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姆伊……我不是說了我身上沒有傳染病嗎……”

“啊……呵呵呵呵……我怕我有……”

“……”蘇雪眯眼,然後嘆了口氣,轉身離去。

考姆伊看到蘇雪如釋負重的舒了口氣:“好危險好危險……可是爲什麼是今天啊……”

然後又是四個人聚會一樣的聚集在賽巴斯的屋子裏,看着躺在賽巴斯牀上的安烈夏特,蘇雪突然涌上一股悲涼:“安烈啊……”

慢慢的走進,一臉悲傷……

“蘇雪……你……沒事?”

“我可愛的安烈啊……”

“蘇雪……”

“……裝死的話就給我永遠長眠於地下吧混蛋!你爲什麼可以安然的睡在牀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心裏級不平衡啊混蛋,今天有個蠢蛋看我像看病毒一樣啊,我真的好想一拳上去啊臥槽!!!!”蘇雪突然就一腳踹上去,使勁踹狠狠踹。

“冷靜啊蘇雪,安烈要小命不保啊啊啊啊。”夏爾小手一揮,賽巴斯立刻上去架住蘇雪。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蘇雪……大人……”安烈費勁的睜開一隻眼睛,“是我的錯覺嗎……爲什麼一起來痛的不是頭而是肚子呢?”

“……”

“……”

“……”

“誒?你們……怎麼了?”

“啊,不。”蘇雪淡定的搖搖頭,然後樓主安烈的脖子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說:“歡迎回來!”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完全看不出剛剛想要把這個才醒來的人踹死的惡毒女人是現在看起來很有母愛的人……

“嗚嗚~~~蘇雪大人!!!!您是個好人啊啊啊~”安烈因爲一個擁抱而熱淚盈眶。

——不不,可愛的安烈正太醬,你完全被這個女人給矇騙了……

夏爾和賽巴斯同時扶額……

“啊,對了,蘇雪。”夏爾拿出一張單子說道:“這個是考姆伊室長給我和賽巴斯的,說是要今天之內完成,你和安烈也一起來吧,說是要去非洲的邊緣支援驅魔人。”

“恩~是……嗎?”蘇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你也這樣想嗎?”夏爾勾勾嘴角。

“估計是黑色教團的中央廳的決定吧,畢竟沒有人在不用有聖潔的情況下可以消滅惡魔。”蘇雪攤了攤手:“試探吧。”

“啊,怎麼辦纔好呢,如果一下子就完成的話,也許會被中央廳多加利用加重觀察,如果表現的很費勁的話,蘇雪說的好戲又看不到呢。”賽巴斯笑~

“簡單~”蘇雪打了一個響指:“時間結束在傍晚,最好帶點傷,欺瞞羣衆的事情我經常做喲~”

“……啊。”

“夏爾,你有什麼不滿的嗎?”

“不,完全沒有,接下來就請你幫忙了……”

然後蘇雪才現,這個世界其實遠沒有蘇雪想的那麼安逸,想想也是啊,作爲死神在虛圈和屍魂界的時候就已經要意識到了,只要有和自己不相上下或者比自己強的存在要消滅,或許那個物種很弱,但是小小的東西匯聚在一起是巨大的,看到非洲邊緣的戰況就知道了。

天空這幾天都很灰暗,陰陰沉沉的讓人的視線有些模糊,細細的灰塵撲面而來,蘇雪擡起右手,灰塵從指縫撲倒臉上。

“蘇雪,這些難道是……” 對於這個時代的戰爭而言,最為困擾軍隊統帥的便是戰鬥中的指揮問題了。坐鎮於後方的統帥能夠獲得更為良好的戰爭視野,但是卻無法對最前方的戰鬥部隊作出精細的調整。而衝上前線的統帥雖然能夠鼓舞士氣和直接操縱士兵作戰,但是卻喪失了戰爭視野無法縱觀全局的戰鬥。

阿布.阿吉斯的困擾也正在於此,當他的左翼部隊出現狀況時,衝到了右翼前線的他正忙著讓部下整理隊形,正準備向著葉爾羌人最後一道營壘攻去。

海達爾指揮的左翼距離他所在的右翼大約超過了2000米,再加上戰場上噪雜的廝殺聲,阿布.阿吉斯和他的部下一點也未察覺到戰場上的形勢發生了變化。

就在近千巴爾赫軍對第三道營壘發起第一波攻擊時,中軍方向傳來的驚呼聲才稍稍引起了阿布.阿吉斯的注意。就在他準備派人前去觀察中軍發生了什麼時,後方主持大局的軍官派出的傳令兵才氣喘吁吁的找到了他。

