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地面積:500平米。

升級要求:1000點積分。

效果:料理味道提升10%。

道具:金字牌匾(已使用)增加遊客吸引力20%。

唯一的信息變化,就是金子牌匾後面多了一個介紹,增加遊客吸引力。

與此同時,一條系統提示音在郭飛腦海中響起。

『叮!系統任務開啟!餐館啟航!目標:7天內累積銷售3星菜品100份!任務獎勵,積分1000點!道具,狂歡盛典1!(任務限制,3星菜品按照系統標價出售,不能出現降價、贈送等銷售措施,如若出現,任務失敗…)』

聽到這條系統提示音,郭飛眼前一亮,「終於來任務了,如今的積分越來越少,已經不夠用…」

一個道具牌匾,直接扣了200點積分,如今只剩下602點。

遊樂場那邊還沒有處理,一個鬼屋就要300點積分,剩下的這點真是不夠消耗的。

「7天銷售100份3星菜品,這任務真是有些難度…而且還必須按照系統標價出售…我先看看系統的標價是多少…我靠!麻婆豆腐,198元!」

在昨天嘗試過菜品以後,正式把劉昂星的麻婆豆腐規劃為郭家小館招牌菜,這也是目前唯一一道3星菜品。

因為材料的原因,其餘的菜品只能算作2星,沒有任何一個種類能夠突破3星。

按照郭飛的計劃,原本是打算低價銷售麻婆豆腐,158一盤,賺取到一些人氣,以後再進行提價。

結果系統任務一出來,直接把麻婆豆腐的價格抬上去,達到198元,這已經是3星菜品中屬於頂尖的價格了。

「現在的形式就是,想要完成任務,就得198一盤往外賣,不過一個禮拜到底能不能賣出100盤,還是一個值得懷疑的事情…」

如今的情況,郭飛對於這個麻婆豆腐很有信心,可是對客流量沒有太大的信心。

若是客流量大,100盤怎麼都好賣,可如今飯館最缺乏的就是客流…

「看來只能指望金字牌匾了,希望20%吸引度能夠管用吧!」

接下來郭飛回到餐館,那些幹活的工人已經走了,此時店裡只剩下兩個廚子與一名店長。

「咳!今天是咱們郭家小館新開業第一天,一定要打起精神,用心的為每一名顧客服務!…」

郭飛站在大廳裡面,給三個員工開一個簡單的動員會,「在開業前,要跟大家說另外一個事情,那就是…麻婆豆腐價格提高,改成198元一份!」

「什麼!?定價這麼高!!」衡陽聽了一愣,按照昨天的決定,這麻婆豆腐先不會定價太高,用來吸引顧客。

可此時定了這麼高的一個價格,有可能顧客看上一眼,就直接放棄了。

總裁前夫請自重 「的確是很高的價格…」張林也明顯愣了一下,按照正常的定價標準,3星菜品價格一般是不會超過200元的,只有星級更高的菜品,價格才會超過200元。

劉昂星此時倒是沒有發表任何意見,郭飛的命令他只會服從,絕不會有多餘的情緒出現。

「價格方面就這樣定下了,衡陽,這陣子主推的菜品,就是麻婆豆腐,所有顧客來了,一定要先推薦這個菜品!」郭飛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這推銷的事情必須吩咐下去,他不可能時刻都在店裡守著,肯定會有別的事情去處理。

所以推銷菜品的事情,全都交給衡陽來處理。

混世農民工 「嗯,我知道了…」衡陽只能硬著頭皮接下這個任務,不過到底能夠推銷出多少份,心裡可沒譜。

「劉昂星,今天這道麻婆豆腐,可一定要好好發揮,還指望你的手藝能夠多賣出幾份呢!」郭飛把期望全都寄托在劉昂星身上,只要菜做得好,價格高一些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料理的事情全部交給我!」劉昂星目光中燃起鬥志,在料理的事情中,從來沒有懼怕過什麼。 路秋池何嘗不知這男子的心意,那一日她自他狡黠的眼神之中,便輕易猜測出他是刻意與她邂逅。請使用guanHuaju.coM訪問本站。之後多日閉門不出,也曾聽小丫鬟說起有位翩翩公子打聽她的事情。

