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尋,你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得罪我夜遊神。”夜遊神說完,回身,拱手說:“牛總兵,請幫忙勾魂。”

牛總兵?

“牛總兵。”燕北尋一聽這幾個字,臉色鉅變,回頭衝着我和唐雪吼道:“帶着唐雪跑!”

我回過神,轉身剛拉住唐雪的手。

唐雪整個人跟暈過去了一樣,魂魄緩緩的飄出了身體,往着夜遊神的方向飛去。

唐雪整個人的魂魄看着我,眼神全是無奈,她在飄走的時候,嘴裏緩緩的說:“張秀,謝,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多。”

“不!”

我拔腿衝了上去,想要抓住她的魂魄,可沒想到竟然抓空了。

夜遊神的身後,出現了一個身高四米,牛頭人身的怪物。

這個怪物穿着一身黑色的鎧甲,雙手的胳膊上,還綁着兩條漆黑的鐵鏈,渾身更是散發着恐怖的氣息。

唐雪的魂魄飛到這牛總兵旁邊後,它伸手就抓住了唐雪的魂魄。

燕北尋趕忙說:“牛總兵,夜遊神這樣的小神不懂規矩就罷了,您爲何也要幫着他?”

“我欠他一個人情。”牛總兵口中緩緩的道。

他的聲音很醇厚,聽起來就跟個忠厚老實的人一樣。

我整個人看到唐雪的魂魄飛走,已經愣住了,沒想到,唐雪竟然這麼輕易的就被他們給殺死。

夜遊神臉色冷笑道:“牛總兵,請順手帶着他倆一起到我們地府遊玩一圈,我可得好好款待他們一下。” 我一聽這句話,整個人楞了半秒,不是吧?

難道哥們我這樣就得死了?

牛總兵顯然不是燕北尋能對付的。

砰!

一聲巨響。

牛總兵右手的鎖鏈竟然抽在了夜遊神的身上,夜遊神直接被抽飛出四五米,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牛總兵哼了一聲,緩緩開口說:“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我幫你鎖這女子魂魄不過是欠你人情,你那點齷齪事當我不知道?之後我會把這女子放入六道輪迴。”

“而這二人是獵妖師,這件事情你真當自己有理了?他們下去,要是把事情捅開,鬧大了,你死不死不關我的事,我可不想牽連進這麻煩事。”

說完,牛總兵轉身便走。

他龐大的身體在路燈下,漸漸的變成了黑色的煙霧,消散在了空氣中。

燕北尋在牛總兵出現後,就一直沒動,等它離開後,才雙眼通紅的看着夜遊神:“找死!”

說完,他就拿出桃木劍,念:“般若波羅蜜。”

然後衝上去,就一掌拍在了夜遊神的胸口。

夜遊神剛纔被牛總兵抽了那一鞭,顯然是受了重傷,又捱了燕北尋這一掌,他竟然吐了一口鮮血。

“這件事沒完,那個婊子死了,我們的仇,以後一點點的算。”夜遊神退後兩步,然後轉身跑掉。

我一直站在原地,沒想到唐雪竟然這樣就死了。

不久之前她還陪着我,幫我買衣服,給我買盒飯的經歷一一在我眼前浮現。

“對不起。”燕北尋走到我面前,低頭說:“沒辦法,牛總兵太強了,要是剛纔我出手,我們肯定也會死的。”

我回頭看了一眼唐雪的屍體,她雙眼瞪得老大,顯然她根本沒有想到自己這樣就會死去。

我忽然發現自己很沒用!特別沒用。

“燕北尋,我想變強。”我看着燕北尋說:“我要親手宰了那兩個混蛋!”

“你確定?”燕北尋扭頭看着我:“且不說殺了夜遊神和牛總兵之後,會惹得地府暴怒,光是牛總兵,就絕對不是輕易能對付的存在,爲了唐雪這個認識不過兩天的女子,值得嗎?你已經盡力了。”

“我盡力個屁,一直是你在出力好不好!剛纔我除了在這裏傻站着,什麼也幹不了。”我衝着燕北尋吼道。

燕北尋眼神忽然變得很認真,看着我說:“你喜歡上唐雪了?”