阿布.阿吉斯對於傳令兵帶來的消息一時有些難以置信,不由再次確認道:「你說安集延人襲擊了我軍左翼和中軍部隊?那麼海達爾在做什麼?」

傳令兵焦慮的說道:「就是海達爾這個惡棍帶著安集延人襲擊了我們的軍隊,他背叛了您…」

阿布.阿吉斯感覺自己的腦子裡突然炸了一個雷,讓他什麼都聽不到了,這瞬間而來的恐懼就像是魔鬼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嚨,讓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不過他身邊的部將卻很快將他叫醒了,「殿下,中軍的浩罕人已經垮了,他們正向著我軍衝來,我們得趕緊從這裡撤出去,否則我們的軍隊就全完了。」

阿布.阿吉斯臉色鐵青的向中軍方向看去,過了數十秒之後他才咬牙切齒的說道:「讓沙曼的部隊向西列陣,有敢越過陣列者殺,讓他們掉頭去和葉爾羌人拚命,其他人依照次序撤退…」

阿布.阿吉斯雖然儘力作出了一個最為合理的戰鬥指示,但是想要在撤退中保持秩序,顯然不是巴爾赫軍這樣的部隊能夠做到的。

更何況,此前巴爾赫軍已經擺出了戰鬥隊形,前中后軍都在向前,現在突然之間要掉頭撤離,本就沒有什麼完整組織架構的巴爾赫軍,頓時因為前後矛盾的指令而陷入了混亂。

就連阿布.阿吉斯這樣的高級指揮官,當他位於前線部隊中時都無法掌握戰場的全面狀況,就更不必提那些視野更為狹小的士兵們了。

更何況,為了促使士兵不會在戰鬥中受到殘酷戰鬥的影響而失去戰鬥意志,任何一支強軍都是不會允許士兵在作戰時左顧右盼的,巴爾赫軍顯然很好的執行了這一軍令。

因此就連最前方的戰鬥部隊也未能了解,他們的友鄰部隊究竟遭遇了什麼,更不必提他們身後的預備隊伍了。而想要將最前方的戰鬥部隊撤離,就得先要把後方的部隊撤下去讓出通道才行。

阿布.阿吉斯發出的指令,最終能夠得到執行的,大約也就是沙曼帶著300近衛騎兵和數百普通將士勉強轉向列陣,為身後的同伴築起了一道單薄的防線。

只是守在第三道營壘上的守軍可不是一群觀戰的遊客,當戰場上的形勢發生了轉變之後,原本躲在矮牆之後的士兵們頓時鼓起了勇氣發起了反擊,而他們身後的木牆上更是出現了諸多蒙古射手,這使得原本士氣高漲的巴爾赫軍頓時被打了一個暈頭轉向。

然而這還不是最為糟糕的,就在沙曼帶著近衛騎兵忍受著側翼的射擊,極力抵住中軍潰敗下來的浩罕人時,葉爾羌人終於對著他們動用了火炮。

這些由阿爾斯蘭軍隊攜帶而來的大炮,雖然只有3斤炮和6斤炮,威力其實並不算大。但是在這樣的時刻使用出來,顯然就成了壓垮巴爾赫軍的最後一根稻草。

到了這個時候,阿布.阿吉斯的命令已經無法傳遞到自己的軍官耳中了,第二道和第三道營壘之間的部隊已經完全失去了指揮,所有人都在爭先恐後的向缺口處逃亡。

一名巴爾赫軍官事後回憶,當時他們就像是一群膽怯的平民在逃難,對於身後傳來的廝殺聲和悲鳴聲完全不敢回頭去看。在阿拔斯大帝面前也毫不動容的巴爾赫人,在那一刻完全喪失勇氣和自己的榮譽。

當看到潰兵身後如城牆一般的胸甲騎兵的推進時,阿布.阿吉斯終於放棄了拯救自己的軍隊,帶著身邊的近衛騎兵殺出了一條血路逃亡了。

在這一刻,他將海達爾和整個安集延城都恨上了。怒火衝天的阿布.阿吉斯在逃亡時憤懣的想著,不要讓他再遇到海達爾,也別讓他重新返回安集延城,否則他一定會讓海達爾和安集延人知道,出賣了自己會有什麼下場。