?小丫鬟極其崇拜的說起這大學士公子坊間流傳的軼事,出身名門,才華橫溢,前途無量,更兼尚未婚配。

??路秋池惟自身蒲柳之姿,亦無心得他眷顧。她雖藐視世俗,任性而爲,但也知道什麼叫門第之分,什麼叫天壤之別。

??這一日隻身前來木蘭茶肆,不過是爲了做個告別,她實在迷戀這樣悠然的光景—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詩意自然而然流入心中,而她是這般摯愛寫詩的女子。

??明日就要回山東老家,她無意再生牽絆。女子脊背挺直,淡然的從姚宇祈身邊走過,似乎對他剛纔的訕言訕語毫無反應。

??“路小姐,你要走了?”姚宇祈等待了四個多月,才能再次遇見她,心中自有千言萬語想要訴說,可是在男女有別和她冷淡的態度下,卻一句話也無從說起。

??路秋池默不作聲,就像她往日路遇搭訕者般,一言不發的冷處理。往日算她好運,從未被人騷擾糾纏,今日姚宇祈貌似謙謙君子,想他懂得如何自處。

??“我尚有話說”,姚宇祈縱然發覺自己已然單相思的命運,但他少年公子哥脾性,往日裏風光無限從未被人如此漠視,心中一時又羞又怒,愛恨交加。

??眼見着佳人目不斜視的即將下,姚大公子漲紅了臉,幾步上前一把拽住了秋池的手腕,“既然要走,先等我把話說完。”

??木蘭茶肆即是建在湖邊上,這湖無名,開了一夏的荷花此時只空餘青碧蓮葉,擠擠挨挨的連到天際。

??秋池眼神越過面前之人,凝望着鬱藍晴空道,“公子請講罷”,適才她被他再次握住手腕,心中一震,到底還是平靜說了句,“男女授受不親,公子放手,我聽你說便是。”

??姚宇祈落得無趣,無措放開手,便見秋池仍舊下去,不過輕言一句,“這邊請。”

??兩人一前一後走至湖邊,垂柳下,多有人來往玩耍,甚至有士人垂釣飲酒,優哉遊哉。

??“路小姐,我想此番話可能說的唐突,然我也知這可能是唯一的機會。那日之前,其實我多次見過小姐,第一次便是湖邊櫻花盛開時節,在這木蘭茶肆。”

??路秋池憶起,來京城之後第一次出門便是因爲聽說這無名湖畔櫻花絕美,她那一日在那臨窗而坐了整整一個下午。

??“小姐可能不知,自此木蘭茶肆便爲小姐留了這個位子。 重生之幸福寶典 小姐身爲弱女子,孤身一人在外面行走多有不便,卻從未遭遇歹人,可想是爲何?”姚宇祈從未想過要把這些自己做過的小事,告知秋池。只是她對他的無動於衷,讓他害怕,他竟不知自己已經可憐到了這種地步。

??路秋池心中暗笑,還以爲安全無礙是“京中風氣使然”,原來不過是“自有秦人送水”。

??“便是如此,公子想如何?”路秋池不爲所動,開門見山道。

??“我不過想小姐明白我的心意維珍。”姚宇祈索性不顧禮俗,直白說道。

??“公子,小女子草木之人,素來也是沒心沒肺,竟無法深味公子心中所想。得公子高看,秋池感激不盡。明日小女子便回山東老家,以後還望各自珍重。”路秋池冷笑道,她沒料到這人竟如登徒子一般,沒臉沒皮。

