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張謙說,“就算她是極陰體質,也妨礙不到我。”

二郎神和孫悟空搖了搖頭,沒再說話。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幾個小妖怪衝了過來,臉色驚慌:“啓稟各位大王!有…有人向咱們這邊衝來了!”

“誰?”樹皇問。

“不認識啊!看不出來!”小妖怪說。

“難道是那些修羅追來了?”張謙自言自語着,“不能夠啊!”

“修羅?!”在場的人都是微微一驚。

“什麼修羅?”二郎神問。

“小梅被修羅界的修羅抓走了,我就是從修羅界把她救出來的,現在來不及細說了。”張謙說。

衆人面面相覷,修羅可不是容易對付的傢伙!

轟轟轟!

萬木山谷谷口處傳來了震響,一股股強烈的邪氣從那邊傳了過來。

真的是修羅的氣息!

張謙心裏全是mmp。

“怎麼這麼快就追來了?前後腳嗎?我這還是瞬移過來的呢!”張謙一臉想不通。

“我還以爲你能想到呢。”系統說。

“什麼?我能想到什麼?”

“這個小梅是極陰體質,所以修羅能直接來到人間抓到她,既然抓過一次了,那她的氣息修羅們肯定都知道。”系統說,“二當家的死了,她不見了,修羅們又不傻,肯定知道是有人救走了她順便弄死了二當家,所以自然就循着她的氣息來報仇了。”

“靠!早知道就不把她放出來了!”

“你早晚都得放出來,只要放出來修羅們就能追蹤到。”系統嘿嘿直笑,“不錯不錯,送上門的能量點,正好還差一點就升級了,幹掉這一波,升到九十九!”

張謙一臉無語。

談話間,修羅們已經殺到近前了。

張謙這邊的仙妖也都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從外形和裝束風格上看,修羅和魔頭有點像,但是也有許多不一樣的地方。

魔頭們的氣息雖然邪惡,但是也非常的乖戾暴躁,而修羅們的氣息只有邪惡,那種一感受到就會渾身起雞皮疙瘩,冷汗直冒的邪惡。

鐵皇龜、八極古龍、九天貓神、孫悟空、馬廣泰和二郎神這六個人率衆而出,站在了修羅們的對面。

這六個人一出面,修羅那邊就出現了一些騷動。

這六人身上的氣息都非常驚人,修羅們一下子就能感覺出來。

而且,別人他們可能不認識,但是孫悟空的威名他們卻是知道的!

所以當看到孫悟空的那一刻,他們都有些發愣。

這隻猴子不是被捉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的?

“呔!你們是什麼人!”孫悟空把金箍棒往肩膀上一扛,指着對面那些人問。

一個爆炸頭修羅率衆而出,那個張謙之前見過的禿頭修羅點頭哈腰的跟在他的背後。

那個爆炸頭修羅沒理他,低聲問禿頭:“你仔細看看,那個人在不在對面那些人裏?”

禿頭修羅立刻瞪大了眼睛在對面那羣人裏面尋找張謙,但是張謙完全被別人擋住了,他找了一會搖了搖頭:“沒發現。”

“廢物!”爆炸頭說,“連個人都找不出來!”

禿頭一臉委屈,對面人山人海,塊頭大的妖怪比比皆是,後面被擋的嚴嚴實實的,那個人類當然不是那麼容易被找到的!

孫悟空臉色不善的問:“說話!你們是什麼人,到這裏來做什麼!”

爆炸頭思考了一下說:“我們修羅界的阿摩耶神被殺了!兇手就逃到了這裏!識相的,把兇手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阿摩耶神?”張謙樂了,“就那個垃圾還配得上稱爲神?”

“呵呵,”系統笑着說,“阿摩耶的實力比那些神的分身要強,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也可以稱爲神吧,只不過是那種雜種神。”

“哼。”張謙哼笑了一聲。

二郎神臉色嚴肅:“我們這裏沒有人認識你們的阿摩耶神!”

“快滾!這裏不歡迎你們!”牛魔王喊道。

他們倆這麼一叫,剩下的這幫妖魔仙人全都叫了起來:“快滾!”

“對!滾!”

“再不滾我們就不客氣了!”

