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實在是太可惡了,現在整個敦城又變得和當年一樣人心惶惶,剛才已經檢驗過了,這個心臟來自於前一天發現的死者,這個殺人狂實在是太惡劣了,比起傳說中的開膛手還要惡劣數倍!」

他們經過調查后發現,18世紀的開膛手傑克,雖然製造了連環殺人案,但每次相隔的時間都不一樣。

有的時候相隔八天,而有的時候卻相隔近乎一個月,然後這次的對手不一樣,他甚至是隔一天就殺一人!

而且手法也越來越殘忍,刀法也越來越犀利,更可怕的是每次出現都會招來迷霧,這讓所有的捕快們百思不得其解。

他們雖然能夠大概的推算出,執行連環殺人案的兇手,很有可能是開膛手傑克的忠實粉絲,可能擁有十分強烈的反社會人格,但所得到的線索也僅此而已。

以前消息並不像現在那般容易流通,現在只要警局出現了什麼新的消息,出現了任何爆炸性的新聞,就會有媒體的線人將其曝光出來。

所以上午捕快們剛接到這封信,下午整個敦城的人都知道,開膛手傑克要出現了!

面對這消息,敦城的人有一部分非常的害怕,已經做好了超過晚上9:00就不再出門的打算,而且各地的通報也有提示,女性不要單獨出行,不要在晚上9:00后在街巷裡隨意遊盪。

然而有一部分人卻非常的興奮,他們覺得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如果能夠親眼看一下開膛手傑克,也許他們能夠幫助捕快,甚至有不少男人打算在晚上的時候走出來看看,見到可疑人士可以抓起來送到警局。

然而無論是何種結果,捕快們都已經安排好了,埋伏在各個街區之中,他們身穿便衣埋伏在這座城市裡,同時還將兵力大部分都集中在白教堂的周圍。

他們覺得那開膛手傑克之所以會送出這麼一個地標,很有可能是對自己的能力非常有自信,所以毫不客氣的告訴捕快們,自己下一次作案的地點。

此刻已經是晚上十一點,街上所走動的全部都是一些身強力壯的男人,他們甚至用鐵皮在自己的脖子處系了一圈,這樣一來就可以防止遇到開膛手傑克的時候會被對方割喉。

此刻加拉哈德也提前一步的走在了街道之中,時刻注意著周圍,雖然自己與許曜已經達成了共識,提出了要合作,但具體方案還沒有確定,而今日他也要在街頭中環遊,尋找著關於兇手的有用信息。

突然間周圍的視野開始迅速的下降,與此同時空氣之中傳來了一陣工業的惡臭氣息,除了工業的氣息外他們似乎還聽到了周圍響起了老鼠的叫聲,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這些迷霧引來的老鼠,但他們覺得事情非常的不簡單,可以說用非常詭異來形容都不為過!

這個季節絕對不會出現大霧,然而此刻四面八方卻升起了如此濃厚的霧氣,而且全部都是工業汽體,這種情況像極了19世紀時的敦城大霧事件。

此刻在街上已經沒有任何一輛車子敢要向前移動,由於這大霧實在是太過於濃厚,以至於就連車子開著遠光燈都無法看清楚前方的情況,不得已只能將車子半路停下來,隨後下車摸索情況。

此刻身為這座城市的守護者,加拉哈德閉上了眼睛將自己的手握在了十字架上,隨後憑藉著自己的感覺走在迷霧之中。

雖然已經沒有了視野,但是此刻的加拉哈德卻有著另一個能夠認清目標所在的方法,那就是靠著自己的神識和感覺。

「居然是在白教堂附近嗎?」

這一次加拉哈德在鎖定了目標后,便以極快的速度跑了過去。

今天他聽到局子里的布置計劃后,雖然覺得有些擔心,覺得可能這是對手的陰謀和圈套,但沒想到對方下達了挑戰書在白教堂附近,他們就真的在白教堂附近作案。

雖然周邊都是迷霧,但加拉哈德擁有著自己能夠辨別方向的本領,所以他在行動的時刻從不迷茫。

他的速度奇快,輕輕鬆鬆的就越過了半個城區,一腳就踏進了白教堂的門前。

「滴答。」

突然他的鞋底似乎踩到了一台水澤,同時他聞到了一股十分濃厚的血腥味瀰漫在白教堂附近,當他張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周圍一片迷霧,自己什麼也沒有看清。

