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個小護士,一邊哭,一邊舉起兩個輸液瓶。一個輸液瓶是透明的,另一個輸液瓶是紅色的。他們似乎在爲我輸血。

頭頂上的無影燈時暗時亮,似乎在努力支撐,不讓耀眼的光熄滅。

終於,無影燈熄滅了。周圍黑漆漆的,從此看不見人,看不見醫生。連聲音也聽不見,我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我累了!

後來聽說,軍區爲這次營救費盡心機,不僅安排了人員營救,還在直升機上搭載了一個帳篷醫院。爲挽回我的生命贏得了時間。

在這次營救中,商隱的12部發揮了主導性的作用。他們跟T國軍警比較熟,這次營救,就是兩國軍隊聯合軍演的一部分。

小如身邊的那個警衛朝我打出一發子彈,應該是善意的。就是這一槍,震驚了T國軍警,讓他們停止攻擊,才讓小如他們三個趁機逃跑。事後,T國刑警組織發來照會,說明瑪麗是跨國犯罪集團老闆的愛女。也是一名危害國際公共安全的通緝犯。

兩年後,當我在國外再次遭遇瑪麗時,說起這件事情。瑪麗說:“事後,我懲罰了那個警衛。”

怎麼懲罰的,不得而知。

但有一點可以明白,那就是瑪麗冒着巨大的風險送我回去。本來想送到邊境線,看見天上的直升機,也就放心了。

瑪麗根本沒想到自己是一個罪犯,她的心思全在我身上。T國那些軍警包圍了她和兩名警衛。

瑪麗一邊反抗,一邊朝他們喊:“我們是善意的,我們是送他過來的。你們可以問問他。”

婚情告急,總裁的舊愛新妻 T國軍警根本不管這個,只想把他們逮住,然後把他們送上法庭。這個事情後來引發討論,有人指責我立場不明,有人說我是非不分。還有更多的戰友和上級表示理解,他們說,不管是誰,遇到這個事情都不好處理,我們的戰士是人,不是神。一句話,把我的尷尬全部消除了。

瑪麗帶着兩個警衛回到黑人峯。立即被湯姆遜關進了大牢。

去年年底,瑪麗無意中聽到湯姆遜跟黑蜂之間的通話,才知道黑蜂策劃了一個巨大的陰謀。是想誘使7308過來,然後打中國軍人一個措手不及。

當時她就想,7308是中國最厲害的突擊隊,你想叫他過來,他就過來?又不是小孩子過家家。這是打仗,會死人的。況且7308跟黑蜂水火不容。黑蜂的陰謀不一定得逞,7308也沒有這麼傻。

沒想到幾個月過後,也就是三天前,梅花山莊就傳來了轟隆隆的槍炮聲。

當時瑪麗正帶着人去城裏買東西,晚上回來。聽見梅花山莊那邊槍聲激烈,就問手下。“那邊發生什麼?”

“小姐,黑蜂設下一個圈套,讓中國人鑽進去。中國人很聽話,果真鑽進去了。”

幾個月前,瑪麗曾經聽見這個消息,沒想到真被黑蜂得逞了。

這個7308是怎麼回事? 重生之再嫁 明知道是圈套,怎麼偏偏往裏面鑽?她心急如焚,回到黑人峯,就想着去那邊看看。

黑人峯是一個堡壘,建在一座山上的堡壘。是湯姆遜用別的公司買下來的。當初說是建一個度假區。買過來後,度假區也不建了,直接搞成私人地盤。

黑人峯處於三角地區。T國軍警對這裏顧此失彼,一直由奔旺那個傢伙代爲管轄。奔旺本是路登-拜森的部下,是33旅的副旅長,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路登-拜森在半年前莫名其妙的死了。旅長死了,奔旺就代替了路登-拜森的位置。成爲三角地區實際上的官方力量。 283:小如與瑪麗(6)

湯姆遜當初派瑪麗去中國,目的是蒐集中國頂端特種兵的資料。比如血型,性格,頭髮,平時的生活習慣,以及吃什麼喝什麼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什麼時候生氣,什麼時候開心,家裏有什麼人等等,巨無細小,一點一滴都要記下來。