“哪裏來的混賬東西,敢到我們這裏來撒野?”

修羅界處於一個單獨的界位,所以這些修羅在妖魔仙人的眼裏就和外來侵略者差不太多,自然沒有人會對他們有什麼好臉色。

“你們找死!”爆炸頭怒道,雙目中猛地迸發出了閃亮的電光。

“哦喲,”系統說,“這個修羅的身上居然有雷電能量,真是稀奇。”

“稀奇嗎?”張謙冷笑,“再稀奇,我一劍也能砍死他。”

“沒那麼簡單的。”

孫悟空一聽爆炸頭的叫喊,臉色立刻就耷拉下來了。

這裏這麼多的好手!

一幫外來人卻敢在這裏放肆?

他們纔是找死!

不愛總裁只愛錢 想到這,孫悟空突然出手,他猛地舉起金箍棒,隨後奮力的極速的砸了下去。

金箍棒在往下砸的過程中迅速變長變粗,帶着呼呼的風聲和不可一世的氣勢!

這個突然襲擊很成功,對面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但是就在這種情況下,就在所有人都以爲對面那個爆炸頭會被這一棍砸爛的時候,爆炸頭居然很迅速的閃開了! 孫悟空微微一愣,隨後笑道:“嘿嘿,想不到你倒還有些本領,能躲開俺的金箍棒!”

爆炸頭的臉上帶着一股子後怕的表情,不過語氣上還是很硬氣:“哼,倒是沒想到傳說中的齊天大聖,也不過如此!”

“瞧不起俺?”孫悟空說,“嘿嘿,今天俺就讓你有來無回!”

說罷,他舉起金箍棒衝了過去,其他人剛要衝過去,孫悟空大聲喊道:“你們都別來,俺要和他單獨打打試試!”

爆炸頭一伸手從虛空之中扯出來一把巨刀,也大吼了一聲:“你們都給我站在原地看着!”

於是,這兩位大佬在衆目睽睽之下就乒乒乓乓的打到一起去了。

“這孫子的水平有點高。”張謙說,“居然能躲開孫悟空的偷襲。”

“嗯,他和阿摩耶的實力差不太多,都比神之分身要強。也就是說,他的自身實力要超過你所見到的瘟神和太上老君,另一方面就是重力的問題,修羅界的重力是這裏的四到十倍,他們來到這個界位,當然身輕如燕。”

“他比太上老君還要厲害?”

“當然,只不過他肯定也打不過太上老君,因爲他沒有太上老君那麼多的法寶和法術。”系統笑了,“所以你等着瞧吧,孫悟空很快就能把他收拾了。”

“修羅界的人也不過如此。”張謙撇嘴,“像他們這種人,在修羅界算是頂端了吧?”

“不,他們只是中層。”

“中層?還有比他們更厲害的?”

“當然,阿修羅神,聽說過嗎?”

“暗之阿修羅神?”

“滾!誰跟你說遊戲裏面的怪物了!”系統沒好氣的說,“我說的是修羅界的頂端大佬,阿修羅神!”

“那不知道。”

契約總裁的出逃妻 “那你知道帝釋天嗎?”

“聽說過,但不知道他是哪個單位的。”

“帝釋天是佛界的頂端大佬。排在第二。”

“那排在第一的老大是誰?洪佛?”

“……”系統無語了,好一會才氣道:“洪你個頭啊!洪佛只是一個只能在這個界位的西方建立佛國的弱渣,怎麼能和佛界諸天相提並論!”

“你嚷嚷什麼,我又不知道這些,那排在第一的是誰?”

“是大梵天。主掌整個佛界。而排在第二的帝釋天則是專門司掌戰鬥掌控着雷電的佛神。”

“佛…也有神?”

“其實沒有。”系統說,“說神你更好理解,他和神是一個等級的,論實力的話,要比神強一些。”

“…那阿修羅神和這個帝釋天有什麼關聯嗎?”

