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直接噴了出來。

可憐的葉雄,正好坐在她對面,被噴了個正著。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想到這麼難喝?」

納蘭若雪連連道歉,十分內疚。

反而洛可兒,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哈哈大笑,東倒西歪。

「江南王,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給你擦擦。」

納蘭若雪抽出桌面上的紙巾,想動手幫葉雄擦掉。

「能被美女噴,是我的榮幸,我估計是皇城學院第一個嘗到納蘭若雪小姐口水的男人了,這不是榮幸是什麼?」葉雄不怒反笑。

納蘭若雪頓時有些臉紅,因為她想到了接吻。

「我去換套衣服,你們坐了一下。」

葉雄去洗手間,將身上的衣服換下來,把頭髮洗了一下,再用火焰烘乾。

不能多久,一個帥氣的男人,就在鏡子裡面出現。

「火系法術就是好,頭髮永遠都這麼酷。」

葉雄甩了甩頭髮,正準備回到兩女身邊,突然發現旁邊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七八米之外,一名美女幽閑地坐在那裡,赫然是他的死對頭冷血。

冷血的真容他看過,所以一眼就認出來了。

見葉雄出來,冷血一點都不意外,也沒有迴避的意思,依然坐在那裡。

她看了眼葉雄,再看了眼旁邊的洛可兒跟納蘭若雪,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那神情彷彿在說:我終於抓住你的把柄了。

葉雄直接走過去,在她面前坐了下來。

「先生,有事嗎?」

冷血彷彿不認識他一樣,像陌生人一樣打招呼。

「她們只是皇城學院的兩名學員,跟我之間沒什麼關係,如果你覺得能用她們威脅我的話,我建議你別浪費時間。」葉雄提醒。

「我怎麼覺得,她們好像跟你關係不錯的樣子?」冷血揚眉看了他一眼,笑道:「沒想到你挺風流,才來皇城學院沒多久,就將學院兩大美女征服,連黑涯的女朋友都搶走了。」

「我怎麼聽起來,你這話有點酸溜溜的?」葉雄目光火熱地望著她。

「你覺得可能嗎?」冷血一點都不畏懼他的目光。「想對我用美男計,我勸你死了這條心。」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葉雄站起來,回到座位,很快就跟兩女打鬧起來,快樂的笑聲,從那邊傳過來。

冷血目不轉睛地看著,聽著他們的歡聲笑語,突然發現自己很久都沒有笑過了。

她站起來,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葉雄若有所思。

「怎麼了?」洛可兒奇怪地問。

「沒什麼,我教你們玩一個骰子遊戲,很容易的。」

葉雄找到一塊木板,飛快地用小刀削出三副骰子。

「這也是你們地球的把戲嗎,怎麼玩?」洛可兒奇怪地問。

「很簡單的,你們聽好了。」

葉雄當下將玩法跟她們說了。

兩女都是冰雪聰明的女人,一教就會。

「現在開始,輸了的要喝酒,不然玩沒意思。」葉雄說道。

「喝就喝,誰怕誰。」洛可兒捋起手臂。

納蘭若雪有些猶豫了,畢竟啤酒對於她來說,太難喝了。

「若雪,你喝藍果子酒好了。」葉雄知道她不喜歡,也不強迫。

「要喝一起喝,憑什麼她要有特權?」洛可兒抗議。

「洛洛,若雪她喝不慣這個。」

「你偏心。」洛可兒嘴巴又翹起來了。

「既然大家高興,就別特例,我也喝。」納蘭若雪笑道。

葉雄還想說什麼,但是一看到洛可兒那翹得比鼻子還高的小嘴,就不敢說了。

玩了一個小時,洛可兒有些醉意,趴在桌上睡著了。

納蘭若雪臉色也變得緋紅,看起來嬌艷無比。

比起撲在桌面上呼呼大睡,嘴角都差點流口水的洛可兒,納蘭若雪誘惑得多。

只見她雙頰緋紅,眼神迷離,呼吸急促,紅唇粉潤。

感覺到葉雄火辣的目光,她****分明起伏快了起來,目光閃躲著。

葉雄感覺一鼓躁熱,從下身湧上來。

他這才想起,自己已經一年多,沒有碰過女人了。

這種想法剛生起,他發現慾望膨脹得更加厲害,荷爾蒙處於爆走狀態。

「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納蘭若雪提議。

葉雄點點頭,拍拍身邊沒有任何淑女形象的洛可兒,喊道:「洛洛,回去了。」

「回去,好,走。」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寵婚纏綿:妻色難擋 葉雄怕她跌倒,連忙上前扶住她。

一行三人,走出酒吧!