瑪麗當時跟我結婚,目的就是蒐集這些資料。她甚至想,這些東西對我無關緊要,也對我夠不成傷害。在長達兩年多的生活了,她幾乎把我平時的生活習慣摸得一清二楚。甚至我在憤怒的時候,竭力壓抑自己,用自虐的方式懲罰自己,她都瞭解的十分清楚。

湯姆遜對瑪麗的工作十分滿意,派遣黑蜂小隊接回瑪麗之後,隨即把重心轉移到其它方面。而瑪麗也乘此機會休息,過着公主般的日子。

我們在梅花山莊跟黑蜂交火之後,瑪麗通過自己的方式打聽真實內幕。

這是一場陰謀,目的是消滅7308。或者說,想在7308身上找到一股神奇的力量。

7308是世界上頂級的特種部隊,吃掉7308,不僅僅在精神上摧殘7308,還可以在世界上表明,黑蜂小隊,乃至背後的組織上戰無不勝。這好像是一個廣告,可以拉更多的生意,接到更多的活,賺更多的錢。

瑪麗知道黑蜂跟7308有殺父之仇,甘願被利用,也有自己的原因。他跟義父的合作,就像兩個魔鬼串通一氣,做出了駭人聽聞的大事。

湯姆遜在T國忙了一個多月,就去了迪拜。恰巧這期間,黑蜂跟7308大打出手。趁着湯姆遜不在,瑪麗非要去梅花山莊走一走,說那裏風景不錯。

對於瑪麗的要求。馬丁和幾個警衛嚇得一跳。

馬丁是湯姆遜忠心耿耿的手下,擔負黑人峯堡壘的警衛工作。湯姆遜臨走時交待過他,小姐的安全由他負責,出了問題拿他試問。

在黑人峯,有23個像馬丁一樣的僱傭兵。全是西方國家的退役特種士兵,參加過敘利亞的內戰,有着豐富的作戰經驗。退役之後,生活沒有着落,就到安保公司報名,經過短暫的培訓,他們來到這裏執行黑人峯的安保工作。

黑人峯是PLBOOS公司在亞洲的基地。也就是幹什麼非法的勾當,進行通信聯繫,全在這裏。

PLBOOS公司是做奢侈品與美容用品的,總部在新加坡。執行獨立覈算,湯姆遜通過別的渠道賺的錢,通過PLBOOS公司洗白。也就是說,PLBOOS公司只是湯姆遜的影子公司,雖然每年也賺不少錢,但跟其它的業餘相比,小巫見大巫。湯姆遜器重PLBOOS公司無非是它能把地下的錢變成合法的錢。

所以,黑人峯纔是PLBOOS公司真正的總部。湯姆遜每次來到這裏,就有一筆錢從這裏出去。也有一筆從PLBOOS公司進賬。

湯姆遜一走,瑪麗成爲黑人峯實際上的老闆。所有的僱傭兵聽從她的調遣。她在中國呆了兩年多,吃過不少苦,湯姆遜憐惜她,給她一些錢,隨便怎麼花,直到花不完爲止。

在這些僱傭兵中,有三個人她十分熟悉。一個是馬丁,他是警衛小隊的隊長,另外兩個是英國人。一個叫科比,一個叫西姆。

小時候,科比是她的貼身護衛,現在45歲了,仍對她畢恭畢敬,一口一個小姐;那個西姆,年齡比瑪麗大5歲。是半路來的安保人員。陪瑪麗一起長大,當時瑪麗太孤單,接受殘酷的訓練,湯姆遜就找了一個年齡較小的隊員陪瑪麗玩耍。說起來是玩伴,實際上隨便瑪麗怎麼欺負。西姆是那種憨厚的小夥子。即使瑪麗打他,也不會還手。

瑪麗想去看打仗,馬丁開始是竭力勸阻。

“小姐,戰場上子彈炮彈不長眼,你要是去了,受了傷,怎麼辦?要是讓老闆知道了,非一槍斃了我!”

馬丁開始鐵了心不許。

馬丁只是個隊長,沒有權力干涉小姐的自由。

瑪麗偷偷去了,帶着科比和西姆。開着一輛越野車。馬丁知道後,帶着一個部下追了上去。

在離梅花山莊七八里的位置,馬丁駕着車攔住了瑪麗。

沒辦法,瑪麗只好實言相告,她說:“我去中國那幾年,是怎麼過來的,你們知道嗎?”