可是對於安集延城內的貴族們來說,阿布.阿吉斯的怒火簡直是一場無妄之災。他們可並不是不想出城去接應援救自己的布哈拉軍,實在是他們無法出城而已。

葉爾羌人南北兩路大軍匯合后,兵力可比來救援的布哈拉軍多上了一倍。就在葉爾羌軍和阿爾斯蘭的部分軍隊抵抗著布哈拉軍進攻的同時,阿爾斯蘭還帶著不少人馬同吉爾吉斯人一起監視著安集延城內的動向。

巴布爾曾經試圖帶著安集延城剩下的近衛騎兵出城,好去助前來救援的軍隊一臂之力,但是他這點人馬很快就被阿爾斯蘭帶人打了回去,要不是巴布爾判斷準確,他們這隻出城的部隊就要被蒙古人堵在城外了。

在這樣的局勢下,安集延城自然不敢再出兵冒險,只能把期望放在了來救援的布哈拉軍身上,希望這隻軍隊能夠順利的撕破葉爾羌人的營壘抵達城下。

葉爾羌人修建的營壘距離城牆約3里-5里,站在城牆上觀戰的安集延貴族們用肉眼自然是看不清的,不夠好在大明的玻璃製造業發達,低倍數的單筒望遠鏡已經不再是什麼稀罕之物了。

身為絲綢之路上的重鎮,安集延貴族們幾乎都存有幾個十倍-十二倍的單筒望遠鏡用以自娛。因此他們站在城牆上,倒是能夠清晰的觀察到戰場上的情形。

只不過安集延貴族們看到了葉爾羌人在營壘后的布置,也不能給城外的布哈拉軍什麼提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布哈拉軍落入到葉爾羌人的陷阱之中。

看著布哈拉軍陷入了全線潰敗,原本還存有一線期望的安集延貴族們個個面如死灰,他們紛紛意識到安集延城短時間內已經不可能再有援軍了。

紫臺行 而且即便再有援軍前來解圍,對於他們來說也未必是什麼好事。他們剛剛可是在望遠鏡內看的一清二楚,援軍之所以會潰敗,主要還是有人打著安集延的旗號進攻了援軍的左翼。

敗退回去的援軍主將若是把這筆賬算在了安集延人頭上,認為是他們和葉爾羌人合謀設下了這個陷阱,他們又該去找誰分說呢?

一群安集延貴族就這麼站在城牆上,一直發獃到了太陽西斜,當葉爾羌人帶著被俘獲的俘虜特意繞城誇耀自己的戰功時,安集延伯克賽非方才出聲說道:「回吧,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明日再說。」

眾人都聽出了賽非話語中的心灰意冷,有幾名小貴族看著賽非步履蹣跚的向城下走去,不由對著他大聲喊道:「伯克大人,我們對於汗王的效忠也算是儘力了,您接下來該為安集延人的未來多考慮考慮了,難道您真要全城的人和您一起去死嗎?」

攙扶著父親下去的巴布爾大為惱怒,正待要回頭斥責時,他的胳膊卻被父親牢牢的抓住了,「什麼都別說,跟我先回去。」

賽非嚴厲的聲音讓巴布爾聽了一怔,便壓下了心中的怒火和父親返回了府內。剛剛回到府上不久,賽非便挺直了身體向著兒子說道:「你準備一下,今晚出城和蒙古人聯繫,就說我們安集延人願意向他們投降。」

公主她在現代星光璀璨 巴布爾聽了大為震驚,不由有些激動的喊道:「父親,我們現在還沒到山窮水盡的時候,現在可是冬季。

就算他們一時挫敗了我們的援軍,也不可能次次都能挫敗吧。這裡畢竟還是布哈拉汗國,我就不信汗王能夠拋棄我們不管。」

賽非回頭看了自己的兒子一眼,方才面無表情的說道:「汗王當然不會拋棄安集延城,但是他完全可以拋棄我們這個家族。

難道你不知道今天帶隊來援救的主將是誰嗎?那是阿布.阿吉斯王子的旗號,是布哈拉的下一任王儲。

這一仗對於阿布.阿吉斯王子來說就是他最大的污點,只要他今後每次想到這場戰敗,我們這個家族就會成為他的眼中釘。難道你覺得自己能夠抵達一位王儲的嫉恨嗎?