“恩。”我遲疑了一會,點點頭。

或許剛開始認識唐雪,喜歡的只是她漂亮,有錢,但經過這兩天的接觸,我瞭解到她溫柔,無助。

“別做夢了,殺牛總兵?做不到的。”燕北尋嘆氣搖頭起來。

“我們的祖師爺就能做到,我爲什麼做不到?”我深吸了口氣。

“好,老子告訴爲什麼你做不到。”燕北尋也怒了,抓住我的衣領,把我頂在牆壁上吼道:“牛總兵統領三千牛頭,你拿什麼殺他?”

“祖師爺天賦異稟,你小子呢?靠着你的這破陰陽眼?醒醒吧,爲了一個認識兩天的女子,把自己命搭上去?”燕北尋吼道:“我是在救你!”

“不需要你救。”我一腳踹在燕北尋的肚子上:“你不幫我,老子自己殺。”

燕北尋忽然,鬆開手,把我放了下來,他掏出煙,遞了一根過來,說:“你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麼嗎?”

“清楚。”我點頭。

“你明白你和牛總兵的差距嗎?”燕北尋看着我說:“我三歲學道,到如今,三十多年的道行,也擋不住牛總兵五招,你想殺他,難入上天。”

“那我就先殺夜遊神,慢慢來,我這輩子長的很。”我清楚,燕北尋其實也是爲了我好,怕我被這件事情衝昏頭腦。

但我卻很清醒,我只是想給唐雪報仇。

唐雪是第一個走進我心扉的女子,就在她把她的手錶遞給我的那一瞬間,我其實就喜歡上她了。

我低頭,看了看右手的這塊兒童手錶,拳頭死死的捏緊。

“跟我回來吧,真想報仇,以後就認真跟着我學道,牛總兵不敢說,但夜遊神,你這輩子肯定有機會殺的。”說完,燕北尋就拿出電話,給唐雪的父親打了過去。

之前燕北尋已經找唐雪要過她父親的聯繫方式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唐雪屍體旁邊,回想起剛纔唐雪魂魄飛走時,看我的那種無助的眼神。

“我一定會給你報仇的。”我摸了摸右手的手錶。

過了不到半個小時,唐雪的父親領着八個穿着黑色西裝的保鏢到了中藥鋪。

唐雪的父親叫唐萬德,胖得嚇人,和唐雪完全不是一個次元的人。

他一看到唐雪的屍體,眼眶就紅了起來,回頭衝他身後的八個保鏢吼道:“把這兩個假道士給老子抓起來,殺人償命。”

“燕北尋。”我回頭衝燕北尋喊道。

燕北尋此時正坐在中藥鋪的沙發上,我連忙跑到他身邊。

這八個保鏢看起來身強體壯,我和燕北尋鐵定打不過。

燕北尋緩緩站起來說:“唐萬德,萬德集團董事長對吧?抓我?你試試。”

唐萬德抱起唐雪的屍體,此時整個人已經嚎啕大哭了起來。

我看得不免有些心酸,不管這個唐萬德如何,但他倒是真的很愛自己的女兒。

“抓!”唐萬德瞪着我倆說。

燕北尋不忙不慢的拿起電話,說:“等等,我打個電話,唐萬德是吧?”

燕北尋撥通電話後,對電話那邊的人說:“我遇到點麻煩,唐萬德你應該認識吧,你給他說幾句。”

說完,燕北尋就把電話遞了過去,唐萬德眉頭皺起,接過電話,聽了幾句。

掛斷電話後,唐萬德把電話放在茶几上。

“我們走。”唐萬德就這樣抱着唐雪的屍體,離開了。

“這就離開了?”

我看唐萬德離開,鬆了口氣,原本還以爲會遇到一些麻煩。

唐萬德畢竟是唐雪的父親,無論如何,我都不想和他鬥起來,沒想到燕北尋一個電話就解決了。

“你給誰打的電話?”我好奇的看着燕北尋問。

“你別管,記住你所說的話,這兩月就安安心心的跟着我學道,真想報仇,就不能像以前那樣半吊子一樣。”燕北尋說完,就往樓上走去。

獨愛:和機器人談戀愛 我低頭看了一眼右手上,唐雪送我的這隻卡通手錶。隨後,我關了中藥鋪的大門,上二樓,向燕北尋請教起道術。

《最後一個陰陽先生》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兩個月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原本我認爲,這兩個月,燕北尋會經常帶着我出去抓鬼,但兩個月時間,一單生意沒有接到,我這才明白,世界上,鬼也不是很多。

這兩個月我跟着燕北尋練道術,學習很多知識。

或許有人會奇怪了,練道術就算了,爲什麼還要學知識?