等到他蹲下身來伸手碰到了地面上的水澤時,才突然間反應過來,自己說沾染的居然是屬於人類的鮮血。

此刻周圍的迷霧漸漸的散開,出現在加拉哈德眼前的,是眾多捕快們的屍體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

沒想到這群捕快制定了各種各樣的計劃,原本想要抓到開膛手傑克,卻在這一時間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屍體仍舊殘留有溫度,也就是說兇手剛離開不久……」

加拉哈德抬眼看向了四周圍,這個傑克明顯不同於歷史中的傑克,他不僅不會只殺女人,甚至就連妨礙自己的人,也會一併被他消滅!

此刻原本化身便衣埋伏在白教堂附近的所有捕快,全部都倒在了地上,肚子被拋開,腸子也被硬生生的拉出。

而在白教堂下有著一位年輕的女子也倒在了地上,死相同樣的凄慘!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我怕驚動人,乾脆停了下來。

這裏的方形迴旋樓梯旁邊都有半人高的圍欄,我雙手扒拉在樓梯邊上,伸出半個頭,警惕地看着他們。

屏息觀察了幾秒鐘,陸老闆感覺很疲倦,正靠着牆,閉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陸泰一直保持着同樣的姿勢,越看越像跪在地上吃西瓜,還發出嘴皮子嘬水的聲音。

我確定他們都沒有看見我,小心翼翼地半蹲着向下移動。

整個樓梯的木頭材質應該非常久遠,可是我踩上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這種腳底自帶消音器的感覺非常好,我決定,這些事結束後,我特麼絕對去當賊,專偷那些大蒼蠅。

因爲壓得很低,我不擡頭就看不見他們的情況,只得走兩步停一下,再看看底下的動靜。

空氣中血液香甜的味道越來越濃,我知道這是因爲自己處於和陰間之物同調,而產生的錯覺。

我現在已經可以很好的調節,也慢慢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再覺得自己是一條蛇了。

一直到了最底下,他們也沒有發現我。

我蹲在了樓梯的護欄後面,不停四處瞄去,陸泰身邊的籠子裏,幾個小孩擠成一堆,看不到臉。

陸老闆還閉着眼睛,好像瞌睡很重。

“弄老得還是弄小的?”我在心裏阿九。

“我聽你的。”阿九非常肯定地道。

正當我選擇恐懼症的時候,突然,看見陸泰身體稍稍一側,啃西瓜的動作停了下來。

陸泰沒發出動靜,但陸老闆一下驚醒了。坐直了,側頭問陸泰:“完了?”

陸泰頓了頓,用我從來沒聽見過的聲音,陰惻惻地說:“這裏,有其他人。”

陸老闆瞬間倒抽了一口氣,猛地回頭,朝我的方向望過來。

我趕緊一低頭,心裏一陣打鼓,也不知道,他們看見我沒有。

我嚥了口唾沫,手緊緊抓成拳頭,手上的鱗片變得越來越多,愈發清晰。

“哪兒有其他人啊”陸老闆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的聽力好到幾乎可以想象,他每一步踩在地上,灰塵被濺起,形成氣旋,再落下地。

“孃的,老的小的,一起弄!”我暗暗大吼。

腳步聲靠近樓梯的一刻,箭在弦上,我後腳用盡全力,一蹬,整個腰部順勢轉了一個急彎,重心下移,上身弓着,直衝了出去。

這一系列動作,我完全沒有準備,只感覺是自己的身體,本能的反應。

蛇是掠食者,讓我變成了獵手。

速度快到我自己的眼睛都看不清楚,任何動作,都是融合進我靈魂裏的靈獸,在擊打。

我衝到陸老闆臉前的一刻,他都沒有反應過來,驚愕和恐懼,擠在肥臉上。

我直接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他在我面前吐出水來,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

撞在後面的巖壁上,不動了。

電光石火之間,我的拳頭還沒有收回去,只見眼前劃過一道影子,我下意識地躲閃,緊接着,就感覺到臉上一熱,再一摸,一道血印子。

我咬牙扭頭望向前方。只見陸泰,整張臉,完全就是個鬼!