(PS:這幾天白天有事,只有晚上才能碼字,先發兩章,一會再搞一章去。)

(本章完) 走出酒吧,葉雄看了眼納蘭若雪,發現她正好看著自己。

目光碰撞在一起,然後很快地躲開了。

「這麼晚了,要不咱們找間酒店住下來,明天再回去?」葉雄聲音有些發顫。

這分明是一個試探信號。

納蘭若雪想了一下,小聲地說道:「隨便你。」

情深緣淺,奈何一場錯 葉雄帶著兩女,去開了兩間房。

洛可兒喝的酒不算多,也不知道她怎麼會醉得那麼厲害。

回到房間,將她放到床上,洛可兒不顧形象地抱著枕頭呼呼大睡。

「就這酒量,也敢連開兩家骰子,真是的。」

葉雄拉過被子,蓋在她身上,正想離開。

突然,洛可兒雙手一扣,將他的脖子扣住。

「江南王,我不讓你走,留下來陪我。」

葉雄狂汗,沒想到她還會發酒瘋,連忙想推開她。

哪知道,洛可兒雙手扣得很緊,而且繞在他脖子後面,根本就解不開。

強硬推開,害怕弄傷她。

沒有辦法,葉雄只好用求助的目光,望向納蘭若雪。

「若雪,幫幫忙,把洛洛的手解開。」

納蘭若雪沒有過來,反而說道:「看得出來,洛洛很喜歡你,你幹嘛不陪陪她?」

「別開玩笑,我什麼心,你難道不懂嗎?」葉雄回道。

「誰知道你是什麼心,我怎麼會懂?」納蘭若雪臉上火辣辣的。

不過,她還是走了過去,將洛可兒的手輕輕扳開,再將她扶到床上。

「真不是個省事的主。」納蘭若雪轉身,說道:「你先過那邊睡吧,我會看著,不會讓她出事的。」

葉雄看著納蘭若雪那嬌艷模樣,有些捨不得離開。

他都不知道自己今晚發什麼神病,以前自己不是這麼沒定力的。

納蘭若雪被他看得心慌,不敢正視他的目光。

「若雪。」

「幹嘛?」 冷情帝少惹愛成婚 她低聲問。

「要不,過我那邊坐坐?」

葉雄說這話的,喉嚨有點發乾。

這其中的暗示,再明白不過。

納蘭若雪原本緋紅的臉,紅得更加厲害,羞澀道:「我有點累,你也早點休息吧!」

如果不是洛可兒在這裡,葉雄可能已經主動出擊了。

因為他察覺到,納蘭若雪的抗拒,根本就沒有那麼激烈。

如果再加把勁,很有可能會成就一番好事。

「過去坐坐,我有些話想跟你說。」葉雄繼續誘惑著。

「不了,我真的有些困。」

葉雄正想繼續說話,突然通訊器響了起來。

他掏出來一看,上面有一條留言:老公,睡了沒有?

慾望,頓時向退潮一樣,瞬間就退得無影無蹤。

葉雄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自己都是有老婆的人,地球還有那麼多女人在等著他,他卻只顧著在這裡風流快活。

如果真的跟納蘭若雪發生關係,那應該怎麼辦?

「那早點睡,我先回去了。」

他的眼神,一瞬間變得清澈起來。

他轉身直接離開,沒有一刻停留。

納蘭若雪發著呆,她不是傻子,完全明白剛才葉雄的性暗示。

出於女人的矜持,她拒絕了。

她不明白的是,剛才到底是誰的信息,為什麼信息一來,他就完全變了一個人似乎。

她很想知道那信息是誰發的。

會不會是他心裡,最喜歡的人?

葉雄回到房間,把門關上,馬上將通訊器撥出去。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出一個溫柔的聲音。

「老公,這麼晚還沒睡,在幹什麼?」那邊傳來楊心怡溫柔的聲音。

「在修鍊呢。」葉雄回道。

「不會是睡在那個女人身邊吧?」

「老公我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麼可能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

葉雄有些心虛,剛才差一點就把納蘭若雪辦了,能不心虛嗎?

「怎麼這久,才給我打電話?」葉雄岔開話題。

「離開北疆學院之後,我們就一直被南域通緝,幽冥怕號碼被鎖定,所以一直不停地換號碼。這裡的通訊器不好弄,有身份識別,所以我沒有找到機會打電話給你。」

楊心怡說完,聲音幽幽地說道:「老公,我好想你。」

葉雄內心最柔軟的地方被觸碰到了,激動地說道:「我也想你了,好想見你一面。」

「幽冥姐姐說,下個月有可能去一趟南域,咱們說不定可以見面。」

「真的?」葉雄大喜。

「這是她說的,去不去很難說,畢竟她是個隨時會改變主意的人。」

「你好好說服她,讓她來一次南域,咱們見個面;順便幫我傳個話,說我很想她。」

「我會承試說服她的。」

兩人聊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直到夜很深,才依依不捨地掛掉。

葉雄躺在床上,半點睡著都沒有。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