“你還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佛界把修羅打殘了的事情吧?”系統說,“那個時候,修羅界的大佬阿修羅神就是和帝釋天打了一架,結果打輸了。”

“然後修羅就全盤皆輸對吧?”張謙問。

傾舞歌盡長安花 “嗯。”系統說,“所以不要覺得這個爆炸頭就很厲害,他和阿修羅神相比差遠了。”

張謙沉默了一下,說道:“我查了那四個女修羅的記憶了,這個爆炸頭叫阿涅羅,是安夜城的三把手,那個死鬼阿摩耶是二把手。”

“安夜城?切,真非主流的名字。”系統說。

說話間,阿涅羅和孫悟空已經對拼了幾十個回合,結果真如系統所說,阿涅羅完全不是孫悟空的對手,越打越佔下風。

“嘿嘿,你也不過如此。”孫悟空說,“沒意思了,俺不跟你打了。”

阿涅羅一愣,剛要說話,其餘的妖怪仙人立刻呼呼的衝了過來。

他們都等着孫悟空的信號呢。

他們這麼一跑,禿頭立刻就發現了張謙,頓時眼睛一亮,大聲喊道:“阿涅羅大人!阿涅羅大人!”

阿涅羅本來看到對方都衝了過來,正在連忙後退,一聽禿頭的聲音,立刻看了過去。

禿頭指着張謙:“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說的那個散仙!”

阿涅羅看向張謙,張謙朝着他露出了一個微笑。

雖然現在已經被他們看到了,但是無所謂了,本方佔據優勢,他也奈何不了自己。

但是事情總會出乎人的意料。

阿涅羅問禿頭:“你確定是他嗎?”

“確定!就是他!化成灰我也認得他!”

“很好!”阿涅羅露出一個猙獰的表情,“你們上,攔住這些不要命的傢伙!”

“是!”禿頭帶着人嗷嗷的衝向飛過來的這些妖、仙。

阿涅羅懸浮在原地,雙手做出了一個類似於佛教雙手合十的佛禮,他的身上猛地爆發出了一道紅光。

看着這道紅光,張謙突然有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紅色光柱沖天而起,在半空中突然轉向,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衝着張謙飛射了過來,張謙一愣,趕緊躲避。

但是這紅色光柱卻是跗骨之蛆,任由他怎麼躲避,還是死咬住他不放,而且和他的距離越來越近。

“靠,這什麼東西!”張謙驚呼了一聲。

孫悟空他們也注意到了這道紅色光柱,立刻飛向光柱揮棒砸了過去,其他的仙人妖怪也都釋放法術攻擊光柱。

但是都無效。

金箍棒和法術直接穿越了光柱,沒有對光柱產生任何影響。

孫悟空眼睛一瞪,立刻駕起筋斗雲飛向阿涅羅,但是就在這時候,光柱終於接觸到了張謙,張謙剛要發動瞬移,光柱就把他吞了進去。

緊接着,兩道紅光一閃,阿涅羅和張謙齊齊消失在了原地。

禿頭一看這情況,立刻大吼道:“得手了!撤!快撤!”

孫悟空他們哪能讓他們走:“賊人休走!敢抓我張謙兄弟!”

一邊說着他一邊召喚出了分身,圍攻向這個禿頭修羅,禿頭很聰明,立刻從懷裏摸出了一個紅色的東西,猛地捏碎,紅光閃過,他也消失不見了。

孫悟空的分身們撲了個空,孫悟空氣的齜牙咧嘴!

其他的修羅要麼戰死,要麼也都跑了,就算有些受了傷的走不了的,也都很壯烈的自殺了,到最後,孫悟空他們只抓到了四個修羅。

但是讓他們失望的是,這四個修羅是那種低等修羅,連話都不會說的那種。

孫悟空氣的一棍子把其中兩個修羅砸的稀碎:“竟然讓他們當着俺的面把人抓走了!這口氣俺咽不下去!”

誰咽得下去啊!在場的妖怪仙人們都是一臉的怒火! 當然了,不過現場也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氣憤,水德星君和昴日星官這些張謙的系統隨從就很淡定。

馬廣泰問他們:“張謙被捉走了,你們還有心情在這裏喝酒?”

這麼一嚷嚷,衆人就安靜了下來,全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這邊。

水德星君安安穩穩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急什麼。”

“他都被抓走了,我們能不急嗎!”

“你們的老大被捉走了,你們反而不着急?”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