他的嘴上滿是血,臉上也有,就像熊孩子不好好吃飯,把番茄醬抹地滿臉都是。

再往他剛纔蹲地大的地方看去,那裏躺着一個小孩。

小孩脖子上有兩個明顯的牙印,昏迷不醒。

“臥槽!原來是你!”我一邊罵一邊衝向那個孩子!

幾乎是同時,陸泰低吼着,像狗一樣,四肢着地,在地上爬着飛撲過來。

我一手抓起小孩,他身體軟的像麪條一樣,剛想摸摸他是不是還有呼吸,猛地一下,阿九在我腦子裏大叫一聲:“小心!”

陸泰速度比不過我,他還離我十米遠,就見他的嘴頓時張到詭異的角度,口裏只有兩顆犬牙!

充滿他口腔的,竟然是一大團舌頭!

舌頭直接朝我攻擊過來,我心說這一招老子已經領教過了。

抱起小孩,我原地起跳,彈向籠子旁,一個後馬步站穩,放下小孩,轉眼就見那舌頭,已經衝到了我面前。

剛想閃開,餘光一撇,身後瑟瑟發抖的孩子,往後靠,鐵籠並不結實。

根本不需要我指揮,身體自動防禦,一擡手,我眼前,手臂上一瞬間聚集起了無數鱗片。

舌頭霎那間就纏繞上我的胳膊,只感覺到陸泰拼命地往後拉去。

暗罵道:老子再也不是摩天輪上手無縛雞之力的垃圾。

他的力道也不小,只能跟我僵持,他看到我這個樣子,估計也有所顧忌,不敢貿然上前。

就在這時,我突然看見,舌頭上開始伸出許許多多非常細小尖牙,我腦子轉得快,立刻明白,他這是想吸光我的血。

我怎麼會讓他得逞,突然,腦海中阿九在說,“割斷舌頭!”

我剛想回說,用什麼割?你要老子去跟這玩意兒對啃,我纔不要!

阿九的聲音落音,同時就感覺到手掌中一陣生疼。

我轉眼去看,突然看見,自己的手掌心,往外長筍子!

這是什麼?我嚇了一跳!

“阿九你個傻逼,想吃筍子自己去買啊!草!”我大罵。

“這是我的牙!”阿九道。

我呃了一聲,迅速用另一隻手把蛇牙拔了出來,說時遲那時快,陸泰根本來不及反應,我手起牙落,一下子,他的舌頭就斷了。

斷了的半截,還在我胳膊上扭動。

我嫌棄地甩開,提着蛇牙,死死盯着他,走了過去。

陸泰捂着嘴,但是臉上還是陰怨無比。

我逼向他,但是我心裏一直很矛盾,贏了他,接下來呢?難道要我殺了他?

他畢竟是個小孩,我特媽…下不了手…

想着,忽然,我感覺到有人拽了拽我的衣服邊兒。

驚訝了一下,我低頭看去,愣了愣,站在我眼前的,居然是我畫裏的小鬼!

他已經變成我畫的那個少年模樣,不是陰森森的鬼童。

他輕輕道:“你終於看得見我了!”

我摸了摸他的頭,他笑了笑,朝前走去,轉眼看陸泰,他看到我的小鬼,竟然轉身就往樓梯跑去。

我的小鬼嘆了一口氣,“跑個屁…”

我心裏一驚,孃的,這尼瑪我把他們都帶壞了!

接下來的一瞬間,只看見我的小鬼,從他的嘴裏吐出一根長舌頭,瞬間抓住陸泰的脖子。

我的小鬼喃喃道:“冒牌貨…”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當煙霧散盡之後,一陣陣慘叫聲和尖叫聲才在巷子里不斷的回蕩。

他們看到了無比血腥而又可怕的一面,明明是追捕犯人的捕快,此刻全部都倒在了他們面前,死相十分的凄慘,如同前幾次的作案手法一般,就連腸子都被硬生生的扯出!