我有個問題想問大家,爲什麼不論是道士,還是陰陽先生,基本上都是年齡越大,就越厲害?

抓鬼這門手藝,其實主要的就是閱歷。

世界上鬼那麼多,你遇到了,要第一時間分辨出這是什麼鬼,然後才能想出相應的應對方法,屍分三十六種,你要第一時間知道這是什麼屍。

這些都跟閱歷有關,很多鬼,只要掌握方法得當,簡單的方式,就能消滅。

我此時站在學校大門,看着一批批往學校裏面走進去,準備報道的學生,心裏也是滿是感嘆。

我已經沒有像唐雪剛死的那幾天,沉默寡言,整個人也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但是心裏對夜遊神和牛總兵的仇恨,卻沒有絲毫減弱。

我揹着書包,剛走進學校大門,一個籃球就衝我飛了過來。

我伸手接住籃球。

“喂,阿秀,把籃球丟過來。”秦江穿着一身紅色的球服跑過來,笑着說:“你小子怎麼今天才來,胖子和沈凱昨天就回來了。”

“有點事耽擱了。”我說着,把籃球撿起來,丟給了他。

“我先打球去了,回聊。”秦江說完,抱着籃球就離開。

我推開寢室的門,就看到十幾個人在我們寢室坐着。

“真不是胖哥我吹牛逼,你去問問,市醫院那些小護士的小手,誰沒被我踐踏過,那滋味。”

那些哥們都坐在牀上,胖子一個人站在寢室中間口水橫飛,宣揚他的戰績。

“哎呦,阿秀回來了,抽菸。”

沈凱就坐在門邊,看到我進來,就丟了根菸過來。

“這胖子就知道瞎吹,真虧你們聽得起勁。”我說道。

寢室裏面待着的人,全是我們一個班的同學。

“這不閒着沒事嗎,對了阿秀,今天晚上我們班準備到皇朝KTV聚會,你可別缺席哈。”一個滿臉麻子的傢伙站起來衝我說。

這是我們班長,李春。

一個滿臉麻子的猥瑣男,關鍵還叫了這麼一個娘炮的名字。

額不過我張秀這個名字,說起來好像也沒啥資格笑話他。

“春哥,咋了,發財了?我可沒錢去唱歌。”我說道。

“我請客。”胖子色眯眯的衝我眨眨眼:“今天班上的人全都去,班上那些女同學也去,你也知道,喝醉了之後,說不定能揩油呢。”

“行。”我笑着點頭:“我先去班主任那裏交錢,你們玩着。”

今天一天,事情很多,交錢啊,然後各種各樣的雜事,開學嘛,反正事情多。

晚上七點的時候,天完全的黑了下來。

皇朝KTV在我們這一帶挺出名的,距離我們學校只有大概二十分鐘的路程,便宜不說,設備也挺好。

天一黑,我們整個班,五十多號人就到了皇朝KTV的前臺。

然後胖子問了一下,豪華大包能坐四十五個人,但我們是五十幾個。

沒想到胖子一聽,臉色陰鬱的回頭說:“大家委屈一下吧。”

“哪能委屈啊,這包間挺大了。”

神醫高手在都市 “委屈個屁,你們這些男的就是想擠一點纔好吧?”

剛開學,大家氣氛都不錯。

我們一行人進入大包間。

這包間還真大,還有舞臺。

所有人都開始找地方坐。

絕大多數的男的,都是看着哪裏女的多就往哪裏擠。

沈凱擠得最賣力。

那句話咋說來着,功夫不負有心人嘛,最後沈凱左右兩邊都是比較漂亮的女孩子,沈凱笑得那叫一個春風得意啊。

我們班的這些女的年紀也不小,反正都放得開,也都無所謂。

秦江拉着我到了一個角落坐下。

我經歷過唐雪的事情後,真就對班上這些女的沒啥感覺了,倒不是說我心理扭曲,只是因爲我還沒有完全從唐雪的事情中走出來。

“來,喝酒,這羣**絲。”秦江一臉不屑的瞧了其他人一眼。

“江哥,這不符合你的行事風格啊。”我奇怪的看着秦江。

天地祖神 秦江雖然按理說不會像沈凱那副八百年沒看過女人的樣子,可也不至於拉着我坐到角落啊。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