4個僱傭兵搖搖頭,表示不知情。

瑪麗哭着說:“我一個弱女子,單獨去了中國,對哪裏什麼也不懂,也沒有一個熟人,遇到了那個叫老鬼的男人。他是一個退役的特種兵。”

馬丁多少知道這點事,他驚詫的說:“那不是我們的敵人嗎?你怎麼跟敵人在一起?”

瑪麗說:“你聽我解釋啊!那是我的任務,我必須接近他。我跟他結了婚,纔有機會拿到我想要的東西。”

幾個僱傭兵聽的目瞪口呆。這是****啊!漂亮的小姐爲了任務,不惜犧牲自己的身體,着實讓他們難受。

瑪麗繼續解釋:“他很善良,對我也很好,把一切都交給了我,父親下命令讓我回去,那個時候中國軍方已經得知我是接近他的間諜,爲了保護我,派了幽靈突擊隊去了中國,想接我回來。後面的事情您們都知道了,幽靈突擊隊全軍覆沒,我在黑蜂的接應下,回到這裏。”

瑪麗還哭道:“我很愛他,他也愛我。我從他身邊離開後,他又回到軍隊,就是你們都知道的7308突擊隊,現在黑蜂設下陷阱,想消滅7308突擊隊,他是隊長,你說我能不急嗎?”

馬丁冷笑道:“你跟他結婚,那是沒辦法的事情,只是權宜之計,並不能代表你們是真正的婚姻。你怎麼這麼糊塗呢?居然想去救敵人!”

瑪麗見說不通馬丁,抽出手槍對準馬丁,想威逼他讓開。

誰知馬丁根本不吃這一套,甚至叫瑪麗殺了他。沒辦法,瑪麗只好用手槍指着自己的腦袋,以死相逼。

馬丁執拗不過,只好答應瑪麗。於是一行人去了梅花山莊。

在路上,瑪麗警告馬丁。“我只是擔心他的生死,並不想幹涉這場戰爭,我的意思,你們要明白,我只關心他一個人。一個人,又能起到什麼至關重要的作用?如果你們替我保密,我會重重獎勵你們!” 284:小如與瑪麗(7)

面對瑪麗的哀求,西姆和科比心軟了。畢竟他們只是僱傭兵的身份,只是個公司員工。在這龐大的PLBOOS公司中,瑪麗隨時可以剝奪他們的工作。

況且瑪麗對他們極好。從來不以上司的身份壓他們。一回到黑人峯,幾年沒見,瑪麗出手闊綽,總是帶着他們買貴重的物品,錢當然是她出。

現在老闆的女兒如此哀求,他們又有什麼理由拒絕?

馬丁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僱傭兵,當年曾經在烏克蘭打過仗。如何接近戰場,他有自己的一套理論。

當看見戰場上戰鬥正激烈,炮聲隆隆,火光沖天,方圓5公里的樹林響起激烈的自動步槍射擊聲時,他對瑪麗這麼說。

“黑蜂是個狡猾的傢伙,他決不會現在出手。這麼密集的槍聲和爆炸聲,只能說明奔旺的軍隊在圍剿解放軍的突擊隊。現在我們進入戰場,會被33旅當成敵人來打,還有黑蜂,會誤會我們是援軍!”

瑪麗雖然一聲武功,但也沒見過這樣的場景。一時慌亂無主。

她擔心救不了人,耽誤了大事。

瑪麗見過黑蜂的厲害的,想當初她在幾個僱傭兵的接應下,匆匆逃到阿拉古山,結果被中國特警發現了。

當時險象環生,他們被二十多個中國特警咬住,一路奔跑,跑了幾百公里,也沒擺脫後面的追兵。一邊跑一邊反擊,逃到離邊境線只有七八公里的峽谷,被特警團團包圍。

當時瑪麗以爲完了,因爲7個僱傭兵死了4個,剩餘的3個僱傭兵彈盡糧絕。只有被打的份,沒有還手之力。

而特警武器好,彈藥足,對他們進行火力壓制,他們趴在草地上擡不起頭。就在這關鍵時刻,黑蜂出現了,打了特警一個伏擊。23個特警被黑蜂的小隊逐一點名,只用了一分鐘的功夫,23個特警全死在黑蜂小隊的槍口之下。