等到加拉哈德趕到之時,已經晚了一步,現場所有目擊者的臉上都出現了惶恐之色,這場景實在是過於嚇人,這個犯人實在是無法無天!

若是連當地的捕快都無法解決此事,那麼普通民眾的生命必定會受到極為嚴重的威脅!

「不能再繼續放任下去了,若是再繼續下去,必定會讓更多的人生命受到威脅。」

加拉哈德看著眼前的場景,再看著其他人眼中的恐慌,已經可以確認,這次的傑克,比傳說中的更為可怕!

第二天正午加拉哈德就來找到許曜,他敲開了許曜的門,十分嚴肅的說道:「許曜先生,我可能需要你的幫助,這次的遇害者人數變得更多,範圍變得更加的廣闊,我擔心事態繼續發展下去會控制不住。」

許曜沒想到這個男孩會再次找上自己,雖然她知道這個男孩非常關心自己國家的群眾,但這對於許曜來說卻並不關事。

「是嗎?這實在是太過於糟糕了,原本還想找一家按摩店晚上的時候放鬆一會,沒想到出了這檔子事,晚上的時候按摩的應該早就關門了吧。」

許曜倒是十分淡定的喝了一口冰可樂,雖然這邊的氣候並不炎熱,但他最近喜歡上了一些擁有刺激性的飲品。

「呃……我覺得現在並不是出門享受按摩的時候,我的意思是說,我看得出來許曜先生是一位善者,而且是一位實力極強的善者,您身邊的那位女士也是一位實力極強的生物,我希望你們能夠幫助我。」

加拉哈德十分認真的向許曜提出了需要幫助的請求,在他的眼裡,許曜身上的功德金光十分的耀眼。

若不是有著多次救人的事迹,這種已經達到了近乎兩個太陽濃度的功德之光,是絕對不會出現在許曜與東雲身上。

「其實我還真的不算善類,幫助你們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我不知道你從哪裡看出我是大善人,但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你,這件事情我在考慮過後,我決定不出手。」

原本許曜想要通過抓到連環殺人案的兇手,來洗脫屬於自己的嫌疑,沒想到就連這邊的捕快都被殺了半數,這樣看來自己已經沒有必要再去操心這種事情。

「怎麼會這樣……難道你打算對其他人的死活,不管不顧嗎?」

加拉哈德非常失望的看著許曜,他原本還非常的信任許曜,沒想到許曜卻一副毫不上心的樣子。

「這件事情本來就與我無關,以我的實力我也不用懼怕他們。我再怎麼善良也都是針對於自己的國家,抱歉我沒有你們所謂的大愛,我對你們的國家,對於你們的人民,完全喜歡不起來,除非有著足夠高的報酬,否則你沒有資格請我出手!」

許曜一口氣將帶著冰的可樂一飲而盡,洶湧的氣水從胃裡翻騰而起,讓自己的頭腦始終處於一種冷靜的狀態。

如果不是眼前的這位少年素質和教養都比較好,可能現在的許曜早就已經將他給趕出門。

這個名為加拉哈德的少年實在是太過於單純,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對於這個國家的態度。

此地作為曾經的侵略者,多年之前曾經在華/夏的土地上肆意的掠奪,甚至為了消磨罪證,還將萬園之園一炬成灰。

現在這片土地遭到了不知明來意的襲擊,許曜昨天晚上甚至激動的跑出去買了一瓶葡萄酒,難得的與東雲喝上了兩杯。

「那……要用什麼樣的條件作為交換,你才肯決定幫我們出手?」加拉哈德問道。

「這個得看看情況,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個毛頭小子在想什麼,你之所以會來到我們的面前懇求著我們行動,其實目的還是盯上了東雲,對吧?」

許曜那銳利的目光直刺加拉哈德的雙眼。

加拉哈德也毫不迴避的點頭說道:「是的,我確實是想請你身邊的女士出手幫忙。」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