??“你要回家?”姚大公子詫異問道。

??“小女子在京中停留不過是放心不下姊姊,如今心願已了,回家早已計劃良久。”路秋池平板說出今後打算。

??“我正好要去你家裏提親,明日同行便是。”姚宇祈見秋池口氣強硬,毫無轉圜的餘地,只好耍起無賴。

??“你,姚大公子不要欺人太甚,誰要嫁給你”,路秋池一貫冷若冰霜的臉頰上,終於浮現出怒氣,還有着不知名的紅暈。

??“原來你認得我,小生確實姓姚,名宇祈”,姚宇祈眷戀的看着她紅彤彤的臉頰,爲她知道他姓氏,雀躍萬分,剛剛的陰霾早就煙消雲散。

??路秋池再不多言,轉身便走,她真是無聊之極纔在這裏和一個浪蕩公子糾纏不休。

??“秋池,是我冒犯了,你莫生氣,你果然明日要走?”姚宇祈心中已有了打算,“我一早有要事要辦,待我隨後快馬加鞭追上你們,可使的?”

??路秋池當日回到沈府之後,遭路雨煙好一頓數落,她正忙裏忙外的給妹妹收拾回家的行李,而妹妹一早就不見人影。路秋池本來心中煩悶,忍不住抱住溫婉的姊姊嘆道,“姊姊,我走了以後,給我寫信,不曉得以後還能不能再見……”

??“傻妹子,如何就見不着,我想着給你在京中挑個人家,你偏偏又要急着回去。不如等我再看看,讓你再嫁回來,可好?”路雨煙許久不見妹妹這般孩子氣,不由心中酸澀,眼淚瞬時噼噼啪啪的往下掉。

??“我本是散淡的人,京中並不適合我。我不在這裏,你要保重,等孩子大點,你可要回家看我們。”路秋池也難過,姊姊自小疼她,又將分離,眼淚難掩。擡手抹了把眼淚,又惹得路雨煙一陣數落,“總是這樣忘形,帕子在哪裏?”

??“可能是忘了系……”路秋池心裏一動,帕子必是在他手上,這人果然是不知廉恥。

??此時姚宇祈袖中籠着順來的素白絹帕,正笑得秋風凌亂,他一路急匆匆的跑進姚夫人房中,見到母親,便拜了下去,“求母親成全。”

??“可是爲那縣丞女兒之事?宇祈,娘都打聽了,這姑娘不錯,接過來與你做妾便是。”姚夫人笑意盎然的說道。

??“母親,你說什麼話,我要秋池做妻子,並不納妾。”姚宇祈爲母親錯會了自己的意願不快,緊接着又說道,“我知道你們又拿什麼門第觀念來論事,這一次便是不依我,今後我再不娶妻。”

??“孽障,你那什麼縣丞之女想都別想,你可知明日進宮所謂何事?”姚老爺從胳臂轉了進來,眉峯緊蹙,異常嚴厲的喝道。

??“老爺莫急,宇兒,你還不知,明日天子召見,便是有意指婚與你。你納多少姬妾隨你高興,只是這正妻的位子斷不可容你胡來。”姚夫人安撫住老爺子,便忙忙勸導兒子。

??“你們……”姚宇祈生於官宦之家,自然知曉權臣家中的身不由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他不是不懂,“是誰家的女子?”

??“都察院顧學士家的二小姐,這是天大的榮耀,宇兒”,姚夫人擔心的看着兒子道。

??“要我同意可以,你們應我一個條件。”姚宇祈冷笑一聲,慢道。

??眼看着姚老爺青筋暴露,努力剋制,姚夫人趕緊插話道,“好宇兒,你先說,彆氣着你父親。”

??“我要路家小姐先進門”,姚宇祈神色異乎尋常的平靜,冷然說道,“也是妻的名分。”

??“若我不同意呢?”姚老爺陰晴不定的看着獨子,咬牙說道。

??“那便準備給姚宇祈收屍罷”,姚宇祈說罷,轉身便走,他還要去找秋池解釋。

??“孽障,你給我站住……”姚老爺終於忍不住怒火,順手抄起桌上茶杯朝門邊砸了過去,偏偏未打中宇祈,瓷片茶水反倒污了一地。

??姚宇祈出了門便直往沈府走去,小廝們眼瞅着大少爺悶悶不樂,趕緊上前獻殷勤。姚宇祈正在頭疼怎麼能得見秋池,看到小人們的笑臉格外刺眼,劈頭便罵,“沒用的東西,跟着我作甚。”