在黑蜂的保護下,匆匆往Y國奔跑,結果遇到另一股中國軍人。他們聽見槍聲就趕來了。幸虧黑蜂部署了靈活的戰術,才安全撤離到Y國。

黑蜂這個人的兇狠與狡猾,是瑪麗這一生印象最深刻的,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厲害的僱傭兵。要麼不出手,一出手,對手全部完蛋。

所以瑪麗非常擔心7308所有的人會全部死掉。她倒不是憐憫這些解放軍,而是這羣解放軍中有一個重要的人。

其它的人可以死,就他不能死。

她必須救他。

在瑪麗的一再要求下,馬丁4個僱傭兵帶着她進入梅花山莊。當時戰鬥基本結束了,只有零碎的槍聲,樹林裏到處都是屍體,草地好像被烤焦了。望着觸目驚心的慘狀,瑪麗衝出樹林嘔吐。吐得翻江倒海。

跑到一棟房子裏,裏面空空如也。門口躺着一個狙擊手,是黑蜂小隊的成員之一。馬丁看了血淋淋的屍體一眼,說這是從房頂上摔下來的,對手首先擊中了他。

瑪麗從房子裏跑出來,喊一個人的名字。

馬丁說別喊了,要麼全死了,要麼衝出去了。

西姆也心驚肉跳的說:“能夠乾死黑蜂小隊的人,對手也很強大,一方面跟黑蜂小隊的人作戰,一方面又打死33旅幾百個士兵,這樣的軍隊恐怖得難以想象,我一輩子都不想遇到這樣的軍隊。”

科比年齡大,看着橫七豎八的屍體默不作聲。

瑪麗揪住科比的衣服,問:“怎麼辦?怎麼辦?難道就這麼算了?”

科比沉思了一下,說:“沒看見黑蜂的人,證明黑蜂遇到麻煩。動用這麼大規模的軍隊打擊十幾個解放軍,還要他親自動手,不是麻煩又是什麼?”

馬丁覺得科比說的有道理,在他安排下,幾個人先進屋子休息。

十分鐘後,樹林以北傳來槍聲。瑪麗一躍而氣,衝出樹林,朝北邊的樹林沖去。四個僱傭兵一片慌亂,開着兩輛車窮追不捨。

靈台仙緣 兩輛越野車像猛獸一樣鑽進山林。瑪麗在西姆的要求下,上了汽車。西姆說:“小姐,就算我豁出命,也要幫你!”

可惜的是,北邊的樹林響了幾聲槍響之後,又恢復到原來的平靜。兩輛越野車在樹林裏左衝右突,沒看見一個人影。

兩輛車停在樹林裏,瑪麗下車,在鬆軟的地上發現兩道車輪的痕跡。這可是個驚奇的發現,因爲只有黑蜂小隊的人才能駕駛這樣的車輛。解放軍遠途奔襲,不可能有這樣的車。

發現黑蜂的蹤跡,就能找到瑪麗想找到的人。

馬丁時不時潑冷水,說死了那麼多人,說不定瑪麗要找的人早死了。

瑪麗狠狠瞪了他一眼,怒氣衝衝的說道:“來這裏,是要確定他是死是活?如果死了,好好安葬他,我陪他一起死,如果活着,就把他安全送出國。”

說出這樣的話,把四個僱傭兵說得頭皮發麻。只能證明她的態度是認真的,幾個僱傭兵從此不敢大意。決定認認真真陪她找人。

要真把這個姑奶奶惹毛了,大家一起死。

幾個人再次上車,沿着車轍往前走。

這時候,前面傳來幾聲尖銳的槍聲。

噠噠噠!噠噠噠!

