嫂子出事了」

「什麼?好,我馬上帶人趕過去…」

撂下電話,閔睿立刻召集手下,匆匆趕到了別墅。

看到墨言的車子已經停在那裡,他連忙推開車門下了車。正在這時,他看到景鈺的車子也風馳電掣地開過來,停在了一旁。

「二哥」

車子剛一停穩,景鈺便飛身從車上下來,簡短跟閔睿打了聲招呼后,他轉身朝著已經從緊跟在他車子後面停下來的保鏢車上下來的保鏢吩咐道:

「你們都守在外面」

說完,與閔睿一起,帶著一少部分保鏢匆匆走進了別墅。

將保鏢安排在一樓客廳守衛著,閔睿和景鈺快步朝著樓上走去。

修真狂少 當走上二樓,看到血跡斑斑的樓梯時,閔睿和景鈺的額頭上頓時都冒出了冷汗,垂在兩側的大手都不約而同攥成了拳頭。

觸目驚心的血跡沿著二樓的樓梯一直蔓延到三樓,走進主卧室,滿眼看到的更一片狼藉斑斑。

在客廳的沙發上,閔睿和景鈺看到了渾身沾滿了血漬,雙手痛苦地插在凌亂的頭髮中,神行頹廢的夜魅修。

「boss」

「三哥」

「夫人她怎麼樣了?」

「是啊,嫂子她怎麼樣了?」

聽到閔睿和景鈺的聲音,夜魅修緩緩抬起了頭,心痛得幾欲落淚的雙眼充滿了猩紅,轉過頭,他朝著卧室緊閉的房門憂心地看了一眼,半天,沉默著一句話也沒有說話。

稍稍過了一會兒,他這才轉過頭來,粗糲的大手用力搓了下心痛的已經發木的臉,隨後,從沙發上站起身,大步走出客廳,朝著樓梯走去。

——————

來到樓下,待夜魅修在沙發上坐下后,閔睿連忙開口問道:

「boss,發生了什麼事?知道是誰幹的嗎?」

「易梅」夜魅修緊咬著后槽牙,陰狠地從牙縫中擠出了那個讓他恨不能抽筋扒皮女人的名字。

「易梅?」

「易梅?」

閔睿和景鈺幾乎是異口同聲驚詫的低呼了一句,冷汗頓時順著脊梁骨滲了出來。

這個女人,夜魅修曾經安排過他們兩個要留心提防,現在出了這麼嚴重的事情,倆人知道他們都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靠,看小爺今天不宰了」景鈺怒氣沖沖轉身要去傭人房抓易梅出來,狠狠教訓這個吃裡爬外,不知好歹的女人。

入我神籍 然而這時,夜魅修那猶如來自地獄羅剎般陰森恐怖的命令,讓他和閔睿都不由得大吃了一驚。

「她跑了,你們兩個立刻帶人去給我找,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易梅那個賤女人給我找到,我要生見人死見屍…」

易梅跑了?

這是閔睿和景鈺都沒有想到的,景鈺連忙收回腳步,與閔睿一起答應了一聲:

「是,boss」

說完,倆人帶著手下急匆匆地走出了別墅。

————————

樓梯上的血漬,已經被閔睿帶著保鏢們用水清洗乾淨了,只剩下尚未乾透的水漬,還殘存在那裡。

夜魅修再次回到三樓主卧室,看到墨言已經將小丫頭的傷口包紮好了。

小丫頭傷地很重,跌下樓梯的時候,不僅在頭部撞到了樓梯扶手上的立柱,磕了一個大口子。

一雙小腳在往外跑的時候,也被扎進了幾塊碎玻璃碴子。

走到床邊,夜魅修在小丫頭的身邊輕輕坐了下來,充滿心疼猩紅的眸子,不住地朝著小丫頭纏著紗布的頭部和已經被紗布包裹住的小腳丫來回巡視著,心裡像是被千萬根針扎著般痛地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夫人腳上插入的碎玻璃片,已經取出來了,沒有傷到筋骨。」

Views:
8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