我可不願意把家族的命運寄托在一位王子的理智上。下去準備吧,記住,我們是要投降蒙古人而不是葉爾羌汗國,希望你不要再一次讓我失望…」

在父親兇狠的目光注視下,巴布爾終於不怎麼情願的答應了一聲。雖然他自己覺得,即便要投降也應該投降信仰同一個宗教的葉爾羌人更合適一些,但是此刻的他顯然沒有反抗父親的勇氣,就這麼安靜的退下去了。 綜漫之我是虛 最後的任務1 些喘氣,身上的西裝帶血着被劃破有些猙獰,而在蘇雪的故意放水下,蘇雪身上的傷就 雁峯 網下的空氣撐着自己的身子說道:“是你太厲害了。”

“你沒有使用聖潔。”緹奇嘆了口氣,說道:“算了,你的同伴快到了,我打不過他們,那麼,失禮了。”

蘇雪看着緹奇轉身走向黑暗處,這才舒了口氣,拿出聖潔治療自己身上的傷口。

等到蘇雪落在地面上靈力使用過度坐在地上休息的時候,夏爾才帶着賽巴斯和安烈趕來,安烈一個飛撲撲倒蘇雪身上:“蘇雪大人人人人——你沒事吧——!!!”

“你等等你……”蘇雪沒力氣躲被安烈撲倒在地,再次頭腦暈:“我靈力透支了,你給我小心一點啊混蛋。”

“……是……”安烈可憐兮兮地看了一眼蘇雪,立正站好。

“賽巴斯,接下來就拜託你抱我回去了,我睡一會兒。”蘇雪捂着腦袋一臉痛苦:“緹奇這個諾亞真是出了我的想象,他挺厲害的,不知道其他的諾亞會不會也要我始解或者卍解才能將他們完全打敗。”

“放心吧。”夏爾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說道:“我們會在你 綜漫之我是虛

安烈,夏爾和賽巴斯圍在蘇雪身邊,看着水晶棺內完美無瑕的女人,和她體內無與倫比的能量的壓迫感,靈體立刻有些受不了地遠離水晶棺,賽巴斯捂着胸口蹙眉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恩?怎麼了?這個女人是誰?好美啊!”拉比感嘆道。

“不知道。”蘇雪搖搖頭:“不過,我要是能夠得到她身體裏的東西……”

“喂,你小心一點,吸收了之後會怎麼樣還不知道。”夏爾拉住蘇雪說道,“在觀察一下吧。”

蘇雪說:“夏爾,你現了嗎?這個身體裏的東西,和死神的感覺有一點點相似,我一定能收下。”

於是蘇雪伸手撫摸着水晶棺內女子的額心,眉毛,和嘴脣……

神田帶着偵查員找到了在離小屋五公里的月桂林裏的男人,神田二話不說的抽出六幻橫在男人的脖子上,一雙冷漠地眸子銳利的盯着男人,低沉陰冷地問道:

“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啊?”男人貌似很是疑惑,奇怪地看着神田和他身後的偵查員,問道:“你們怎麼都出來了?是想參觀一下這裏嗎?神田先生……你爲什麼要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你想逃跑。”神田冷冷地說道。

“我?”男人一臉好笑地問道:“我爲什麼要跑?又沒殺人又沒搶劫的,我只是來取一些月桂花瓣來幫你們泡茶而已,你們緊張什麼?”

“你?”神田上下打量他:“來這麼遠的地方取花瓣泡茶?!”

“啊,其實我有密道,來往這裏都很方便的。”男人說道。

“比如說你房前被整齊切割的草皮?”

“……被整齊切割的草皮?!!”男人突然大驚失色地看向懸崖邊,只見懸崖地下的河水逆流衝上懸崖,天空中瀰漫着濃厚的烏雲掩蓋了天邊散着柔和潔白的月亮,整片區域籠罩在無盡的黑暗之中,只有懸崖邊的海面,衝起銀色的光芒……

“糟糕!”神田一把掐住男人的脖子,厲聲說道:“你還隱瞞了什麼?!快說!!”