一聽,就是經驗老道的射手在打一梭子一梭子子彈。武器是M4突擊步槍,也有M16自動步槍和MP5突擊步槍。

瑪麗一聽,就知道是黑蜂的隊伍了。她跟黑蜂呆過一陣子,尤爲了解這幾種武器發射的槍聲。

他們在300米的前方發現了黑蜂。

當時黑蜂用槍指着地上一個渾身冒血的解放軍。

那個解放軍是個少校,胸口中彈,胳膊和大腿各中一發子彈,已經奄奄一息了。黑蜂還有槍口指向他。

瑪麗一跳下車,就用手槍指着黑蜂的後背。“把槍放下!”

黑蜂的兩個手下也趕來了,同時用槍對準瑪麗。馬丁等4個僱傭兵當然不允許他們這樣,於是4支步槍也對準黑蜂的人。

僵持了幾分鐘。瑪麗跟黑蜂打到一起。

馬丁不能容忍黑蜂這樣,也進去參戰。

雙方你來我往,最後草草收場。因爲黑蜂知道來者是瑪麗,而瑪麗也傷害不了黑蜂。 285:小如與瑪麗(8)

黑蜂瞭解瑪麗是什麼樣的女人,她有聲名顯赫的家庭背景,也有機智毒辣的性格。況且他跟湯姆遜保持着緊密的合作關係,幾經權衡,他選擇了退步。決定放人。

其實黑蜂放人,還有另外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他需要一個強勁的對手,陪着他一起玩下去。他不想這麼快結束,他想在精神與肉體上同時打敗對方,爲他的父親一雪前恥。

黑蜂不愧爲叱吒僱傭兵世界的王者,在最關鍵的時刻,他選擇了退讓。因爲他知道,退讓其實是最好的進攻。

他已經選擇了下一次進攻的方式。

他決定讓7308完全的消失。

黑蜂帶着兩個兵走後,瑪麗衝到那個解放軍的身邊,才知道躺在地上渾身是血的是我。

小如說,這是她做得最正確的一件事。

在最危急的時候,她出現在我身邊。她自小接受過各種訓練,有文化知識,有戰場法則,能操槍操跑,擅於潛伏,當然也學習過醫學知識,懂得戰場急救。

在對我的身體進行細緻的檢查之後,她下了這樣一個決定。必須儘快把我送回國,接受專業的治療,不然我會沒命。

她對我的傷口進行了止血消毒處理,包紮好後,叫幾個僱傭兵擡着我走。有兩個原因驅使她這樣做,一是我渾身是傷,根本不能坐在車上,也不能躺在車上,因爲受不了顛簸。二是目標太大,如果有車在公路上行駛,衛星就可以看見,說不定在路上就會沒命,因爲解放軍深入T國,可能面對的敵人太多了,有毒販,有黑蜂,有奔旺的部隊,說不定還有軍警圍追堵截。我的傷勢一刻也不能停留,於是她逼迫馬丁他們上路。

重生蘇暖 穿行在原始叢林中,一路向北。途中時不時休息,對我的傷口進行處理。開始兩天,我暈迷不醒,把她嚇壞了。

馬丁極不情願這次出行,因爲要走那麼遠的路。並且,他怕老闆責罰。西姆和科比倒是忠心耿耿,小如吩咐他們幹什麼,就幹什麼。

馬丁還是抽了個機會,通過衛星電話把這個事情向湯姆遜做了彙報,沒想到湯姆遜並不驚訝,他已經知道這件事。還命令馬丁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小姐的安全。

有了湯姆遜的命令,幾個僱傭兵不敢再次,只得乖乖聽從小如的指揮。

小如是瑪麗這件事,她做了充足的功課,她不想我知道她是間諜,她想維持她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其實湯姆遜也希望她這樣做。湯姆遜怕她陷入紛亂的情感世界。當初派幽靈小隊,做了一個自殺假象,一是讓她死心,二是想避免中國軍方懷疑她。

可謂是用心良苦。

我堅信小如是愛我的。

儘管她是我的敵人。

小如蒙上面紗,我始終認爲,當時她怕刺激我。因爲我身受重傷。不管她做何種考慮,我認爲這是善意的。

如果她是那種壞女人,她根本可以不去找我。也不必冒着那麼大的危險去救我。

她像一個行走在天使與魔鬼之間的女人,一方面將我傷害的體無完膚,一方面又把我從死亡線上拽回。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