??“公子今日如何這般煩躁,可是遇見什麼難事,小的們給公子也出出主意?”小廝們平時和姚宇祈隨意慣了,以爲又是那個美貌小姐閉門謝客,於是齊齊湊了上來。

??“我要見那家小姐,你們可有辦法?”姚宇祈舉頭望天,滿目愁緒。

??“公子,小的倒有個門路”,其中一個年齡稍長的少年笑嘻嘻的說道。

??“快說,快說”,姚宇祈簡直病急亂求醫,趕緊催促道。

??“沈府管家便是小人表舅,我找他託人給沈府小姐捎個信,咱們少爺進不了門,讓他家小姐出來便是。”小廝略顯討好的說道。

??“快去,快去,天黑之前我務必見到她”,姚宇祈心中頓時燃起希望之火。

??“只是得有公子的信物和字跡,不然如何讓人家小姐相信。”小廝又小心翼翼的補充一句。

??“也罷了,快尋紙筆來,我正好有一件信物。”姚宇祈掏出袖中帕子,開始沉思如何起筆,才能讓她出來見他。

??於是路秋池便看到常跟自己出門的小丫鬟,鬼鬼祟祟的掏出信和帕子來,“小姐,這是姚公子命人送來的。”

??“小雅,你不知私相授受之罪麼?怎敢這樣明目張膽收生人的東西?”路秋池心中驚訝,但還是嚴厲的斥責了小丫鬟。

??小雅立馬嚇得面如土色,撲通跪了下去,“小姐,是管家讓我交給你的,我並不知何意啊……”

??“也罷了,下次再如此,姐姐必不饒你”,路秋池也怕別人看到生是非,趕緊從小雅手中接過來,看了一眼之後,便匆匆出了房門。

??路雨煙剛剛哄了孩子睡覺,正要命人擺飯,卻見妹妹面色陰鬱的走了進來。她不知妹妹又生何悶氣,打發了丫鬟們出去,悄悄拉着她問話。

??“姊姊,你還記得當日我們在杏子攤前被人解救的事麼?”

??“自然記得,那少年的樣子我還記得呢。”

??“他是翰林院大學士家的公子,他說要娶我爲妻。”

??“這事從何說起?秋池,你可不要瞞着我。”

??路秋池把種種事情略說一番,然後也不管路雨煙的震驚,斬釘截鐵的說道,“姊姊,我不會嫁給他,你要幫我。”

??姚宇祈以爲憑着自己那封情真意切,萬分緊急的信,秋池必會趕來木蘭茶肆,然直等到茶肆打烊,人聲鼎沸的夜市漸漸燈熄燭滅,也沒見到那個窈窕纖細的身影出現。

??秋夜冷寒,姚宇祈踉蹌走在落雨的大街上,嘲笑自己過於自信,他不過是單相思而已,何時又得了人家的許諾。但他心中熱血尚未降溫,他暗暗發誓不惜任何手段,他一定要得到她。

??次日,天未明,路秋池便起來梳洗,路雨煙陪着她一直出了城門,姐妹倆才灑淚而別。

??這一趟回家旅途甚遠,路秋池不以爲辛苦,留意各地風土人情,也覺得有趣。第二天中午,她怎麼也沒想到會遇見賊,那夥賊人出現的時候,她正擺弄着路邊採來的小雛菊,姊姊派來護送她的僕人根本不及反抗,便被打翻在地。

??當小丫鬟捧着銀兩奉上的時候,路秋池才發現賊人的目標不是銀子,而是她。她就這般不明所以的被綁上了山,據說要把她奉獻給所謂的寨主。

??寨子極古怪,她所在的房間更奇怪,裝飾的簡直像原始部落,雀羽插屏,毛皮褥子,動物頭骨隨意安放,而她已被強制沐浴完畢,穿一身豔麗的裙子。此刻她毫無反抗餘力,如一隻待宰羔羊。