可是男人就像是得了失心瘋一樣目光呆滯地看着銀色的光芒:“女神……我的女神……一切都完了……我什麼都沒有了……”

“嘖!”神田將六幻送回劍鞘,回頭吩咐一句:“你們看着他!”就用盡自己最大的度向那邊跑過去。

等到神田氣喘吁吁的到達那個地下室之後,看見的就是拉比坐在地上,一臉不可置信地看着前方不遠處的水晶棺,神田扶着牆面走到拉比的身邊,抓起他的領子,雙眼直視着拉比呆滯地雙眼。

“拉比!喂!你給我清醒一點!!”

拉比眼睛移到神田的臉上,神田才問道:“蘇雪他們呢?”

他動了動嘴脣,最終還是低下腦袋,輕輕地說道:“不見了……”

“什麼?!你不是在這裏嗎?你在這裏爲什麼他們還會不見到底是怎麼回事?!!!”神田怒不可遏地吼着,拉比卻依然低着腦袋,看不清表情。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而蘇雪他們自然不可能從本文消失啦~

在獲得了那無比強大的能量本源之後,那完美無瑕的女子身體就開始化爲靈子一點一點消散,飄蕩在空氣中圍繞着蘇雪。

安烈的斬魄刀不得已出現,而且聖潔也散着強烈的綠色熒光,頓時,四人腳下出現銀綠色的遠古符號,完全認不出來那是什麼字,而拉比想要伸手拉住蘇雪,可是卻被一層看不見的薄膜抵擋,觸碰不到四人。

短暫的銀光閃過,四人完全消失在空氣中消失在拉比的眼前,連同水晶棺裏放着的絕美女子,一起消失不見……

對於整個過程,蘇雪四人只是眨眼一瞬間,上一秒還在佈置夢幻美麗的水下密室裏看着美女,下一秒就回到了現世忍足給她的房子裏。

“……蘇雪?”夏爾看向身邊的蘇雪,問:“你感覺怎麼樣?”

蘇雪聽到夏爾的話立刻下意識感受體內的靈力,可是體內空蕩蕩的,什麼迴應也沒有……

“……完了……”

在星奏學院的交換生生活早已結束,而當然,在星奏學院的最後幾天蘇雪又曠課了,在冰帝那邊還好,蘇雪在走之前沒有忘記把紙人留在那裏,只要蘇雪不死,紙人隨時可以從蘇雪身上提取少量的靈力來維持傀儡術。

而在蘇雪回來之後,卻現自己身體裏面連一點靈力渣都沒有了,所以傀儡術維持不下去,蘇雪只能自己去上學了……

蘇雪穿着冰帝的校服,重新踩在冰帝學院久違的土地上,啊~這還真是好久不見了啊。

冰帝。

忍足抱着厚厚的書本路過講臺,在看到蘇雪之後,差點把手中的書扔出去:“蘇……蘇雪?!”

蘇雪擡眼看了他一眼,問:“你怎麼看到我跟看到鬼一樣啊?”

“……啊咧……怎麼又對了?奇怪……”忍足小聲地嘟囔了 逃離了戰場的阿布.阿吉斯的噩夢並未就此終結,脫離了大隊人馬的他,在幾十名近衛騎兵的護衛下試圖先退回瑪爾噶朗城再做打算。

但是花了2天多時間跑完了180里地,在第三天下午抵達瑪爾噶朗城下,疲憊不堪的阿布.阿吉斯和他在半路上收攏的三百餘騎兵正打算進城時,阿布.阿吉斯突然發現自己留在瑪爾噶朗城的軍官並沒有在城門口迎接自己,而城門附近的士兵也不是自己留下的巴爾赫人。

疑心大起的阿布.阿吉斯慢慢降下了馬匹的行進速度,突然向引導自己入城的守門官問道:「納魯茲隊長是被你們殺了嗎?」

看起來十分緊張的守門官下意識的回答道:「不,他還活著。」

答完這一句的守門官頓時感到了不妙,他迅速向遠離阿布.阿吉斯的一側滾下了馬,而就在他滾下馬匹的時候,阿布.阿吉斯的刀也正好從他腰部劃過,給他劃出了一道淺淺的傷口。

守門官憑藉自己的敏捷反應僥倖逃了一命后,立刻向著一邊的護城河滾去,口中則聲嘶力竭的大聲喊道:「敵襲,敵襲。」

Views:
7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