??三更以後,有人撞開了門,她心中一驚,握緊了手裏的匕首。門口好似跟來不少看熱鬧的男人,待吵嚷聲見止,那人立時緊緊閉上了門,舉了燈燭向她走來。

??“小姐見諒,寒某不是歹人,搶小姐上山實屬底下人胡作非爲。”寒信尋看出面前女子的戒備,也察覺出她並不像從前來此的女子一般柔弱,不禁有了些興趣。

??“你打算如何?”路秋池抗拒着此刻詭異的氣氛,她居然在和一個土匪討價還價,“可會放我下山?”

??“如小姐相信韓某,只需陪韓某演一場戲即可,明日便讓小姐毫無無損的離開這裏。”韓信尋略帶興味的打量着眼前女子過分鎮定的容顏,燈下看美人本就雅事,況且這女子又美的非比尋常。

??“好罷,我信你。”路秋池說完這句話,便頹然暈了過去。再次醒過來時,窗外天光明亮,路秋池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牀上,只着褻衣,身上蓋着大紅薄被。

??幾個女人進來,無視路秋池的尷尬,幾下掀開了被子。待看到她身下的一片暗紅色痕跡,幾個女人居然舒心的笑了起來。

??路秋池是怎樣被送下的山,又是怎麼被僕人們找到,她已經記得不是很清楚。只是心中不停疑惑着,這姓寒的賊人明明沒有對她做什麼,卻佈置了這樣一個詭異的場景。

??小丫鬟看着小姐衣衫凌亂,頓時痛哭失聲,只差自殺謝罪,秋池安慰了半天才止息下來。

??再次午間歇息的時候,他們一行人終於被姚宇祈追上。路秋池坐在馬車上,甚至懶得撩開簾子看他。姚宇祈壓抑着自己喜悅和痛苦交加的雙重心境,走到車邊輕聲向裏面說話。

??“秋池,我來遲了。”

??“你確已來遲,昨晚上我被土匪綁上山去,他們做什麼可想而知。這輩子我是不能當你妻子了,你走罷。”

??“秋池,你說什麼?”

??“如若不信,一問便知。”

??姚宇祈聽了小丫鬟聲淚俱下的描述,和衆僕人義憤填膺的痛斥下,頓時如五雷轟頂,他的秋池居然被土匪綁上了山,一夜無助之後,又被扔了出來……

??他不發一言的起身便往所謂的山上奔去,路秋池本來在車中聽着這邊的動靜,這下子再也沒法安坐,立時從車上跳了出來。

??“姚宇祈,你去何處?”

??“還去何處,當然是替你報仇。”

??“你是誰,我的仇何需你插手?”

??姚宇祈預備蹬上馬的動作頓住了,他回過頭來,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我是你這輩子唯一的夫君。”?? 時間九點,餐館正式營業,衡陽今天特別勤快,直接走到餐館門口,招攬顧客。

「雖然說換了一個牌匾,可總覺得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這話自然是在心裡說的,當著郭飛的面可不敢直接說出來,免得落下不好的印象。

在郭家小館的門口,就是一條馬路,平時都是那些在城市間跑長途的人才會路過這條馬路。

因為不是高速路,所以過往的車輛也不是很多。

牧山是一位經常開車穿梭於城市之間的人,這一次,恰巧路過龍江村外面的道路。

開車的時候,無意間向右方撇了一眼,目光就被郭家小館的金字招牌吸引到了。

「咦?這裡什麼時候開了一家餐館?」

之前在路過的時候,因為招牌並不顯眼,就是那種普通的塑料布牌子,遠處看上去很容易忽略過去。

尤其是在開車的時候,周邊的景物通常都是飛快略過,一個不起眼的牌子,更容易讓人忽略掉。

可是這換了金字招牌以後就不同了,在陽光下,郭家小館幾個金色大字,讓人老遠就能看清。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